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

236-238

    、20鲜币236.哥哥们的回归

    “爸爸,怎麽办呐我闯了大祸了我、我居然糊里糊涂地就怀了孕怀了一个都不知道怎麽来的孩子怎麽办我该怎麽办呐我好怕呜呜呜”没有说出口的是怕你对我冷眼相待,恶语相加,怕你对我不理不睬,任我自身自灭,怕你再也懒得多看我一眼,厌恶和我再多说一句话幸好,都没有,可是

    所以说啊,养成是十分有用滴啊,看谁以後还说甄欣对她这便宜老爸不是真爱危难关头第一个想到的人是爸爸;最担心抛弃自己的人也是爸爸呀,所以才会有这多到像泄了洪的激流般的眼泪呀。.kx.

    任由眼泪冲刷着男人的膛,甄欣哭的稀里哗啦。

    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儿,就算甄欣再早熟,归到底也才十七岁的年纪,十七岁的人儿到底还算是未成年呢,要是换做成年的姑娘们摊上这一大摊子糟心事儿保不准是个什麽样儿呢,惊慌失措那是必须的,实在是怕得要命呀,该怎麽做,会怎麽样统统不敢去想,越想就越怕,那是一种对未来一片迷茫和不确定的害怕

    前边儿看着貌似很镇定,那是因为之前身边没有人,想哭了都不知道能在谁面前哭,更别提哭诉了,找朋友绝对不靠谱儿,旷晴和梁薇薇自己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呢,都还不及她自己想得深远。找亲人大哥、二哥都还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呢,自己遇到的这糟心事儿要是给他们知道了会弄成什麽样,更没有底

    现在最不能知道的人反而知道了,而这个人是她最最亲近最最心爱的爸爸,其他的顾虑先不说,就比如在大海上沈浮了许久的患难者遇见的救命恩人居然是自己的亲人,被恐惧压迫了这麽久终於有个地儿抒发了。

    甄擎那个心痛哟,真是用言语都道不明。要知道,欣儿从小就是他捧在手心里护着长大的宝贝儿,从来都是喜笑颜开的甜美样儿,哪有像现在这样委屈无助的更可气的是,他居然深切的感受到了欣儿的恐惧是的,恐惧

    甄擎觉得自己失败呀,放羊吃草般长大的两个儿子养成了如今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老子都不怕的混账样子,而一心娇养护在心尖子上的欣儿却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人欺负了,学会了恐惧。他的欣儿和恐惧应该是完全不相关的,就算宠成了外人眼里的娇纵也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快乐就没什麽大不了的,惹了再大的乱子都有他跟在後面拾掇着,只管放开心便好。

    可现在呢,狗娘养的把欣儿弄成什麽样了担惊受怕得哟,这一次流出来的眼泪都盖过了这辈子流的,他的膛口欣儿眼泪紧挨着的地儿都烫的灼人

    ,那个王八羔子动了他的欣儿,绝对是要付出代价的而目前呢,至关重要的是要宽了欣儿的心,要让她知道那小脑袋瓜子里担心的一切都是多余

    甄擎虽然晓得这眼泪都把自己里面的衬衣给浸湿了,欣儿肯定哭得都不成样儿了。可没想到板起不肯抬头的小脑袋一看,心到底还是给刺痛了

    因为大哭大悲情绪过於失控,自然是大汗淋漓的,刘海凌乱地贴在前额,两只眼儿更是被泪水泡成了核桃模样,又红又肿的让人看了都觉得疼,鼻头也是给磨得红通通的,哭的人儿伤心之情自然是溢於言表的,连看她哭的人都不自觉地伤了心,这样的欣儿只能用悲怆来形容

    甄擎这个心疼得呀,看那些不长眼的狗东西把他的至宝都吓成什麽样儿了

    “欣儿不哭了啊,什麽都别担心,用不着害怕的,有爸爸在这儿护着呢,一切都会有办法的。欣儿听话,乖乖地别哭了,哭得这麽厉害,是想折磨死爸爸麽。”眼泪打湿的衬衣贴在口的触感虽然是凉的,却灼的人生疼。

    把心爱的宝贝紧紧地怀抱着,用手指将那些不听话的头发丝儿一一理清,食指麽指并用轻柔地贴在脸颊上顺着泪痕将泪水拭去,刚开始的时候这擦眼泪的频率远赶不上眼泪掉的频率,後来呢,甄擎就改用嘴来擦了,一边把泪含进嘴里一边在她脸上落下一个柔软到极致的亲吻,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她受到惊扰变得极度脆弱的心灵。

    “跟爸爸作对是不是,哭得这麽厉害惹爸爸心痛是不是,在外面忙活这麽久,回来就想让爸爸难受死麽还是欣儿恨极了爸爸,把你一个人晾在这狼窝这麽久,就哭得这麽凶来割爸爸的,让爸爸疼死是不是”

    “呜呜呜不是的不是那样的,爸爸是我,是我自己不好,弄成这样,我、我配不上唔唔唔”甄欣急了,为了爸爸的误解。果然是最了解甄欣的人啊,知道这麽说会让她暂时忘却难过,停止汹涌的泪流。

    “要是你这张嘴是用来胡说八道的,还是封住的好,尽说些乱七八糟的,你当我真没脾气的嘛──”甄擎一见她这样低到尘埃里的姿态就心酸心疼得没边了,配不配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看她自卑成什麽样了,这样的她甄擎见不得

    “一个年近四十的老男人,带着两个拖油瓶,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手里拽着不知多少条人命,什麽脏的臭的只要能赚钱的都碰过,佛经里说这种人死後的下场十八层地狱都不收,这样的人渣本来是打算一辈子混账到死的,因为他知道从头到尾只有自己一个人──”

    “可是我遇见了你──”两个人额贴额,交换着彼此的呼吸,男人深邃的眼眸映出一张巨大的网将她的心神整个网罗,甄欣清楚地看见那双眼睛同记忆中一样,有放纵的宠爱、有宽厚的包容、有温暖的呵护和无言的祈求。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神秘惊喜出现的分割线

    该死的,为什麽一切会变成这样

    甄帝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依旧理不清纷繁的思绪。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认为自己的作法有错,难道那样不好麽或许以常人的角度来说,瞒着心爱的女人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确实是一件难以饶恕的行为。

    一向理智的自己为了欣儿已经做出了太多不像自己风格的事,自己和欣儿是亲兄妹,虽然自己对於有没有孩子都觉得无所谓,可作为偌大家族的继承人要考虑的就不能只局限於在自己的情感问题上。

    既然已经不计後果地罔顾伦理道德地兄妹相爱,其他方面就必须做出一些让步,比如说下一代继承人的来源。已经决定和欣儿相爱相守,这一生势必就不会和其他女人结婚,如果冒着生出畸形儿的风险让欣儿勉强去尝试,那更是不可能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和阿骋商量过,也问过父亲之後决定采用代孕的方式来繁衍出子嗣。

    天可怜见的,母体的选择也是交给其他人处理,除了按程序贡献出子之外,他绝对没有和孩子所谓的母亲有过任何的交集,甚至连她的样貌家世都一概不知。

    如果说背叛,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上的,他都绝对没有虽然这一切都是隐蔽进行,但他相信经过耐心的解释和说明会得到欣儿的谅解的,毕竟这麽做的原因到底是为了他们能够心安理得的在一起呐。

    可是,他弄不懂,而且也猜错了结局。欣儿居然如此的在意那个孩子的存在,她难道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她怎麽可以如此轻易地否定这背後的用心良苦呢

    这样明明没有参杂任何背叛,最多算的上事先隐瞒的作法为什麽得不到应有的理解,为什麽在她的眼中自己竟是如此的不可原谅,就这样否定他的一切努力,在他被驱逐到这鬼地方之前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不再肯给予,至少让他死得明白一些吧

    甄帝颓然的倒在沙发上,就着开了封的酒罐就往嘴里灌。

    算算时间,原来离开欣儿被流放出来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了,这八十多天的日子过得可真是漫长,差不多就是煎熬吧,三个月呢,为什麽更是三十年呢

    除了歇斯底里地想她,还是想她。晚上闭上眼睛全都是她的样子,耳朵边一直回荡着她甜美的呼唤声。想着她开心地依偎在自己怀中的情景,越想就越觉得现在自己的经历就好像是一场梦靥。欣儿怎麽可能会恨自己呢,欣儿最善解人意啊.回忆了好半会儿,不由地又喝了一大口。

    这种时刻酗酒的祸端就开始显现出来,头痛得象要炸裂一般。越是喝得多,就越忍不住想这一直困扰着自己搅得自己痛苦不堪的事情,越想越想不通,一想,不管是头还是心就疼的要命。

    他不能再去想欣儿,不能再去想她那不得而知的恨意,因为只要一想到她恨自己恨到看都不屑再看一眼,他就觉得脸呼吸都变得困难了,“恨”这个字像是一把看不见的尖刀,死死地钉住他的心脏,一呼吸就痛不可遏

    不行绝对不可以让欣儿恨自己,一定要去跟她说清楚,说清楚以後,欣儿肯定会明白自己的忠诚,明白自己的用心良苦,不然只要一想到自己被她恨着就痛苦得快要死掉。

    “来人啊帮我订机票,我要回去”一秒都不想在浪费了,他要马上飞回去向欣儿解释清楚

    “大少爷,您是要休息了麽”一直守在门外的仆人听见动静推门进来,看见醉醺醺的甄帝面有难色,却仍表关切。

    “我说,替我订返回s市的机票,我要立刻、马上回去”此时的甄帝已经很不耐烦了,要不是这一次被强制派遣到a国,甚至连一些权力都受到限制,他早就乘着私人飞机回去哪里用得着这麽罗嗦地方式,可恶从额头传来的阵阵痛感让他心烦,心里的急切更是让他缺乏耐心。

    “好、好的。马上就照您的吩咐把机票定好──”嘴里应付着,确实已经向候在一旁的另外两个夥计使眼色,好让他们配合着一起把这明显是在发酒疯的少爷抬回床上,这样的行为已经不是头一次了。

    “,都是一群阳奉违的家夥居然唬弄我”

    每个人都在敷衍,没有人理解,他们都不了解自己的苦闷,除了阿骋

    甄帝忽然就霍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二话不说把欺近身边准备抬人的两名看护撂倒,喝醉了之後用气力来更是无所顾忌,一时之间场面变得极其混乱,好在最後还是看护们配合着将耍酒疯的男人弄到了床上。

    第二个惊喜出现的分割线

    “大少爷怎麽样了还是和之前一样又喝了很多酒”

    “是的。”

    “情绪还是那样吗”

    “是的。”

    “好了,我进去陪他说说话,没别的事了,你们可以下去了,有事再叫你们。”

    “是的,二少爷。”男人旋即转身推开阖着的门,又悄悄的关上门。

    甄帝双手交叠着盖在额头上,因为看不见表情也不知道睡着没,直到房间里的暗黑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给冲破,天花板上灯光下来,让习惯了黑暗的他颇为不适应。

    来人见他有所动作默默地把倒好的睡放到他面前,也不急着说话,在床上坐起了身的甄帝看着一脸淡然的弟弟依旧表情木然。

    房间里的空气一如他想象的那麽浑浊,到处都充满了浓厚的酒味,大哥还是那样喝得醉醺醺的。甄骋默默地叹了口气,这样下去可不行呐,必须振作啊,以为回归的时刻到了呀。

    未完待续

    、15鲜币237.哥哥是魔鬼

    “你怀孕了”男人面无表情,可他钉住她肩膀的力道却大得让人吃痛。

    为什麽大哥会出现在这里,甄欣还没来得及问出为什麽,却被男人的话弄得心下一疼,看着已经显怀的肚子惨白一笑,点点头。

    “居然真的怀孕了,四个月呵”甄骋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她微微凸起的小腹,对於这个结果除了不敢置信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名为酸涩和妒忌的情绪。

    二哥居然也来了,哈,瞧她笨的。大哥都出现了,和他一起被派到国外的二哥自然是一块儿的,这有什麽奇怪。只是,设想过无数种再次见面的情况,却惟独没想过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见面。

    甄欣的脸已经变得惨白,男人们的震惊让她无地自容,怀孕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哥哥们的表情只会让她想起那不堪的经历,撇过头去不想去看他们的表情。

    “是他的”不给她逃避的机会,甄帝上前一步摆正她的身子,受伤的动作因为震怒和妒忌变得不受控制,他的语气已经完全违背了他想要控制怒气的初衷,此刻的他像是一块领地被窃取的狂怒雄狮。

    痛娇弱的甄欣怎麽受得了盛怒之中男人的蛮力,被掣肘住的肩膀痛感逐渐强烈,强到已经无法忍受,痛呼出声後就想挣脱男人架在身上的双手。

    “什麽是他的,你说什麽我不明白。”

    “这里面的野种肯定是他的吧你居然那麽稀罕老头子,爱他爱到躲在这里生孩子你想让我们叫这野种弟弟呢还是外甥呢”男人像是没有看到她吃痛的表情,依旧钳制她的身子,嫉妒,震怒,心痛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因为怒火而变得扭曲。

    “请注意你说话的方式,想为谁生孩子是我的权力,与你无关。”甄欣垂下眸子,心因为男人口中的野种而颤抖疼痛着。真的被他说中了,着肚子里面的还真就是个野种,她不会告诉他们自己因奸成孕的事,由着他们胡思乱想吧,虽然心里痛感翻涌

    “小姐,吃药的时间到了。”门外传来了女看护的声音,甄欣脸色发白,不由地看着无动於衷仍然满脸怒意的男人们,男人们以为她害怕和他们有牵扯,急着赶他们走脸色更加难看了。

    糟了万一被人发现哥哥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爸爸的,如果知道哥哥们突然出现在这里,说不定爸爸会有更加严厉的处罚,毕竟哥哥们是擅自回国的

    “我知道了,先放在门外吧,我自己会按时吃的。”压下惊慌打发着门外的看护下了楼,甄欣同时向着男人们使脸色,想让他们知难而退。

    可心思明显不在这上面的甄帝甄骋哪里领她的情,不由分说地硬拉起她的手走到了门外,察觉到男人们意图的甄欣自然不肯,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腰,不肯让他们打开门。

    “跟我们走。”甄帝冷冷地看着抱住自己的女人,这一回眼睛里没有被主动贴近的柔情蜜意。

    “不要要是被人发现了,你们会很麻烦的。”跟哥哥们走当然不可以,现在的她怎麽可能跟他们走,知道男人们误会自己坏的是爸爸的孩子,所以才会如此愤怒,可她怎麽能够让他们知道真相。

    “既然你还知道担心我们,那为什麽却还亲手做出让我们最最痛苦的事。”甄帝因为她话中真切的担忧和维护蓦然一愣,冷硬的心有一个角落柔软下来。

    “你会担心我们,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们的,为什麽明知道我们爱你,还要躲开我们和父亲相亲相爱,甚至为他生孩子”甄骋抚着她的头发,语气透着不可抑制的痛苦。

    “阿骋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们两个充其量也只是她在父亲不在时打发时间的调剂品,偶尔玩玩派遣寂寞还是可以的,但只要有父亲的存在。她哪里还记得我们,自然将我们忘得一干二净。就算有在乎,那也只是偶尔的施舍而已。”甄帝轻嘲。

    “大哥,别说那麽残忍的话,来,欣儿,喝点水。”就在这气氛像是要陷入永恒的凝滞中时,甄骋打破了沈默,端来了一杯温热的开水坐在床边递给了她。

    “按理说你不是应该被调养得很好吗,为什麽起色会这麽差,一定是他没有好好照顾你。”甄骋语气温柔,神色关切,却掩饰不了对某人的不满,甄帝也是深深地看着她,感的唇角藏着隐忍的纹路,似乎也在为她没有被好好照顾而生气。

    “没有,爸爸对我很好。”就着二哥端着的被子的手喝了口水,甄欣刚刚开口想要解释,却在下一秒感觉到身体里的不对劲,浑身上下突然想被抽取了所有的力气,软趴趴的使不上一点点力,感觉身体像是脱离了思维的控制,紧接着肚子传来一股诡异的胀痛,慢慢地胀痛开始强烈起来,那种感觉就像例假的前两天血量频繁的时期等等血量频繁会不会是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麽,在看到从下体蔓延出来的粘稠红色时,她确定了,不敢相信,他们居然会这样

    “你们,你们居然给我用药二哥你怎麽可以”她无法相信,无法相信他们居然真的这麽决绝,无法相信一向温柔包容的二哥居然也狠戾至此,伪装温柔的同时毫不费力地就让她流产,甄欣脸上是不敢置信的震痛。

    “不要恨我欣儿,我们只是太爱你,所以受不了”对上她痛苦的眼神,甄骋轻轻地闭上眼睛,不忍心再去看她的表情,那样只会让他心软,可现在却不是心软的时刻,他必须那麽做,即使她暂时会恨他也没关系。

    “看来你是发现了,那我就告诉你我们无法忍受无法忍受你随意地抛弃我们,却转而和父亲相亲相爱,你有什麽资格和他幸福,我们不准你怀孕除非,你怀的是我和阿骋的孩子否则,我们会用尽一切手段结束你肚子里那个野种的生命。”甄帝眼中的暴戾让人心悸。

    “魔鬼你们两个是没有人的魔鬼你们有什麽权力那本不管你们的事,你们凭什麽擅自决定它的生死”甄欣全身都颤抖着,看向甄帝和甄骋的眼神是那麽的痛恨,在她眼中他们就是泯灭了任残暴不堪的魔鬼

    “欣儿,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可是它已经死了,知道吗想开点吧,我们以後会有属於自己的孩子。”甄骋轻轻握住她颤抖的身子,软语温言地开导着。

    “你怎麽可以这麽冷血地说出这种话你不是我认识的二哥,你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甄欣甩开了他的手。

    无法忍受他们在做了那麽残忍的事情之後,还能做出如此理所当然的样子虽然很久以前就知道他们除了面对她,一直都是那麽的冷酷不近人情,可当自己终於有机会亲眼见识他们的这一面才真的体会到他们的可怕

    “魔鬼冷血可笑”甄帝面无表情地看着情绪濒临崩溃的她。

    “你有资格说我们麽,冷血无情的是你吧。在获取了我们的感情玩弄过後就无情的扔掉,然後心安理得的和父亲过着逍遥的生活,你觉得这样的作法不冷血”

    “难道我和阿骋就该一辈子待在国外,然後眼睁睁看着你剩下野种,满脸幸福地和父亲相亲相爱一辈子,然後当一辈子的可怜虫,最後孤独终老”

    男人们毫不留情的指控和眼神里无法掩饰的恨意让她口一堵,是啊,她自己本就是缺心少肺的人,所以老天才看不过眼,惩罚她。

    对於那个孩子,她的心情是复杂的。最开始是厌恶的,因为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一个无耻的将她迷奸的混蛋,是毁了她生活的元凶,连带着对这个孩子自然也喜欢不起来,本来是下定决心要做掉的,可是爸爸不肯,原因是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万一强行流产很有可能造成终身不孕,所以几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孩子留了下来。

    如果说一开始对这个孩子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慢慢地随着怀孕的日子一天天增加,她的心境开始慢慢地有了变化。

    怀孕的日子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爸爸的陪伴,有时候爸爸因为工作上的事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她就会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做一些自得其乐的事,刚开始还会对这个莫名其妙就怀上的孩子有着恨意,可令人奇怪的是,当肚子渐渐因为怀孕而突起,里面的小家夥也开始有了动静,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会感觉到小家夥的陪伴,当她听到好听音乐,吃到美味的食物,看到喜欢的电视都有一种与人分享的感觉,让她不再觉得那麽孤单,这些都来自於这个小家夥

    可是现在,这个未曾谋面,曾经住在她肚子里的小家夥却被人残忍的杀死了,杀死她的人是哥哥们

    未完待续

    、15鲜币238.荡番外─不要手指,要更大的群

    这天晚上的轮值人马是甄家父子,对於甄家父子三人一周就能占得全部双数日,其他人马自然是羡慕嫉妒恨,最最可恨的是那老不死的甄擎居然还常常独得欣儿的青睐,有很多时候更是连他们的日子都霸占了,可这又有什麽办法呢,谁让他们三个在甄欣心目中地位最稳,感情最深,偏爱最多,即使心里恨得直咬牙,也只能打掉牙齿活血吞。

    甄家三美在众人赤裸裸的嫉妒目光中抱着娇羞的甄欣进了房,一进到屋子里,三个人就很是团结地涌了上来,娇小的身子被三个男人围在门板上,甄欣怎麽看怎麽像是被群狼环伺待的可口小猎物。

    爸爸哥哥们的意图很明显,甄欣倚在门被上,乖乖的任由这三个她最亲近最爱的男人们宠爱。

    “别在这里,他们会听见的──”虽然已经对夜晚的靡有所觉悟,可是在门边就开始会不会太招摇了,要是被墙外的男人们听到了,免不了又是一顿陈年老醋,到时候轮到他们了再到床上秋後算账,吃亏的人还是她呀

    “管他们去死,就是让他们听到嫉妒死他们,要他们晓得,欣儿最爱的人是谁。”甄擎的舌头伴随着轻柔的吻不时地描摹着她的肤。

    “父亲说的是,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别总一天到晚老想着挑战我们的地位,要知道欣儿不只是感情上最看重我们,就是这屄儿,也最爱咱们老甄家的男人肏──”甄帝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再说到屄儿和肏的时候加重了读音,这样荡俗的字眼,由孤傲英俊的男人嘴里说出实在乱又危险,甄欣听着这浪荡话儿,身子竟像是吃了春药似的开始发酥发软

    甄擎只觉鼻端不断环绕着欣儿独有的惑人幽香,又香又甜的呼吸像是无数羽毛撩拨着欲望,这娇养的宝贝儿光是这味儿就迷死人,要不也不会招惹上屋子外边那一帮不要脸的苍蝇。

    想到这里,甄擎就有些小郁闷了,哼之前的事也就算了,毕竟已经答应了让他们留在欣儿身边也不能反悔,只不过心里的不忿总要想方设法儿讨回来才是,今天,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欣儿最爱被谁肏,也趁早打消那篡位的心思正娘娘甄爸爸果然是心机深啊~

    甄骋在後面拖着欣儿的身子,开始在後面解她的裙子,甄欣乖乖的让男人们三下五除二地除去了身上的多余遮蔽物,不一会儿,就像是一直被剥了壳的蛋,裸露着凝脂般的美润肌肤

    甄帝和甄骋两兄弟一左一右占据在欣儿的美腿两边,最具权威的大家长的甄擎自然占据了女儿腿心间,这最有利的位置。此刻,三个人的全部注意力都聚焦在欣儿娇美的胴体上,小嫩屄、桃子统统逃不过男人们邪恶而渴望的眼神。

    被三个男人这麽赤裸裸的欲望眼神逡巡在身体上,就算已经和他们交媾过无数次的甄欣也免不了小小的羞怯,只不过这里面尴尬的成分已经不复存在,最多的是那种对即将到来的乱之夜的期待和渴望交的骚动

    “爸爸,哥哥,你们这样看着我,我会”甄欣桃面染粉,眼儿一一看过男人们热辣至极的眼睛,身体里水分都好像被他们的眼神给蒸发了,只觉得又热又烫。

    “好什麽是不是好想让我们肏,或者是欣儿的小屄又渴又饿,想要吃我们出来的了”如果要说最了解欣儿,莫过於甄家父子了,欣儿的每个动作表情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欣儿这样娇媚的样儿不是想挨肏才有鬼了

    “把腿张开──”甄擎蹲下身,一手伸到她双腿间,两个儿子自然配合着一左一右将妹妹的腿儿挪开,这样一来女人最荡也最诱人的器就暴露在众人眼中,男人们眼神热切火辣,都顺着幽幽耻毛来到那自己最最想念的温柔乡

    不用商量,甄帝甄骋兄弟两的默契好到惊人,两个人分别占据着两边的子,手开始恣意寻欢作乐着,一人拿捏着妹妹的一只儿玩弄着,深知欣儿哺过後的头敏感,两个人更是特别关照那欠蹂躏的尖。

    “啊~~~~~~啊~~~~~大哥、二哥~~~~~”习惯了男人们疼爱的身体得到了这样的刺激怎麽还受得了呢,即使是明知道只隔着一扇门外还有其他几个男人也顾不得忍耐了,小嘴儿几乎是高昂地发出了浪荡的呻吟。

    “和,哥哥的好妹妹,这麽乖,一就开始发骚了,来,多叫几声,声音大点儿,爸爸和哥哥们最爱听欣儿发浪的声音了”甄帝像是深怕门外的男人们听不到这里面的动静,手中揉的动作不但更加激烈荡,更是准了欣儿享受时会暂时失神的特点,用言语蛊惑着她的心神

    干得不错甄擎赞赏地给予儿子们一个满意的眼神,欣儿是忙着享受不知道,门外的那群家夥已经开始坐不住骂骂咧咧起来,哼,就是让外面那帮家夥只听得到吃不着

    甄擎熟练的轻轻抬起甄欣的腿,温热的大手罩上其中那片肤色诱人毫无遮盖的荡三角桃源,在那处男人们最最痴迷的销魂窝来回的抚

    “好欣儿,爸爸的好几天没肏小嫩屄,想得要命。欣儿呢,欣儿的小屄屄想不想爸爸的大吧肏,来,告诉爸爸。”甄擎发出诱人的沙哑呢喃,像是蛊惑人心的咒语,瞬间引来了甄欣的回应。

    “唔想,欣儿的小屄想爸爸的大了”感受着四处男人的爱抚动作,甄欣乖巧地说着让外边男人气到吐血同时火热到暴血的荡话儿。

    “荡的小蹄子,先给爸爸玩会儿,再肏你,一定把你喂饱。”得益於女儿对自己的言听计从,甄擎享受着信儿顺从的同时也被荡的欣儿勾得色欲翻涌,只不过现在这点荡程度还不够,他还要多玩会儿,让外边的人听得更清楚

    麽指和食指分别按压着形状饱满颜色粉嫩诱人的极品美屄,间或碾弄着被鲍夹着的荡小核儿,轻轻蹂躏着,满意地看到女儿面露欢愉,才地划开已经吐露汁的裂,食指沾染上粘腻香甜的蜜汁来回划弄着。

    “哦爸爸”甄欣失神地摊开着双腿,一副明显爽到的荡神色让甄骋甄帝看了也是眼热不已,可是呢,爸爸是头儿,再怎麽想要,也必须得让着大家长才行,谁让他们是人家儿子呢

    “啊,爸爸,我要啊痒呢屄儿痒呢”越来越多的爱从欣儿的嫩屄内分泌出来,她双眼紧闭,头向後仰顶在门框上,屁股一晃一晃地扭动出荡的弧度。

    甄擎被她唤得情热,在雪白颈项上舔着,原本只是在嫩屄口上流连的右手,在沾染了足够多的後将唇向外拉开入两指,左手将自己硬到不行的欲望释放出来顶在欣儿娇嫩的腿间肌肤慢慢摩擦着,暂时缓解饥渴

    不再慢条斯理地显摆玩弄,而是用沾满了花汁的手慢慢向里屄中入,虽然已经为人母,但被两手指入却并不松弛,依旧紧得要命,屄的猛然收缩,紧致的屄腔将甄擎刚刚探进的指尖夹住,屄像是骤然紧闭的嘴儿,居然闭嘴不吃了。

    “不要、不要手指要更大的”欣儿实在是被撩拨到极致了,她一刻也不能再等了,她现在就要要面前的男人现在就挺着来肏弄自己,她要这巨大的在自己的身体里,直到自己因超强的快感而哭泣

    “呵哪里像是当妈妈的人呐,这是要夹死爸爸呢”甄擎轻笑着,手指因为甄欣的紧缩而不得不临时退出,女儿想吃巴哪有不给的道理呢。

    “欣儿,爸爸要进来了,你最爱吃得要来了,好好受着。”忍着即将出闸的兽欲,入前甄擎还不忘加大音量让外面的人听见,满意地又听到几声低斥才有所动作。

    “爸爸,我是你的,进来吧,欣儿要你”可爱的女儿歪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将脸藏入他的颈项中。压抑了一晚上的情欲爆发了出来,坚硬的阳具在已经相当湿润的嫩屄中,一下就入了大半。由於姿势的限制,还有短短的一节留在被极度撑开的唇外。

    “哦”敏感的身子猛的向上弹起,死命抱住男人的头,把他的脸压在自己绵软的子上,双腿夹的更紧了,这哪里像是有孩子的人呐,完全是要了男人的命呐

    饶是有所准备的甄擎也受不了如此销魂的勾引,双手捏住欣儿的两个腿弯弯,让两个儿子一人架住一个向前压,好让腿儿打得更开,更方便的进入。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子闯七界杨野的禁脔系列禁地密码灵异追踪阐教玉鼎异界纵横天无不腐之物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性晓薇风流狂医甜味开胃菜/会长的性福盖世英雄阴城五主劫火红莲剑破四方长生史淫虐实验室异武邪尊无敌训练重生之极品大亨蹂躏女刑警无良学生云雨纷纷恶狼嘴里的小白兔长生傲世录情妇与野兽魔术师李丹无解游戏通神塔
  作者:草草鸟事所写的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