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

56-61

    56。(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背后的男人

    “小姐,早上好”

    正在客厅打扫卫生的女佣看见主人从卧室出来,立即停下手头上的活,站起

    身有礼的唤了声。

    而当事人甄欣却香丢了魂似的,没有任何反应,完全沈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看著主人一副失神的模样,女佣尽管担心,但还是自觉地不去打扰。

    “请问小姐要去哪儿有什么能帮著您的吗请尽管吩咐。”刚从里屋出来

    的管家见著她,恭敬的欠身问好,

    可是还没等他说完话,再抬起脸时,她都已经步出门口,踏上庭前的草坪了,

    管家忧心忡忡的看著她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想想还是作罢。

    甄欣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宅子周围,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著眼前青葱绿郁

    的一片,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屋后的绿化带中了。

    周围绿草丛生,只要稍稍抬高视线,便能看见前方的大宅,好不容易寻到这

    么一个颇为清净的地方,索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深吸一口气,鼻尖充斥绿树青

    草的自然芬芳,带给人一种阳光绿色的气息,那是在都市的喧嚣中无法感知得到

    的。

    曲起双腿,一双藕臂将其环抱,瑧首顺势枕在上面,她蜷缩成一团,像极了

    一只无家可归的猫咪,泪眼涟涟引人怜爱。

    “”心里的憋闷让她堵得慌,一腔愁绪无从发泄,平白苦了一张娇俏美

    颜。

    这些天来,她时常在苦恼哥哥们究竟怎么样了,虽然开始她恼恨于他们的专

    制和霸道,但是她又不是白眼狼,哥哥们对她的好她怎么会感受不到,不明白为

    何哥哥们和爸爸非要争锋相对,互为仇敌。夹在他们中间为难的人可是她啊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两张倨傲强势唯我独尊的俊美脸庞,在酸涩的同时也有不

    可否认的微甜。这样犹豫万分的她连自己都忍不住要唾弃

    不得不承认,哥哥们用激烈的手段最终还是成功的在她心里攻占了一些地盘,

    现在的甄欣一颗心不再是满满的只有一个爸爸了。只是,这样真的好吗天知道

    “你先回去吧我想在这儿坐多一会儿,你不用在这儿侯著了。”她没抬头,

    轻声说了句。

    “”没人回答,可是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都说了想一个人静一静,难道你听不懂吗。”思绪被人打断的烦闷,让

    一向恬淡如甄欣也忍不住斥责。

    “告诉其它人,没有重要的事不要随便来打扰我”不住翻个白眼交代下去。

    “”

    为什么她得每天纠结在情情爱爱的事情上,而且他们给她的还是一份惊世骇

    俗到极点的爱情莫非这就是上天刻意给予她的考验,让她如此难以抉择。

    “欣儿。”低沈好听到令人战栗的嗓音响起在她的背后。

    甄欣还未转身看清来人,身子已被拥进温热硬实的膛,一抬脸,红唇失陷,

    被迎面而来的薄唇吻了个正著。

    “唔”惊愕的人儿顿时花容失色。

    挣扎著想要推开他,但男子却不给她机会,收紧双臂揽得更紧,好似要吮尽

    她口中体般的肆情吮吻,舌尖挑起她的舌尖尽情戏弄,直到她气喘吁吁才放开

    她。

    57。游移的心兄妹慎

    看著面前的男人炙热的眼神、完美而无情的薄唇,一股莫名的战栗从甄欣的

    脚底窜起,愣愣的任面前的男人把自己锁在怀中,一双小手只得无力的抵著对方

    健壮的膛,小脸上满是欲言又止

    男人的怀抱,有著她所熟悉的冷峻而邪恶的味道,掠过怀中人儿一双翦瞳里

    的惊喜和挣扎,甄骋心中的怨愤有所消逝,看来欣儿的心里不是没有自己的。定

    定的凝视著她好一会儿,男人邪魅的勾起薄唇,眼中尽是魅惑的笑意。

    “欣儿看见二哥,是不是很高兴呢”

    听著他得意的话语,甄欣并没有回应,心里却是又羞又怒,羞的是男人正好

    说中心里的事,怒的是自己的摇摆不定,意志不坚。

    原本还打算趁著爸爸不注意偷偷找寻哥哥们的下落,以确认他们的安危,现

    在看来一切似乎都用不著她担心,也好,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惹爸爸生气了

    恼怒自己始终都无法真正狠下心来枉顾哥哥们的心意,当初一心逃离欲望的

    囚笼回到爸爸的身边,可是为什么又总是会担心他们的安危,思绪犹如一团乱麻,

    越整越乱

    然而,自怨自艾中的人儿却没有发现自己的一番心思都清楚地写在脸上,眼

    中一直只有她的男人则是被成功的取悦到,感的唇畔泛开迷人的微弯。

    “欣儿,你可知道因为你的一时调皮,哥哥们可就惨了呢这不,大哥现

    在都没办法亲自来见你难道你都不担心的吗”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甄骋深谙这个道理。优雅动听的嗓音,带著哀怨与祈求,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表情,任何一个女子见了,都会无法自持的心软。

    默默地看著他,甄欣没有忽视那黑眸中一闪而逝的光,她明明知道二哥的

    话中的装可怜的成分居多,但是奈何,她偏偏就担心得要命,可是轻易地妥协,

    以后只会让哥哥们更加吃得住她,怎么样也不能轻易给说动了

    “二哥我不会跟你走的更不会去见大哥”捏紧了双手,她眯了

    眯眼眸,轻笑著摇了摇头。

    “是么”看到娇人儿眼里的不为所动,男人嘴角原本的哀怨委屈冷了下

    来,轻哼了一声。

    “该死的你,对我们就这么狠心嗯”

    “”可惜啊,那人儿仍不为所动,一脸淡漠。

    骤然怒不可遏,甄骋将她牢牢的压在怀里,就算已经有仆人准备修剪绿化带,

    仍是狠狠地吻住她的唇瓣,狂热凶猛的舌尖,在她口中放肆地发泄著怒气。

    “不要”二哥难道就不怕死吗,有人在不远处还这么放肆

    担心被人发觉二哥的踪迹会惹怒爸爸,甄欣偏过头想躲开压著她的唇瓣,可

    是脸却被紧紧的扣住,那些暧昧的气息缓缓滑过她的嘴角,慢慢落在她的耳畔,

    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暴露行踪。

    “欣儿,看你还嘴不嘴硬,明明担心得要命,偏偏还要说不好听的话来激怒

    我现在你还能否认,心里一点都不担心我们吗”暧昧地含住她柔嫩的耳

    垂,优雅清冽的嗓音,带著丝丝窃喜。

    “才不是呢”

    盯著二哥那抹得意的窃笑,甄欣睁大了双眼,可是他刚才说的那些邪恶魅语,

    却如温润的泉水般在她心里细细流淌

    “你还不快走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怒斥不正经的男人,可恶。

    “放心吧,难道在欣儿眼里,哥哥们就这么没用吗”慷懒的说著话,然

    后安静的把玩著她耳旁调皮的一绺碎发,好看的眸牢牢地锁著她。

    “大哥呢”犹不放心的低问,没办法,谁叫她担心呢。

    “这次,我们被他整得比较惨聪明如你,应该猜得到我之所以能够出现

    在这里,是因为有大哥的掩护”

    薄唇暧昧的擦过怀中人儿苍白的唇瓣,手指温柔的拂著她柔嫩的小脸蛋儿,

    黑眸灼灼,丝毫没有把受到的刑罚一一透露的打算。

    “好我跟你去看看他”深深吸一口气,一双美眸顿时水雾氤氲,略

    微哽咽的嗓音,渗著浓浓的担忧。

    赶在被人发现之前,甄骋搂过妹妹的腰身,把她怀抱到了不远处停靠的食材

    货运车后座上,偌大的遮棚一罩,把两人密不透风的裹在货运框里

    58。委屈引得泪涟涟

    “啷”一声巨响,闷在房间里的甄帝扫落桌上的所有的物品,见不到她,

    让他失控,而更可气的是自己的受伤生生推迟了计划。

    “谁在外面识相点,都给我滚”察觉到门外的动静,他狂暴地低吼道。

    “”

    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这样的大哥是甄欣从未见过的。唯恐自己的到来会

    更加激怒里面的人,手足无措的她瑟缩了一下,只得向身后的二哥求援。

    “走吧”

    甄骋无奈的看了面前的门一眼,心想大哥这回怎么跟小孩子一样,任谁看也

    看不出里面的人会是那个风神俊朗的甄大少爷吧,瞧瞧,这不连小宝贝都被吓到

    了。

    “别磨蹭了,看不到你,他会更加愤怒。”

    “可是我怕去了会惹他生气。”不知怎么的,莫名的心虚让她说话

    也带嗫嚅。

    “欣儿,剩下的就拜托你了,请务必用你的爱心把野兽变为人类,接下来就

    辛苦你了。”为了缓解她的恐惧,甄骋逗趣道。

    “我”甄欣瞠目结舌。按照二哥的意思,也就是说要她一个人单

    独进去跟暴怒中的大哥独处吗

    “二哥”她再次用小鹿斑比的眼神投向甄骋。

    “欣儿,求你,别抗拒我们,也别抗拒自己,试著接受我们,也许我们不知

    道怎么用正确的方式来表达对你的爱,那也是因为从小被父亲放在训练营长大,

    没有人教我们要如何爱。”

    闻言,甄欣一颤,内心为他的话震撼。再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被二哥推进房

    内,他自己早已不知在什么时候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和沈默不语的甄帝。

    她在沙发上坐下,静静看著背对著自己的男子,抿抿嘴唇,无力的叹口气。

    真的搞不懂眼前是什么情况,大哥是在闹脾气吗他明明受伤了对吧有

    必要发这么大火拿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吗

    “你还来干什么,此时的你不是应该好好在你的好爸爸身边享受疼爱吗。”

    前所未有的恶劣的语气。

    “呃”兀自冥想的甄欣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对面传来的压

    迫感让她兀自发抖。

    “我嗯二哥说你想见我,听说大哥受了伤,所以来看看你,我

    自己也很想来看看你。”意识到自己差点又说错了话,马上改正回来应该还不算

    太晚吧

    “滚”甄帝突然低吼一声。

    “给我滚”实在气不过的男人又重复了一次。

    可恶,本来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儿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可是哪知道她居然只是

    因为骋的提及才来看自己满心的期待被冷水浇熄,这些日子,他们因为她的

    任而受尽折磨,难道她都一丁点儿没有担心过他们吗

    内心被漫天的郁悴和愤怒所掩埋,甄帝背过头尽力压抑自己的暴怒。

    尽管此时的他濒临暴走,但是仍然不愿意看到愤怒的自己伤害到她。他们心

    心念念的满满都是她,可是她呢

    甄欣蹙紧眉心,委屈的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不懂他为何如此暴怒,索

    站起身如他所愿离开,既然他不想看见自己,那她如他所愿离开,省得让他看了

    更加生气

    59。大哥的脆弱

    甄欣径直朝门口走去,就在手碰上门把的瞬间,腰肢被一双大掌从背后握住,

    下一秒娇小的身子被揽进壮的膛,她的心因为她的举动,蓦然加快跳动的速

    率。

    “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男人的话里满是少有的脆弱,叫人如何不去怜

    惜。

    闻言,甄欣一震,为大哥的话,也为此时从未有过的哀求。都是自己的错呢,

    什么时候居然把一向冷静自持的大哥也逼到这种境地了,自己可真够坏的啊

    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并没有抗拒自己的行为,甄帝的双臂收得更紧了,将怀中

    的她搂得紧紧的,俯低头将脸埋进她的颈项深深的呼吸她的气息。

    “欣儿,你知道吗,我好想你。”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可以如此的想念一

    个人。

    虽然早就知道,但甄欣仍然因为大哥的放下身段而满眼泪花,女人都是容易

    被感动的生物,这话一点都没错。

    “大哥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她喃喃低语。

    “可恶。”他又羞又恼。但是面对的人是她,也没有办法。只得低咒一声,

    转过她的身子。

    “我说我好想你,想得不得了,想的都快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呢,偏偏还

    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可我就是犯贱,一看到你,就甜的要命,舍不

    得吼你,生怕你一生气就走人,到时候逼得我不管不顾”他挫败至极的低吼。

    她被吼得有点晕晕乎乎,泛著盈盈水光的美眸睁得圆圆的大大的,被她这副

    无辜的表情给引诱个半死的甄帝俯低头攫住她的唇瓣,狠狠用力的吮弄啃咬。

    “大哥,对不起”除了讷讷的道歉以外,甄欣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来表达心里的难受。

    双手主动环抱著他的身躯,她单纯的想通过这个拥抱,来向大哥证明自己心

    里的愧疚和难受,可是还没来得及更加贴近,主动权早就被等得不耐烦的甄帝夺

    过。

    狂暴的吻势要将她嘴里连同肺部里的空气全部排空。许是吻得太过激烈,以

    至于迷糊如甄欣都隐隐约约尝到了血的腥甜。

    “嗯唔”濒临窒息的人儿只得无力的向始作俑者发出抗议,但

    显然,抗议无效。

    原本挣扎的动作在听见男人微弱的吸气声时逐渐的消停了下来,该死的,她

    怎么可以忘了,大哥的身子受了伤,刚才都没有好好地注意大哥的伤势,被她这

    么一闹,大哥的伤势不会加剧吧

    思及此,甄欣的心硬是被揪得生疼。她真是个扫把星要不是她,原本好好

    的家怎么会弄得一团乱,哥哥们和爸爸也不会闹得这么僵

    乖巧的放弃挣扎,静静的任大哥吻,直到他松开对她红唇的吮弄,改而将她

    的脸紧紧按在他异常不平静的口。

    不知何时,她的手心传来黏腻的感觉,加之愈发浓厚的血腥味,猛然低头,

    自己的掌心已然一片猩红。

    那鲜红的颜色晃得人一阵心悸,甄欣不禁呼吸一窒,鼻头一酸,原本摇摇欲

    坠泪滴顿时夺眶而出。

    察觉到口传来的湿意,甄帝知道,自己的宝贝蛋儿又掉金豆子了。他并没

    有如往常那样温柔细语的去劝慰。这一次,他只想放任自己做一个自私的男人,

    而不是一个温柔的兄长。他想做的是好好地品味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哭泣的滋味。

    “”她默默地哭泣,只觉得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心里发了酵。

    “”甄帝也由著自己的衣服被怀中的人儿弄的越来越湿,只是静静的揽

    著她,她既不言,他也不语。

    60受伤后依旧坚挺

    “宝贝也会担心我吗”甄帝以食指挑起她的下颚,定定的望进她的眼眸深

    处。

    “废话当然会咩”讷讷的开口,随即又羞涩的敛了敛眼眸,不

    太自然的闪躲他噬人的凝视。

    闻言,甄帝眼眸一黯,打横抱起面前的人儿,举步来到床边。

    “呃大哥”搞不清楚状况的人儿有点犯晕。

    错愕的甄欣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处于床上了,慌乱的她想要跳下床,却在

    下一秒被揽回甄帝的怀中,整个人被牢牢地禁锢住。

    原本还想反抗的甄欣,目光在触及男人腰侧被血丝浸透的布料时呆愣住了,

    随即愤怒涌上水嫩的眸子。

    “大哥难道疯了不成,你不要命了吗放开我,你现在需要包扎。”不敢太

    用力动作过大的挣扎,只能皱著眉低喊。

    “别动,让我好好感受一下你的存在。”他紧紧抱著她,声音轻轻柔柔的,

    却带著浓浓的祈求意味。

    “”她安静下来,静静的任他抱著,因为她也想念他的温暖。

    “啪”的一声微响,室内由白天顿时进入黑夜。

    房间内漆黑一片,沈寂的暗黑中只听得到甄帝略沈的呼吸声,以及甄欣自己

    才听得到的怦怦心跳声。

    “我好嫉妒父亲,不是因为他的地位和权势,而是”若有所指的看著她,

    他没有把话说完。

    甄欣的心头因为他的话萦绕著百般滋味,但不可否认其中窃喜甜蜜的成分居

    多。

    “好失败,如果一开始就把我的心意传达给你知道,如果分分秒秒陪伴你的

    人的是我,如果你的第一个男人是我,那么,在你心中会不会满满的都是我”

    没有来的,她能清晰的读懂他心里的难过与愤懑。

    一直以来,或许她内心是真的潜意识的在抗拒与哥哥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

    关系,只因为,她深深明白,一旦这样下去,只会把整个家都弄乱。

    她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她害怕与哥哥们这样下去不只连身子,时间久了,

    连心也会不自禁的沦陷下去。

    她还害怕万一有一天,哥哥们玩腻她了,或者是爸爸不要她了,到了那个时

    候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绝望。

    “可不可以,请你公平一点,不要漠视我们的心意”

    “”她怔住。

    “不要离开我,好吗”见她仍是不语,他有些急了,想做些什么以便确

    认她的存在。

    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舌,吞噬著她微弱的呼吸,紧紧的箍著她的身体,仿佛

    想要将她揉进他的体内般,轻柔但狂热地辗转吻著她。

    一把攥住她的纤腰,脸上泛著一丝脆弱跟痛楚,一滴晶莹的汗珠从他瓷白的

    脸上滑落,直直的盯著眼前的人儿,急促的喘,透著浓浓的欲望。

    带著掠夺的深吻,让甄欣隐隐地觉得害怕,男人渐渐变得激烈而狂野的抚,

    让她想闪躲却又怕触到他的伤口。

    被吸得刺痛的粉舌,弱弱地在男人的口中求饶,小脸想要躲闪,却被身上的

    男人揽紧了头部让她移动不了分毫。

    感受到她无力的娇吟,狂野的吻,慢慢放缓,如最柔软的羽毛,轻点她的嘴

    角,嘴边的笑,有著绝望有著无悔

    61。攻“欣”计兄妹

    “欣儿我想要你的爱即使要死也想真真切切感受一次被你爱的

    滋味”

    听到男人悲伤的音调,甄欣情不自禁的抚上他脆弱的容颜,吻上他漆黑深情

    的墨眸。为什么平时那么优雅出尘的男人,竟然会为了她变得如此的患得患失呢

    “大哥,你的伤口裂开了,来,让我为你重新包扎好,再好好的睡一觉好吗。”

    轻声细语只为眼前的这个大小孩能乖乖听话。

    “不要,只要一睡著了,你就会走的。”不依不饶,他就是害怕失去她。

    受不得他痛苦的样子,没办法,她在床头柜里找到医药箱,小心翼翼的拆开

    他腰侧已然鲜红的绷带,再用轻柔的力道谨慎的把伤口消过毒,只是那些宛如刻

    在他身子上斑驳的口子竟会让她揪疼得掉泪。

    “欣儿我好冷能不能抱著我”他继续哀求。

    “大哥你发烧了,冷静一点,别乱动不然伤口又会裂开的。”担心

    他因为伤口裂开而发炎,忧心忡忡的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无法对他设防。

    无视她好心的安抚,他的身子偏要一次次的粘上来,看著他朦胧涣散的温润

    眼眸,偏生她又无法狠下心来把他推开。

    “帮我”

    “等等衣服别脱啊会著凉的”天哪终究还是太迟了呢,大哥竟

    然把自己脱了个一干二净,这可怎么是好呢。

    “欣儿你好暖”满足的感受著怀中的娇软,甄帝只觉得自己的心终

    于回到了归属的地方。

    男女暧昧纠缠的躯体,点点轻声细语,是不是的温润眼神交流所有的一

    切都为卧室里的气氛打上了旖旎的记号。

    “大哥先把手移开行么”过于亲密的接触,让她几乎被他的气息灼

    烧。

    “不行你会逃走”哼,就不放

    被他一双没有焦离的黑眸水润的盯著,甄欣竭力的想保持著镇定,而身为伤

    患的男人,很是自觉地把手滑入怀中人儿的衣服里,然后慢慢的点点沿著她的手

    臂往上,直到把她紧紧地禁锢于怀中。

    “我好冷”所以哇,她必须得乖乖的给他抱

    “”既然冷,为什么又要把衣服脱掉,而且明明都那么滚烫。

    在甄欣的记忆中,从小到大两位哥哥都没有向她撒过娇。强壮的身子,更是

    从来都没有病过,面对著眼前缠人的大哥,她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好。

    “欣儿帮大哥大哥好冷”他的唇更是不由自主的在她的肌肤上

    寻求著温暖的慰藉。

    紧紧地缠著她的身体,如玄铁般灼热,粘著她不放的男人睁著一双迷离的黑

    眸,高挺的鼻尖不断的在她的前和颈侧轻磨。

    “啊大哥不可以”她惊呼。

    一再的后退,可是男的躯体却是不断的逼近,退无可退,甄欣只得被堵死

    在结实的膛和身后的大床之间。

    “可恶欣儿为什么不理大哥”他哀怨的控诉。

    “哪有我才没有不理呢”丝毫没有底气的辩驳。

    被甄帝健壮的身子如蛇一般的死死缠住,身体之间的摩擦,使得她的整个脸

    孔都涨红了起来,身体蹿升而起的热流,声音也开始因为底气不足而微微的发颤。

    因异常灼热的体温而通红的俊脸,汗湿的漆黑发丝黏在玉白的额际,平添了

    几分诱人的魅色,半压著甄欣的身体,开始在她身上诱人的扭动,黏腻的汗,

    更是有种别样的暧昧

    各位宝贝,因为差点被哥哥发现码字,所以“爸爸哥哥”以前那些露骨标题的章节是不能见人滴~但是各位宝贝可不能受委屈,所以瓦,小草把前面的61章整合成一个超长的章节~~

    足足有近7w字哦~~onno~~希望大家理解和稀饭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子闯七界杨野的禁脔系列禁地密码灵异追踪阐教玉鼎异界纵横天无不腐之物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性晓薇风流狂医甜味开胃菜/会长的性福盖世英雄阴城五主劫火红莲剑破四方长生史淫虐实验室异武邪尊无敌训练重生之极品大亨蹂躏女刑警无良学生云雨纷纷恶狼嘴里的小白兔长生傲世录情妇与野兽魔术师李丹无解游戏通神塔
  作者:草草鸟事所写的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被豢养的罂粟(爸爸哥哥,不要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