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

196-206

    196.含著哥哥的蛋儿

    发文时间:3272012

    甄欣半推半就著从内裤中掏出了江晟大家夥,也许是被绑缚著屯了不少的火气,一经释放立马就火速地朝著她立正站好,被这么指著只觉得无比的尴尬。(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swisen.

    “拉链没弄好,勾著了。你帮我解开。”虽然她窘迫的样子很可爱,江晟却不打算让她一直这样下去,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办

    “哦、好的”甄欣低头想看清楚被勾住的部分,待俯下身子凑近了才看清楚男人器部的一毛发给卡住了。“扑哧”一声,甄欣似乎听见了自己脸蛋被点燃了的声音,明明应该是一件很囧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害羞。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将被拉链缠上的毛解放出来,可手指却偏偏不听使唤,应该简单无比的动作却重复了三四次都没有成功。

    “你的手出汗了呐,怎么会热成这个样子”江晟看似无意地碰到了她覆在拉链处的手,这话乍一听很正常甄欣却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的硬是不敢对上他,手里的动作依旧僵在那儿,搞了一阵子依旧只能干干地看著拉链卡著他的。

    “别著急,慢慢来。咱们有的是时间。”江晟倒也不急,不仅没有出声催她,反而还很有耐心地看著、等著她慢慢动作。

    甄欣只觉得自个儿的头皮又热又麻,看著活像是跟自己作对的拉链,犹豫了一会子,到底还是小心翼翼地将那金贵的毛丝儿抽了出来,由于是用手托著睾丸直接感受到了男人那里的滚烫热度,也因为正好是皮相贴所以她也察觉到了棍儿几不可查地哆嗦。

    “欣儿你弄疼我了。”含有控诉意味的话让甄欣眉眼一抽,更恼恨的是可恶的棍也跟著他的主人一块儿埋怨著,在她跟前一跳一跳的像是在抱怨对她笨拙鲁莽动作的不满。

    “它想你好久了,你要是好心就、舔舔好不。”江晟轻声轻语地要求著,大手包著她的小手裹著两颗老大的卵蛋儿。

    暗示都这么明显了甄欣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理儿。要是那还算了,可是舔舔拜托老大,你也不看你长了什么怪家夥,照著这架势能吞进个头就算不错的了,要想整个没入那本就是在做梦,这个棍生得实在太大了,她这小小的樱桃口儿要想吞下个打蛋还不得撑破了去。

    “欣儿乖,你就当成全我了好不好,它真想死你了,可怜可怜它嘛。”晕,居然还真撒起娇了,甄欣被他这番姿态弄得脑力晕晕乎乎的,居然不知不觉中著了道儿。

    这男人太会装了,太会卖萌了。他要是像周卓瑾那霸王一样恶声恶气地逼迫甄欣,绝对只会让她越来越反感。他聪明地制造一切机会在不知不觉中拉近两个人的距离。暧昧是一定的,交媾是必须的,但前提是千万不能让她感到厌恶,慢慢地让她沦陷心甘情愿地把心空出一个位置给他,这样才是最聪明最有效的策略

    “它很大我”甄欣吞吞吐吐了半天,才憋出了几个字。

    “什么我没听明白,说大点儿声。”他像是没听见,让她重复一次。

    “唔,它太”

    “太什么了你倒是继续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他将她的下颌扭过来对上胯下赤果果的棍儿。

    “你这家夥太大了,我、我含不下”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太露骨,甄欣说完就垂下眼帘不去看头上的目光,江晟听了想听的话自然心满意足,笑嘻嘻地放她一马“现在吞不下就不勉强你了,只不过你要亲亲它,安慰安慰。”

    “那好吧,我不全吞的。”不放心地再次确认,甄欣觉得男人这个时候的话一般都不能信,要是亲得他爽了,霸王硬上弓还不把她喉咙给捅破了,还是事先确认才好。

    “嗯嗯~不会让你全吞的。”

    事实证明江晟还是说话算话的,果真只是让她含著头砸吧著没让她弄足口活儿的全套,可也仅限于此,既然口头上没让她对给些好处自然得从别的地儿把乐子找回来。

    197.让哥哥过足口瘾慎

    发文时间:3312012

    甄欣看了近在咫尺地热源,和上面满脸跃跃欲试的江晟,心里老为难了。答应了人家总要做到吧,无奈地低著头再次贴著大大的一包,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些动作,却当再度看到那可媲美擎天柱的大棍时,脑海里闪过的却是“难以下咽”四个大字。

    “欣儿明明答应我了的,不能说话不算话。”像是实在受不了她的磨叽,江晟揽著她的后脑勺儿往面前推了推。

    “舔舔嘛,我很讲卫生的,所以它也很干净的。”他捧著她的脸说得再认真不过了,前提是忽略了这话里的隐晦含义。

    受不了,分明是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将那种话说得这么楚楚可怜。甄欣知道江晟的子飘忽不定,却也没想到这人睁眼说瞎话功夫厉害如斯。

    “唔唔”好不容易等她张开了嘴,江晟则立马就趁机将自己的等得冒火的大家夥塞了进去,缓了几秒确认没有伤到她之后就开始忙不迭地进行著有深有浅的抽动。

    哦~太爽了,太爽了原来这就是被欣儿含著的感觉湿润紧致的温热口腔和滑腻的小舌,让江晟的的不可自抑地发热硬胀。现在的场景,这几个月来都不知梦了多少,真正实现的时候觉得这切身体验居然比想象地还美上不少。

    尤其是看著她秀气娇嫩的嘴儿强吞强含著自个壮的身,抽间把她噎得是娇颜带粉、要是动得急促了,还会惹得她瞪上几眼,他却觉得这样生动的欣儿比平日了对著自己面无表情的清冷样子更为勾心动人,要是可以他真想捧著娇颜就是一阵砸吧狠吻,可现在正快活著呢,要是让他就这么停下的话,那是绝对不肯呐

    听著搅得她舌儿唧唧作响的声,江晟此时受著痛苦与快乐的双重煎熬,一面想著将她整个人都含著吞了,却又痴迷她吞吐的欢愉不想这么著草草了事,下边的大儿是愈发的坚挺,欲火狂然下只能用双手稍稍解渴,撩开她的上衣贴上那又香又软的肤,江晟的身心这才有了初次的同步满足。

    骗子,大骗子说什么舔舔就好,全都是骗人的早该明白了了,男的只要一碰上这档事儿本就信不得,她就是个傻子才乖乖地从了他。甄欣被嘴里的棍儿堵得死紧,想著让他入了就立马吐掉却没想到江晟本就失了魂,忘了之前的承诺。硬是没给她松口的机会,如手臂的大棍猛打猛撞地在嘴里挺耸,被迫张大了下颚,胀得嘴都快破了。

    江晟是在兴头上舍不得从里面出来,可甄欣哪里肯干,唇边被捅得涎滴垂,好不容易得个空儿发出“呜呜呜”叫声好来提醒他,才把他的注意力又引了回来。

    被声音引著低了头,发现了甄欣眼里正承载著赤果果滴哀怨,江晟这才想起来先前说的话。乖乖他这算不算违约,欣儿怕是被他堵得难受死了吧。虽然不过瘾,可也怪不得欣儿。毕竟他这尺寸摆著呢,胯下的子就连老爸养得那几条母狗吃著都困难呐,更何况欣儿这么娇滴滴的身子,要是真入了她,肯定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198.棍儿真可恨慎

    “可不能怪我,都是欣儿含得我太舒服了,一时失神光顾着享受了。”江晟笑了一声随即抽出了那在甄欣眼中可恶至极的棍,其实心里还在怀念刚才的销魂滋味儿,可要是为了眼前的乐趣惹恼了欣儿那可就大大的不值了。

    “你倒是爽快了,苦的是我。”白眼都不知翻了多少个,甄欣这埋怨也是说得毫不含糊。

    “要怪就怪这家夥,作死的生这么大,堵得欣儿的嘴儿都吃不下,真是个坏家夥”江晟煞有介事地托着棍儿骂骂咧咧,边说还做出一副替甄欣恼恨不已的样子。

    瞧他说得什么话儿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嘴里放,真不知道学校那夥人是中了什么邪竟然都觉得他俊秀优雅,看看现在这家夥分明就是一无赖一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胡说八道”甄欣拿他没辙,反倒是江晟看着她一脸的无可奈何到愈发地不依不饶,面上做出一副焦急的样子锲而不舍地缠着她问:“欣儿这么说,那就是还在生它的气咯”

    “懒得跟你说。”甄欣被他缠得无语,干脆甩了句话就转过了头去。

    “既然欣儿还在生气,那我帮你出气好不好,我们来惩罚这不听话的家夥。”江晟可不打算唱独角戏,固执地摆正了她的脸儿,再指了指自个儿胯下,然后干脆带着她的手来到双腿间,让她用手夹包着被含得濡湿的。

    “这棍好色得很,它最爱最想的就是入到欣儿的身体里,正好欣儿你还在火头上,干脆就用下面的儿好好地夹着它、夹死它、夹得它尽人亡”江晟这话内容秽,语态暧昧,却是该死地派上了用场。

    “你、你就不能正经些”可恶,瘙痒难耐,用着细小的力道扭了扭不肯安分身子,甄欣佯作镇定。完蛋了,居然被这家夥乱七八糟的话给勾起了欲望,这可怎么得了。

    “欣儿这回又冤枉人了,我又怎么不正经呐就为这怕你还生气,我连自个儿的都肯让你夹断,要知道这东西可是男人的命子,我都这样了难道还不够正经”江晟抓着她的手来回揉搓着棍,滚烫的欲望嚣张地侵略着她纤长细嫩的十指,手指间传来的濡湿提醒着她一直到刚才这家夥都还被自己含在嘴里吞吐。

    “你别、别乱说”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人也都会被他臊死吧,就没见过有人说话这么不着边际的,整张脸儿烧了个透红,甄欣也被下体传来的痒意折腾得够呛。

    江晟是谁人家可是跟着老爸一起在女人堆里浸多年,又怎么会看不出甄欣已然情动了。嘿,情动了才好,这样才算是你情我愿,江晟心里得意到不行,没空等甄欣继续隐忍推拒,翻身就抱着她一路来到包间里的长沙发上,手上也没闲着飞快地撂着她的衣服剥了光。

    “你啊做什么”现在说这话就有些矫情了,其实他要干什么她知道得很,可就是止不住地想要摆出副孱弱不知的样子,似乎这样做就能减轻点心中的负罪感,就能说服自己是被迫的。

    把甄欣一条腿压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扛在自个儿的肩上,江晟的手已经绕过她的内衣深入到里边尽情的搓揉起来,下体硕大的棍也已经抵住她窄细的口,早等得不耐了用力一沈强势进驻。

    “我们说好的,就、就弄这一次你、你说话要算话”这个时候她还不忘提醒他之前说过的话,却不晓得在对方眼里这只是纯粹的掩饰和自欺欺人,只因为她的表情分明就透露出了愉悦。

    江晟心里嗤之以鼻,脸上也只显出一记莫测的笑意,甄欣却误以为他是默认了。欣儿呀,你未免太过天真,男人的话有时候真的不能信,你以为,我苦心准备了这么久就只为着今天这段露水姻缘么,既然尝过你的味儿我怎么可能还会舍得放你走

    在心里嗤笑着她的单纯,江晟指挥着快而迅猛地不断进入着她的身体蜜处。感受着纤细修长的腿儿在肩膀上无助摇晃的频率只觉得无比的快活,眼看着无力摇摆的玉足就要从肩上滑落,还好用手及时揽住了,胯下是更加用力地戳入,即使她娇弱啜泣也顾不得了

    、8鲜币199.哥哥入得深禁

    “轻些好不好你你入得太深了啊”江晟很想告诉她这不管用,因为她的娇声求饶只会让他变得更加意动,恨不得每一次都深入穿了她,让她里头的子口含得深深的。

    他知道太急太用力会让她比较难以接受,可好不容易才真正吃到嘴里,好不容易才能尽情地索要着梦寐以求的女人,不管是欲望还是心理都无法冷静,只能用着所存不多的理智尽力让动作留有轻柔的余地,即便是这样还是惹她落了泪。

    看着她迷离的脸儿,他就得意,得意于她的渐渐陷落来自于自己给予的快乐。不停地在她身上索挑逗着,想要用手彻底地揉碎她的理智、揉醒她的欲望、以及她深入骨髓的荡

    唇舌热切地在她的脸上逡巡,舔着她的脸儿,吻着她的唇,咽下她的泪,他狂肆地想要捕捉着她的全部。想拥有她的言笑晏晏,也想得到她的泪眼连连,最想的是让她的情绪全部围绕自己而转,就像他一样。

    也许现在还够不到她那颗刁钻的心,但那只是早晚的事。瞧,现在的她还不是照样在他身上呻吟哭泣,从她唇中溢出的一声声酥媚入骨的泣吟彻底唤醒了潜藏在他身体深处的野兽,只想对她坏些再坏些

    “快呀,好好惩罚它,用力绞它呀,欣儿。”江晟邪恶地咬着她地唇低语。

    “呜呜你、你快些这里不、不方便会有人进来”残存不多的警戒心让她不放心地催促着。

    “不用担心,这里是我的地盘儿,这个房间更是我的专属,不经有我的吩咐,没人能进得来。欣儿乖乖的就好,好好地随地惩罚这不听话的家夥儿,其余地都不用担心呵”江晟笑着让她放宽心,接着把她整个人儿平放在沙发上,两个人面对面地交媾着。

    两个人面对面,她不自在地想要挪开视线却被他扣住了下巴只得对上他眼,心里又羞又窘可那月亮弯儿似的眼眸总是承载着荡漾的水汽,初看像是柔情似水再看更像是飘渺不定,这样捉不定善变的女子却偏偏该死地对极了男人们的口味儿。

    下颔被定着不能动,那她垂下眼总行了不吧。看着她沈默的反抗,江晟也不再强迫,而是跟着她的视线,她往哪儿看他的头就朝哪儿,反正就是要让她眼里有他。

    要是执意不听话,哼哼,他也有的事办法来治她甄欣觉得和男人的接口处挤了什么东西进来,抬头往那儿一看原来是男人的食指正试图透过结合的缝隙入到里面,下意识地拒绝这外来的侵袭并紧双腿。

    “我知道欣儿是个心软的,既然不忍心来惩罚不听话的棍,我就来帮着你罚。只不过要欣儿亲自监督才好呢。”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把她的脸转向两人的结合处,硬不肯让她把眼神错开。

    也不是没有看过自己的私处的样子,以往和爸爸哥哥们的欢爱,甄欣也会时常应着他们的意愿玩些个助兴的游戏,可这一回和个不怎么相熟的男人半要挟半强迫地发生了关系,还被要求着做一些过分隐晦的事,她却出奇地不觉地憎恨和恼怒,要真正算起来也只说得上是羞怯。

    这样一看,甄欣只瞧见从自己的脯开始,便与男人身体的距离越来越近,直至来到私处就只剩下被黑色草丛半遮半掩紧密贴合,随着男人不停地送入与抽出忽而看见一段与她肌肤雪白截然不同的赤红,一深一浅的互相映衬只会让人觉得无比的秽。看着看着,似乎觉得自己的视线太过直接,脸儿也开始染上了羞赧的粉红。

    “又开始心软了是不是又觉得不好意思了是不是但是欣儿,善良虽然是好的,但对待坏家夥心软善良可不好。来,按着我说的做。”江晟教着她,大手柔柔抚过她的芳草地,一手托着她的脸带着她的眼儿来到更深处。借着他的引领,甄欣看得更加清楚明了,这一回映入眼帘的是隐匿在草丛背后环绕着棍的两片花瓣儿,强自按捺着身体里流窜过的似瘙痒又似兴奋的热流,半是掩饰半是羞涩地说:“你你别、别这样”

    江晟看着她挣扎犹豫的模样觉得可爱极了:“我是为了欣儿好呐。”似乎是为了证明,他指了指被她喊着只剩下一段的身,甄欣跟着他的动作看过去又是惹得热流一窜,眼看着她的防备愈发的松动,江晟的蛊惑也越发的有力:“这个家夥这么好色这么下流,为了不让它去祸害其他人,欣儿就要好好的咬它弄它。”

    、7鲜币200.妹妹的花禁

    “我知道你吃疼,你的花儿这么娇弱被大家夥狠狠地入了难受是肯定的,可不能因为疼你就不吃了,知道么。”娇滴滴的两片花瓣儿在他手中绽放,夹包着不住进入抽出的棍儿那情景靡而妖异,就是这多花儿以及它的主人想他想了好久,这吃到嘴里的过程又费了多少的心思。

    “这花又小,又娇。让你这么咬着,就算被你咬断了我也心甘情愿。”敏感的花儿一感知到他手指的碰触就开始不自知的娇颤,轻轻一点,就立刻感觉到她的收缩和来自媚柔地吮咬。

    “欣儿不知道把,你下面这长久不见天日的花儿汲取了你多少的养分,看看它有多娇美,就跟的你的眼睛一样醇美娇媚,偏生还带着些潜藏颇深的放浪,只有我才能让它显露出来,让你开出靡艳的花来。”

    他的话到底是挪揄还是赞美,此时此刻,甄欣都听不明白了。她只知道那条蛇死死地霸占了她的羞处,不光是用棱角分明的蛇头搔刮她的蜜,还总在关键时刻突出邪恶的信子和獠牙咬着她的花心狂浪地撷取蜜汁,身体的渴望促使她发起回应,她已经快克制不住了,双腿只能搭在他的腰上,不由自主地轻摆圆臀儿迎送着。

    双手用力地扣入沙发的坐垫里,即便是这样夜不能阻止手指因为过度的刺激而产生的抽搐,眸儿已经染上了水雾,她情不自禁地娇睨了他一眼,想要嗔怪他怎么能够用这样难捱的手段来折磨她

    不停抽搐的手指用力得几乎要折断了,下面花儿的汁水儿更是一波多过一波,她把唇咬得死紧,心里有种恐怖的直觉,觉得这股只能由爱人引发的浪潮即将在这公众场合之中,被这个不甚相熟的男人给引爆。

    “怎么办呜呜,怎么办”甄欣忍不住娇泣出声,因为感觉太强烈了,她知道贪图快感是好女孩儿不能做的,可身子不听话只顾着贪欢她本控制不了呀

    “欣儿别哭呀,既然感受到快乐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能哭呢”他耐心地劝哄着,只为让她尽快地沈溺于自己布下的欲陷阱。

    骗人,都已经控制了她身体的快感,他当然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她不甘愿,不甘心自个儿的情绪也要由着别人做主,要是丧失了自我,她就不是她了。想到这儿,愧疚立刻翻涌而上,泪水也不由地泛滥了起来,泪珠儿顺着脸颊泪一路滑落到到唇齿间,又咸又涩的味道随即侵入味蕾,一并蜿蜒到了心头

    “呜呜──”眼看着她的眼因为哭泣逐渐恢复清明,好不容易才诱着她上了欲的道儿,怎么可能让她重新回头江晟的俊脸倏地放大在她的泪颜前,带着急躁狠狠地咬着她的唇,甄欣自然不肯乖乖就范,拼命地用双手护在前推搡着。

    却不想到她的用力推举非但没有让江晟知难而退,似乎像是更加助长了他的控制欲,他的手揽得比之前还要用力,不光是含着她的唇,舌头更是霸道地撬开她不肯配合的唇儿,将舌尖戳如她口腔里,逼着她的舌儿一道“胡搅蛮缠”

    应该要讨厌排斥的呀,可为什么觉得越来越热,浑身上下都像是被一烈焰团团包围了,身上到处都是灼热而酥麻的感觉。

    “想反悔,可身体不听话对吧那就别白费心思了,你的身体分明就是喜欢我,你为什么要跟自己作对呢欣儿”他极尽蛊惑地诱哄着,把她抱在怀中,剥光挂在她肩头本起不了掩护作用的上衣,只有让她赤裸地躺在怀中才能更好地攻破她的心防。

    “不、不可以的我、我”神思虽然恍惚,但心底深处的声音依旧盘旋在耳边,甄欣的脸儿透露出挣扎苦恼的神色,眉儿弯弯,唇儿紧咬,仍旧不肯松口。

    、8鲜币201.紧密包夹禁

    她在哭啊,她怎么能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表情甄欣脸上的愧疚和痛苦让江晟心下一痛,她要是委屈不愿这还能够理解,可她在愧疚呢,她觉得对不起谁难道她心里真的住了别的男人或者是他想得太多,她这样只是因为单纯觉得受辱而不敢面对,决定相信后一种猜测的江晟瞬间说服了自己。

    这算不算身经百战恋欲成痴了为什么当她看着长的一次次撑开紧致的口隐没到身体里时,身体要变得越来越容易动情,快感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将里头残存的愧疚和防备一点一点吞没干净,贱的媚只会一个劲儿地绞紧。

    明知她在同欲望做着博弈,江晟当然希望她越沈迷越好,绷足了劲儿往前一捅,终于把先头还留在外边的三分之一全数送进了嫩里,这下是通体暖融湿滑,整个棍儿都被紧咬着快活不已,尤其美妙的是那里头像是能听懂他的心思会配合着吮咬啜吸弄得头好不爽利

    甄欣犹在咬牙忍耐,捱过了一波欢愉接下来又是另一波,刚刚被他双手并用的好一阵玩弄,这会儿加之大棍儿捅个不歇气,差点没把整条小命儿也一道搅和了去。

    你忍是吧那就接着忍哪,看谁能强得过谁双手支在她两侧,两腿直直地抵着,活像卯足了力气做俯卧撑,本来就是年轻力无限,甩开儿连着几百下大开大合的弄也不觉着累,紧翘结实的臀部耷拉着挺进抽出,干得那是一个畅快淋漓这样畅爽的感觉也只有她能给了,江晟毫不怀疑要是下一刻会掉了命也舍不得现在从她里抽出去

    甄欣大眼睛里只看得见一片荡漾的水雾,瞧不见清明的影子,像是丢了魂儿般。被动耷拉在男人身上的胳膊儿依旧摇摇晃晃,从脖颈开始一直到脯到处是青紫的吻痕,除了被今天被江晟造出来的,还有昨天周卓锦残留的。

    对于那些前任留下的痕迹,江晟心里说不眼热恼火那绝对是骗人的,可他知道再怎么恼火也不能拿甄欣出气,周卓瑾是个什么人就算没亲眼看见他的所作所为,至少从周卓瑜那儿听来的就不算少,既然知道她八成是被迫的,那就不能怪她头上。她这么孱弱无争,男人要是想硬上本就反抗不了,就像现在自己做的这档子事

    什么了不起的,周卓瑾以为占了个男朋友的名声就可以真当她是私人所有物了那可未必了,看欣儿的样子也不像是喜欢姓周的,没准儿那家夥本就和自己一样用了手段才迫着她点头答应了,只不过自己更聪明知道软硬兼施尽量不让欣儿多厌恶。成就大又怎么的,也可能床上功夫不过关,得不到欣儿的满意,就等自己拐了欣儿让姓周的眼红心痛去

    不知不觉推翻了心中原本的崇拜印象,江晟自个儿都没发觉对一直视为榜样的某人开始有了敌意。势要成为欣儿心目中最刻骨铭心的男人,首等大事自然是事上的功夫要过得硬。

    “好欣儿,可不能怪我,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原先还只求着你肯多看我,多对我笑,现在欲望膨胀了,势要你心里有我才好”含着她的耳垂挑逗玩弄,往那耳窝窝里轻轻吹气,下面也不肯含糊,贯穿直刺哪样狠就来哪样,动作不说生猛狂野倒是毫不夸张。

    “唔啊,疼、疼啊”欣儿猛吸了口气叫出了声,只觉得下腹整个儿似乎都要被他捅得穿了个透儿,感觉被他弄入的姿势是莫名的深,甬道中折折皱皱的媚已经阻挡不了他的挞伐。

    “这回是真恨上我,准备夹死我了么,敢情刚才都是欲擒故纵呢,现在连着来几下狠的就是为着把我夹断了”骑跨她的身子,江晟嘴里是唧唧歪歪的不正经,耍嘴皮子之余还鼓着气提臀连入了好几百下,记记都是沈稳很猛,深入浅出所言非虚,只把甄欣的芯子都捅开了花

    江晟感觉到一股销魂欲死的酥麻痒意自尾椎骨窜了上来,察觉到机枪想要缴械了,胯下动作却是固执地不肯停下,提着口气儿用棍儿“砸吧砸吧”地往死里入,不把她干得颤声娇啼就不肯罢休

    “哦欣儿,好妹妹哥哥爱死你了哥哥爱你”临到后头,江晟俊脸胀得绯红,都是憋着不弄的。最后硬撑着深捣几下,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真正的时候,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怎么快活怎么叫嚷。回过神来发现喊出了不得了的话,还担心她听出了什么,连忙往身下一看,又吁了口气,原来不知何时甄欣已交自己给肏晕了。

    、8鲜币202.接完客的妓女

    头发乱蓬蓬的,内衣肩带也塌了一边,再加上肿的核桃样大小的眼皮儿,也难怪回家的时候门卫大叔的眼神充满了震惊。擦了擦嘴角,嘶,疼死个人。抹一把才知道见了血,哼,连嘴皮子都给咬破了,被禽兽蹂躏也不过如此吧。亏是姓江的送回来的没让管家大叔看见,要是自己这幅样子让爸爸知道了,什么都完了。

    烦躁得都不想多瞧自己一眼,对着镜子随便洗了个脸,浑浑噩噩地洗了个澡,可那种酸痛非但没有消解反而有加重的趋势。

    下面的疼不堪言说,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似乎全身都在疼,心中的委屈更是如决堤的洪水,也懒得再忍了,站在花洒下一边冲着热水一边呜呜啼哭,越哭越难受,压儿就没有烦恼宣泄干净的淋漓快感,甄欣只感到郁闷憋屈得想杀人。

    用擦桌子的劲道蹂躏了脸,都感觉没怎么弄干净,镜子里的女人一副惨被摧残的可怜样儿,像极了接完客的妓女,难看而又下贱,甄欣你怎么就这么下作呢

    这种时刻,甄欣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爸爸,最想听到的声音也就是爸爸的声音,可心里的负疚感又使得她在犹豫,到底该不该打爸爸的电话。

    不行,她等不了了。随手套上了睡衣,也顾不得头发还湿淋淋的,就立刻拨通了那串熟悉的号码,电话一接通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爸爸”忍不住想要对着听筒撒娇,这一声甄欣唤得楚楚可怜。

    “那个,不好意思。甄先生现在有事。”不料电话那头出现的并不是她期待已久的声音,而是一道温柔甜美的女声。

    “你是谁为什么接我爸爸的电话我爸爸人呢”几乎是一瞬间,甄欣都顾不得震惊,活像只被侵犯了领地的小狮子开始对着电话那头的女人张牙舞爪,连着厉声问了几个问题

    “你就是欣儿吧”相对于她的厉声厉色女人却像没听见般,用着甜美声音反问着。

    态度温柔声音好听又怎么样,甄欣只知道电话的主人是爸爸,接电话的不该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声再悦耳好听又如何,她一点儿喜欢不起来,反而心情因为这个女人而变得糟透了。在可不是工作时间,那女人好端端地接爸爸的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甄欣可不傻不笨,这个时间段出现一个女人接爸爸的电话,这代表着什么而且态度还那么亲昵,似乎在对方眼中自己只是个小女孩儿是用来亲近讨好爸爸的对象

    想着想着,甄欣似乎听到了身体里物体落地的声音,那个声音来自她沈重跌落的心。既然接电话的人不是爸爸,自然也没有必要和她多费口舌,而且,每听一次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心就会被扯痛,情绪不佳地“嗯”了一声作为回答,懒得有多余的应付。

    “我叫龙佳,是你爸爸的朋友,和他有久的交情了。知道他有你这么个宝贝女儿,而且很疼你”换做别人要是知趣的也就不再罗嗦了,偏生那个女人好像还没察觉到甄欣的坏情绪,倒是自顾自地继续拉近乎。

    “龙小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爸爸的房间里貌似现在不是工作访友时间吧,一大早的有什么重要的事,非得占据我爸爸的私人时间还接他的电话”实在是看不惯对方那副刻意讨好拉近乎的虚伪模样,甄欣忍不住撇撇嘴单刀直入地问了一连串话。

    “是我不好,都忘了这个时间你打电话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我正好在等他呢就顺便接了电话。你别先别急,他马上就出来了”似乎是没有料到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说话居然这么不留情面,电话那头的女人沈默了一会儿,才继续用着刚才那种柔和甜美的声音说话。

    那女人说完,电话弊端出现了瞬间的无声,想来是放下了手机去叫忙着有事的爸爸了。哼,黄鼠狼给拜年,别以为她不知道安得什么心。真是讽刺,这莫不是老天爷看着近段时间她过得太不检点,也特意安排了个情敌来折磨她的吧,这是不是就叫做报应

    爸爸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她想的那样希望不是吧。可这个叫龙佳的女人寥寥数语,给了她很大的想象空间,这中间也并不排除是对方故意把她往那方面引导着想象,姑且先不去猜测她到底有何居心,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自乱阵脚。

    、10鲜币203.需求强烈的爸爸甜

    爸爸在她心里的位置,不仅仅只定位于爱人,还是离不开的至亲。既然有勇气冒着大不韪要和爸爸永远都在一块儿,甚至就算有着近的不能再近的血缘,爸爸也曾经说过想要和自己有个孩子,话中的情谊绝不是随便胡编乱造的。既然拥有爸爸这份深情,自然也要有所回报,虽然可能不及对方的情重,可也绝不是廉价的。

    爸爸给过自己的承诺,甄欣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相信,即使之前中间夹着大哥二哥也从来都没能越过爸爸的位置。

    可现在呢,她又能说什么。之前就与大哥二哥胡闹,前不久又来了个周卓瑾,昨天居然又挤来了个江晟,自己都没有做到对爸爸身心的忠诚,难道,她还能恬不知耻地反过来要求爸爸对自己一心一意么

    如果自己退一步呢,对爸爸宽容一些,不再去为那些不着边际的事儿胡搅蛮缠。等爸爸一回来,既不吵也不闹,不去翻那些旧账。可这些也都是有条件的,就是爸爸再也不能同外面的女人有任何的牵扯。要是被她发现还跟那些女人不清不楚的,那就别怪她心狠一走了之。

    既然不和爸爸一起了,也不会再和其他任何男人一起,因为满心爱护自己的爸爸都不再值得信任,世界上也不会再有别的男人能够相信了

    除了上面这个,甄欣还做了一个坏道不能再坏的打算。除非是有一天发现爸爸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或者亲口说不再要她了,否则她才不会把完美的爸爸让给那些围在外面窥伺着的饥渴女人。要是因为一些乌七八糟的女人说些不中听的话就轻易相信,和爸爸有了矛盾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想觊觎爸爸,哼,也要你们有那个本事才行否则别怪我先磨死你,让你看得到吃不到嫉妒到死

    “欣儿还在不在欣儿,说话”咬牙切齿的人儿兀自想得入神,却不防,电话彼端传来了男人感低沈的声音。

    终于听到了心心念念的声音,甄欣鼻头开始泛酸,居然没骨气地想哭了。在爸爸看不见的这一头,那着手机也坑不了声,这段日子接连被威胁的胆战心惊,和噩梦般的诱奸,以及之前来自那个陌生女人的危机感,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委屈。

    “爸爸呜呜”过了好久才发出一声戚戚焉的叫唤。

    “怎么了,欣儿怎么听你声音不对劲,是不是在哭呐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被谁欺负了快跟爸爸说──龙佳,我这里还有点事,那件下午再说吧。”爸爸本来还很兴高采烈的声音在听到她的呼喊之后立马转为担心,忙不迭地追问着,同时还不忘把碍眼的某女人给打发走。

    嗯,这个反应说明爸爸还算正常,手脚麻溜地赶走了那个女人。可这也不代表他被彻底排除了嫌疑,试探还是要的,要是真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无论演技再怎么好也总会在微小处露出马脚。

    “欺负我的不是别人,就是爸爸我在这头等你回来,打个电话来想听你的声音却被另外的女人接到,她说你们交情老久了,还听你常常说起我,一大早的听到这么糟心的事儿,我心情能好得起来嘛”甄欣一边泣诉着,一边在心里盘算;要是爸爸真的心里有鬼肯定说起来话也会有不对劲儿的地方,这回可要好好听仔细了。

    “我以为什么呢,就因为这么个事儿,就惹得咱们欣儿哭鼻子了”爸爸的话语没有半分停滞和思考,而是笑得异常畅然磊落,欣儿一颗提起的心,这才略微放落了。

    “哼不管,我要先听爸爸的解释,少来话头来岔我思路。”嘟着嘴不依不挠地让他招供,这还没完呢。

    “欣儿个小磨人,心思就爱歪歪缠,是不是等得急了就爱撒泼了,看我回来怎么拾掇你。”爸爸笑着说话,那话里满满的都是浓浓的暗示,娇蛮如甄欣立马就粉了一张小脸。这可不是因为羞涩弄的,而是真的被说中了,她想爸爸想得慌,自然那方面也念得紧,需要爸爸无人能及的霸道怀抱,想的不得了。

    “都说了别岔我话,爸爸要是再不说清楚和那女的什么关系,我就立马挂机了,然后关机个两三天,让你急死去。”吸了吸堵上的鼻子,抹干了眼角的泪珠子,这下才有了心情大发娇嗔。

    “别,千万别,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十多年前的一些事情要找她核对核对,因为很久没联系好不容易找上了才急着见面的的。”想当然,甄擎自然把话说得一清二楚,大致情况甄欣算是清楚了,说的差不多之后,爸爸的声音却陡然低了下来,好像是外面人听见似的,细了声音给加了一句。

    “欣儿,你这醋可吃得真够冤枉的。为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吃干醋,你看爸爸我像是这么饥不择食的人么,再想要我也宁愿,宁愿对着咱们欣儿的照片自己动手。而且,不管什么女人就算光着身子,躺床上发骚勾引我,我都会不动如山的。没有哪个女人比的上欣儿。欣儿的香甜娇嫩可把爸爸拴得死死地,只有欣儿的娇花儿爸爸才爱摘”

    得了吧,话倒是说得好听极了,爸爸的欲望需求有多强烈,她可清楚得很。这出差在外可是要应酬的,要说如果真有个美艳感的尤物脱光了,都能忍得那还真是不大相信。就算心里头是百分百地爱着自己,偶尔打个野什么的绝对是可能的。

    、9鲜币204.爸爸的棍儿想女儿

    好吧,到此为了。再在这件事上咬着不放的话爸爸肯定会不耐烦的。不是有人说过吗,聪明的女人要懂得睁眼和闭眼。河水太清鱼都没法儿活,将心比心自己要是一个人呆着没人陪,也会闷得慌,爸爸肯定也是有需要的,宽于待己严于律人的事还是要少做些。

    反正人总归是要回来的,等爸爸办完事回来就得安安分分待在她身边,她要好好守着这么个惹眼的大宝贝,哼,任那些女人嫉妒眼馋死。

    “爸爸,欣儿错了,不该不信任你的。我、我想你了”耍泼过后来上一段撒娇,这就是所谓的给一子加颗甜枣的怀柔政策。

    料想着爸爸应该很受用才是,毕竟男人都喜欢听着爱人轻声细语的撒娇,却没想到听到的居然是电话那头忍俊不禁的笑声。

    “欣儿成了,懂得大过后给爸爸吃颗枣了。先头哪一回接电话有这么好声好气的,总埋怨爸爸对你不好,现在呢出现个老女人危机意识立马就觉醒了,也会想法子哄人了。要我说还真该早演上这么一出,悄悄你我哄时的这个甜蜜娇憨哟,差点没把你爸爸我的骨血给化没咯。”爸爸在那头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说。

    爸爸这样一打岔,立马把甄欣还准备刻意讨好的心思打消了,想想也是,怪别扭的。好傻呐,难怪爸爸会觉得好笑,想着刚才那样自己都忍着禁不住笑出了声来,趴在床上的身子也跟着翻了个身,嘶~好痛都忘了满身的青青紫紫了。

    “怎么了欣儿,听着声音明显不对呀。是不是哪儿伤了疼了怎么听着像是痛呼呢,快告诉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了”姜果然还是老的辣,爸爸不愧是爸爸,她自觉那声音一点儿都不大,没想到还是被听了出来而且立马就察觉到是个什么情况。

    满身的青紫,疼是真的疼,可这身疼痛如何来的叫她怎么说得出口总归不能老实巴交地说那是爸爸你不在的时候,欣儿连着被两个无耻下流的家夥给强上了。

    要是知道这回事,依爸爸的子肯定什么都会不管不顾地先回来毙了那两兔崽子。再说,其实心里也恨得不行,可归究底的到底是自己做事不小心才留了把柄给人家要挟,我编好听地说给他听,而且这里面又有着扯不清的亲戚利益关系,撕破脸那是肯定不行的

    “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呀,你看着都多长时间了,我实在是想你了。亏得我在这边为着爸爸受尽了思念的折磨,听别人说要是分隔两地的人想到一块儿了,梦里面也是见得成的。哼,爸爸满身心都铺在工作和别的事上,肯定都没时间想我。要不,怎么就没怎么在梦里遇到过呢”话一开始还只是单纯的为了转移注意力,没想说着说着就较上真儿了。

    “欣儿别难过呀,这边事情没完回不来也让爸爸急上火了。爸爸的棍儿也想极了欣儿,爸爸保证,以后再也不长时间出门了。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咱们欣儿,等事情完了,爸爸要死死黏在欣儿身上,让你不光是梦里睁开眼都能时时刻刻看到爸爸。”谁说只有女人爱听甜言蜜语了,瞧他乖女儿那张小甜嘴,说出来的话就能让他美上一整天。

    “就知道说些好话堵我,不管了,我就当爸爸是说真的,要快些回来呀。”

    “呵呵,爸爸说的当然是真的,我们欣儿的小壶和小娇花儿还等着爸爸回来浇灌呢,要是渴着了那就不美了。”

    甄欣觉得自己真是有些犯贱,爸爸要是没回来吧,就想得不行,现在想到要是等人回来了,又开始忐忑不安了,后面还有一大摊子破事没地方摆呢,周卓瑾那个作死的可不像个好打发的。

    这可怎么好凭着爸爸的敏锐,一回来就肯定能发掘不对劲儿,先头还天真的以为爸爸回来一切都好办了,可现在想想事情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是爸爸知道周卓瑾做的事,说不准还会迁怒到三哥头上,三哥可是一个到底终归就是一个骚字两眼只顾着梦中还自动舔吮着自己手指的女人,周卓瑾被她这番自然流露的娇姿态撩起了中的悸动,一股邪火“蹭”的一声从胯下开始燃烧起来,欲焰烈烈直把他炙烤得呼吸急促。

    这小货的嘴里倒是个好地方,温热紧致,丝毫不逊于下面的嘴,算得上是和湿润又柔软无比的妙处,可怜了胯下的大棍只能让着手指先一步享受到了那种缠绵的销魂滋味儿。周卓瑾看着甄欣犹在吮吸入味的小脸,顿时就不淡定了。人家小狐狸兀自作着自个的美梦,他却孤零零地积着满腔欲火无处发泄,不行可不能便宜了骚狐狸。

    并起两手指玩弄蹂躏她绵软的香舌,让手指头暂时代替的舌头甚至巴先和她亲近亲近,这叫做预热。她的舌头夹包着他的手指,勾缠着他的指尖,像是有一种无形的牵引力在拉拽着他的手指,酥麻的感觉从手指头顺着他的手臂一直延伸到他的脊柱,整个人不由就酥麻了半边身子骨儿。

    、9鲜币206.软的硬的,哪个好吃慎

    忍着头皮发麻的快感,周卓瑾从那含得起劲的小嘴中轻轻抽出了手指。睡迷了眼的甄欣搞不清什么状况,只晓得本来吃得好好的糖居然要被拿走了,吃进嘴里的东西当然不肯吐出来,可那人也是个霸蛮的居然硬是给抽了去。

    不怎么甘愿地撅起着唇,犹在回味的伸出舌头砸吧着,刚刚的滋味可好着呢。甄欣这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叫周卓瑾瞧在眼里,尤其是刚才伸舌转圈的模样尤其让他注目。

    周卓瑾可从不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欲望来了自然是要上的,坐怀不乱什么的通通都是狗屁,及时行乐才是正事。现在是个男人都受不得这小扫货的撩人态,正因为是个响当当的大老爷们所以更应该给点颜色让她瞧瞧。

    叫你独自睡的香,哼压下身子,低下头吻住了那嫩的亮眼唇,她也是识相的懂得自己张开嘴,舌头伸了进去与她的交错缠绕,吻得是汁交融。

    甄欣这头是睡意正浓,犹自睡得起劲,本来肚子就饿了,只要是伸到嘴边来的管他什么都被当成了吃的。刚走了糖,现在来的是什么软软的~口味比刚才的还要好吃些,几乎是周卓瑾的舌头已才一贴上,她就急不可耐地张开了嘴,馋嘴贪吃的舌子在男人唇上探究似的舔了一圈,似乎觉得味道还不错再来就缠住他的舌头兀自贪婪地品尝不肯放了。

    女孩的主动让周卓瑾兴奋得止不住,骚狐狸还是睡着了好,要是醒着绝对不会这么乖,至少就没有现在这么主动。要说周老二刚才还只是半睡半醒的话,现在就是完完全全的神矍铄了。想着上次吻她还被咬得破了皮,周卓瑾决定这次一定要好好吻够本儿,这么想着嘴上的动作也跟着强势起来。

    吻着吻着,男人干脆自动爬上了床。觉得这样还不够亲近,干脆抱了人往床上一躺。然后侧着将她的身子囊括进了怀里,带着热焰的大手已经先一步越过睡裙在腰间游移,描绘了一遍身体的曲线。周卓瑾着火势越烈,倒是被的人儿觉得舒坦,畅快地叹息出声,好眠依旧。

    吻到最后要不是小老二不干了周卓瑾都还不舍得松口,骚狐狸的嘴儿可软绵香甜着呢。看着甄欣那张被浇灌过后散发出惊人妩媚的小脸,周卓瑾愈发觉得这丫头一定是狐狸托身的,睡着了也不忘记勾引献媚。

    大手沿着她腰侧的玲珑曲线轻轻抚,他的嘴唇低低撩拨着她敏感的耳垂,轻柔地舔过她柔嫩肌肤,他的唇到之处如同烈焰燎原,炽热却又让她逃无可逃,惹得甄欣又是一阵难耐的嘤咛。

    轻轻地抚着她被自个儿吻肿的唇瓣,想要肏弄她的想头用一句烂大街的话来说就是欲火焚身,急不可耐了。再忍下去,真对不住自己了“嗦”地一声将她身上裹着的被子掀开,再把那猛地将睡裙捋下一半让饱满的脯裸露着。再解了自己的衬衫,周卓瑾赤裸着在部队里练出来的雄厚硬挺的的膛,往甄欣的娇躯上压了下去,入鼻的幽香皆源于身下这具软馥不可方物的娇美女体。

    爷爷的,多搞几次这条命都会让她勾了去,本来还想白天的事一笔勾销之后再哄着这妞儿好好快活一晚上,没想到话还在嘴里没出口,就被挂了电话。头一次受到这种待遇的周卓瑾只差没气得脑门生烟,正是因为心里头有火才有了这一出夜探香闺,没想到现在什么愤啊怒的都不见了,只有下面的火烧火燎的厉害

    等会儿怎么着要让你吓一跳才好,不然解不了夜下午受的那口鸟气不甚甘愿地埋在她颈间平了平气,周卓瑾恨恨地想着。呼出来的气儿犹自滚烫热烈,热气喷洒在甄欣那细嫩敏感的肤上几乎要灼烧了她。他那强健的肌紧紧挨着她的身体,让她一阵阵颤栗。梦中的甄欣忍不住浅浅一叹,像喝醉酒了一半瘫软了身子。

    男人和女人要看对眼,就像人拿把钥匙去套锁。看你套的那个锁孔大小合不合要上了才知道,合适的套进去也不用费什么劲儿自然能把锁打开,配不上的任你怎么戳也动不了,现在咱们的周少就成了被的锁眼,拿着钥匙就是睡得没心没肺的甄欣。怎么说也公平着呢,谁叫爷们无事爱拿子随便捅人闺女,现在自己的心眼被人捅了都还不自知,活该

    睡得再死咱也不是猪,总该醒的是不,况且那人动作大得很。睁着还困顿着的朦胧睡眼,甄欣因沾着春情而别具韵味的美眸无意中多了惑人的媚意,让身上看着的男人更是血脉贲张,周卓瑾用手紧紧箍住她的身子防止她醒了之后不肯配合,空出一手则捧住她的臀按向自己昂扬的棍,紧紧地抵住。

    不对呀,怎么越来越热了,这感觉怎么那么像甄欣忍不住为自己的想法小小地羞了一下,她还以为是真的在梦里见着了爸爸,可转念一想都没见爸爸人呢怎么就感觉如此真切了疑惑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在闭眼睁眼数次之后看到身上居然真的压了个男人之后,顿时不堪受惊叫出了声:“啊、唔──”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子闯七界杨野的禁脔系列禁地密码灵异追踪阐教玉鼎异界纵横天无不腐之物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性晓薇风流狂医甜味开胃菜/会长的性福盖世英雄阴城五主劫火红莲剑破四方长生史淫虐实验室异武邪尊无敌训练重生之极品大亨蹂躏女刑警无良学生云雨纷纷恶狼嘴里的小白兔长生傲世录情妇与野兽魔术师李丹无解游戏通神塔
  作者:草草鸟事所写的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