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极品家丁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语出惊人

    那总督公子洛远却有些焦急。这程瑞年抢在了他的前头,把好听的话儿都说了,他不知该如何夸奖是好,有些被动了。

    秦仙儿顾盼间神态妩媚,众人皆沉醉在她美丽的笑容之中,却听有人轻轻的哼了一声,鼻孔里发出的声音很是不屑。

    这一声虽轻,但此时堂中安静之极,众人便都听到了,循声看去,却见是那个郭少爷随身带着的下等家丁。

    秦仙儿见识过万般人物,见这家丁虽然是个下人,但仪表堂堂,没有一般下人的畏惧之色,脸上带着冷笑,似是对自己有几分轻蔑。

    秦仙儿心里暗自恼怒,脸上却做出笑容道:“请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林晚荣一副家丁惯用的青衫小帽,身份很明显,秦仙儿却故意称他公子,显然是想让他出丑,报复他对自己的轻蔑。

    对她那点小心眼,林晚荣心里有数,当下微笑着说道:“公子不敢当,在下林三,只是金陵萧府里的一个小小家丁,刚才与秦小姐通报过的。”

    秦仙儿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仙儿愚昧,可是那几手微末之技,难以入得公子法眼?”

    林晚荣道:“琴亦好琴,曲亦好曲,只是——”他故意一顿,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道:“我家少爷说,秦姑娘曲里至少三处破绽。”

    林晚荣语出惊人,大厅中众人皆有些吃惊,这萧家的下人恁的胆大了些,竟这般信口雌黄。

    “大胆奴才。”秦仙儿尚未开口,那程瑞年便已大声叫道:“这秦姑娘天仙化人,岂容你这等奴才随意编排?”

    他刚才与秦仙儿交流正欢,却被林晚荣坏了好事,自然是有些窝火。倒是那洛远见有人出来和坏了程公子好事,脸上现出几分喜色。

    林晚荣虽然强悍,但也知道以自己此时的实力,与这程公子硬扛是定输无疑,便装作没有听到,只把眼光盯在了秦仙儿身上,看她如何说法。

    秦仙儿奇怪的看了郭无常一眼,微笑道:“但不知我曲里还有哪些破绽,烦请郭公子指正一二。”

    郭无常正看着秦仙儿流口水,那副猪哥样子,怎么也看不出来要如何指正。

    日,这表少爷实在是太不争气了,林晚荣心里暗骂,口里却道:“我家少爷正在思考问题,他让我代为回答。”见秦仙儿无异议,便继续道:“秦姑娘,既为破绽,则必有明显之处,稍微留心,便不难听出。”

    秦仙儿不服气的道:“还请林公子赐教。”

    懒得去理秦仙儿话里的轻视味道,林晚荣道:“赐教不敢当。秦小姐,你技艺虽精湛,但百尺竿头要想再进一步,却也甚难。我今日若是点出了你的破绽,也算得上是帮了你一个忙,我们萧家是做生意的,讲究的是利来利往。没有点彩头,我家公子也不愿意去做那无利之事。”

    秦仙儿愣了一下,旋即咯咯娇笑起来:“无利不起早,林公子说的极对,但不知林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彩头?”

    林晚荣嘿嘿笑道:“很简单,只要秦小姐答应我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不行!”程瑞年大声道:“你这奴才,倒打的好主意,秦小姐这般神仙人物,哪是你能亵渎的。”

    林晚荣笑着看了程瑞年一眼道:“程公子,你是对我不放心呢,还是对秦小姐不放心呢?”

    程瑞年被他说的愣了一下,是啊,若是阻挠这个家丁,那不是说秦小姐琴艺有破绽吗?这可是唐突了佳人。

    倒是那个洛远,见有人坏了自己对头的好事,心里高兴,更是有了兴趣,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晚荣。

    见秦仙儿仍是在沉思,林晚荣嘿嘿道:“秦小姐不要多虑,绝不是他们所想的那般龌龊之事。”

    秦仙儿却是妩媚一笑,身体轻扭到林晚荣身边,在他耳边轻轻道:“只要能让仙儿心服口服,仙儿便如公子所愿。”她含笑望着林晚荣,眼中却闪过一丝寒光,显然担心他提出什么非分请求。

    厅中众人皆是一愣,没想到这秦仙儿竟然答应了这个下等家丁的要求,不过在他们看来,要一个家丁挑出秦仙儿的毛病,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小姐,这秦仙儿的曲子里真的有破绽吗?那个家伙话说的这么满,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秀荷轻轻问道。

    绝色公子冷声道:“那登徒子虽然贪花好色,却也有几分本事,不像是说假话的。”

    见秦仙儿微笑站在林晚荣旁边,绝色公子看这秦仙儿甚不顺眼,忍不住轻骂道:“这无耻的狐媚子!”

    林晚荣对秦仙儿勾魂的眼神视如未见,朗声笑道:“如此一来,我就不客气了。”

    秦仙儿娇笑道:“悉听公子教诲。”

    林晚荣道:“秦小姐技艺极为高超,这点我不否认,但正是因为这点,也极易走入误区。就拿方才这曲来说,问题有三。”

    秦仙儿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似在聆听他说的话。

    “第一,曲乐过于单调乏味。众所周知,龙凤方呈祥,琴瑟为和谐。单凭一支古琴,即便是万年之木,却也奏不出两种声音。若能结合其他乐器,如笙,如箫,相互配合,则必能韵律丰富,琴瑟和谐。”

    秦仙儿愣了一下,急忙道:“不同乐器韵律不同,混在一起,是否会产生杂音?”

    林晚荣道:“秦小姐未曾试过,怎知会产生何种效果?如果不去尝试,你永远不会发现新的事物。我建议你还是试一试,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呢。”这是林晚荣根据电子配乐的经验所言,自然有一定道理。

    秦仙儿思索良久,方才点头道:“林公子说的有礼,仙儿受教了。”

    那绝色公子也是精通音律,想了一会儿便也明白了,看了林晚荣一眼,轻声道:“这登徒子,倒确有几分见识。”

    “其二,过于注重技巧了。秦小姐的琴技固然出神入化,可是无法将自己的感情溶入其中,须知人为琴之主,弹奏之人若无真情实感,便空有靡靡之音,却难润人肺腑。”

    试想一个青楼女子,每日这般弹琴唱曲,怎么可能有真情实感?林晚荣虽是胡猜,却也不无道理。

    秦仙儿沉思了一阵,并未反驳,算是默认了。

    “第三,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听秦姑娘唱的这首曲子,说的好听点,叫做为赋新词强说愁,说的难听点,就是无病呻吟。秦姑娘年岁不大,想必尚未经历这些情情爱爱之事,这种幽怨深邃的小曲,秦小姐还未得神髓,也不太适合姑娘的天籁之音。”

    林晚荣笑着说道,意思就是,你还是个小姑娘,这些事情都没经历过,现在唱得如此幽怨,不是无病呻吟又是什么?

    那绝色公子听完林晚荣的话,也不由得有几分佩服。诚如林晚荣所言,后两点破绽极为明显,可偏偏就是无人能够意识到这些,就连自己自诩为精通音律,也何尝不是与这秦仙儿一样,经常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呢?从这点看来,这个林三观察细微,却又能高屋建瓴,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地方,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

    秦仙儿思索良久,脸上时红时白,心里有些不服,偏生她根本就无法反驳,只得轻哼了一声,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林晚荣吃定了她,见她脸上不好看,也不以为意,故意道:“秦小姐,你可心服?”

    秦仙儿脸上神色幽幽变幻,忽地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脸,盯住林晚荣道:“仙儿心服口服,愿意满足公子任何要求。”

    她紧紧的盯住林晚荣的眼睛,浅吟低笑间,眼中射出一股魔幻般的光彩,林晚荣看了她一眼,便再难移开。

    只见眼前的秦仙儿杏眼娥眉,桃脸玉腮,脸上泛着淡淡的羞涩,洁白的颈项之下便是高挺的酥胸,实在是惹人遐想。她娇艳的红唇一张一兮,似在是在对情人低语,丰满的身体紧靠在他身前,一阵淡淡的女儿幽香传入林晚荣鼻孔里。

    最奇异的是她的眼睛,她眼中似乎有一种淡淡的光华,吸引着林晚荣投入进去,再也无法离开,心中似乎有个魔鬼般的声音在对林晚荣轻轻叫喊:“放弃对秦仙儿的要求,放弃对秦仙儿的要求。”

    “林公子,你对仙儿有什么要求呢?”林晚荣只听到秦仙儿如梦似幻般的话语,她的话语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让林晚荣兴不起一丝反抗的感觉。

    “我没有什么要——”顺着心中那个诡异的声音,林晚荣完全丧失了自我,开口说道。

    话还未完,便听咣当一声大响,楼上的一个茶壶落了下来,摔得粉碎。

    秦仙儿身体微不可察的一下轻晃,脸色有几分苍白,美目往楼上看了一眼,却没见到什么异常。

    林晚荣心里一动,神智便已清醒了过来,想起刚才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魔法,竟然差点答应了她的要求。难道她的眼里真的有古怪?

    “小姐,怎么了?”秀荷轻声道。

    “这姓秦的果然不简单,那个登徒子差点着了她的道。”绝色公子沉声道。方才便是她暗施手法,将一个龟公盘里的茶壶弹出摔碎,这才惊醒了林晚荣。

    “那这姓秦的女人,是不是就是我们要找的人?”秀荷道。

    “即使不是,也必然有些关系。”绝色公子眼里射出一阵寒光,盯住秦仙儿道。

    秦仙儿见林晚荣神色已经清醒过来,知道功亏一篑,但她是见识过无数场面的玲珑人儿,故作羞涩的低头道:“林公子,你这样盯住人家做什么呀。”

    厅中之人不知道林晚荣差点着了道,只看见方才他二人“脉脉对视”,厅里顿时喧哗起来,程瑞年已冲上前来,挡在秦仙儿的身前,对林晚荣道:“你这奴才,竟敢对秦小姐无礼,你好大的胆子。”

    秦仙儿故作柔弱的躲在程瑞年身后,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林晚荣也是个精明人物,思来想去,虽然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法,但必定是这姓秦的丫头使坏无疑。

    林晚荣心里大为光火,脸上浮现一丝冷笑道:“秦小姐,既然你已经心服,那我也要提我的条件了。”

    “你敢?来人啊,将这捣乱的奴才将给我拿下。”程瑞年大声命令道。

    “且慢,且慢。”那个叫洛远的公子缓缓跺了过来道:“瑞年兄,这个林三犯了什么条例啊?”

    “这个——”程瑞年一时无语。林晚荣与秦仙儿打赌的事是大厅中众人都听到的,如果洛远不在这里的话,他也许能凭着铁腕把这事给平了,以讨美人欢心。可现在这个江苏总督公子洛远却在现场,他父亲、江苏都指挥使程德与江苏总督洛敏不合,他自己又与洛敏的儿子铆上了,这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洛远对林晚荣笑了一下,又偷偷的竖了竖拇指,意思是,哥们,我挺你的。

    林晚荣见这个洛远年岁不大,比董青山大不了一两岁,相貌也生的不错,再加上他姐姐与董巧巧交好,便也对这姓洛的少年有了几分好感,也冲他微微一笑。

    这时候郭无常少爷见林晚荣要对秦仙儿动手,也清醒了过来,急忙道:“林三,不得无礼。”他好不容易获得了这个与美人接近的机会,急忙对秦仙儿媚笑着道:“秦小姐,林三没有吓着你吧。”

    秦仙儿笑道:“没有啊,我与林公子打赌呢。我愿赌服输,不知道林公子有什么要求呢?”

    表少爷急忙道:“在下哪敢对秦小姐提要求?”

    秦仙儿却不给面子的道:“我不是让郭少爷您提,我输给了林三,是请他提要求的?”

    日,这小妞在挑拨我们主仆之间的深刻友谊啊,林晚荣心中大怒,对秦仙儿道:“我的要求是代我们少爷提的。”他又对郭无常轻声道:“少爷,你不是想让这秦小姐对你另眼相看吗?你只要不出声,看我如何办就好了。”

    有了这个诱饵,郭无常立即点头道:“好,林三,我都听你的。”

    林晚荣看了秦仙儿一眼,脸上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既然秦小姐守信,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不知怎的,秦仙儿看见他的笑容,心里竟然隐隐有几分害怕的感觉,他不会是真的要提出那种要求吧?她心脏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小拳头却是握紧了。

极品家丁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极品家丁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极品家丁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孤星绝痕篡唐争隋江山美男狂想曲官居一品强宠恶妃步步生莲妖尾之白兰大人驾到都市郎中行丹道仙途脑王重生记事簿我在停尸房工作从政机枪响了阿斗铁骨我的超能男友上君方士天书神入轮回大道修真录转眼云烟决战朝鲜将神异时空之中国崛起朱门风流修神
  作者:禹岩所写的极品家丁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极品家丁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