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反目成仇[快穿]

正文 第41章 王牌经纪10

    明天晚上九点前替换~

    --------------------------------------

    家里的客厅跟餐厅是连在一块的,阮桃刚绕过玄关,就闻到了煎蛋的香味,不由一愣。(下载楼 wwW.xiAZAiLOU.OrG)

    虽然回来之前阿莱尼斯说过为她备好了早餐,但阮桃自己却是清楚,她宅在家中快一个星期了,冰箱里的存粮昨天就已经被挥霍一空,她本来还计划今天出门采购来着。

    这些人哪里找来的食物?

    阮桃心下疑惑,她穿过餐厅,正要进厨房查看一番,迎面却撞上了一个也正从厨房走出来的女孩。

    那女孩身穿鹅黄色的麻布长裙,腰间还围着阮桃那条浅紫色的碎花围裙,栗色的长发在脑后绑成一根长长的麻花辫,她似乎受了惊吓,双手一抖,手中捧着的那盘菜肴差点打翻。

    阮桃眼疾手快地托住盘底,这才避免了菜毁碟亡的悲剧。

    “殿、殿下……”女孩慌慌张张地从阮桃手上抢过菜碟,脸蛋涨得通红,“我、我不是有意的,殿下,请、请您原谅……”

    女孩缩着脖子,尽力将身子蜷成一团,阮桃怀疑若不是她手中还拿着东西,她就得掩面而泣了。

    “殿下,对、对不起!”女孩的嗓音中已隐约带了点哭腔了。

    这样弄的她就像一个欺凌女性的恶人啊。

    阮桃叹了口气,接过栗发女孩手中那盘菜,转身摆放到餐桌上,顺带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物,除了煎蛋,居然还有烤肠和吐司,再加上这盘羹汤,真可谓是异常丰盛。

    不管怎么说,对比经常把方便面当饭吃的她来说,这顿“早餐”简直良心。

    “你也是跟他们一块的吗?”阮桃用眼神示意跟过来的两个男人,问道。

    女孩用手指紧张地揪住裙子,听见问话,马上开口回答,好像生怕迟了一秒阮桃就会生气似的:“是、是的,我是爱丽,在殿下的世界中,我的名字……”

    “叫爱丽小屋。”

    “什么叫‘我的世界’?”阮桃忽略了自己听不懂的化妆品名字,敏锐地抓住女孩话里的关键词,追问道。

    “关于这个。”女孩爱丽正呐呐着不知如何应答,阿莱尼斯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做出邀请阮桃落座的手势,“请殿下先用早点,我等会为您一一解惑。”

    于是在阿莱尼斯的坚持下,阮桃只好妥协坐下,刚拿起筷子,纪梵就又腆着脸凑过来,慵懒地挂在阮桃肩上,微张着唇道:“殿下,我可不会用这种餐具呢——不如您喂我如何?”

    原本夹向烤肠的筷子拐了个弯,啪地抽在纪梵的俊脸上,留下一道鲜明的红痕。

    阮桃冷着脸:“要么自己吃,要么到一边待着!”

    跟这种不要脸的家伙是不需要客气的,阮桃十分干脆地将他赶到桌子另一头坐着,然后别过脸看向呆立在墙边的栗发女孩,出声询问:“爱丽,你怎么不吃?”

    “我……”爱丽低着头,声音细小,“这太不合规矩了。”

    她有些苦涩地道:“您可是尊贵的女王殿下,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乡下女孩……是没有资格与您同桌的。”

    “等等!”阮桃差点把刚咬了一口的烤肠吐出,指间的筷子啪嗒掉落在地,她瞪着眼睛,颤颤巍巍道,“什、什么女王!!”

    纪梵就坐在她对面,此时以手撑着下颌,笑意盈盈地望她,漫不经心地说着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本来就是啊,是您的灵力唤醒了陷入黑暗深渊的幻界,赋予了我们重新化形的机会,您自然就是我们的女王。”

    阮桃还维持着举筷的姿势,但双眼无神,喃喃道:“你们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我等绝不会认错。”这次出声的是阿莱尼斯,他站起身,走到阮桃面前单膝跪下,万分认真地看进她的眼底,用起誓一般的语气说道:

    “……是您给予我等新生。”

    “整个幻界都将臣服于您脚下,奉您为王。”

    如果忽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普通地球居民的身份是假象,实际上你是某个异世界的女王,你会有什么反应?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阮桃是不信的。

    她举起手,冷静道:“不好意思,我先确定我没有耳背……”

    跪在脚边的白袍青年仍旧殷切地凝视着她,阮桃沉默半晌,猛地扶住额头:“你们认错人了。”

    “我没有灵力,也没有去唤醒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在此之前,我甚至不会去碰化妆品……”

    阮桃尽力摆事实讲道理:“所以,这中间一定存在什么误会……”

    她的话戛然而止。

    纪梵从座椅上站起,俯身朝她抓去,餐桌的宽度不短,但架不住银发青年手长,轻松就绕过那点距离,握住了阮桃的右手。

    “殿下,借您灵力一用。”

    他五指一张,轻易地从阮桃指间的缝隙中扣进去,然后慢慢合拢,将那只白嫩柔软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请您不要害怕。”

    嗯?

    阮桃刚要条件反射地一掌抽过去,忽听他这样讲,挥起的手顿时凝在半空,眼中渐渐染上极度震惊的神色。

    两人十指紧扣,在纪梵神秘的微笑中,阮桃只觉他的掌心里传来一股无法抗拒的引力,身体内部似乎有某些东西被这股力道牵引着,缓慢地从她的手心被剥离开去。

    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

    阮桃非但没有任何不适,脑海随着抽离速度的逐渐加快,反而更为清明。

    在她的注视下,两人交握的手心间绽出蓝色的光芒,仿若是来自万尺深海之下的颜色,美丽得令人炫目。

    而在这片蓝光中,一面似水雾般的镜子缓缓显露。

    纪梵第一次主动放开了她的手。

    “您看,殿下。”他同样注视着这面镜子,眉宇间划过一丝道不明的复杂情绪,“这就是诸神之镜,承载着整个幻界的核心。”

    “——而它现在,是您的了。”

    阮桃一脸“我在做梦”的表情,那面镜子慢悠悠地飘到她跟前,水波荡漾,几秒后,镜中浮现一个大大的鲜红的“0”。

    仿若嘲笑。

    阮桃一愣,回过神来,指着镜子结结巴巴道:“它、它是在干嘛?”

    “记录您的信仰值。”

    阿莱尼斯接过话题,继续为她解惑:“您与诸神之镜签下了契约,它的存在是为了保存幻界,因此……作为主人,您有义务提供养分。”

    阿莱尼斯将之前掉落在地的筷子捡起,放置于阮桃面前,低声道:“信仰值是我等得以存活的根本,您的灵力可助我等化形,但只有信仰值……可以重塑一个世界。”

    阮桃张张口,拒绝的话语正要说出,那边的纪梵却笑得惑人:

    “殿下,不要那么冷漠嘛。”

    他竖起食指置于唇上:“您就不想知道,为何外面的人对您的态度如此奇怪吗?”

    这句话正中红心。

    阮桃只好按耐下心中的慌乱,皱着眉坐好,听他用那性感的嗓音娓娓道来。

    总结起来,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切都是不化妆的锅。

    据纪梵所说,阮桃被化妆品们所处的幻界奉为女王,那个世界似乎遭遇了很严重的意外,濒临崩溃的边缘,而在即将溃散之际,幻界的载体——诸神之镜感应到了她的灵力,于是拼着最后一点力量与她缔结契约,并借助她的灵力将这三人投影到她所处的世界。

    目的,就是要收集信仰值,用以修复毁坏的世界核心。

    而阮桃作为契约者,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担负起了这个重任,具体而言,完成任务的方法分为两种:刷日常和刷成就。

    化妆品的世界嘛,日常任务都很好理解,就是每天必化一次妆,由诸神之镜打分,得到的分数将会计入信仰值。

    而刷成就……

    阮桃嘴角一抽:“什么叫做获得世人的崇拜、爱慕和敬仰,将全宇宙踩在脚下?”

    纪梵:“咳咳,反正就是其他人对你的好感也将化为信仰值,这样说只是打个比方。”

    阮桃默了会,忍不住问:“你们,到底需要多少信仰值?”

    “一亿。”

    阮桃拿过手机,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计算,看见结果后,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就算她每天刷日常都能拿满分,也得花2700多年才能达成这个天文数字!

    “我不干!”阮桃果断表明心志。

    “我的殿下,您难道还想重复之前的情境?”纪梵往椅背上一靠,眯起眼道,“您与诸神之镜的契约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与其抗拒招致负面影响,还不若接受,这些信仰值对您可是有极大好处的。”

    他不提这个负面影响还好,一提阮桃就来气。

    说什么因为她出门前没有做日常,导致脸上自带负面buff,看到她脸的路人都会下意识把她认作自己心中最为厌恶之人。

    她就说王婆婆怎么突然抽风!

    敢情都是这群成了精的化妆品捣的鬼!

    但是想到空空如也的冰箱,阮桃勉强把一肚子怨气压下来。

    她犯不着为了争一时之气把自己饿死,她迟早都要去趟超市的,不解决了这个劳什子buff,她可不敢出门祸害大众的眼睛。

    阮桃恶狠狠地瞪了表情无辜的纪梵和阿莱尼斯一眼。

    化了形的化妆品居然除她以外无人可见,想支使他们去超市买东西都不成,简直心塞!

    在现实的威逼下,阮桃最终屈服于恶势力。

    当然,她在心中安慰自己,那都是暂时的。

    然而在纪梵再次从她手中抽走灵力,化出一大堆化妆工具后,对这些化学药品天然的恐惧之心又开始冒头了。

    她差点就控制不住落荒而逃。

    纪梵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在她有所动作前,先行将她按在客厅的沙发上,闷笑着来了句:“殿下,您请放心,我的技术绝对一流,您就好好看着。”

    “哦……”阮桃止住逃跑的心思,乖乖坐好,心中却仍在不平。

    怎么非要亲手化才能计入评分呢?不知道她是纯种化妆白痴吗?

    为了让阮桃不至于两眼摸黑,两个男人商量过后,决定由纪梵为她上一次妆作个示范,然后她再行模仿。

    纪梵的手法看上去的确相当专业,阮桃直直盯住浮于身前的水镜,力求将每一个步骤都牢记于心。

    她看得太专注,以致纪梵进行到最后一步,用指尖点了点她的唇瓣,哑着嗓子道:“殿下,嘴张开点。”,她才醒过神,顺从地微启檀口。

    却被猛然覆上的温热堵住了呼吸。

    阮桃双眼大睁,眼眸里满满都是纪梵放大的俊脸,以及那片蔚蓝海洋中深邃的笑意。

    纪梵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只是将唇轻轻印上,却已令从未与人有过这般亲密接触的阮桃僵直了身子。

    最后纪梵是被阿莱尼斯一法杖赶开的。

    他们两人在客厅里乒乒乓乓过起招来,阮桃呆愣地抚上唇角,看着镜中的自己,简直想将那些化妆品甩到纪梵脸上。

    这个妆容……如果她换上一条晚礼服,都可以直接去参加贵族舞会了!

    但问题是,她现在身上就是地摊上二十几块钱的衬衣加牛仔裤啊!违和感不要太强!

    阮桃无力地招手让爱丽帮忙卸妆,再厉声喝止住两人的打斗,表达了自己的严正不满,于是协商过后,又改换成阿莱尼斯来做示范。

    阿莱尼斯一直都是恪守礼节的,他自然不会像纪梵一样动手动脚,整个化妆过程中,阮桃几乎感觉不到他的手与肌肤有分毫接触。

    对于这么守礼的人,阮桃心中满意,对他的期待也是水涨船高,可是看到成品的一刹那,她又沉默了。

    不是不好,但是……

    为什么要化这么熟女风的妆容,她平白无故老了十岁好吗!看上去就像在社会摸爬打滚好几年的职业女性,而非一个刚从象牙塔毕业的青葱少女啊!

    阮桃的心好累。

    两个男人都是不靠谱的。

    爱丽再次拿过了卸妆水,倒在化妆棉上,仔仔细细地为阮桃卸除妆容。阿莱尼斯化的妆太浓,足足花费了十几片化妆棉才算卸干净。

    待卸完后,阮桃向爱丽道谢,自己走进卫生间用清水洗了把脸,才感觉那种肌肤毛孔都被化学药物堵住的沉重感稍微退却。

    “呼——”阮桃深吸了口气,她抬起头,凝望着镜中的这张脸。

    脸型虽然是很多人会羡慕的瓜子脸,但是五官平凡无特色,属于扔进人海里就会立刻被淹没的类型,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白皙光滑的肌肤,从小到大,除了闺蜜闻玉暄,从没有人夸赞过她漂亮。

    手指摸上镜中平平无奇的脸,阮桃心中忽然升腾起一股无名火。

    什么鬼女王!

    什么负面影响!

    凭什么!她日子过得好好的,非要来弄这么一出!凭什么擅自把她的生活轨迹打乱!

    视野模糊一片,阮桃恍然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落了泪。

    她连忙拧开水龙头,接了几捧水扑到脸上,不停擦拭着眼角,可越是这样,情绪越是不受控制,冰凉的水珠顺着脸颊滴下,分不清是清水还是眼泪。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殿下,您可还好?”爱丽的声音传进来,在大开的流水声中,显得朦胧不清。

    阮桃的神志像是立刻被抽回现实,她怔了怔,扯过一旁的毛巾胡乱往脸上一抹,应道:“我马上出来,你等等!”

    门外的爱丽应了声,便不说话了。

    阮桃收拾好自己,又照了照镜子,发现眼角还是微微发红,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哭过的,但她也懒得管了,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无论发生什么,该面对的总是逃避不了的,躲在房间里哭有什么用,那三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就会乖乖消失吗?

    显然不能。

    于是阮桃也就平复好心情,重新回到客厅中坐下,平静地对他们道:“再来一次吧。”

    纪梵的视线一扫过她的脸,立马凝固住,他急急凑过来,指尖抚上她的眼角,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消失不见:“殿下,您哭了?”

    “嗯。”摆明了的事,阮桃也不会矫情隐瞒。

    “是我们惹您生气了?”

    阮桃十分干脆:“是。”

    一个“是”字,掷地有声,震得那两个男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阮桃没再搭理他们,转而对着站在一旁的爱丽招手:“爱丽,你来帮我化,没问题吧?”

    两个男人顿时皱起眉头,还没等他们表示出不赞同,爱丽自己就慌忙推让:“殿下,我、我的手艺比不得两位大人的,您、您还是……”

    “我都不介意,你紧张什么。”阮桃拍拍身边的沙发垫,“快点弄完,我还得上超市买吃的呢。”

    纪梵与阿莱尼斯刚想开口阻止,阮桃一个眼刀横过来,他们就识相地闭上嘴。

    毕竟自家殿下的火气没消,还是不要撞枪口上找抽了。

    爱丽在阮桃的逼视下,蹭到沙发边上坐下,神情仍是犹疑:“那……殿下,若是哪里不合心意,请您务必告诉我。”

    阮桃将玻璃桌上的化妆用具一股脑塞进爱丽怀中,直截了当地表明态度:做!

    爱丽不像先前的两个人,拿起化妆品就直接上手,她颇为仔细地打量了阮桃一会,伸手轻轻在两颊上点点,感受着指尖下的肌肤质感,半晌,才低头由那堆化妆品中间挑了几款,其余的都放回桌上。

    “就这么些?”阮桃有些意外。她对化妆一窍不通,但前两次化的时候,那俩男人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往她脸上抹,相较之下,爱丽就明显朴素很多。

    “殿下,您的肤质很好,不需要过多的修饰。”爱丽伸手握住阮桃的指尖,几乎在同时,那种身体深处某些东西快速流失的感觉又涌现了,“况且,殿下您那么年轻,现在的外貌正是最为得天独厚,过浓的妆反而会掩盖您的朝气,这几样就足够了。”

    阮桃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再差也不过是前两次的程度,而且爱丽分析得头头是道,看着就有谱。

    从两人相握的指尖处有淡粉色的微光蹿起,爱丽小心翼翼地捻起那缕微光,手指一绕,做出往后回拉的手势,掌心便多出了一支黑色的笔刷。

    阮桃知道她是要开始动作了,连忙如法炮制,在自己面前张开了水镜。

    爱丽先挑了一支杏色的隔离霜打了底,才一步一步上底妆、化眼妆唇妆、扫腮红、打阴影,最后,再娴熟地于阮桃的下眼睑处扫出一个卧蚕,期间那支黑色笔刷随着步骤的推进不断变换形状,最后一笔画完,爱丽端详了会,满意地点点头。

    “殿下,您看这样如何?”爱丽指间的笔刷在完成任务后,就消失不见。

    阮桃呆愣地望着水镜,有点不敢相信,镜中的人……是自己。

    爱丽为她上的妆十分轻薄,五官大体还是原先的模样,但眉毛被修饰得更为柔婉,眼尾处打了层淡淡的桃红色眼影,爱丽还调皮地画了个下垂眼角,凭空让她生出一股楚楚可怜的情态。

    考虑到整体效果,腮红也只是稍微扫了下,倒是口红用上了偏浅红的斩男色,唇瓣饱满,看上去就鲜嫩可口。

    当然,阮桃是不懂这些专业术语的,她只是忍不住惊叹爱丽的巧手:“你还谦虚,简直就甩了那两个不靠谱的一百条街!”

    旁边那两个不靠谱·被嫌弃的男人默默黑了脸。

    不过看见阮桃兴奋的神色,又把到口的抗议压了下去。

    ——殿下开心就好。

反目成仇[快穿]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反目成仇[快穿]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la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反目成仇[快穿]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她有点好看gl快穿表妹不是炮灰末世之丧尸王朝画劫神秘老公,太危险!现世宠妻守则关于被外星人捕捉后如何保命的可行性报告天印神座别怕,大师兄在呢[修仙]女总裁的专职司机乌江战纪[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天命传说之错影骑士我是大牌明星闲庭花事了水浒之特种兵王论花瓶一姐钓到命定金主的几何概率逆魔奇缘情夫扶正奋斗史承宠记驱魔大纯阳爸爸妈妈我爱你[快穿]韫色过浓反骗攻略(快穿)学霸他不可能喜欢我二大爷的1957落花辞农媳当家
  作者:执灯夜行所写的反目成仇[快穿]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反目成仇[快穿]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