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

章节目录 239.第二百三十六章 以牙还牙

    愛丝茉脚步轻盈地走进了学校,她的心情异常好,那个女人已经三天没来上学了,相信很快,这个威胁到她的人就将彻底从她的身边消失,就算那个女人找到了证据那又怎么样?没有人相信她!哈哈,愛丝茉真的想仰天长笑,这也要感谢那个女人自身就有一堆的小辫子可抓啊,不然这次或许还没那么容易解决呢,只可惜,她做的事还有一个女人知道——伊莎贝拉!想到伊莎贝拉那仿佛洞悉了一切的了然眼神,愛丝茉就恨的想咬牙,可是,伊莎贝拉不同,她对付不了,就算她傍的好几个金主都身份地位不小,但依旧无法和杰卡安达的一把手市长的女儿去较劲,好在,这件事上,伊莎贝拉除了宣布赛璐璐的无辜,看着并没有多事的打算,愛丝茉才就算心里不得劲,也只能强忍下来,甚至为了避风头,这几天金主召唤她,她都以各种理由委婉推拒了。(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ORg)

    不过,偶尔吊一吊金主的胃口是可以,但久了,就怕那些人失了兴趣,再不来找她了,她还有很多想买的东西呢,啊,所以说,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滚蛋呢?到底在坚持个什么劲,都人人喊打了,居然还死赖着不退学,愛丝茉满腹怨气,心底不满地抱怨着。

    她有些心疼地撩了把自己的长发,摸了摸脸,这几天没钱去做美容,感觉她的头发和皮肤的柔滑度都下降了,愛丝茉边走边自怜,耳边却传来了一些细碎的窃窃私语。

    “喂,你看,是不是她?”

    “是她吧?公告栏上的人···”

    “虽然照片上化着很浓的妆,但,是她!五官一模一样。”

    “你看见那些照片了吧,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真的和我们同龄吗?女支女都没她放得开吧。”

    这熟悉的窃窃私语让愛丝茉还以为是那女人来上学了,她带着得意和落井下石的心态抬起了头,已经做好了嘲讽的准备,结果却发觉,没有那个女人,所有人都在看她,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低声地交头接耳着,那姿态和眼神中泄露出的光芒,愛丝茉很熟悉,分明是之前他们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厌恶、不屑和轻视。

    愛丝茉浑身僵硬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要这么看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愛丝茉心头产生了巨大的恐慌,那些闲言碎语更是如同高音喇叭般一一钻入了她的耳朵。

    “没看出来啊,平时就觉得张扬了点,老是炫耀自己有钱似地天天戴名牌。”

    “还说是家里有钱,结果谁也不知道她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装的像回事,原来根本是援交得来的钱啊~”

    “我们学校这是怎么了?上次才···,这次又···,嗐,让人都没法说下去!”

    “这次比上次更夸张好吗!太淫、荡了,虽然照片上重要部位被打了马赛克,但那脸可是一点都没遮啊,好几个不同的男人啊,玩的姿势那叫夸张······”

    愛丝茉颤抖了起来,照片?什么照片?她承受着所有人简直如看垃圾和恶心事物的眼光,简直要发狂了,不会的,不会的,她的事不可能爆出来的,她这么注意掩藏自己,根本不可能留下什么证据,愛丝茉疯了一般跑了起来,心心念念地喊着不可能。

    公告栏前,和几天前的情景如出一撤,除了这次的主角换成了她,愛丝茉浑身发凉步履蹒跚地从那些如流水般分开的人群里走过,站到了公告栏前,才抬头看了一眼,她就崩溃地尖叫起来,一把扑了上去,撕下了那张大字报,疯狂地将纸张扯的粉碎,还不忘红着眼,喘着粗气,瞪着所有人,歇斯底里地尖声叫道。

    “假的,全是假的,这都是污蔑,全是污蔑!不是我,那照片上的人不是我!”

    和当初赛璐璐只是跟两个男人同进出宾馆房间这种并不能说明什么的模糊照片不同,这次大字报上贴出来的全是真真切切的床照,她和好几个男人正在进行活塞运动的激情四溢的照片,照片上的她脸庞清晰可辨,表情淫、荡而糜烂,根本连一丝抵赖的可能性都没有。

    所以,所有围观的学生都一副‘你当我们是不是傻’的轻蔑鄙夷表情,愛丝茉彷如困兽般地咆哮道。

    “不是的,不是我!那不是我!这一定是合成照片,对,是合成照片!”

    合成照片?这个说法在同学间起了骚动,有些人脸上就出现了迟疑之色,虽然还是不相信愛丝茉说辞的居多,但依旧让愛丝茉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般,她正要继续强调这个说法,突地。一道明亮的光柱从旁边的小树林射出,落在了白色公告栏上,在众人还在讶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光束变化出了图像,居然是一个小电影,而全校广播在滋啦一声后,配合着画面出现了声音。

    “啊~爹地,你好棒,爹地,我想要avos的包包,你会给我买的吧,啊~”

    画面中做着不和谐运动的男女脸部高清地纤毫毕见。毫无一丝剪辑合成的迹象,而夹杂着暧昧呻、吟提着要求的声音更是让所有人都很耳熟,因为就在刚才这个声音还在激动地表示自己是冤枉的。

    “愛丝茉,我的乖女儿,只要你满足了爹地,什么都好说。”喘着粗气的男人直接叫出了名字,更是添上了决定性的一击。

    好多女生都直接羞的蒙上了眼,当然还是漏了一条指缝观看,而男生们就直接多了,看的还挺带劲,虽然上了马赛克,但也是个小黄片啊,有好多学生甚至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只觉得新世界的大门都被彻底打开了,这注意力自然更为集中了,短短不到一分钟的视频,却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愛丝茉在视频播放时就傻住了,她挡在了公告栏前,试图遮掩,可这只是徒劳无功,声音和图像根本不可能遮住,看着那束光源位置,她一路推开了所有人,冲向了小树林,试图关掉那揭露了她所有不堪的视频,但等她冲过去,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树林,没有人,也没有任何播放设备,仿佛刚才的视频只是她的幻觉一般,愛丝茉如被激怒的公牛般找了半天,依旧找不到人,而这时,天上突然飘落下来了无数张纸,是她的各种不雅照片,愛丝茉才看了一张,就发疯地撕掉了,在看到公告栏前如雪片下落般的照片,她再次冲了回去,奋力抢夺着、撕扯着照片,可是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济于事,越来越多的同学看见了照片。

    愛丝茉只觉得天旋地转,双眼通红,是谁,是谁,到底是谁!她满脑子只剩这个念头,突地一激灵,是她,一定是她,只有她知道自己在做援助交际,一定是她在报复!愛丝茉被憎恶和恐惧冲昏了头脑,周围人的脸在她眼中越发光怪陆离起来,她朝着人群就语无伦次地吼了起来,拼命试图辩解。

    “你出来!是你!一定是你对不对!你有本事就出来啊!不是我,不是我!是她!是赛璐璐!是她栽赃陷害我的!一定是她看我上次针对她!这一切全是她做的!她故意报复我的,我没有援交!这些都是假的,假的!”

    愛丝茉声嘶力竭,你我他人称代词全用上了,听得不少人都糊涂了,但听明白的更多,至少赛璐璐和栽赃陷害是听懂了,可懂了,却更激起了同学们的疑窦了。

    “她在发疯嚷什么啊,什么出来的,又是你,又是我,又是她的。”

    “赛璐璐?这不是上次援交的那个女生?是让她出来吧,她说是对方报复她?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报复她?就因为上次她针对那个赛璐璐?那为什么只报复她一个?”

    “对啊,大家都说过那女生,她为什么一口就咬定是她做的?”

    “有点奇怪啊,难不成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情?”

    “哈哈,要我说啊,不会是狗咬狗吧,互相发觉对方在援交什么的,然后,互相害怕暴露,一个就干脆先下手为强揭露了,结果对方恼羞成怒了,干脆也整份证据揭发了。”一个同学用着玩笑的语气道。

    但被这么一说,大家的想象力顿时放飞起来,三言两语,就猜出了赛璐璐之前的事估计是愛丝茉的手笔。

    “唉?这么一说真的有可能奥,那上次那照片不会就是这个女生放的吧。”

    “我看多半是了,不然今天怎么这么做贼心虚地直接就嚷出来了,这嫌疑目标定的也太快了点。”

    “喂,我说她反应这么大,不会其实之前的援助交际也是倒打一把吧,自己做着援助交际,却污蔑别人之类的。”一个脑洞大开,有些迟疑地说。

    “不会吧,这也太人品低劣了吧,贼喊捉贼什么的。”

    “但有可能啊,学校不都说那女生是无辜的吗?”

    “这么说,赛璐璐,那个女生真是被冤枉的?”

    “这我可不知道,毕竟那女生感觉也很复杂的样子,那两个和她一起的人实在太奇怪了。”

    “说不定真的是被冤枉地也不一定呢,援助交际不都是冲着钱去的吗?那两个男人一副非主流和杀马特的样子,可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啊,尤其那个扎满钉子的怪人,这是有多重口才能下的了手啊。”这是一副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窥见了真相的人。

    “大概真是朋友吧,那女生身份不明,有些社会上的奇怪朋友很正常,只是没想到事情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如果这样,真是太可怕了。”

    “你们说的也只是一种可能,我觉得搞不好就是双方都援助交际也不一定。”

    “谁知道呢,反正这个肯定是洗不白了。”对方用嫌恶的眼神瞅了愛丝茉一眼。

    愛丝茉一听居然连前一次她做下的事都被扯出来了,顿时更为恐慌了,急不可耐地就大喊道。

    “不是的,这一切都是赛璐璐的报复,我是无辜的,是冤枉的,我没有做任何事。”

    然后,熟悉的光束再次出现,所有人精神一振,这是又有什么内幕要放了?愛丝茉心惊胆战地回头,这次又是什么?

    视频的场景很熟悉,是上次援交事件里的饭店,一个监控室里,有三个人,愛丝茉,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疑似酒店工作人员的男人,愛丝茉脸色一白,再次冲向了光源来处,这次一定要阻止。

    视频里,愛丝茉扯着中年男人的袖子,满脸惊慌和充满了歹毒的恶意。“爸爸!”

    “知道,知道,”中年男人不耐烦地道,然后拿着一沓戒尼问。“怎么样?这个价钱够可以的了吧。”

    “嘿嘿,可以,可以~”工作人员点着钱笑。

    “嗯,那就把监控给我吧,”中年男人满意点头后,又皱眉问。“对了,那几个人什么身份你知道吗?别是什么有背景的人物吧。”

    “应该不是吧。”工作人员有些迟疑。“两个男人都不是本地人,开房的是那小丑男,在我们这预定了几星期的住宿,每天看着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干,另外一个男人早出晚归地,只有晚上回来住,至于那初中女生,和他们看着很熟悉,但今天是第一次来,除此以外就不知道了。”

    “嗯,不错。”中年男人满意地拿过监控碟,给了眼中闪烁着异样兴奋光彩的愛丝茉。

    放映结束了,一干同学们哗然。

    “真是那个愛丝茉干的。”

    “果然是栽赃啊,我们是误会那个叫赛璐璐的女生了吧。”

    “贼喊捉贼吗?”

    “我就知道,赛璐璐是被冤枉的!”此时,才因为听到全校公放而赶来的薇薇安抓住了凯洛尔的手,满脸激动地道。

    “是啊,是啊,太好了,大家这下不会再误会了。”凯洛尔也欣喜地道。

    另一侧,米歇尔和琪奥拉互相对看了一眼,同时开口。“米歇尔(琪奥拉)”,又同时住口,再次同时道。“你先说”,两人尴尬地住了口,片刻,琪奥拉才呐呐道。“我们,我们···错怪赛璐璐了。”

    “嗯。”米歇尔轻声回,两人对看了片刻,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地沉默了,薇薇安看着她们,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菲比和伊莎贝拉是前后脚赶到的,自从赛璐璐请假不上学后,菲比就有些消沉,每天除了课室厕所和社团教室,哪里都不去,即使听到了最开始视频的声音,也没产生好奇心去凑热闹,直到第二段视频的对话才引起了她的注意,急匆匆赶来路上又碰见了紧急暂停学生会议前来处理的伊莎贝拉。

    基本的情况已经有人报告一遍了,伊莎贝拉微微吃惊这出反转,但到达现场后,没看见事件主人公,不由皱眉问道。“愛丝茉呢?”

    所有人互相环视,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目光落向了小树林,伊莎贝拉跟着看去,然后,像是知道所有人在找她一样,愛丝茉的身影渐渐出现,却是让人惊讶地居然是被人反剪着出来的,所有人再看清那制住愛丝茉的人,更是吃了一惊,来人居然是刚才视频里的工作人员。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神经病,你疯了吗?”愛丝茉大声怒斥,拼命挣扎。

    伊莎贝拉没看见刚才的视频,所以只是严肃问道。“你是谁?放开我校的学生。”

    工作人员面目呆板,语气呆滞地道。“我是来检讨自己罪行的,因为一时鬼迷心窍,拿了钱陷害了一个无辜的女生,我来忏悔,但这个女生作为罪魁祸首,我也无法饶恕她,所以才来检举揭发她。”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他脑后浓密的发间里,露出了一个圆圆的钉子头。

    同学们眼看连视频当事人都亲自出现了,更是议论纷纷,而那个工作人员还在语气平板地举例述说着愛丝茉是酒店的常客,经常带着不同的男人来开房,愛丝茉则一直尖叫着试图打断,同学们虽然觉得那男人的举动古怪了点,但也没多想,毕竟劲爆的八卦人人爱听。

    “好了,具体的我们等会再说。”伊莎贝拉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涉及到的又是这种少儿不宜的丑闻,不由语气加重,打断了对方,她挥手让人收集散落在地的不雅照片后,就带走了那酒店工作人员和愛丝茉,另寻场地处理了。

    主人公虽然都走了,但热度依旧没退,同学们继续讨论着,就提到了被冤枉的赛璐璐,大部分同学就算之前对她本就有点避而远之,但此时也觉得有种错怪他人的愧疚感了,不自觉就流露出了惭色和忐忑不安,有几个女生甚至小声互相问了。

    “那女生一直没来上学,不会就这样退学了吧。”

    “应该不会吧,不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吧。”

    “可是,现在要怎么办啊,道歉吗?”

    “大家都在说她啊,也不只有我一个人,反正,反正,她要是来上学,我不会再说她就是了。”

    菲比虽然极其讨厌那个栽赃赛璐璐的女生,但却为围绕赛璐璐的流言消缓而感到高兴,正想打电话告诉赛璐璐这个好消息,却听见又有人说怪话了。

    “可是,她的确是来历不明不是吗?就算没有援助交际这件事。”

    “对啊,要怪就怪她的情况太容易让人误会了。”有人响应附和了。

    “现在只能说明之前的照片是愛丝茉泄露的,还有愛丝茉自己援助交际,但并不能证明赛璐璐就不援助交际了。”说这话的人,明显还是想扣一个帽子在赛璐璐身上。

    但赞同地居然不少。“对啊,不能说明什么啊。”

    “所以,不一定是我们的错啊。”

    “苍蝇不叮无缝蛋,她要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怎么会发生今天这种事。”

    对于被冤枉的赛璐璐,所有人脸上都是火辣辣地,毕竟谁也没少讽刺人,可有些人却不愿意承认自己偏听偏信,觉得拉不下这个面子,至于道歉更是不可能,而为了不让自己感觉做错了,那就只有继续抹黑了。

    菲比立时气的质问道。“你们说什么!明明事情都已经很清楚了,为什么你们还要污蔑一个清白的人,你们不觉得羞耻和惭愧吗?”

    好在有良知的同学还是多数,听到菲比这么说,看看那几个试图继续污蔑的同学,纷纷远离了她们,至于那些想扣帽子的,毕竟也是底气不足,听到菲比这么一说,立刻讪讪地离开了。

    学校最高处的天台上,伊路米面无表情迎风站立,俯瞰着下面好戏散场后迅速走光的人群,自言自语道。

    “这算是解决了吧。”

    伊路米长发一甩,几个跳跃,就出了学校,摸出手机,他打给了赛璐璐,可是那边却是一直占线中,伊路米按掉电话,干脆直接去找人去了,这样,赛璐璐心情总算能好点了吧。

    而此时的赛璐璐,却是有些惊讶地接着电话,那头,说话人温柔的声线带着亲切友好的笑意,热情洋溢的问候着。

    “你好,赛璐璐小小姐,许久未见,不知你近况如何?”

    赛璐璐脸上吃惊,声音也难掩其意。“啊,你好,希尔先生,真是久未问候了,劳你挂心,我一切都好,说起来,上次还没好好谢谢你的帮忙呢,要不是你,我的通缉令不会那么容易撤销,吉娜奶奶一直想请你上门吃饭,当面向你道谢,只是唯恐你事务繁多,我也不好意思贸然打搅,但心底一直很是过意不去,如果你哪天不忙,路过杰卡安达,请务必让我好好招待一番。”

    “哈哈,客气了,赛璐璐小小姐不也将我救了出来吗?不然我可要葬身海底了,所以,我们就不用你谢我,我谢你了吧,当然,赛璐璐小小姐的招待我还是很乐意接受的。”帕里斯通笑语嫣然道。“不过前段时间是忙了点,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声就走了。也是扎鲁特事件的后续处理颇为棘手,我一直在跟进,至今还在利里维亚共和国首都眀赛陷着无法脱身呢。”

    “啊?是这样吗?”赛璐璐再次吃了一惊。“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扎鲁特倒台后,我都没怎么关心后面的事,只听说杰卡安达的新市长已经上任了,却不知道还发生了其他什么事,希尔先生是遇上什么头疼为难的事了吗?如果我能帮上忙,请一定不要客气。”

    “赛璐璐小小姐这么说了,我可是会当真的,如果有需要,一定会找你的啊。”

    帕里斯通半真半假地笑道,听话筒对面传来了少女斩钉截铁的保证,一双如弯月的笑眼又心情极好地弯了几分,少女依旧在电话里关心地询问着他到底遇上了什么难题,帕里斯通绕着电话线圈的手转了几下,沉吟片刻,才道。

    “赛璐璐小小姐,你就当是听我小小的抱怨一下了,或许你不知道,利里维亚三分之二的议员因为扎鲁特的事已经下台,但协会和v5联合调查团调查下来的结果却令人吃惊,谁都不是幕后主使,甚至说不清谁是幕后主使,整件事又是怎么开始的,更令人不安的是,在审讯时,还发现了好几位议员有被人控制的迹象,虽然不清楚那是怎么样的念能力,但那些议员一旦被问到较为核心的东西时,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是突然精神失常了,调查一时陷入了僵局,更糟糕地是,前几天,眀赛中央监狱被一伙武装集团闯入,他们救走了协会之后抓捕的几个主要实验负责人,并杀掉了剩余不相干的人,而且刺杀活动还在继续扩大,陆续有四五个议员在严密监控的情况下被杀,猎人协会也损失了几位猎人,我有理由相信这场刺杀还会继续下去,甚至我本人因为知道一些内情,也在前几天遭到了刺杀。”

    “咦?那希尔先生,你有没有事?”赛璐璐听到这里,不由关心地问道。

    “哈哈,还好,只是受了点轻伤。”帕里斯通笑着道,手下却是不自觉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疼的肋骨,当时一场爆炸,要不是因为他正好有东西没拿,返回去取,也会和之后上车发动引擎的司机一样被炸上天了吧,可即使如此,因为离爆炸源太近,就算他瞬间用‘坚’护住了全身,依旧好几处骨头被冲击波震地骨裂和轻微内脏出血了。

    “轻伤?伤在哪里?要不要紧?”赛璐璐连忙追问,踌躇了一下,她又有些吞吐地道。“希尔先生,其实···我会一点治愈的能力,要是你不嫌弃,我可以为你治伤。”

    帕里斯通棕褐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微光,这算是意外之喜吗?虽然少女多半是因为内疚,大概是觉得是她把他拖下水才导致他现在受伤的,但毫无疑问,少女为他开放了一点秘密。

    帕里斯通笑容深了几分。“那敢情好,我之后的行程安排的确会停留杰卡安达几天,虽然我们目前是落于下风,但总是被动挨打可不是猎人协会的风格,有情报显示,那伙来历可疑疑似幕后黑手的武装分子下一站瞄准了杰卡安达,我怀疑扎鲁特庄园和地下实验室会是他们的目标,有可能是当时搜查还遗漏了什么也不一定,虽然或许不会波及到小小姐你,但也要请你注意安全。”

    “谢谢你,希尔先生,还让你操心我的安危,你自己也一定要小心,如果到了杰卡安达,请一定要联系我。”赛璐璐满含感激地道。

    “那是自然,那么,我们之后再见吧。”

    帕里斯通笑着挂断了电话后,看向了手边的资料,和少女说的话虽然不全是假的,但还是被掩藏了不少,涉及到黑暗大陆,他对扎鲁特这事也很是上心,虽然的确没从那些疑似被控制的议员手里知道多少情报,但因为被人暗算刺杀而超级不爽的帕里斯通,暗地里动用了自己的人手,抓住了几个老鼠,拷问的结果得知,他们并不隶属于任何国家,只是国际自由佣兵,雇主们派了几个神秘人和他们一起行动,任务内容除了刺杀和抹消所有事件的知情者,还被委托了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取回钥匙,但钥匙长什么样,又是用来做什么的,那些老鼠却是一概全然不知,在眀赛的恐怖活动中,也没有发现钥匙的痕迹,所以他们怀疑东西还在杰卡安达,或是说扎鲁特的庄园里。

    帕里斯通对那把钥匙很好奇,而且,他也想揪出这背后的尾巴,所以,杰卡安达之行是势在必行了,和那个令人感兴趣的少女再会也让他充满了期待,当然,在前去之前,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总是被动挨打不是猎人协会的风格,更不是他的风格!

    赛璐璐按掉电话,却是低头沉思了一会,直到吉娜敲门才将她拉回神,

    “赛璐璐,你那个钉子头朋友来看望你了,你要是方便,我让他进来了?”

    “啊,好的,吉娜奶奶,你请他进来吧。”赛璐璐连忙道,这两天她没去上学的借口是自己身体不舒服,所以为了逼真,她差不多一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吉娜领着伊路米进来,放下茶点,叨叨了几句赛璐璐要注意休息,也算是间接暗示让伊路米早点走人就出去了。

    伊路米略带好奇地看了一眼少女的闺房,嗯,居然走的是粉红色充满了少女系感觉的温馨可爱路线,他坐在画着粉色可爱小猫的垫子上,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他目光落在了同样穿着粉色卡通猫睡衣的赛璐璐身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就是让赛璐璐感觉出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

    “吉娜奶奶和菲比布置的,还买了一堆少女系衣服,我不想弗她们的意,就这样了。”

    伊路米不觉得自己有宅魂,可是看到一身粉粉的少女坐在堆满了毛绒玩具的床上,带着一丝‘娇羞’(?)的看着他,萌萌哒感觉十足,手就不自觉地有些蠢蠢欲动了,他也真的这么做了,带着赞赏地语气揉揉少女的头。

    “很可爱,以后多穿点这种衣服。”看来之后要给她多多买衣服呢,老是让一些外人打扮她怎么行呢。

    “啊?好吧。”赛璐璐茫然了一秒,没当回事地应承了,“对了,伊路米怎么会来找我?”

    “事情解决了,你可以回去上学了。”伊路米这才轻描淡写地道。

    “啊?解决了?谢谢你,伊路米,真是麻烦你了。”赛璐璐吃惊过后,也没追问细节,既然他说解决了,那必然就是解决了,没想到伊路米明明不怎么喜欢她上学,这次却没有顺势就逼迫她休学跟他回家,还愿意帮着她解决这事,赛璐璐真的很感激。

    伊路米偏头问。“那你可以开心一点了吧,天天绷着一张脸太难看了,我不喜欢。”

    赛璐璐笑了,不是因为可以上学而高兴,而是为了伊路米这特意的关心。

    “我知道了,不会再绷着脸了,谢谢你,伊路米。”

    重回校园,果然风平浪静了很多,甚至因为这次错怪冤枉事件,让很多人因为带着抱歉之意,连之前的芥蒂都消了不少,当然不友好的依旧有,但毕竟是少数,凯洛尔和薇薇安兴奋地就直接扑了上来,米歇尔和琪奥拉互相看了半天,鼓起了勇气上前低声道歉了,虽然看着没有之前那么亲近她,到底是怀着真实的歉意,赛璐璐也笑着让她们不要介意。

    陷害她的女生愛丝茉退学了,校园事件顺利解决了,但赛璐璐却开始为帕里斯通说的话担忧了,这两天一直在关注当地新闻,就怕看见什么武装集团持枪袭击扎鲁特庄园之类的。

    但赛璐璐不知道,其实扎鲁特庄园早在几天前,就已经被人摸了个底朝天,甚至还死了几个看守的警察,可是为了不制造混乱,都被杰卡安达新市长给压下了,毕竟这个小城已经再也经不起更多的注目和提心吊胆了。

    “没有,哪里都没有!亨利,你到底还知道什么!”一间密闭的房间里,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逼问着脸色难看的金发少年,就在两个月前,他还是这个杰卡安达市市长的公子,可谓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派风光得意,如今却是满脸憔悴,眼眶深陷,深深的阴霾之气布满脸庞,眼底深处藏着恨意。

    亨利根本不知道他们要找的钥匙是什么,毕竟当初扎鲁特一点都没让家里人知道他做的事,可是从他家破人亡又被这个组织找上时,他心底就充满了复仇之意,既恨这个藏头露尾的组织,也恨这个抛弃他父亲的国家,更恨那些一步步推动事态让他落到如此地步的人,甚至连接任他父亲的新市长,他都觉得像是被对方抢走了他父亲的位置,而充满了莫名的恨意。

    此时眼看面前人脸色越来越狰狞,深知这些人手段的亨利在恐惧的同时,却是升起了一丝恶毒的念头,凭什么只有我在不见阳光的地方要遭受这种折磨,而其他人依旧能享受着自己的美好平静生活呢,他带着满腔的恶意缓缓开口道。

    “我知道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如果没有,或许有可能是我爸爸放在他的办公室里了,也有可能是在我的未婚妻安妮薇特手里。”

    幸好亨利不知道赛璐璐的事,毕竟管家虽然耳闻扎鲁特调查过赛璐璐六人,却不清楚赛璐璐做了什么,不然,这个仇恨的名单里一定还会添上她的名字。

    安妮薇特家被查封了,但武装集团自然无视这点,可是并没有找到任何东西,而下一站,杰卡安达市议会大楼,市长办公室也被这伙人从头到尾兜底翻了,却依旧毫无所获,新市长也不在这里,今天是市长巡查日,他和教育局局长去蓝花楹中学视察去了,武装集团没找到东西,再想想两个目标都在蓝花楹中学,干脆一挥手,直接杀向了学校,亨利满脸快意地跟在后面,对于将危险带给自己曾经的母校,他毫无一丝歉疚之意。

    此时,新市长正在高中部一个班级旁听,他满脸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伊莎贝拉字正腔圆地朗读着,那淡定的气场和同学们羡慕崇拜的目光都让他深深为她感到骄傲,这时,一个人突然拉开了教室门,新市长有些不悦地看着闯进来的部下,伊莎贝拉的朗读都被他打断了,但是那人却脸色难看地走到了他面前,低声道。

    “市长,不好了,市议会大楼刚才被一伙武装集团闯入了,死了不少人。”

    “什么!这帮人竟敢将手伸到市议会大楼,简直是无法无天!”新市长这下再也坐不住了,低声怒斥了一句,他抱歉地看了看伊莎贝拉,就要离开去主持大局。

    可是,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震的整个教学大楼都晃了晃,甚至玻璃都碎了好几扇,淬不及防之下,同学们尖叫出声纷纷抱头躲在了桌底下,新市长也差点没站稳,多亏了旁边教育局长及时扶了一把才没摔倒。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红楼春纤天帝成长记执掌龙宫行于荆棘与繁花女公爵的异邦管家游戏王之儿控家长团黎明幻想曲之近战之王坏蛋的逆袭本书禁阅凤翔诀纵横魔道死亡原来是个局重生之悍女青叶炸裂吧,世界!这坑爹的攻略游戏家有仙攻亲爱的侍卫长大人养狗大全错觉综漫之诺亚魔盒名侦探柯南之吉田夜老大,我错了!魔逆天穹幸运与宫喜剑武天河重生之受宠若惊止战之殇萌夫改造计划
  作者:花命罗所写的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