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绝色肉欲

第十六章

    后庭开花花不发

    由于肛门内入了我的大阳具,撕裂般的痛楚,灵雨忍不住大声惨叫。(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xs.

    灵雨表情痛苦的大叫:「啊求求你快拔出来......求求你......唔」

    灵雨惨叫声中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口,用灵活的舌尖挑逗着她的嫩舌,上下翻腾触动她口内的感带,也因我在她肛门内的阳具不再挺动,她渐渐软化在我激情的拥吻中。

    灵雨的嫩舌与我的舌尖开始相互纠缠,她口内涌出了大量的津灌入我口中,美女的香津如蜜汁甘露,我一滴不剩的吞入腹中。热吻使灵雨快要窒息,她扭头喘气,脸颊紽红,深邃迷人的美眸中闪动着激情的泪光。

    我深情的注视着她,温柔的说:「我们的体结合的好紧」

    灵雨羞怒的说:「谁跟你体结合了」

    她愤怒的开口,牵动了肛门内的壁蠕动收缩,像一双嫩手将我的阳具紧紧的握住,要不是我有防备,只怕这时就要喷而出了。

    我深吸一口气,微微的笑着:「我的巴跟妳的肛门在一起,这不叫体结合叫什么」

    灵雨羞怒:「你为什么要讲得那么难听」

    我死皮赖脸的说:「妳要不要看一下」

    我抬起下身,灵雨基于好奇忍不住抬起头朝胯下看去,只见她粉嫩雪白的胯间,一丛被浸得湿透的浓黑毛下是花瓣微开的粉红色缝,再下面离缝不到一寸处,有一大在她的菊门内。看着菊门一圈圈褐中带红的嫩将那大咬得那么紧,灵雨脸颊上又出现了红云。

    灵雨不敢再看:「丑死了哎」

    我轻轻挺动一下阳具,灵雨又叫痛起来。

    灵雨楚楚可怜的说:「好痛你能不能不要动」

    我微笑:「好我就不动,可是不动我就不出来,妳跟我就这个样在一起,等到明天早上公司的人来上班,看到我跟妳套的连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

    灵雨大叫:「不要」

    这时旁边传来金敏的笑声:「你好坏」

    金敏贴到我身边,弹十足的34d房揉磨着我的右,使我在灵雨肛门内的阳具挺动了一下。

    灵雨轻哼一声:「痛你别动」

    金敏伸出柔软的舌头在我口内缠动了一下说:「好哥哥我相信灵雨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你就别为难她了,我现在好想......」

    金敏抓着我的手去她的胯下,湿淋淋,黏糊糊的。

    「好我听妳的,不为难她,我来妳的美,帮妳解决」

    我说着就要抽出在灵雨菊门内的阳具,不出所料,灵雨被我与金敏的对话,刺激得果然将她那双粉嫩修长的美腿抬起来缠住了我的腰,匀称的小腿紧压着我的臀部,不让我抽出阳具。

    我故作惊讶的说:「怎么了妳不是一直要我拔出来为什么又不让我拔呢」

    灵雨脸颊羞红,不敢看我:「你动我就会痛」

    金敏晶莹的大眼一闪,媚笑着说:「好哥哥你就帮她加一点润滑剂嘛」

    我笑着:「还是妳聪明」

    我说着就趴下身将我的嘴含住了灵雨的尖,用舌尖逗弄着尖上那粒已经变硬的嫩葡萄。

    灵雨受不住挑逗,美眸中一片迷蒙,额头见汗,开始轻哼喘气。这时金敏的手伸入我与灵雨的胯下,指尖在她核上揉动着,在灵雨的哼叫声中,我感觉到一股热流由她的包子美中流出来,顺着股沟流在我的阳具与她菊门紧密相连处。我立即趁着她湿滑的挺动阳具在她的菊门内抽。

    灵雨又痛叫起来:「哎呀唔」

    灵雨才张口叫,我的唇就堵住了她的嘴,在她唔唔连声中,我开始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菊门进出抽着。这时壮的阳具像唧筒般将她涌出来湿滑的挤入她的菊门,菊门内有了的润滑,抽起来方便了许多,只闻「噗哧」

    声不绝于耳。

    抽带动我的耻骨与灵雨贲起的美大力的撞击着,我不时扭腰用耻骨在她的核芽上磨转,刺激得灵雨开始呻吟出声。

    灵雨大声的呻吟:「哦我好难受......哦你别再折磨我了......哦啊......」

    在灵雨的呻吟中,她那似乎永不止息的一股一股的涌出,流到菊门口,果然起了助滑作用,我感觉阳具在一个火热的洞里,洞内肠壁的强烈蠕动收缩,那种快感,与户美的滋味又自不同,似乎更紧凑些。

    灵雨被得左右甩着头,秀发飞扬中她大叫着:「不要了,不要了,我受不了,我里面好痒......我好难受......哎哦......」

    我贴着她耳边说:「让我的巴妳的道,就能帮妳止痒」

    灵雨听到我说的话,立即用手盖住她的包子美,大力摇头:「不行你要是敢我那里,我就死给你看」

    没想到她到这时,还口口声声不让我她的,想到她一心要保持着处女之身去给周董那凯子儿子开苞当周家媳妇,我就一肚子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到肛门了,先好好享受再说,于是开始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的肛门内不停的进出。

    我的大头冠在进出中不停的刮着灵雨菊门内大肠壁的嫩,或许是另类的快感,使得灵雨呻吟大叫。

    我俯身含住灵雨的一粒因充血而硬挺勃起、娇小嫣红的可爱头,用舌头轻轻卷住灵雨那娇羞怯怯的柔嫩头一阵狂吮,他一只手握住灵雨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揉搓起来。

    灵雨喘息重的叫着:「快点......用力......好舒服......我里面好热喔......哦啊」善体人意的金敏适时来助兴,我感觉到她柔滑充满弹的38d或e的房贴上了我的腰背,她赤裸的身子这时贴在我背上,我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位美女上下夹在中间,与的厮磨,我全身畅快得要抽搐了。

    金敏将我的头扳向后,用她的柔唇吸住我的嘴,她柔滑的舌头在我口中绞动着,一股股灌入口中的甜美香津助长了我的,壮的阳具更快速的在灵雨的菊门中进出。

    灵雨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紧缠着我的腿弯,下体大力的向上挺动,迎合着我对她菊门的抽,一股股的蜜冲由她的美中涌出,将我俩的胯下弄得湿滑无比。

    我的耻骨撞击着她贲起的包子,阳具像活塞般快速进出着她的菊门,发出,「啪」「噗哧」「啪」「噗哧」的美妙乐章。

    灵雨大叫着:「啊好美雪......」

    灵雨叫着突然伸手将扭头与金敏四唇相吸深吻的我扳回来,张开她柔嫩的唇就咬住了我的嘴,嫩滑的舌尖伸入我口中翻腾绞缠,美女的主动使我更力亢奋,下身挺动的壮阳具在她菊门内的进出已近白热化,与的磨擦使两人的生殖器都热烫无比。

    灵雨艳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住我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我的肌里。我那壮无比的阳具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狭窄的娇小菊门,我的耸动抽越来越剧烈,我那浑圆硕大的滚烫头越来越深入灵雨那火热深遽的幽暗菊蕾内。

    压在我背上的金敏也大力的挺动着她多毛的户完转身就走,叩叩叩的高跟鞋声像一大冰敲着我的头部,当我回过神来,她美好的身影已经隐入大门中。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不再出现在灵雨的眼前,金敏则因为她的新婚老公,我的好同学书呆子袁万里已经出差回来了,要我别暂时别跟她连络。

    要说我会放弃灵雨这个大美女,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一个礼拜未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却不知我在工地办公室内架了一座高倍度望远镜,每天早上看着她由公车上下来,走过我们工地时都忍不住瞄工地一眼,美目盼兮间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幽怨,哼对付这种拜金义又心高气傲的女人,就要把她的狗屁自尊踩在脚底下,像工地的打桩机一样压得粉碎。

    转眼又到了周末,一个礼拜不知味的大阳具又开始不安份了,以往要开一个处女,从来没有超过一个礼拜。现在已经第十一天了,只玩到灵雨的菊门,今天要是再不将灵雨的处女开苞,我就别混了。

    下班时间,我架起了望远镜,对准了灵雨公司的办公大楼大门口,只见到下班后的男女匆匆的走出大门,似乎恨不得甩掉办公室内的一切狗屁倒灶事,痛快的去渡一个假期。

    哈我看到了金敏走出大楼门口,她今天穿着一身淡鹅黄的套装,高耸的脯呼之欲出,足蹬淡黄色高跟鞋,称出她那双修长的美腿特别的柔腻,想到那双美腿像八爪鱼一样缠绕我腰间的快美,我胯下的阳具已经悄然抬头了。

    金敏来到人行道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不时转头瞧我们工地,晶莹剔透的眼神中带着一份无奈的渴求,我拿起手机正想拨给她之时,一辆车子停在她面前,是书呆子老公来接她了,我惋惜的放下了手机,金敏在上车前再度转头望了我们工地一眼,我想她心里恨不得我的大阳具现在能出现在她的胯下。

    奇怪人都走光了,灵雨怎么还不出现哦来了不对这个女人的身材相貌只是像灵雨而已,但也太像了点吧哈是......是灵珊居然是灵雨那位在她们家里被我干得人仰马翻的姊姊灵珊,她来灵雨办公室干什么

    灵珊今天穿着白色的百折及膝裙,白色圆领上衣,柔媚的大眼转动间像深潭的水波荡漾,与灵雨般迷人的脸孔似乎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妩媚风韵。

    前那对与金敏差不多大小的房随着走动上下摇晃着,纤腰上束着一条米色腰带,将她葫芦形的身材称得更曲线玲珑,透明丝袜将她雪白匀称的小腿称得更加修长,米色高跟鞋在人行道上风姿绰约的走着。

    唉灵珊,其实妳的条件并不输妹妹灵雨,可惜的是我对妳妹妹灵雨有一份莫名其妙的迷思,否则......唉

    灵珊来到公车站候车,眉稍眼角有一丝哀愁,突然轻皱一下眉,有人碰了她丰美娇翘的臀部一下,转头看到身旁多了一个戴眼镜长得抱歉非凡的矮子,哈

    是久违的眼镜男,他可真有眼光,上回差一点把他那短小的丑玩意儿入灵雨的美,现在竟然打起姊姊灵珊的主意来了。

    公车站上站满了候车的上班族,灵珊身子往旁挪了一下,眼镜男看着别处,那矮小的身子却准确的又靠近了灵珊的身边,右手肘有意无意的磨擦着灵珊的美臀,灵珊避无可避,文静的她又不敢直叱眼镜男,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轻轿车停在公车站灵珊的面前。

    我按下电动车窗,对灵珊微笑:「灵珊好久不见了,要上哪儿去我带妳去」

    灵珊没想到我在这个当口出现,动人的大眼闪着惊讶,张口微摇头正想拒绝,眼角瞥到眼镜男,臀部股间还有那黑短的手肘在那儿厮磨。

    灵珊不知所措:「哦是你......我......」

    我再度温柔一笑,推开车门:「上车吧」

    灵珊急欲摆脱眼镜男,无奈的上了我的车。

    后面已经响起到站公车的喇叭声,我立即一踩油门离开了公车站。

    坐在前座的灵珊白色的裙摆处露出了圆润的膝头,她用手将及膝裙往前拉,制止了我的贼眼,转头看着我。

    她一脸怀疑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是不是跟踪我」

    我淡笑着:「我才没那个闲功夫跟踪人,像妳这种美女站在车站那堆人中,像鹤立鸭群,谁都看得到」

    灵珊气闷的嘀咕一声,看到我车内的豪华。

    她一脸不信的又看向我:「一个帮花店送花的人,怎么能开这么好的车」

    我耸耸肩:「妳就当我是花店的老板好了」

    她又闷哼一声:「你没有一句真话,送我回去」

    我将车来个大拐弯,开向建国南北高架桥。

    灵珊着急的问:「你要到那里去」

    我嘻皮笑脸的说:「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到郊外逛逛嘛......灵珊生气了:「你停车,放我下车」

    我安慰她:「妳怕什么怕我再勾引妳上床」

    她气呼呼:「你再说上回是我......」是我什么她说不下去了,两条大腿不自在的扭动,鼓起裙摆,我胯下的大阳具要忍不住了。

    我把着方向盘将车加速上了建国南北路高架桥,往外双溪方向开去。灵珊看着车子在高架桥上飞驰,一时紧张,手抓紧了车门上的吊环。

    灵珊紧张的说:「你到底要把我戴到什么也方去」

    我抓住灵珊柔嫩的手:「别怕别怕,我如果对妳有不良企图,为什么不带妳上宾馆,往郊外去干什么」

    她白皙的脸上抹了一层胭脂似的,低低的说:「到郊外一样可以不干好事儿」

    哈这个小女人的话倒提醒了我,到郊外一样可以不干好事儿

    我脑海里飞快打着主意,脚在油门上用力一踩,车子加速往郊外驰去。

    我带着灵珊的车子下了高架桥,开到圆山饭店的路上,正值下班适种时间,往士林方向正在大堵车,我将车速缓了下来,我将车头转向大种直方向,往自强隧道开去。

    「你要到哪儿去」灵珊紧张兮兮的问。

    「还没想好」我转头看灵珊,她回避着我的眼神,我又说:「汉好久没看到妳,很想妳......」

    「你想的不是我,你只是想那个......」她脸颊紽红的说。

    「不管我想这个还是那个,反正我想的是跟妳那个......」我看着怂热她柔婉妩媚又娇羞的表情,实在是心痒难熬,忍不住伸手放在她露出热父裙摆圆润光滑的膝头,除着薄薄的透明丝袜,有另一种难以言喻的快父感。

    「你不要这样......」她欲推开我的手,却被我一把抓住她柔腻的行小手。

    「妳不想吗」我笑咪咪的看着她。

    她摇摇头说:「不想,上次是被你强逼的......」

    「呵呵强迫还做了两次,如果不强迫那不一百次了......」

    「你再说」

    「不说就不说,等一下我们做了也不说......」

    她生气了,「你别这么过份......」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手机。

    #「喂」她对我比一个禁声的手式,紧张的对手机说话:「灵雨#我没有要去哪儿啊」

    创哈原来是她妹妹,那位让我朝思暮想干入她包子美的聂灵雨创打来的。

    「没有啊我没有跟谁在一起啊」看到灵珊紧张的表情,可能适是灵雨在质问她。

    这时车子进入了往外双溪的自强隧道,隧道内车流多些,我减缓亮#了速度,在隧道内暗淡的灯光下,我的手趁灵珊讲手机不注意的时候#鬃,突然探入她的裙内,直入大腿部的跨间,灵珊立即用另一只手压鬃住我隔着丝袜盖在她贲起的阜上的手,不让我再越雷池一步。

    她瞪我一眼:「你别......」立即又紧张的对手机说:「没有,我妹没说什么啊我没有跟谁在一起......什么妳看到了什么」

    哦难道聂灵雨看到我接走了灵珊。当此之时,管她的,我被灵缮揪珊压制在她大腿部的手扭动着继续往阜里探,哇似乎到了柔揪卷的毛,湿湿粘粘的,怎么回事有水流出来啊她没穿内裤

    我看向脸红如晚霞的灵珊,她喘着气娇羞无限。

    电话那头的灵雨好像生气了,「没有啊我没跟那个人在一起

    我隔着透明裤袜揉动着灵珊的核,她的泛滥了,弄得我手适湿糊糊的。

    「呃......呃......我......我没在干什么......我没有喘气啊......我真档哪的没有跟那个人在一起......灵雨妳听我说......灵......」灵珊一脸懊哪恼,好像被灵雨挂了电话,她紧张的看着我。

    「我妹妹看到你把我带走,她说如果你不把我带回去,她要报警#」

    这个聂灵雨,来真的我的手还在灵珊湿透的跨下揉动着,她被挝我揉得轻哼出声。

    「呃你快点送我回去......呃啊......」

    「让她去报警好了,妳跟我都是成年男女,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警察能拿我们怎么样」我心中有气的说着。

    「谁跟你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呃......哼...我们才第二次见面...你别这样......啊呃......」

    鬃嘿又是她的口头语,我们才第二次见面,第二次见面又怎么样老鬃鬃子第一次跟妳见面就肏了妳的美,这第二次还会放过吗我脑袋里鬃怂转着天下男人一般样的龌龊念头,不管三七二十一,中指用力戳破了怂种她的透明薄纱裤袜,指尖入了她那被弄得湿滑无比的粉嫩道种中抠弄着。

    「呃你好坏......别......呃啊......送我回去,我妹真的会报警的......哦......」灵珊被我抠得额头见汗,身躯颤抖。

    这时车子已经过了自强隧道,我在至善路的红绿灯口右转,一踩佑鬃油门,车子加速往内双溪山内开去,在灵珊道中的手指可也没闲鬃靠着,在她湿滑的道中进出抽着,一阵阵的涌了出来,将她的靠跨间弄得粘糊糊湿淋淋的。

    灵珊已经被我弄得全身瘫软的靠在椅背上,两眼迷蒙,喘着气。

    「你要带我到那里去我妹真的会报警的......」

    「妳放心啦妳妹妹那种死要面子的人不会去报警的,我们打佑又不犯法............」我边说边用在她道内的中指加速抽。

    「呃啊轻点......谁要跟你打...我们才第二次见面...你......呃鬃......」灵珊眯着眼睛喘着气,她的生理上已经屈服,心理上还在挣扎鬃着。

    这时车子已经开入了内双溪明德乐园旁的xx宾馆停车场,我将吵档车停了下来,这时才将在灵珊道中的中指抽了出来,她两夹艳红档的睁开眼来看着陌生的环境。

    「这是哪里」她怔怔的问着。

    「这是台北市风景最好的宾馆」我先下了车,帮她打开车门。

    「下车吧」

    「哦我......」她伸了一腿跨下车,又迟疑着,那种姿势,将她哪那浑圆修长的美腿由及膝的裙摆间若隐若现,看了令人血脉贲张。

    她看到我的眼神盯着她大腿开叉处,害羞的去拉裙子,没等她拉汉好,就被我拉出了车外关上车门。

    「你干什么嘛我不要进去......」在我向宾馆柜台小姐拿了房间栽钥匙,将她拥到房间门口时,她还这么说。

    「妳不进去难道要跟我在走廊上表演」我边说边拿钥匙开了房妹门,另一手又去掀她裙子。

    「讨厌把人家带到这种地方来......」她打开我的手,闪避间快膊步走入了房间。

    我关上房门,转身看到她背对着我站在大窗前看着窗外的溪流树亮父林,阿娜多姿的背影,裙下露出一双雪白匀称的小腿,称着脚下的细父高跟鞋,显得更加修长动人。

    我缓缓走到她身后,两手伸到她前轻轻握住了她34d的房#热,缓缓揉动着,她轻哼了一声,头向后仰靠在我的脸上,我感受到她热缮如涂了胭脂的两颊传到我脸颊上的热气,我将她的头扳侧转向我,吻缮上了她柔软的唇。

    室内一片寂静,只有我们唇齿交接的渍渍声,我们相互交换吸啜鬃膊着对方口中的津,我跨下那箭拔弩张的已经硬挺大阳具女人天生就会吹牛天才,这话果然不错,她在被我肏得欲仙欲死的适挝时候,还能立刻编出一套说词,真服了她。想到灵雨如此紧迫盯人,挝屯我不禁气上心头,将原本已连得够紧蜜的生殖器再用力的一顶,大屯头再度深入的吻到她的子花蕊。

    「呃啊......」她的叫声大概被妹妹灵雨听到了,质问她什么,她亮技立刻若无其事的说:「我没在干嘛丫呃啊......我不是跟妳说我在回技家的车上吗呃啊......呃......」

    她越这么说,我干得越起劲,两手扶着她柔嫩富有弹的臀部,浇靠将壮的大阳具在她柔嫩的美中快速的抽着,由我的视线,可以靠妹看见她的唇花瓣随着我阳具的进出抽送翻进翻出的,此情此景,美妹妙绝伦。

    灵珊这时被我强猛的抽送,柔嫩的道壁突然开始急剧的收缩,佑与我下体相贴的两条美腿也开始抽搐,花蕊中喷出热烫的,一波乙一波的高潮不停的涌现,手机虽然还贴在耳边,情绪却再也控制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

    「呃啊用力......没我没在干嘛啊......呃......又来了......灵雨#我真的没有在干什么......我没在做爱,妳别想太多......呃啊......我......我......呃......舒服」

    一波的高潮使得灵珊语无伦次,我抢过她的手机,将手机放在她佑膊与我交合的股间,将我与她生殖器交合的「噗哧噗哧噗哧」声膊播放给手机那头的妹妹灵雨听。

    「哎啊你别这样,我妹妹会把我赶出她家的......呃用力顶,佑又来了......」

    我下体继续顶撞着灵珊的股间,将手机放到自己耳边细听,只听档到灵雨在手机那头叫着。

    「姊妳别解释了,我知道妳正在跟那个人做爱,妳好无耻我乙要告诉妈......」

    听到这里,我将手机放到窗台上,开始大力的干灵珊。灵珊这时乙鬃已经完全陷入高潮的激情中,不再理会什么手机电话,两手向后扶抓鬃着我的下体,要我用力她。

    佑「呃用力就这样,顶在那里......快顶......呃好舒服......我佑又来了......又来了......啊......呃......舒服......你好......呃啊......啊......抱紧我......用力干......呃啊用力干我......」

    舷这时灵珊已陷入疯狂,长发甩动着,发丝拂过我的脸孔,阵阵幽舷鬃香吸入我的鼻中,下体她的道猛烈的收缩蠕动,强力的吸吮着我鬃挝壮的阳具,花蕊中一股股浓烫的不停的浇在我头的马眼上,使挝排我的亢奋达到极处,但觉头一阵麻痒,我再也把持不住关,一股排浓稠的白阳喷入了灵珊子花蕊深处,烫得她大叫起来。

    「啊你了......好舒服......顶住别拔出来......我喜欢你肏我...啊......」

    我抱紧了妩媚迷人的灵珊,将我跟她的下体贴得蜜实得一点缝隙抖鬃都没有,她主动转过头来与我接吻,柔软嫩滑的舌尖在我的口内绞动鬃着,香甘的玉露灌入我的口中,香甜无比。

    我边与灵珊深吻着,同时睁眼瞄着放在窗台上她的手机,不知道怂怂她妹妹灵雨由手机中听到灵珊跟我叫出的声浪语,是不是也让怂她的跨下湿淋淋了。

绝色肉欲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绝色肉欲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绝色肉欲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她有男人三四个帝姬:凤栖铜雀台姐姐请你温柔一点女扮男装坐江山神仙潜规则地下情药窕淑女短篇辣文合集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
  作者:不详所写的绝色肉欲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绝色肉欲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