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侠女的悲哀(含改编版)

第三章

    四更天,足足三个时辰,薛岳前后换了九种姿势,而唐菲也从呻吟变成了喘息,意识已经模糊了,最后完全昏迷在薛岳的怀中。(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

    薛岳知道这是合欢散的后劲,性交后女人都要昏迷几个时辰,这唐菲服了那么多,怕是意识已经被摧毁,后半生都离不开自己。

    薛岳看看一旁的圣旨,和怀中唐菲那丰腴的胴体,想起昨夜胯下美娇娘那气喘吁吁的狼狈样子,薛岳想道为锦衣卫立一个大功的同时、自己也搞到一个如此娇艳的xing奴,不由得一阵窃喜。

    用手在在美妇光滑细腻的玉背上来回抚摩,丈量着每一寸肌肤,手掌能够感受到娇躯的颤抖。真想奋起余勇再战一白回合。

    忽然听到山洞门口一响动,有人从外边将机括打开,脚步声响,一个稚嫩的少女童音轻声喊「娘,爹你们在这吗」

    薛岳闪身躲到暗处,「妈的,是唐菲的女儿,她竟然逃出来了。这帮东厂番子也够废物的了。」

    来者正是薛岳与曾南显的独生女儿曾恬儿,原来老仆人和她跑出密道没多久就碰见东厂番子,老仆舍命抵住番子,最后命丧刀下,曾恬儿仗着天黑路熟,竟自己脱身,一路躲躲藏藏闪避追兵,之拖到这个时候才逃到山上来,本以为能和父母团聚,哪知道父亲已命丧黄泉,母亲落入豺狼之手惨遭蹂躏。

    曾恬儿见洞中有火光,寻光而来,只见火堆旁衣物散乱、自己的母亲竟然全裸着卧在衣物上,刚要上前,突然背后一麻,被人点了穴道,全身僵硬,站立不稳重重摔倒母亲身上。

    薛岳慢慢从暗处走出,嘿嘿一笑,这回母女俩全抓到的,这份功劳真是天赐,伸手去抓曾恬儿的身体想将她捆绑起来,入手一片绵软,不觉心下一动。

    薛岳两只赤红的眼睛盯着躺在面前这个尤物,由于夜间出逃,走得匆忙,曾恬儿只穿着月白色的中衣亵裤、她浑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大腿浑圆而结实,腰身纤细,小腿欣长而舒展,雪白的肌肤,阵阵的香气,无可挑剔的曲线,夺人魂魄的容颜,与其母相比更为青涩。更可贵的是,听说仍然是处子之身。

    想到这里,薛岳不禁得意起来,真是飞来艳福,让我今天大小通吃。

    薛岳打定主意,双手飞舞,将曾恬儿剥了个精光,朝着曾恬儿一阵冷笑,小娘们,可惜我晚生几年,没来得及给你你妈开苞,今天只好拿你作补偿了。

    言闭不再犹豫、缓缓地用手抚摸着曾恬儿的全身,像在欣赏玩味一件稀世之宝一样,当他的手从曾恬儿的下腹滑下了她的两腿之间时,曾恬儿本很僵硬的身体起了一阵轻颤。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曾恬儿十五年少女的禁地,今晚却被一个陌生的令她讨厌的男人抚弄着,她徒劳地挣扎着,两行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

    薛岳用手把她的双腿分手,映入他眼帘的是那少女桃花源般的穴眼,油亮的阴毛,红嫩的yin唇,看得薛岳再也无法忍受,yáng具直崩得老高,呼吸急促。他边用手很粗鲁地摸弄着,提了一口真气,压到丹田之下,这是他从一个采花贼那里学来的采补之法,防止连续奋战,对自己身体亏损过大,霎时,那原本半尺多长的yáng具,一下子粗了很多,又硬了很多,gui头放着光滑得发着光,一股股热浪从下身一直涌到喉咙,他的双眼赤红,像一头发情的猛兽一样,扑向了曾恬儿

    薛岳的yáng具很有经验的找到了桃花洞,内力汹涌,光滑的yin茎没有因为没有阴液而受到阻塞,一下子就把gui头挤了进去,他只觉得曾恬儿的身躯一挺,一声惨叫,gui头被挤住了。曾恬儿虽然坚强倔强,可是也无法再忍受这种摧残和痛苦。少女圣地的侵犯,使她痛得大叫了一声,眼泪顺着粉颊流了下来,少女的本能和疼痛使她的腹肌一阵收缩,可不收缩到好一点,一收缩痛得曾恬儿冷汗直下,她腾出手使劲要推开薛岳。一种本能的保护使她生出从未有过的气力,下身也下意识地紧紧地收缩着。

    薛岳早已被欲火燃烧了起来,他一巴掌打开了曾恬儿,下身刚要往里捅一点,曾恬儿又不顾一切地起身反抗,他很有经验地抓住了曾恬儿的双臂,往后一伸,伸手封住她两个手臂上的穴道

    曾恬儿挣扎着,叫喊着,可是没有人听得见,她只能死死地夹住双腿,身躯顽强的扭动着。可是她的挣扎更燃起了薛岳的欲火,薛岳力贯指尖,残忍地生生搬开了曾恬儿的大腿,痛得曾恬儿惨叫声更烈。

    薛岳抓住曾恬儿的大腿主筋,尽力一分曾恬儿肌肉紧崩的玉腿瞬间被分开了一百度,薛岳深吸了一口气,一挺腰,把原本只进去半个gui头的yáng具一下子全插到了底,曾恬儿痛得一声长长的惨叫,就昏了过去。曾恬儿娇弱无骨,第一次被男人进入禁地,就是薛岳的粗鲁而且硕大的yin茎。

    可这时候的薛岳已经全然不顾什么怜香惜玉了,他现在只想尝尝强暴少女的感觉、只觉得曾恬儿的yin户内温润异常,肉壁紧紧地咬住他的粗大yin茎,在桃源深处隐隐可以感觉到有肌肉的抽动,像是一个小嘴在吸他的yáng具一样,他再一挺腰,把一根半尺长的yáng具连根插入了曾恬儿的yin户内,他似乎听到了处女膜的破裂声,他的yáng具与曾恬儿的yin户连接得如此紧,已至于连处女的血都流不住来。一种本能使他把粗大的yin茎在曾恬儿温润狭小的yin户里抽动了起来,那种感觉,是他经历所有女人以来最奇特的,她使他亢奋,仿佛这yin户是为他定做的一般,狭小而有弹性,且还会不停的抽搐,他拼命地抽送着,喘息得像牛一样,雄浑的内力加上他本身健壮,使他连干母女二人依旧体力充沛。

    随着他的抽动,曾恬儿yin户里处女的血也随着yáng具流了出来,流了一地,剧烈的疼痛使得曾恬儿从昏迷中痛得醒了过来,她感觉下身像撕裂般的疼痛,薛岳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她,他粗大的yáng具胀得她的下身要爆开似的,她无法忍受这种痛苦,头拼命地晃着,全身徒劳地扭动着,她哭喊着,求饶着:「不,啊啊放了我吧,求求你,啊」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趟着,她咬着银牙,双肩拼命地徒劳地挣着,可是薛岳好像从不知疲倦般地抽插着,一下比一下狠,yin茎也越来越粗,她觉得自己要死了,会被这样折磨死,一百下,五百下,一千下,曾恬儿的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下身也渐渐的麻木

    突然,她感到薛岳的yáng具在她的身体里怒胀了一下,继而觉得身体一空,薛岳抽出了yáng具,他感到自己快要喷射了,于是,极富经验地抽了出来,他喘息了一会儿,不顾曾恬儿的苦苦哀求,把曾恬儿翻过了身体,扣住她的手,双脚环后伸出把她的身体推成弓型,薛岳的yáng具从背后再次插入了她的身体。这一次比第一次还要深,而疼痛感依然未减,薛岳又开始大力抽插进来,而曾恬儿的叫声已经慢慢地弱了下去,变成了沙哑的呻吟,她流着泪,头拼命地甩动着,头发散乱地抖动着,而身体被薛岳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不停地前后摇晃。

    一下,两下,一百下,五百下她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像一个永远走不到尽头的地狱,疼痛感像一把锥子一般,一下一下地扎着她的心,这是无法忍受的一种痛苦,她的汗珠一滴滴地滴落着,她的呻吟声是那么的诱人,激发得薛岳几次都忍不住要射出来。可是他运用着修习了十余年多的峨眉的内力,逼住了要喷出的jing液,拼命地在曾恬儿身上发泄着性欲。

    不知过了多久,把曾恬儿的身体扭了过来,而嘴则在曾恬儿高耸的乳峰上疯狂地啃咬着继而又让曾恬儿骑在自己身上,把yáng具从下面插上去,而两条手摞住曾恬儿的纤腰,不停地把曾恬儿从他的身体上推上推下,他闭着赤红的眼,听着曾恬儿不停地痛苦呻吟和哀求,享受着这份刺激和快感

侠女的悲哀(含改编版)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侠女的悲哀(含改编版)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侠女的悲哀(含改编版)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诡行落进化位面我的地球我做主无上仙术领先地球十年西游之我是头牛红色权力(zhulang)骄娇无双天才医神毛利兰要攻略灰原哀重生之再次心动九界封尊都市轩辕我和女尸有个约定星耀三国海贼王之星海传奇倚天屠龙记(成人版)王的救赎莽龙传重生之小玩家嚣张红颜斗冷帝九命兵王奥术贵族神级使命《穿越之还珠风流》(未删节1…230章)本我开天仙道殊途星恒迷梦
  作者:蓝眼仙狐所写的侠女的悲哀(含改编版)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侠女的悲哀(含改编版)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