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娘子合欢

79番外之再遇(下)

    却说桥苏镇新近搬来的这位绝色富贵公子,姓锻单名云,人称云公子。一月前独独带着个四岁小儿来到镇上,买了地置了房,盘下数个商铺,又风风火火请来众位官爷乡绅听了几夜大戏,便算是在这儿扎了根。

    云公子其人容貌生得绝色倾城,凤眸玉面,玉树临风,唇角边总带着一抹玩味的戏谑浅笑,只看一眼便能勾去人三魂;又偏生是个玩世不恭的风流不羁角色,家中无妻无妾,只独独将一个同样生得俊逸好看的宝贝儿子宠上了天。

    家财万贯、疼爱儿子、还无家室,这样完美的男子,自是引得镇上无数女子尽折腰。那一众富贵商户们难得逮着如此好物,赶紧将将谴了媒婆上门打探。

    可惜带出的话,却好生让人唏嘘。

    却道这云公子娶亲纳妾原是全听由宝贝儿子喜好。而那小少爷,一不喜小家碧玉、二不喜贤淑千金,偏偏只好那最寻常的雀斑女子。一府上下的家丁女仆脸上尽是斑斑点点不算,你看他开出的征婚条件——

    年纪不要太大,亦不要太小;

    雀斑要有、下巴要尖;

    身段不胖也不瘦,远看了要老实、近看了却妖娆;

    还要她贤惠能干,暖暖人心……啧啧,这样苛刻的,哪儿像是出自四岁男童之口?委实是个妖孽。

    虽说妖孽的后妈难当,然终归那云公子财貌双全,万般漾人春/心,条件一出来,一镇的姑娘慌忙关上门脱了衣,暗暗对着镜子舒媚展颜。看一看镜中的自己,身段算符合、妖娆也好装、能干亦可学,只那脸颊,却偏生少了几点小雀斑……

    怎么办?

    不怕不怕,眉笔往双颊点点,没有雀斑亦长了出来;再换上一身靓丽夏裙,摇着竹骨花伞袅袅踏出门去。满街儿脂粉招摇,只盼忽然得了那小少爷的垂青,一朝便麻雀飞上了天……

    俗话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连带着商贩们也热闹了,一时间小摊上尽是“雀染”啊、“墨镶”啊,什么能生雀斑的玩意儿全冒了出来。

    富祥酒馆外围着不少人,小少爷锻川日日吵着要为爹爹续弦,云公子向来宠爱独子,要星星不给摘月亮,被闹得没了办法,只得今日公开征婚。

    大正午的太阳很晒人,一柄柄各色花样的纸伞排成长队儿,伞下朵朵红衣绿裙,好生夺人眼目。那周围自是围着不少看客。世人皆喜攀龙附凤,因着里头的绝色公子喜欢,怎生得平常见惯了的雀斑女也变得如此好看起来。

    雅间里头点着淡淡熏香,精致的黑木躺椅上慵懒斜倚着一名绝色公子,着一袭通身纯黑的精致长袍,只在腰间束一弯白玉软带;修长手指轻摇玉骨折扇,凤眸里含着戏谑正将面前一名应征女子打量。

    他身旁坐着个四岁左右的蓝衣俊美小少爷,一样的凤眸,肤色白净,小唇轻抿,眼里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倔强冷冽,倒似比他爹爹还要多出些许气场。

    爹爹自失去记忆后便越发玩世不恭起来,一个人清清冷冷的,什么都好似不在意。川儿心里记着那个女人说过的话,血色弥漫的悬崖上她附在他耳边嗓音萋萋:“娘亲不是个好女人,你要好好听你爹爹的话,替他寻一个知冷知热的好女子。”

    这些年,他与爹爹五湖四海游走,便总也不忘记替他寻一个好女人。可是来来去去,爹爹眼里头却再装不下一点儿女人的痕迹。川儿想来想去,大约爹爹意识里还是忘不了娘亲,于是忽生出了这个念头……木白叔叔不允他提娘亲,找个相似的总归可以吧。

    小小的身子端端坐在靠椅上,一双好看的眸子看着那应征的女子,想找出些许与旧日相似的痕迹。看得姑娘都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弱弱开口道:“小公子……”

    “哦。呵呵~~乖儿子,你看是如何?”锻云便笑起来,扇子在川儿肩头敲了敲,要听他的意见。那一副可有可无的悠然做派,倒好似将要征的不是自己妻子,而是为儿子相亲一般。

    云公子啊,你已经没有心了。川儿皱着眉:“爹爹你看?”

    锻云满不在乎端起茶杯儿来,幽冷凤眸往女人身上玩味一扫:“你满意我便满意,左右不过是多睡上一个女人。”

    “不好。”川儿淡淡道。

    “哦?”锻云好笑勾唇,看到那女子正痴痴凝着自己,眼里泪眼潸然。又叹了口气,确实不好——16、7岁的年纪,总算是耐看,不过身子骨如此单薄,怕还是黄瓜花闺女吧?不喜不喜。

    “那就让她走吧。”

    “下巴太尖了,脸上的雀斑也很假。”川儿爬到桌上,取了一面帕子将那女子脸上的斑点轻轻一拭,登时那一片灰黑便没了。

    一屋子面带雀斑的仆人都笑起来,好似一群美人在笑着一个丑妇,羞得那女子嘤嘤哭着跑下楼去。

    仆人便又自信满满地扬起嗓子:“下一个——”

    这次却来了个丰满的。胸前鼓鼓有如发酵的白面馒头,肥臀褶皱好似那秋日丰收的大南瓜;脸上点点黑灰爬了满面雀斑,嘴角还附送两颗黑红色媒婆大痣;进屋便是一股扑鼻柴米油盐味,绝对的贤良勤快能生子……这可是完完全全应了那征婚的条件呐。

    “噗——”父子两个顿时喷茶。还不及说话,那似有四十年纪的辣大姐却笑嘻嘻开了口。

    “嘿嘿,我叫廖春花,今岁年芳二八,年龄正好不大也不小。自小生就了这满面黑花,擦都擦不去。小时候算命的便说老娘…呃,小女子命中有贵人,那时还不信,却原是专专为了等候云爷这一档缘分。啊呀呀,天老爷真是厚爱人家……”说着,自来熟地将川儿往膝盖上一抱,咧开大嘴唇嘎嘎的笑起来。

    川儿一身名贵精致细料被她蹂躏地好生凄惨,才一抬头准备叱她,却被她一口黄牙熏得险些晕厥,只能满脸凄苦地去看同样一脸僵化的漂亮爹爹。

    啧啧,还是小女子呢,实在不容易~~

    锻云好生心疼儿子,坐直身子要赶人,那女人却忽又将他儿子放下,从怀中掏出帕子去拭他脸侧上一缕细碎花瓣:“啊哟哟,这样好看的脸。”

    帕子倒是香香,劣质的脂粉味儿。可你若细看,那面料上却尽是油渍兮兮,分明几年不曾洗过,直将锻云一口心血呕出。

    “出去出去。”抬了抬手,一屋子的阳光便跟着他周身的冷气瞬间褪去了颜色。

    “是是是。”几名仆人赶紧颤颤冲上来将妇人赶出。满室散不出的铜臭味,父子两顿时没了继续的心思。

    才将那肮脏的帕子扔出窗子,却看到楼下脂粉小摊前有美妇低低浅笑。春末的天气,她着一件水红色的窄袖小布衫盈盈立在人群中,扎着素花小头巾,底下绾着松松月牙髻,恰到好处的胸、翘而紧实的臀,腰际处却凹下去,好似轻轻一用力便要被他折断了……

    锻云如此一想,心里头竟是一颤,好像他曾经真的揽过她的腰,轻易将她折入他怀里……勾魂一般,久久不曾动过的欲/念秒秒间忽然觉醒过来,那视线便再也移她不开。

    她手上揩着胭脂替身旁的妇人画颜,可她的脸上什么也不画,却比别人都要美。想是被脂粉熏得难受,她抬头轻轻呵了口气,他便看到了她的脸——眉眼弯弯,笑靥娇娇,不说话的时候安静又贤良,才一低头笑,顿时又生出一许道不出的妩媚。

    光阴就如被定格一般,仿佛心里头的空旷就只专专为了这一瞬的蓦然回首,明明人来人往,他却独独只将她一人映入眼帘。心里没来由一瞬抽痛,回过头去寻找小儿,川儿却已不见了。

    他又转头,听到那美妇灵动的嗓音道:“傻啊,丑了自己的颜面,却只为博得别人赏看一眼,实在不值得。”

    不值么……哼。他一听,不高兴了。拂了精致袖摆,将将走下楼去。

    脂粉摊子前,小京瞥着唇:“就你清高。没准儿这一队女人里头就藏着一只凤凰呢……还别说,我觉得蛮好看。”说着便要将那黑粉往合欢脸上点去。

    合欢一躲,戏笑道:“要点哪,还是你合适。若要被东方知道了,不定他又要如何罚我……”她自是知道那罚的意味,想到晨间被他连连爱/宠的一幕,忍不住又羞红了脸。

    却不知,她这副模样,越发看得几步外那黑衣绝色男子恍了心神。

    小京这两年发了福,身子有些胖,羡慕看着合欢道:“看你,当初还屡屡不肯从我们家将……”说了一半,又赶紧改了口道:“你家东方是个好男人,我哪儿可比你福气。”

    即使到了现在,终究还是敬畏将军,从前的旧事她可一丁点儿也不敢提。

    “嘤嘤……他看我……”馨儿瞅着两步外糕点摊子前的贵气小哥哥,瘪着小嘴哭起来。那小哥哥生得真好看啊,滞滞地凝着她,看得她都不好意思吃糖了,只得也去用眼睛斜斜去瞥他,他却依旧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看得她越发不自在。

    糖果不吃了,递给小森吃,小森却又不肯吃,那糖便“啪嗒”一声掉地上,将她干净的粉色小裙子划脏了,两个一岁多的小娃娃同时哇哇大哭起来。

    见自己吓着了妹妹,川儿好生局促,蠕着步子想走过去帮她拭泪,又怕被她讨厌。此刻一贯执拗清冷的眼神里尽是不可置信,欢喜、贪恋、喜爱、怯弱,五味杂陈,连他自己都分不出来……

    他自小跟着爹爹浪荡江湖,可没有什么朋友,也不屑与人交际。见妹妹哭得可怜,忍不住还是别扭开了口:“喂,你别哭了。”

    红着脸,将一面素白的帕子伸出去……从来高傲的角色,几时这样柔声讨好过人家?

    却一双润白手指揩着帕子先一步沾上女童的脸颊,红的衣,素的裙,走起路来绵绵如若无骨……川儿小手一顿,听到熟悉又陌生的温婉嗓音:“怎么了?让娘亲看看。”

    那说话的女人,笑眸弯弯的,满眼的宠溺与怜爱。仿若很多年前一样,那时候他也小,一个人颠着初学的步子在茶铺外的小坡上蹒跚玩耍,脏了就爱哭,一哭娘亲便要跑过来抱他,也像这样拭着他的脸颊柔声安慰……记忆与现实重合,那个曾经只对着自己笑的女人,此刻眼里却只有她新生的女儿了。

    “馨儿不哭,娘亲给你买枣糕。”合欢牵着馨儿走到糕点摊子前,看到摊前一袭精致打扮的俊美小公子,巴巴的仰着小脑袋看自己,便也对他温和笑一笑。

    川儿一阵激动,好似所有的幽怨一刻间没了影子,差点儿就要喊出那一句称呼来。可是女人的眼神却没有继续在他身上停留,她看他,如看周围的每一个人,一瞬间他的神采又暗淡下去,那冲动的称呼便将将咽回了口中。

    他还记得她说过呢,她说:“你还这么小,记性又不好,一定会把我忘了吧……”那时候他才一岁多,却将她的话如圣旨一般牢牢刻在心里头,可是最后,他没将她忘记,她却将他先忘了……难怪爹爹时常对他说:“最毒便是妇人心肠。”

    枣糕儿惺忪软软的,酸酸甜甜的气味,女人给了妹妹和另一个小男孩一人一块,他的手心里却空空的。看着那娇滴滴的小妹妹一点儿一点儿将那糕点含下,那么小心翼翼的,他都忍不住开始咽口水了。即便是爹爹平时给他吃的各种山珍海味,都不觉得有眼前的糕点好吃……

    终究还是四岁的孩子呀,心里头苦苦涩涩的,想要将那被抢去的疼爱再夺回来,忍不住还是挪了身子走过去。

    两只小小的靴子停在跟前,合欢蹲□,看到面前小公子别扭的脸,那么好看的,眼里头却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执拗。

    爱宠抚了抚川儿白皙小脸儿:“你也要吗?”

    “恩。”川儿点点头,眼睛酸酸的,赶紧眨眨眼睛不让小水珠子溜出来。

    合欢便又从摊子上买了一块:“给你,软软的,得拿好了啊。”

    却是香喷喷的糯米糕。

    才不要呢……我也要和妹妹一样。川儿指着馨儿那块,巴巴的说:“我要她那块。”说完了,瞥着眼睛又去看馨儿,明明很想对她笑,嘴角抽了抽,摆出来的却仍然还是一副凶巴巴的冷冽模样。

    “嘤嘤……坏人……”馨儿嘴角一瘪,吓得眼泪又掉出来。

    “好啊。”合欢却没来由十分怜爱他,又掏出铜板从摊上重新换了一块,小心递至他手里:“慢点儿吃,小心脏了衣服被你娘亲教训。”

    这副场景被锻云看到了,面上虽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眼里头却有了悸动……儿子终究还是需要一个母亲,他却亏负了他。

    “呵呵。”作不屑浅笑着走上前。

    合欢还在给川儿拭着嘴角呢,却一只好看的手伸过来,凭空将那糕点夺了去。

    捏碎。

    有悦耳却阴冷的嗓音在头顶响起:“我锻云的儿子,怎么能够吃这样低贱的东西。”

    合欢抬起头,看到一袭潇洒黑衣立在眼前,那绝色男子二十七八岁年纪,狭长的凤眸紧紧锁着自己,眼里头有专横、有霸气、还有不屑一顾的冷傲。好似心间一根弦忽然将将一颤,没来由闻到危险的气息。

    “这您就不懂了。酸枣最是开胃消食,小孩吃了是有好处的。五谷杂粮皆为上天恩赐,哪儿能叫低贱?”合欢站起身子,见川儿小嘴哆嗦实在可怜,偏又重新买了一块递过去。

    ……她的声音原也如此好听。锻云眸间冷意更甚,恼怒这个女人竟然敢挑衅自己,而她的笑容和声音也无端让他心生难受。扇子一合:“呵呵,你倒是这世上第一个反驳我的女人。”

    向来不喜与人戏言,合欢就不说话了,只是低头淡淡一笑。

    锻云却又不爱看她这样的笑容,分明就是一种敷衍。低头打量着胸前女子,眸子半阖,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呵呵,倒也是个执拗的角色,难得有趣。

    惯常幽冷的性子,他脸色一沉,周身便全是冷气。

    吓得小京拼命拉着合欢的袖子:“走啦……快走啦……”

    他却又不愿意她立刻就走,竟破天荒将自己一身的冷傲捺下,脸色回复了,作出一贯玩味的戏谑来:“你倒是挺特别。”弯下腰,抱着那被一块糕点就俘虏了的可恶小儿先行走了开去。

    正午日头打照在那一身纯色的黑缎上,恍如隔世一般的朦胧。

    合欢有些木登登的。

    小京不明就里:“看把你吓的……这就是我说的那人,下次千万别再惹他……听说宫里头有后台呢。”

    “恩,是不能惹他。”合欢嗫嚅应道,抱起眼睛红红的馨儿亦往酒铺里回去。

    ……

    “好吃吗?”锻云问儿子。

    “嗯。”川儿点点头,将那酸枣糕儿递过去。锻云不屑,却又闭了眼睛将那糕点别扭含下:“这个女人……从前怎么没有发现她。”

    川儿不说话,他哪儿能将木白叔叔的嘱咐忘记?

    却各自心中存了事。甩出腰包儿将戏园子包下一夜场子,台上唱了一晚的热闹,却仍然挡不住那道红衣袅袅的身影。父子二人都像是着了魔怔,那戏反倒催生出无数的想念,想起她一次,恍惚朦胧;想她二次,茶饭不思……再多想想,那影子便刻到了脑海里,怎么洗也洗不去了……

    睡不着,各自蜷在空荡荡的戏苑里头睁着眼睛到天亮。

    ———*———

    忘川酒铺难得生意如此清闲,合欢从酒架上取下一罐新酒,撒了些自配的养生药材。才将瓶盖封好,一低头,却看到柜台下端端立着昨日那个别扭的贵气小公子,着精致的蓝色小裳儿,抿着唇,冷清清的。

    心里头怜他自小没有娘亲疼爱,却顾忌他父亲的名头,只隔着柜台淡淡一笑道:“又是你啊,你叫什么名字。”

    “锻川。”川儿手心紧了紧,努力不苦下脸来。又将手中的弹弓高高举起,讨好道:“给妹妹玩。”

    合欢抚上他的头,好言笑着道:“谢谢你啦,不过这是小男孩们玩的,我家馨儿还小呐,留着你自己打鸟吧。”宠溺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转过身又去拿东西。

    被人摸头的感觉……好奇怪啊。

    川儿皱着小眉头,以为娘亲要送客了,潋滟的眸子里抑制不住的沮丧……他想了无数的办法,才想起来这个借口呢。

    合欢却拿了针线蹲下来,早已将他心思看穿:“既然来了就玩一会走吧,我来给你补补衣裳。”只当川儿心中贪爱母性的温暖,故而频频缠着她。从来冷漠的心肠,难得对他生出来一股说不出的疼爱。

    川儿本来想说“回去让爹爹扔掉买件新的”,可是闻着娘亲的味道,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看着娘亲如今很好的气色与皮肤,眉眼间尽是贤良,又想起漠北时她曾经一个人辛苦推着板车的孤零零模样,一夜的幽怨忽然渐渐淡去……娘亲跟着大大,现在过得很幸福啊。

    合欢拽着他的胳膊,将他的衣裳小心脱下:“你没有玩伴吗?”

    川儿摇头:“爹爹说,兄弟是用来背叛的,女人是用来伤心的。”那薄凉语气,怎么听也不像出自一个四岁的孩童。

    合欢叹了口气:“你还这样小……你爹爹怎可以这样教你。”

    川儿抿了抿好看的小唇没解释……其实他觉得爹爹说得没错,这会儿他心里头就好生伤心啊,娘亲竟然将他忘了个干净。

    “娘~~”馨儿从内院里一扭一扭走出来,粉扑扑的圆脸蛋,扎着两根小小的辫子,见着川儿,小嘴一瘪,又急急将往帘布后藏起来。

    合欢咬着针线:“你去和妹妹玩吧,要一会儿才好呢。”

    “我长大了只娶妹妹。”川儿忽然抬起头,目光炯炯的好似一瞬间下了很大决心。小小的人儿啊,他以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光明正大的继续叫她娘亲。

    合欢却只当他小儿戏笑,眉眼弯弯道:“傻小子,我们这样的人家与你可不够门当户对呐……去玩吧,一会儿好了我叫你。”

    这一玩,便玩到了午间。她给他们随意熬了小粥炒了几样小菜,还以为川儿会不吃,他却吃得津津有味……倒还是个不错的孩子呢,心里头越发恋爱他。

    可惜了,生在那样的家庭。

    门外日头烈烈,小儿在桌边嬉闹,她罩在斑驳光影下缝制小裳,有男仆走进来,嗓音凶凶的:“老板娘,我买了你这的酒,里头怎么长了虫?”

    合欢忙站起来,将那坛酒闻了闻:“这不是我家的酒,我家的酒可没有酸味儿,客官您是不是弄错了?”

    男仆一楞不说话,他身后却传来清冷的戏谑嗓音:“呵呵~~我说有就是有。”黑衣款款,说话的人凤眸玉面,一身不易亲近的阴森冷冽,却原是那日街市上见到的绝色男子。

    本能的不想与他多说话,合欢低下头,继续缝补衣裳。

    锻云思想了一夜,终究捺下来脸面主动上门为难她。只想让她多看他一眼,她却是连一眼也不肯看,甚至连辩驳都不屑与他辩驳……从来心无牵挂的他,心里头忽生出好多落寞。

    看到合欢在缝补衣服,低低勾着头,阳光下的她不言也不语,安静仿若一副陈旧美人图。明明才初次见到,怎么忽然觉得上辈子已然见过这副姿态一百一万次?

    她的袖子挽到手腕处,他又看到她袖子口精致的合欢刺绣,竟是与他白色中衣上的那枚一模一样的纹路,眼神将将一暗,逼迫自己瞥过头去。却又见那个一早便不见了踪影的小儿端端坐在她桌边,面前赫然摆着一碗见底的小清粥,眉眼间登时便又是一楞、一恨……恨父子俩个的没出息。

    川儿亦是一楞,想不到爹爹竟然也来……他不愿这个他叫做爹爹的男人再次沉沦,结果他却也和他一样,终究还是来了……娘亲真是个妖精啊。

    只得低低蠕着嗓子,吞下一口粥:“爹爹。”

    身旁馨儿叫起来:“哥哥不乖,快吃饭。”

    妹妹口齿清晰,霸道又娇气,一点儿也不像他小时候,连“哥哥”都叫成了“的的”。可是他却心甘情愿听她,埋了头继续吃饭,再不理会那个漂亮的黑衣美男子。

    锻云好生气恼,摇着扇子走到桌边来:“臭小子,家中美酒佳肴不吃,却吃这粗茶淡饭。”嘴上不屑着,那清瘦身影却终究各种别扭地在椅上坐了下来……他还从来没有吃过她熬的小粥呢。

    ……

    来了一次,便有第二次,再以后就天天的来,这个才走,那个又颠颠的踏进门。早先还各自互相不待见着,到了后来父子两个便言了和,像约好了一般,一个缠着合欢、一个缠着她的女儿。

    锻云还是那副一贯玩世不恭的倜傥本性,也不刻意买合欢脸色,只将所有镇上能买得到的、买不到的上等好物全都将将望她店里头送。合欢不理不接,他便往铺里一放,扔出去也不心疼。

    忘川酒铺的顾客渐渐也少了,只要他父子往店里冷冷一坐,再无了旁人敢踏进门内……

    他还讨好着她的女儿,馨儿竟然也十分喜欢他。有一次合欢买菜回来,看到他俯下腰,逗着馨儿在画画,一大一小两个人咯咯笑得好不开心。见她回来,他还弯唇对着她笑:“你看,她也十分愿意接纳我。”笑容好生狡黠,仿若一汪不见底的深渊。

    梦里头那道黑色的清瘦背影便越来越清晰起来,那人说:“我的小合欢,我还会来找你,与你共赴下一世的恩爱……”

    合欢数算着日子,心里头盼着东方早日归家,一边却又怕他回来,怕他看到满屋子扔不掉的昂贵礼物生出扯不清的误会。

    锻云看她的眼神亦越来越不对,时常久久凝着她,好似在极力思索着一件十分久远的暗淡旧事。她偶尔从柜台上抬头,他也不知将眼神避一避,那样深深地凝着她,好似都要将他眼里的痛逼到她心里……

    合欢开始害怕起来,她将隔壁脸上些许雀斑的少女介绍给锻云,讪讪劝说道:“林家世代书香门第……川儿亦需要一个好娘亲。”

    锻云却偏偏做一副倜傥无良模样将那女子吓走,挑衅凝着她勾唇道: “呵呵,你才知道心疼麽?……这两年你却过得极好。”他的眼里含着笑,却隐隐的似乎又藏着些恨和冷。

    合欢看不懂,却频频止不住的心慌。

    他亲了亲她女儿的脸:“你看,她并不反感我……总有一天,你也会。”

    合欢咬着唇,不去听那话里的深意:“她父亲过两日就回来,我与他恩爱夫妻,请你不要骚扰。”

    “呵呵,你于他不是露水夫妻麽?做了两年,依旧还是……”锻云冷冷笑着,俯下/身抱起“呼呼”舞剑的川儿走了。

    只那脚步在门边一顿,回看她的眼神里便忽然带起一抹奇怪的冷笑,分明像是在故意挑衅:“我等你回来。”

    惹了他,莫名有些心慌……合欢才要转身,却看到门边不知何时竟站着那个日日挂念的魁梧男子,也不知站了多久听去多少,挂着满身的疲倦和风尘,深邃眸子里有着她看不懂的潋滟。

    一瞬间忽然明白那挑衅的源头,合欢忙道:“一个孩子的父亲。”

    东方将合欢揽进温暖的怀,淡去眼里头的光影:“我知道。”

    “你在看什么?”闻着男人熟悉的体味,怎得莫名还是慌张。

    “傻瓜……在取我给你带的礼物。”不忍她思想太多,东方便从袖中掏出锦盒来。却是一朵精致的合欢花簪,小心给娇妻插上:“特意在京城为你定做的。”

    “真好看。”馨儿蹦跳起来,缠着爹爹亦开始讨要她的礼物。

    合欢方才暖暖安了心,垫起脚尖趴向男子宽宽的肩:“我亦有礼物要送与你……大夫说,快一月了……唔……”

    却还不及她说完,双脚已被凌空抱起,有灼热的唇吻上她冰凉的额:“真的?!”

    东方喜极,来不及卸下包裹便抱起合欢如若无骨的盈盈娇/躯,在不大的店中将将转了几个大圈。

    视线越过她的额,清隽容颜上的笑容尚不及褪下,却看到不远处的桌面上赫然亦是一朵耀眼彩玉花簪,红的花、绿的叶,在斑驳光影下闪着莹莹波光,鬼魅一般……那笑容便是一滞,远远的,好似又见那黑衣男子回头,对着他狡黠一笑。

    ……

    “爹爹。”见惯了爹爹的无心无肺,这样阴冷莫测的表情可真让人陌生又害怕。

    “恩?怎么,你喜欢她?”

    川儿不说话,只愣愣回过头,望着不远处忘川酒铺里和乐融融的三口之家。

    “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天下唯女人最是狠心擅变……你可不要轻易喜欢她的女儿。”锻云便冷了颜色。可他劝着他的宝贝儿子,自己却早已将心落了进去。

    爹爹竟是劝他不要喜欢馨儿……川儿又糊涂了,一瞬间开始不明白,锻云到底是想起来了还是没想起来。

    可是他却能肯定一点,无论爹爹记不记得娘亲,那三个大人又要开始一段新的故事了……然而这次,他却忽然为形影单廖的爹爹存了些小心思……

    唉,

    红尘多纷扰,

    他来了,她又去。

    往事尽相忘,

    忘了还相缠,

    断不尽,理不清。

    ……

    谁又来告诉他

    这生生世世

    到底谁才是谁的冤家?

    作者有话要说:11.19日  因为完结后,看到许多亲们说玉面太可怜了,于是尘子小心肝软软滴,便答应给亲们再写一个关于玉面的番外。与正文无关哦,只当是南柯一美梦^_^这次是真滴完结啦。。*^__^* 。。。

    那个。。。番外有点无良。。⊙v⊙。。。。赶紧拿了锅盖藏起来。。。。

    (PS:看到许多弃文的玉面酱们买了上一章,于是心里头好生替玉面感动。终究你们一直支持和惦记他到最后啊,啥也不说了,大拥抱一个/tot/~~

    无良的尘子要向亲们表白。。那啥。。我前阵子得了虐男配症(咕……也有可能是更久更久以前。。)于是,不小心虐了一把玉面。。但伦家其实是爱他的,真的。。→→)

    最后的最后,感谢开文到现在悠悠初蕊君、睡不醒、707、eny19850401、玫瑰朱砂、smmer、梅林、薄荷荼蘼、屏屏姐姐、小小、417的小y、jenny111120111、csing、wendy1955、霸王306、silte、eco1008106、最爱腹黑、zt、舞玥、3012033、还有一位后台怎么也显示不了名字的亲^_^,谢谢乃们的所有霸王票;还有菜菜君的长评,以及所有亲们的留言和订阅支持!!

    在这里给大家深深鞠躬,谢谢亲们对尘子的支持,希望以后的故事还能够继续得到大家的喜欢,下篇文再见啦On_nO~~

娘子合欢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娘子合欢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娘子合欢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火花[综合]迷恋荷尔蒙这个杀手太倾城擦爱而过媚色春秋悍妇记重生之梦里花(神探夏洛克)竹马职业咨询罪犯妖色撩人:冷面郎君笨娇妻仙道难成龙战九洲夺嫡(八阿哥重生)上校的眷恋(2012同人)重生末世之兄弟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综漫]盛夏锦年相爷,床上请亘古长存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重生之贵公子的面具重生末日之王者归来穿越之不做野人很难网王同人之闯关攻略〖重生异世〗菜鸟生存守则强制婚姻奈何要若此(完结)[HP]之赫敏·格兰杰[综漫]黑白城
  作者:尘殇所写的娘子合欢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娘子合欢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