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艳情短篇合集

奸妹干妈乐开花

    我近年18岁,妹妹16岁母亲虽然38岁但是由于保养得好看其来最多28岁,父亲与母亲离婚那天凌晨四点,我正起床上完厕所,忽然听到有车子驶进院子的声音,母亲回来了,这么晚一定又喝醉了。(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我匆忙下楼去开门,到门口时,钥匙正要打开门锁的声音,「咦妈今天没喝醉喔」门一开,一个陌生长得帅气又高大的男子扶着母亲,我便问这位陌生的男子说:「你是┅┅陈叔怎么没载我妈回来」「你是世伟吗这么晚还没睡,不好意思,我是你母亲的朋友,我叫大卫,你妈喝醉了,她要我送她回来。」这陌生的男子解释完,便要扶着母亲进家里。

    「喔┅┅谢谢你,没关系,我扶她进去就好了,谢谢你。」我阻止他进门,接手扶回满身酒味的母亲。

    「那┅┅那就麻烦你了。」那位帅气的男子楞了一下无奈的一笑,便挥挥手开着车离开了。

    「什么麻烦你了┅┅又不认识你,随便就想进来,对我妈不怀好意。」我很不高兴。

    「对不起,我又喝醉了┅┅一笔大生意谈成了┅┅我不简单吧┅┅」母亲用朦胧的眼神,直看着我继续说道:「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你都不亲我。」忽然母亲抱着我猛亲,这突来的动作,吓得我内心直跳。

    我推开母亲,「妈你喝多了┅┅」虽然习惯了母亲一喝酒就如此,但亲吻的举动可是第一次。

    「不要推开我┅┅不要推开我┅┅」母亲紧紧抱住我。

    我无奈的温柔安慰着,「好了┅┅好了,乖,我们回房间。」母亲扔紧抱着,我只好将母亲抱起往她的房间走去。

    「你们男人┅┅只会玩弄女人┅┅我也会┅┅玩死你们┅┅」母亲生气而含糊的回应。

    平常我只有扶着她进房间,第一次抱起娇小的母亲,身高一百七十五的我还不觉得重┅┅「呕┅┅呕┅┅」哇┅┅完了,早知道就不要抱,母亲吐的满身连我都遭殃。

    我把母亲抱到床上,她喃喃自语:「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气的看着母亲,想着怎么把她弄干净。「唉┅┅算了┅┅」我走去浴室弄了一条湿毛巾。

    回到床便把母亲的外套脱掉,再把衬衫的扣子一个一个拨开,拨到胸部时,丰满的胸罩露在我眼前,忽然间我内心激起莫名的兴奋,竟然勃起,心跳也加快,我开始心纯邪念,转身去把房门锁起,回来慢慢脱掉母亲的衬衫和窄裙,而她那只剩内衣裤而半裸的身躯让我血脉沸腾。

    我坐在床上抱扶起母亲帮她擦拭,低着头性奋的抖着手去解那不知道该怎么解开的胸罩我停住呼吸,正要脱下来时┅┅「抱着我┅┅」母亲抱住了我躺了下去,我的脸贴在她的上,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让我情不自尽的一嘴往吸吮。

    「嗯┅┅」母亲突然发出声音,我吓得连动都不敢,怕她会忽然醒来。

    没醒来┅┅我心惊胆跳的继续吸吮她的。「嗯┅┅」母亲又呻吟,但也没醒来,我更大胆抚摸另一边的,一面吸吮着,这时母亲又开始呻吟,「嗯┅┅嗯┅┅」我不理她,就算醒来也挡不住我内心的,反正她已经喝醉了。

    我爬起来把母亲脱一半的胸罩脱掉,在把内裤及裤袜慢慢腿去,毛茸茸的呈现在眼前。

    我好奇的看着那神秘的地方,身体半趴在床上,用手轻轻分开她的大腿,那湿嫩的正半开着,内心的激动,让我更大胆的用手轻微的抚摸着毛茸茸的,再仔细的拨开那暗红的,欣赏这让男人兴奋的器官。

    「妈妈果然跟妹妹的不一样,颜色比较深,味道也比较重。」我把两支手指缓缓的伸进里,另一手脱下短裤抽握那肿涨的。

    我进一步的用舌头上下轻舔着那尿腥味浓重的及阴核,手指也再内进出的玩弄着。

    「嗯┅┅嗯┅┅」母亲又发出呻吟,舌头动的越快,母亲的呻吟声越久,臀部也稍微扭动。

    忽然一只手摸着我的头,吓了我一跳,原来母亲用手压着我的头,让舌头更贴着她的。

    母亲的越来越泛滥,呼吸也急促的呻吟,「哼┅┅哼┅┅哼┅┅」一会儿母亲用手把我的头往她上身拉,然后说:「嗯┅┅大卫┅┅插进去┅我一听,惊讶的楞在母亲身上,这时母亲用手把我的磨着口,瞬间便滑入到她的内,进去三分之二就顶到底了,这第一次温暖舒服的感觉反而让我醒了过来。

    我心里气愤的责駡她:「原来妈这么随便,背着我们和这男人乱搞。」我心里气愤的责駡母亲,「要爽是吧。」我奋力的顶着母亲的泄愤,顾不得什么快感。

    母亲喝醉了,哪知道是自己的儿子正捅着她的性器泄愤,她只迷糊的享受着这抽送的快感。

    「嗯┅┅哼哼┅┅嗯┅┅」母亲舒服的呻吟。

    「舒服吧。」我气愤的更是用力的抽送着。

    「舒┅┅服┅┅嗯┅┅哼┅┅嗯┅┅嗯┅┅哼哼┅┅」母亲仍无知的呻吟。

    「你背叛我们┅┅也背叛爸爸┅┅」我内心更气愤的呐喊着。

    「哼哼┅┅嗯┅┅哼┅┅哼┅┅哼┅┅喔┅┅喔喔┅┅喔┅┅」母亲挺着腰一阵抖动,达到了。

    「喔┅┅」这一夹,也一阵收缩,一股jing液射进了母亲的里,「完了┅┅射在里面了┅┅不管了┅┅」我无力的趴在母亲身上,她紧紧的抱着我,不知不觉中竟然在母亲的身上睡着了。

    二:惊讶的母亲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母亲醒了过来,她慵懒的挺坐起,回头看着床上的男子。

    「啊┅┅」母亲看着熟睡的儿子,惊讶的头脑一阵空白,双手摸着自己一斯不挂的身体。

    咚┅┅咚┅┅咚┅┅「妈┅┅」妹妹喊着。

    「等┅┅等一下。」母亲回过神来,起身把被子往我身上掩盖,少许的jing液流到大腿上。

    母亲来不及擦拭,匆忙的穿起睡袍,帮妹妹开门。

    母亲阻挡在门口怕妹妹跑进来,「怎┅┅怎么了啊」她恍惚的说。

    「妈,哥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书包和制服都还在房间,陈叔已经在外面等了耶。」妹妹着急的问着。

    「啊┅┅怎┅┅怎么会这样┅┅你先去上学,我去找哥哥,快去,不要让陈叔等太久。」母亲心虚的回应。

    「喔┅┅下课哥回来,我一定要骂他的,妈,我去上课了喔。」妹妹生气的出门上学。

    母亲把门关起锁上,走到我旁边,掀起被子气愤的把我摇醒,「小伟┅┅醒一醒,小伟┅┅」我睁开眼睛看到母亲站在床边,便挺身坐起,不当一回事。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妈,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事吗┅┅」母亲又生气又懊恼。

    「什么事你才做错事,什么事┅┅问你自己啊。」我不服气的起身懒懒的站了起来。

    「问我你知道你做了很严重的事,你知道吗。」母亲看着我这而郎当样子,气的问我。

    「多严重,你才严重,你背着我们去跟那个叫什么大卫的乱搞,你凭什么骂我」我气愤的回应。

    母亲楞了一下,慌张的说:「你怎知道大卫┅┅不管如何你不能对妈做这种事,你知道吗┅┅这是耶┅┅」「我管他什么不的,是我要做的吗,是你耶把我当成什么大卫,是你要我做的,你搞清楚了没,做错事的人才是你。」我掩饰昨晚的事实,把责任都推给了母亲。

    「我┅┅你为什么不推开我呢我是你妈,你┅┅你知道你自己不能这么做还┅┅」母亲内心已经慌乱的不知该说什么。

    「还什么┅┅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帮你啊,我会比那个大卫差吗昨晚你还说舒服咧。」我理直气壮的说。

    「不要在说了┅┅不管如何你不能对妈这样┅┅不能对妈这样┅┅」母亲流下泪来,精神恍惚喃喃自语着。

    母亲平时很疼我,看到她如此,我走过去抱着母亲说:「妈对不起┅┅妈我真的很爱你,很早就想和你做那件事,没有人会知道的,事情也已经发生了,忘了那个大卫吧,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你就不要再在意了。」母亲试图推开我,她哭泣着对我说:「不可以┅┅我们是母子啊┅┅不可以如此。」我把母亲抱的更紧,「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呢没有人会知道的,忘了那个大卫吧。」我说完便把母亲压在床上,一手撩开她的睡袍,用嘴吸吮着。

    「小伟┅不可以┅┅你不能对妈这样┅┅不可以啊┅┅」母亲哭泣的奋力抵抗着。

    母亲本身就娇小,我又高力气也大,她几乎无法挣扎,我迅速的一手压住她的双手,用双腿把她的双腿撑开,另一手握着已半勃起的,快速的插入她的。

    我双手紧抱着母亲,用力的抽送,她闭着眼哽咽着,慢慢的停止了挣扎,因为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嗯┅┅不可以┅┅」母亲终於发出微弱的呻吟,但仍不敢一下子松懈她的心情。她已经被我逼迫去接受这与道德相违背的快感,放下了母亲的重担当一个真实的女人,把本身淫荡的一面表露无遗。

    我轻声的在母亲耳边说:「妈┅┅可以接受吧┅┅我会让你满足的。」「哼┅┅不可以┅┅哼┅┅你坏小孩┅┅嗯┅┅」母亲虽如此说,却紧抱着我的臀部。

    「妈┅┅我不是小孩了,我已成年了┅┅这样子你舒不舒服┅┅」我更卖力的抽动,沾满了母亲那粘滑的,每次插入时,便把大量的挤出外,使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嗯哼┅┅舒服┅┅嗯哼┅┅」母亲舒服的扭动着臀部。

    「以后你想要┅┅我都。」「嗯┅┅不要说话┅┅嗯哼┅┅嗯哼┅┅」母亲打断我的话,此时正享受着她和儿子性器交溶的感觉,不希望有太多话打扰这美妙的滋味。

    「嗯哼┅┅嗯哼┅┅喔┅┅喔┅┅喔┅┅喔┅┅喔┅┅喔┅┅」母亲紧抓着我的背,挺起蛮腰,抖动着臀部。

    母亲达到了,她的一阵的收缩,也让我忍不住要把jing液射出来。

    「喔┅┅妈┅┅我要射了喔┅┅」我挺起身来,正想把抽出。

    「嗯┅┅射在里面┅┅嗯┅┅射在妈妈里面┅┅嗯┅┅」母亲把我拉下来抱住,双手抚摸着我的背部。

    「喔┅┅射了┅┅喔┅┅喔┅┅」一股滚烫的jing液射入母亲的子宫,我松懈的趴在母亲身上。

    「嗯┅┅嗯┅┅」母亲舒服的抱着我。

    激情过后,我们无力的动也不动,也缩回软弱样子,随着jing液从里滑了出来。

    三:母子的转变「妈┅┅射在里面,你会怀孕的。」我慵懒的说。

    「傻孩子,妈没有这么容易就怀孕┅┅你这么厉害┅┅是不是有和女孩子做过这件事」母亲笑着。「什么第一次,昨晚不算吗,你怎么会的,告诉妈。」母亲俏皮的问。

    「唔┅┅看a片学的啊┅┅」我不好意思翻身躺在母亲旁边。

    「有什么不好意思,你对妈这样,就不会不好意思了,a片是不是跟同学借的,有没有打过手枪」母亲侧着身,用手顶着头笑着看我。

    我撒娇的说:「有啊┅┅妈你不要问了啦┅┅」「好,不问这个┅┅我昨天醉的糊里糊涂的做这┅┅你为什么不拒绝呢我知道这年纪对性很好奇,你不怕我醒来吗」母亲很是好奇。

    「好奇是好奇,平常就会幻想跟妈做这事情,但是昨天你叫我大卫时,我就很生气┅┅然后就做了嘛,而且你又醉到不知识谁┅┅妈,大卫是谁啊。」我简单敍述我做这件事的原因。

    「一个朋友┅┅不要问了,起来我们去洗澡。」母亲不是很想回答。

    「好,我不问,妈,你刚才为什么不拒绝┅┅」我嘻皮笑脸问。

    「好啊,换你考我啊,坏小孩。」「说嘛,为什么」我坚持。

    「妈也会幻想啊。」母亲不怀诡异的笑着拉我起床一起去洗澡。

    母亲帮我搓洗着身体,洗到时,她开玩笑的对着它说:「作怪啊,都是你害的。」在双手一刺激之下,我的又勃了起来,她惊异看着道:「没仔细看,小小年纪,弟弟还真不小啊。」「妈┅┅我还想要┅┅」我心里又开始兴奋。

    「你昨晚到刚刚已两次了耶,你不累吗,不行┅┅这样会对身体不好┅┅」母亲微笑的拒绝,心里想着,「一吃到甜头,就需求过度,但年轻人体力就是不一样。」「妈┅┅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撒娇的不理母亲的拒绝搂着她的腰,用手抚摸那还未干的阴部。

    「不可以,你以后不准用这样强迫的方式,我会生气的,想要要跟我说,妈不会拒绝,如果我不想,你也不能强迫我,只要发生一次,我们就维持单纯的母子关系,不准在碰我,你听到了没┅┅」母亲半生气的跟我约法三章。

    「对不起嘛┅┅妈┅┅真的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放开母亲,再依次无赖的撒娇哀求着。

    母亲看我苦苦哀求,拗不过我对着我说:「你啊┅┅被我宠坏了,妈帮你弄出来。」她蹲下身,握着我的,上下吸吮。「唔┅┅舒服吧┅┅唔┅┅」母亲舔着舔着也激起了一些,而用另一支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

    看到母亲也受不了诱惑,便把她扶起来,母亲很主动的趴在洗脸台上,让我从后面插入。

    「喔┅┅嗯哼┅┅嗯哼┅┅嗯哼┅┅」母亲很快的呻吟了起来。

    「噗滋┅┅噗滋┅┅噗滋┅┅」抽送着发出了快乐的声音。

    「嗯哼┅┅嗯哼┅┅嗯┅┅我真的┅┅会让你玩死┅┅嗯哼┅┅嗯哼┅┅」「不会┅┅我会让妈很舒服的┅┅喔┅┅喔┅┅要射了┅┅喔┅┅喔┅┅」「嗯哼┅┅嗯哼┅┅把它射出来┅┅嗯哼┅┅嗯哼┅┅嗯哼┅┅喔┅┅」母亲扭动着臀部。

    「喔┅┅喔┅┅喔┅┅」微量的热液射到母亲的子宫。我面红耳赤的把抽出来,母亲精疲力尽挺起身子让少许的jing液流出来,然后缓缓的挺起身子,用热水冲洗着那遭儿子蹂躏的身躯。

    我和母亲把身体洗净后,母亲打了几通电话向公司及我的学校请假,便疲惫的和我上床相拥而睡,直到妹妹放学回来之前才醒来。

    四:吃醋的妹妹「意外」发生后母亲的应酬也减少了,她解释道公司业务方面的应酬,现在大多交给公司的副总了,而大卫也没有再联络,所以她只要一有时间,便找我享受「天伦之乐」,而主动的次数还比我多,因为母亲和妹妹一样,对这特别的快感已经上瘾了,随时都可以,更不用委曲求全的找人安慰自己。

    这些日子里,虽然和家人过着性福快乐的生活,与母亲的、与妹妹的,我仍不满足,於是我结交了一位学校里商科的女孩小惠,她家也是个单亲家庭,家里还有个读国二的弟弟,小惠长得清纯可爱,外表虽如此其实不然,她私底下非常爱玩,交过不少男友,所以性经验丰富,交往不到两天就在她的主动下发生了关系,而与妹妹的游戏也逐渐减少。

    我们交往后,她说她家人对她不好常打她,或许她有不平的遭遇吧,以前跟她在一起的男友,大部分只想要她的身体罢了,只有我不同,我对她很好事事关心,她也渐渐感受到这份贴心,更给了她一份安全感,但她的淫荡仍改不了,她喜欢和我玩一些变态的。

    放寒假了,在一个星期二的下午,小惠到我家玩,母亲上班,妹妹中午的时候也和同学去逛街,家里只有两人之下,我们在房间里享受着。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的被我舔的忍不住呻吟。

    我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在用力吸吮着阴核,搞得她泛滥:「舒服吧┅┅」「嗯┅┅嗯┅┅舒服┅┅嗯哼┅┅嗯哼┅┅」小惠双手把我的头用力的往阴部顶。

    「唔┅┅窒息了啦┅┅唔┅┅」我被顶的鼻子嘴巴沾满了不断涌出的,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嗯┅┅哈哈┅┅喔┅┅嗯哼┅┅嗯哼┅┅」她呻吟中笑了一下。

    我起身把她双腿拉靠了过来,一下子「噗滋」的插进滑润的里,我挺着身抽动着。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边享受抽送的快感,边用手抚摸着阴核。

    我用力的猛抽一会儿,便趴在她身上,抱紧她的身体又一阵狂插。

    「喔┅┅嗯哼┅┅嗯哼┅┅嗯哼┅┅这样┅┅好┅┅舒┅┅服┅┅嗯哼┅┅嗯哼┅┅」小惠的扭动臀部。

    忽然门锁被扭动,门一开,妹妹看到我们光着身子,惊异的生气问:「哥

    你们在干嘛┅┅」妹妹吃醋的接着说:「难怪最近你都不太理我,原来就是跟她┅┅」「你不要闹了,回你房间」我没停止抽送的动作,生气的对着妹妹吼着。

    「你妹妹在看了。」小惠不好意思的试图推开我。

    「我不管我偏要看。」妹妹不高兴的看着我们。

    「你要看┅┅你看哪┅┅」我不理会她,故意抱着小惠继续抽送。

    「你好变态,还叫你妹妹看。」小惠不高兴的说。

    妹妹听到小惠这么说:「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有什么变态,我也和我哥抱过啊。」妹妹不服气说。

    「什么你跟你妹」小惠惊异着。

    「不行吗,哥,我不管┅┅我就是要看。」妹妹不服输说。

    「小姈,好了你不要闹了,回你房间去。」我抽起,翻身躺在小惠旁。

    小惠挺身坐起,生气的骂妹妹:「你吃醋啊,你要玩什么你才国小而已,连毛都还没┅┅」「国小又怎样,我可以让我哥很舒服啊。」妹妹不甘示弱回应她。

    「很舒服你的洞你哥那插得进去啊,真好笑。」小惠讥笑她。妹妹那不服输的个性驱使之下,便趴在床边,握着我的很熟练的吸吮。

    小惠起身看着她:「这我比你还行,你哥要的是这个,你这么喜欢看,你仔细看。」说完小惠推开妹妹的头,一手握着顶着她的口,一屁股坐下,开始上下摆动。

    看着她们两人争相玩弄着,我也懒得说什么,享受就行了。

    「嗯┅┅嗯┅┅好舒服┅┅┅嗯哼┅┅┅嗯哼┅┅小伟舒服吧┅┅嗯哼┅┅嗯哼┅┅」小惠故意放声呻吟给妹妹听。

    「我要告诉妈。」妹妹知道自己没办法,气的把门猛力的一关,回去她的房间。

    小惠看到她离开后,生气的问我:「你碰过你妹妹啊她是你妹妹耶┅┅你有干过她吗」「没有,我那时看a片的时后被她发现,她也很好奇,我怕她告诉我妈,就让她看,也是她找我玩的,看a片我也会冲动啊,那是以前的事了┅┅」我说着随便乱掰的谎言,试图遮掩这丑行。

    「是吗你妹妹也真的很淫荡耶,才国小学生,你也真是变态。」小惠不高兴的讽刺。

    「你不能这样说我妹┅┅你生气了啊不要气嘛┅┅」我撒娇的抱着她腰,用力顶着她的。

    「喔┅┅你干嘛┅┅」「当然干你罗。」我更卖力的顶着。

    「嗯┅┅」小惠坐在上面扭动着臀部。

    「舒服吧┅┅」我嘻笑问她。

    小惠忽然温柔的微笑:「嗯哼┅┅嗯哼┅┅你喜欢干你妹是吧┅┅嗯哼┅┅嗯哼┅┅嗯哼┅┅」「你无聊啊。」我要她别在扯这件事。

    小惠突然爬起下床:「我去跟她对不起,你在房间等我一下。」「你发什么疯啊┅┅你要干嘛┅┅你不要理她┅┅」我试图去拉她,她不理会我,便光着身子打开房门,往妹妹的房间走去。

    「小惠你干嘛┅┅」小惠到底搞什么鬼「算了我也懒得理,感觉有些困,先睡一下好了。」五:小惠的教导咚┅┅咚┅┅咚┅┅「小姈┅┅小姈是我┅┅小惠,我跟你说对不起,你可以开门让我进去吗」小惠敲着门。

    小姈打开门呕气的问:「你要干嘛不穿衣服,变态,你不是很高兴吗」「对不起嘛,是我不对,你很爱你哥哥对不对,我不会抢走你哥的。我来教你一些技巧,可让你和哥哥粘在一起,就像我刚才做的一样,真的很舒服,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小惠不怀好意的说。真的吗你要教我真的会很舒服吗」小姈消了气,内心好奇的问。

    「真的很舒服,但你要先答应我,教你的事先不要告诉你哥,等你学会了,你在给他一个惊讶。」小惠要求小姈约定秘密。

    「好啊,我不会告诉他的。」小姈高兴的答应遵守。

    小惠坐上床,把双脚打开,用手指伸进自己的:「小姈,你看这里,我可以把手只伸进去对不对,你把衣服全脱下来坐在我旁边,顺便拿一条毛巾来,试看看,看你自己的有没有办法。」小姈脱下全身的衣物,拿了一条毛巾,全身的坐在小惠旁,照着她所说得方式,试着把手指伸自己的。

    「伸进去有点痛。」小姈尽力的把手指往里伸。

    「当然会痛,因为你还是处女,而且你还这么小,当然伸不进去。」小惠拿着毛巾趴在小姈大腿上解释。

    「那怎么办我哥的弟弟这么大,有办法伸进去吗我哥和我第一次时候,弄的我好痛,又流血耶。」小姈怀疑着。

    小惠用手指拨开小姈的仔细看了看:「你的处女膜还没有破,虽然你还这么小,我还是有办法,可以让你哥的弟弟伸进去,但是我要事先告诉你,会很痛喔。」「会很痛那┅┅那不要好了。」小姈记得上次的教训。

    「我第一次的时候也很痛啊,也流了不少血,每个女孩都一样,几次后就不会了,而且还越来越舒服,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你放心,我会帮你的,我会慢慢的把你的洞撑开,你就不会一次就那么痛,这几天你要忍耐一下,要不要」小惠诱惑着她。

    「真的吗好吧试试看吧┅┅你不能骗我喔。」小姈信任的说。

    「放心,你也看到你哥把弟弟伸进我妹妹里啊,我不会骗你的,我先教你刚开始怎么做,我帮你弄,会痛喔,你要忍耐喔。」小惠用信心的口吻说完,便把毛巾铺在小姈臀部下。

    小惠叫小姈躺在床上把双腿拱起打开,她便趴在小姈的阴部前面,用舌头舔着阴核和,在吐出一些唾液润滑口,再用食指慢慢深入内。

    「喔┅┅会痛。」小姈动了一下。

    「有点痛对不对,我帮你舔着妹妹,让你舒服一点,比较不会那么痛。」小惠轻快的舔着她的阴核,手指轻微的在进出,鲜血也渐渐流出。

    「嗯┅┅」小姈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忍受处女膜的裂痛。「这样有没有比较舒服比较不会痛」小惠吐着大量的唾液,尽量润滑手指的进出。

    「嗯┅┅比较不会那么痛了┅┅」小姈感到了一些舒服。

    「比较不痛了对不对,还有点舒服,你看我没有骗你吧。」小惠得意的说。

    「嗯┅┅比较不会痛了┅┅有点舒服┅┅」小姈回应道。

    小惠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爬了起来,举着沾着鲜血的手指:「小姈,你看,今天只是刚开始,以后流血会越少,也会越来越舒服,我每天放学后就来帮你,这几天你先不要自己去弄,有事打电话到我家给我。」「喔┅┅谢谢小惠姐。」小姈终於开口叫小惠姐姐了。

    「你先去洗个澡,把妹妹洗干净,虽然会有点痛,忍耐一点就好了,以后就不会了,我要回你哥的房间去,切记喔。」小惠很温柔的叮咛她。

    「我知道了小惠姐┅┅」小姈用毛巾敷着那有些疼痛的下体,缓缓下床准备去冲洗身体。

    小惠背对着小姈,把沾满处女鲜血的手指,用舌头慢慢的,窃窃的笑着开门走出小姈的房间。

    小惠一进房间,也没把我叫醒,便把棉被掀开,把我软嫩的一口含在嘴巴里,狂猛的吸吮。

    我半醒了过来:「你干嘛刚才没做完,搞下半场喔。」小惠边吸吮着已胀大的,边对着我说:「唔┅┅不行吗┅┅唔┅┅我想啊┅┅唔┅┅」「你找我妹干嘛怎么这么久」我问道。

    「唔┅┅找你妹道歉啊,我们现在可是好姐妹呢。」「不会吧我妹跟你和好见鬼了。」我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俩的个性我很清楚。

    「有什么好奇怪,同样是女孩子,比较了解嘛,她还小比较好哄,要不然她去告诉你妈的话,你就玩完了。」小惠自以为是和事佬似的。

    「喔,那谢谢你这么忧心,为了报答你,我就赐你一次。」我翻身趴在她胸旁吸吮着,用一只手抚摸着阴部。

    「什么一次,至少也要嗯┅┅哼┅┅哼┅┅」小惠话说到一半便忍不住呻吟起来。

    小惠的阴部受到刺激之下,里的也慢慢涌出,不到一会儿就泛滥成河,我起身坐在她的阴部前面,用在口上抹弄挑逗着。

    「嗯┅┅你很坏耶┅┅」小惠用手打着我大腿。

    「那进去喽」我把用力一顶后,再快速抽送。

    「喔┅┅嗯┅┅哼┅┅哼┅┅哼┅┅哼┅┅哼┅┅」小惠急速的呻吟。

    快速的抽送,小惠更是大声的淫叫,「哼┅┅哼┅┅好舒服┅┅哼┅┅哼┅┅哼┅┅」我抽的有点累,停了一下说道:「呼┅┅呼┅┅好累啊┅┅」「嗯┅┅哼┅┅哼┅┅你不要停啊┅┅嗯┅┅哼┅┅哼┅┅哼┅┅」小惠顶起自己扭动着臀部。

    我也卖力配合着她,这样连续的过了七、八分钟,「嗯┅┅要射了┅┅」我已经快达到了。

    「哼┅┅哼┅┅不┅┅哼┅┅不要┅┅哼┅┅哼┅┅哼┅┅」小惠不希望这么快就结束。

    「喔┅┅喔┅┅喔┅┅喔┅┅喔┅┅」来不及了,我把拔出来射在她小腹上。

    「哼┅┅哼┅┅嗯┅┅」小惠缓缓的喘息。

    我累得躺在床上,小惠擦拭着下体后也躺着,两人休息一段时间,便出门去逛街。

    小惠自从上次和妹妹合好后,一下课,三天两头就来我家,两个人神神秘密窝在妹妹的房间里,放着音乐,敲门也不让我进去,说什么要小惠教功课妹妹为什么不问我还谈什么女孩子之间的事情

    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不管他们,他们好就好,像姐妹一样,我也乐於见到。六初次的痛过了快一个月,妹妹的让小惠的训练下,已经大约能够伸入三个手指头了,而且也稍微感觉到快感,小惠还拿了一支约两公分宽十五公分长的硅胶软棒给她,让她学着边抚摸阴核边自卫,妹妹也越来越喜欢上这种感觉。

    有一天,小惠约妹妹到红茶店。

    「小姈,这几天我家里有些事不能出来,你现在也感觉不会痛了,而且很舒服对不对,没骗你吧。」小惠自傲的说。

    「对啊,小惠姐,真的很舒服耶。」小姈同意的点着头。

    「对啊你可以趁我没去你家这几天,跟你哥做做看,保证你哥会很惊异,还有┅┅你现在虽然可以把软棒插进去,可是你妹妹还不够大,所以你哥插进去时,你还是会痛,但你放心,这阵子我教你的方法,不会再让你痛这么久,不像我第一次痛到无法走路,你遇到我算你很幸运了,以后你会爱上这快感,想到就会很想要的。」小惠更加自豪的笑着。

    「喔┅┅好啊,让我哥吓一跳,小惠姐,以后你还要教我别的喔。」小姈兴奋的说道。

    「没问题,回去后过几天,再找机会找你哥做做看,我等一下还要回家里帮忙呢,记得过几天喔,先让你哥寂寞一下,再找他。」小惠再次提醒着。

    「好,我知道了。」小姈笑着回应道。

    小惠买完单跟妹妹分开后,妹妹便坐着公车回家了,小惠根本没回家,跑去这阵子刚钓到的凯子约会。

    隔两天我敲妹妹的房门:「小姈,小惠有跟你联络吗」「没有啊,她说这几天家里有事要帮忙,没空来,她没告诉你吗」妹妹怀疑的回应。

    「她没告诉我啊,她家里那有什么事要帮忙,我打去她家,她家人说她一两天没回家了,她朋友也找不到她,搞什么嘛┅┅也不会打┅┅」我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是不是跟小惠姐吵架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难怪我打电话都不在。」妹妹觉得一定是。

    「没有啊,如果你找到她要告诉我,好吗」我离开妹妹的房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躺在床上,有些着急,找不到她也没办法,因为她跟我在一起后,从来没有无故失踪过,我很担心,担心失去她,也怕她又和以前一样到处跟男人乱搞。

    这几天小惠失踪,母亲公司最近又忙,回到家都晚上十一、二点了,看她这么疲惫辛苦,我又不好意思,好几天没有,很想发泄一下,想着想着我竟然睡着了。

    妹妹没敲门便开了门进来,看到熟睡的我,也不打算叫醒我,悄悄的钻进棉被里,抚摸着我的。

    这一摸我醒了过来,「小姈┅┅你干嘛」掀开棉被看着里面鬼祟的妹妹,懒懒的问道。

    「让你舒服啊。」妹妹说完拉下我的运动裤,握着稍微勃起的含在嘴里吸吮。

    这几天没发泄,妹妹来帮我解解馋也好,我便对她说:「很久没碰到弟弟,对不对」「嗯┅┅」妹妹含着应道。

    「妹妹的技巧怎么┅┅变得更是熟练不输给小惠耶,难道有在练习」我内心惊异着。

    妹妹突然停止动作,爬起来把全身衣服脱光,躺在我身旁,用手指伸进自己的玩弄:「哥┅┅换你了┅┅」「喔┅┅」我起身趴在妹妹的两腿中间,看到她用手指在里抽动,更是惊讶,她的变宽了。

    「哥┅┅快点啊┅┅」妹妹把手指从里抽出,不耐烦的提醒。

    我楞了一下,便低头轻快的着她的┅┅「嗯┅┅好舒服┅┅嗯┅┅」妹妹发出很不自然的呻吟声。

    「小姈┅┅你从哪里学到这些┅┅干嘛装那声音」我很纳闷问她。

    「嗯┅┅学什么我哪有装声音┅┅那我不要出声嘛┅┅」妹妹心虚的说。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哥,你要不要帮我舔。」妹妹不让我解释,用坚硬的口吻问我。

    反正也无所谓,问这么多干嘛,能让我发泄就好了嘛,於是我卖力的舔着这许久未碰的。

    「哼┅┅哼┅┅哼┅┅」妹妹恢复她自然的喘息声,「哼┅┅哥┅┅把弟弟插进去┅┅」她忽然要求。

    「你不怕痛吗你妹妹这么小,会很痛的喔。」听到她要求,我也想插进去发泄,但我提醒她。

    「不怕┅┅哥,你要先用口水弄滑一点,我才不会那么痛。」妹妹像似有经验的教我

    「我知道┅┅」虽然她的已经有些流出,但还不够,我仍吐着大量的唾液,润滑着及自己的,心里想妹妹不可能会这些,先不要问她,事后在套她话。

    我用弄着妹妹的口均匀的润滑,慢慢的把伸进去,我感觉到她的虽紧,但都可以伸得进去了。

    「嗯┅┅」妹妹闭着眼皱着眉头,忍耐着痛楚,缓缓的撑开她的。

    终於顶到底了,只进去一半,整个紧紧的包住,我缓慢的抽送,让里再滑润一点,妹妹也比较不会痛,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我渐渐加快抽送。

    「喔┅┅好棒┅┅好紧好舒服┅┅小惠也比不上你┅┅」我忍不住的赞叹。

    「嗯┅┅哥真的吗嗯┅┅嗯┅┅」妹妹痛的紧闭着嘴。

    看到妹妹为了我如此的痛苦,心里有些不忍心,但在自己的淫欲之下,已经不在乎她的痛苦了,凡是都有第一次,毕竟往后的日子里,她会体验到比同龄的女孩更早的快感,她会上瘾的。

    「滋┅┅滋┅┅滋┅┅」正和这花蕾发出美妙的声音,我也有韵律的抽动。

    「哼┅┅哼┅┅哼┅┅」妹妹缓缓的喘息。

    「喔┅┅喔┅┅」没多久,我已被这又紧又舒服的,夹的快让我shè精。

    不行了,快受不了,「喔┅┅喔┅┅喔┅┅喔┅┅喔┅┅」一股热液射进妹妹的里。「嗯┅┅哼┅┅」妹妹的子宫被这股热液一冲,也舒服的暂时忘了疼痛,她看着我说:「哥,妹妹里面热热的好舒服。」「很舒服对吧。」我微笑着。

    妹妹整个瘫的无法动弹,我缓缓的抽出已软小的,口马上涌出浓厚及掺杂些血液的jing液,缓慢的流下,我拿着卫生纸帮她擦拭着,她的已变的红肿。

    「还会疼吗」我温柔的问着妹妹。

    「嗯┅┅不会┅┅」妹妹坚强的摇着头,「再几次后就不会痛了┅┅哥,你舒不舒服」「当然舒服,还是和你做比较舒服,连小惠都比不上你喔,看你这么痛,哥都有些心疼。」我称赞她。

    「真的吗我就知道还是我厉害,哥最疼我了。」妹妹高兴的笑了。

    「以后太痛的话,就告诉我,我就不会插进去了。」我知道妹妹的个性,越跟她说不她越要,我假装关心的关心她。

    「哥,没关系,这几天我会忍耐,反正几次后就不会了,小惠姐第一次也事一样啊。」妹妹回应我。

    我就知道妹妹为什么变得如此,小惠也真是,难怪那阵子神神秘密的,但话说回来也该谢谢她。

    「小姈,去把身体洗一下吧。」「喔。」妹妹起身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我又多了一位性伴侣,而且是三个人当中最棒的伴侣,我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啊。

    七:恶作剧妹妹刚走进浴室洗澡时,突然┅┅「小伟┅┅小姈┅┅小伟小姈┅┅」母亲在楼下大声叫着。

    「咦┅┅妈怎么这时候回来好在┅┅妹妹去洗澡了,被撞见就完了。」我心里边纳闷边急忙的穿好衣服,「妈,什么事啊。」房门忽然一开,「你没什么事吧,妹妹呢电话也不挂好,害我担心死。」母亲紧张的念着。

    「小姈在洗澡啊,妈,发生什么事啊你这么紧张」我一头雾水。

    「我在公司接到一通电话,有个男的说你们在家被他绑住,他要我带一百万回来,不准报警,要不然就杀掉你们,我好害怕又担心,电话又打不通,我就马上赶了回来。」母亲放心的敍述原因。

    「是谁这么恶作剧啊,很缺德耶。」我生气的说。

    「本来我也以为是恶作剧,但在电话中,我听到妹妹在喊好痛,我不得不相信。」母亲心有余悸说道。

    「奇怪有小姈在喊痛的声音没有啊,我和她在家里都没事啊到底是谁搞的」我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没事就好,这几天家里门窗要关好,尽量不要出去,知不知道,还有家里电话不要乱打,电话要挂好,把话筒放在话机旁边,如果妈临时有事要找你们,怎么办,这就算了,门也没关,真是太粗心了。」母亲边提醒边骂着我。

    「门我有关啊,也没把电话拿起放在旁边啊小姈也都在房间写寒假作业,奇怪了┅┅妈,你放心,我会小心注意的。」感觉好不寻常。

    「妈要回公司了,公司还有事要办呢,一个多星期了,你一定都自己弄对不对,今天如果能早点回来,妈妈一定补偿你,我走了。」母亲急忙赶回公司。

    妹妹刚起完澡出来,看到正离开的母亲,「妈,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妹妹心里绷绷跳着。

    「没有,我回来拿东西,妈要回公司了,小姈,要听哥的话喔。」母亲被妹妹吓了一跳,说完匆忙下楼。

    「哥,好危险喔,还好没被发现。」妹妹惊险的说。

    「对啊,把我吓死了。」我故做紧张的回应她,然后走到窗户旁往楼下看,母亲正坐上车要离开时,忽然看到有个似小惠的背影,匆忙的跑走,转进另一条巷子后不见,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我租了些录影带回来。

    「小姈┅┅我租了些录影带,你要不要下来看。」我对着楼上叫她。

    「等一下,哥,你先上来帮我忙,好不好。」「什么事啊┅┅」我边走上楼问她。

    「你先上来就是了嘛┅┅」妹妹撒娇的回应。

    我打开她的房门,看到她全身的躺在床上,正用着软棒自慰。

    「哥┅┅你帮我好不好┅┅」妹妹撒娇的要求我。

    「你哪来这东西啊」我好奇的问她。

    「你不要问嘛,你要不要帮我┅┅」「好┅┅好┅┅你要我做什么都好┅┅」我笑着。

    我走到床边拉开裤炼,把掏了出来,於是妹妹身体躺着移了过来,一口把往嘴里塞,在刺激之下,渐渐在她嘴里勃起。一会儿我抽了出来,退去裤子,爬到床上和妹妹做了起来。

    「喔┅┅哼┅┅哼┅┅」妹妹仍皱着眉头。

    看到这样我便问她:「还会很痛吗」「嗯┅┅一点点┅┅哥┅┅没关系┅┅我也有感觉到舒服┅┅哼┅┅」妹妹坚强的忍耐着。

    「受不了就告诉我,知道吗」我边,边温柔的告诉她。

    「哼┅┅」妹妹的阴部被我插的肿胀,紧紧的夹住,好象一张嘴吸吮着一样。

    「很爽吧,小伟,干自己的妹妹啊。」小惠突然打开妹妹的房门。

    我吓了一跳,「你想吓死人啊┅┅」我停止抽送,正要把抽出来。

    「不要停啊,小姈正舒服着呢┅┅」小惠撩起裙子抚摸着自己的阴部走了过来,然后趴在妹妹的身上,看着正被插入的,一面抚摸妹妹的阴核。

    「等一下换我啊┅┅」她督促我。

    「你怎么进来的」我问着小惠。

    「你家门又没上锁。」小惠回应完继续抚摸妹妹小惠这时把身上的衣物给脱去,上床跨蹲在妹妹的脸上,妹妹也没有拒绝,而且乐意的帮她。

    妹妹一边吸吮着小惠的阴部,一边动着身体让自己的顶上我的。

    「嗯┅┅嗯哼┅┅嗯哼┅┅小姈┅┅你┅┅你进步了┅┅嗯哼┅┅」小惠称赞小姈。

    「我就知道,小姈是你教的┅┅」「哼哼┅┅哼哼┅┅没错┅┅教的不错吧┅┅哼哼┅┅很爽吧┅┅哼哼┅┅哼哼┅┅「小惠回应我。

    「是教的不错┅┅小姈进步很多。」说完我把从妹妹的抽了出来。

    「哼哼┅┅哼哼┅┅换我了吗┅┅小姈换你在上面。」小惠起身躺着,换妹妹趴在她身上。

    「你看小姈的,就是那么嫩,粉红的被你干的红肿,小姈┅┅比较有感觉了对不对┅┅喔┅┅嗯哼┅┅嗯哼┅┅嗯哼┅┅」小惠边用手指伸进妹妹的里玩弄,边用舌头吸吮着阴核。

    「嗯┅┅有感觉比较舒服了┅┅嗯┅┅」妹妹回应她。

    「变态小惠┅┅这样干你爽不爽啊┅┅」我语带讽刺的说。

    「嗯哼┅┅嗯哼┅┅你┅┅才变态┅┅嗯哼┅┅干自己妹妹┅┅很爽吧┅┅嗯哼┅┅嗯哼┅┅」小惠也不甘示弱。

    「好难听喔,不要说干来干去的嘛┅┅」妹妹说着。

    「嗯哼┅┅嗯哼┅┅嗯哼┅┅我们现在就在干来干去啊┅┅嘻嘻┅┅」小惠听到笑了起来。

    「喔┅┅小姈┅┅快┅┅射了┅┅射了┅┅喔┅┅喔┅┅喔┅┅」我抽出马上塞入妹妹的嘴里。

    「唔┅┅唔┅┅」妹妹吞下jing液后,仍握着舌头在上又吮又舔,把她的宝贝整理干净。

    妹妹把弄干净后,便躺在小惠身旁,两个人像是虚脱的躺着,我起身准备要拿裤子时,发现到小惠的包包内有一串锁匙,锁匙内竟有一组新打的我们家的锁匙,我渐渐怀疑是否是她恶作剧。

    我试探套她话:「小惠┅┅你昨天为什么进来我们家里,然后又匆忙往巷子跑掉呢」「嗯┅┅你见鬼啊,我昨天那有来你家,而且我又没锁匙,我怎么进来啊,神经病。」小惠从床上做了起来,心虚的辩解。

    我从她的包包把锁匙拿出来,拎在她面前:「那这是什么,我见鬼小姈先回房间去。」我口气质疑的问她,顺便叫妹妹穿起衣服。

    「小惠姐你拿我家锁匙干嘛」妹妹不明白的问小惠。

    小惠一看楞在那,脸色苍白,「那是┅┅那是我朋友家的锁匙啊┅┅她打给我的┅┅」「那我们到楼下开我家的大门,试看看好不好┅┅事情都已经如此了,你告诉我,我不会生气,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生气┅┅」我试着给她台阶下。

    小惠突然流了下泪来,脸上却充满着怒气,用双眼直瞪着我不发一语,妹妹更是不知措的在一旁发呆,一时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很僵完作为单亲家庭的唯一男性居然沉迷在家内女性的之中,是幸福还是悲哀呢

艳情短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艳情短篇合集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艳情短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综]本只想围观链之恋:Angela的微笑误入校园文论反派错误的重生方式浪花一朵朵霸道女总裁只为他木讷相公别捉急情深久燃(高干)惹爱上身媳妇儿是神兽恋骨记未来之我是妖怪血嫁之绝色妖妃单方离婚裙下江山全球警戒之新帝国的诞生断剑行乞丐王后花心王顺藤摸“妻”小心肝修真离婚后霄汉[射雕神雕]迷途兽人返乡记荒村塔尔克纪元替身嫡女[进击的巨人]和兵长比身高的日子渣夫,我有男神
  作者:艳情短篇合集所写的艳情短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艳情短篇合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