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画劫

65.章六五

    三月之前,北疆冬狩,闭锁边关。(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OrG)有关冬狩的零星消息自北疆传到幽陆各方,引得幽陆其余势力各有思量。

    如今三月已过,北疆平定,互市再开,无数势力趁机派人进入北疆,再探玄机。

    一辆来自大庆的车队于今日驶入北疆地界。

    这一车队装扮低调,随行不过三辆车子,均是青布黑轴,劣马拉车,左右共有一班三十人,负责保卫车队,护送车主入北疆各地交易。

    边关往后,北疆共有三大知名城池,十八落脚小镇。此三城十八镇中,更分布有不计其数、鱼龙混杂的大小势力数百个。

    这一势力聚集之地因形似一扇大门,而被来往商队称为“鬼门关”。

    鬼门一关,群鬼狂欢,来者莫怕,入我鬼关,与我狂欢!

    来北疆做生意的商队都知这句童谣,日常行动总绕鬼门关前进。

    但这一车队却别有不同。自进入北疆之后,它行行停停,不往三城十八镇寻去,却向鬼门关直走。

    车主所坐的那辆车便门户紧闭,只有低沉的声音不时自车中传出,询问左右:

    “今年北疆余下的人多不多?”

    “多,我们一路过来,竟都可见到人烟。”

    “距离鬼门关还有多远?”

    “再过十里便到。”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两样东西都已准备好了。”

    一一对答之后,车队中的半数骑手忽然带着一辆马车脱离车队,策马前行,一路打马来到鬼门关前,便见黄沙漫天,巨石成林,大大小小的天然石林之后,便是错综复杂、犬牙交错的大小势力聚合之地!

    前行一段的半数骑手毫不犹豫,带着马车,一头栽入巨石阵中。

    他们后边,车队不紧不慢,继续向前,不过一会,也进入了鬼门关。

    前一刻金阳当空,后一刻星月斜晖。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

    三天三夜,车队离开巨石林,车轮驶出巨石林那一刻,之前先行进入巨石林的半数骑手带着马车重新归队。

    首领再回车旁,在马车之外,对车主道:“大人,我们已过了鬼门关。”

    “此行倒是安稳又飞快。”车主沉默片刻,又问,“他们是拿了东西还是看了令牌?”

    骑手轻轻道:“看了令牌。”

    说罢,他手一翻,将令牌呈于窗前。

    光线流淌,照亮他手中令符,只见其形如火,上刻一“燧”!

    弄月拿云城,飞渡十二桥。

    冬狩翻篇,北疆洗牌。如今北疆之中,再不闻天宝茉母、苍天宗主,只有于废墟中重建的拿云城,以及屹立城中炎炎大殿!

    燧宫一统,炎殿朝圣。如今拿云城人流如织,街道宽敞,十乘并骑,千店同列,旗帜招展,人马声、车流声,吆喝叫卖声,声声明朗,声声热闹。十二冰桥更时时行人,行者均携宝物,各带珍奇,只为向燧宫投诚而来!

    车队穿过鬼门关,又走三天,终于来到拿云城中。

    一进城中,举目望去,便是望不见尽头的街道与数不清数量的人群。

    马车前行的速度顿时慢下,各种喧闹的声音透过车壁,传入车中。

    车中人道:“拿云城如何?”

    左右骑手低声回答:“似我朝神都。”

    车中人又道:“城中人如何?”

    左右骑手再说:“似我朝神都中人。”

    车子终于来到了冰桥之下,车帘掀起,身着斗篷之人自车中下来。他先看四周,拿云城果然繁华不输西京,再看城中之人,个个面带微笑与矜傲,更似西京之人!

    他于心中暗忖:

    若燧宫当真彻底控制北疆,又可凝聚北疆人心,则北疆必凝为一绳,有生之力尽为燧宫所用。则其挥军南下之说,绝非嘴上之语……

    他穿过冰桥,来到炎殿守卫处,献出珍奇:“求见明如昼大人。”

    炎殿守卫看过珍奇,将其带到明如昼处。

    明如昼道:“你是何方之人?”

    斗篷人于明如昼前伸出手掌,其掌心之中,放一令牌。

    令牌玄黑藏金,其上刻有一“诛”字,正是大庆天蛛卫统领之令!

    四下寂寂,幽暗宫殿的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咳嗽。

    重重深门之后,平躺榻上的界渊忽然睁开眼睛,抬手捂嘴,闷咳一声,一口心血全入手中。

    几息安静,外头传来明如昼的声音:“大人?”

    □□消亡,本体受创,内气紊乱,于体内左突右撞,使鲜血沸涌,五脏俱损。界渊半阖双目,隔着衣衫,以双指游走胸腹大穴,道:“何事?”

    殿宇之外,明如昼道:“大庆之人已经来到。”

    传声之间,两指行经之处,重重气锁结于体内,锁住伤势。而后,界渊漫不经心一甩手,火焰自指尖蹿升,将掌中鲜血一燃而尽:“让他进来。”

    天蛛卫的统领随同明如昼进入大殿。

    殿宇雄奇,十八金丝楠柱擎天立地,二七南明离火灼灼不灭。但这左右除他们与界渊之外再无他人,倒显得额外空旷冷寂。

    统领心中暗奇,却不敢多看左右,依照规矩叩首行礼之后,方道:“大庆向燧宫宫主问好,祝大人贵体安康。”

    界渊单手支额,懒懒道:“哦,贵主派你前来,是愿意借道给燧宫,让燧宫横穿大庆,前往世家了?”

    统领心头骤跳:“这……”

    界渊哈哈一笑,忽然站起,自宝座之上一路而下。

    他行走之间风云汇聚,长袍飞扬。

    低垂双目的统领只见飞扬袍角于眼前掠过,烈烈深红,灼灼明焰,于响在耳旁低沉慵懒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界渊来到殿中,站于窗前,看北疆开阔,炎殿雄浑,他呵笑一声:“燧宫欲取大庆。天之极位于世家西方,北疆则与世家相隔大庆,若大庆肯借道让燧宫北疆之众一路通行世家,并将多年来在世家布下的探子交给燧宫,则事成之后,我会将世家一半地盘送予大庆……这魔道名声,就由燧宫全替大庆扛了。”

    统领心脏怦然而动,屏息凝神,继续听界渊之话。

    界渊却忽而将声音一收,低低的笑声之中依稀带着揶揄:“当然,若到此地步,大庆还担心触怒一心维护幽陆秩序的正道教派,此番协议不提也罢。”他悠悠道,“毕竟三百年过,大庆和世家的不解之仇也渐渐淡了啊……”

    统领心生不忿:“大人此言差矣,世家为大庆叛逆一事,大庆从上到下,无人忘怀!”

    界渊笑道:“统领不必焦急,时间确实是一个可以磨消一切的恐怖存在,过往将为历史,历史终作尘埃,以此观之,一切恩仇爱恨,虚妄无聊。”

    统领敛眉道:“我主知大人想法,我主还有一问。”

    界渊:“说。”

    统领:“我主说:燧宫欲向大庆借道……朕如何得知,燧宫之意真在世家,而非大庆?”

    界渊笑道:“世家与大庆均与我相邻,我若攻打世家,自然暂且不动旁人,我若不攻打世家,你主才要好好思考,是否要与剑宫、佛国、乃至世家一通消息。只是不知,那些正道教派何时会让大庆灭亡世家,何时会让世家灭亡大庆?”

    统领无言以对。

    如今剑宫、佛国共为正道盟首,两大教派虽不管幽陆小规模战争,但若涉及到大庆与世家这样庞然大物的存续问题,几乎不用考虑,必然出手干预。

    若有朝一日,大庆真得天时地利人和,欲收复世家,剑宫是否会干预,大庆是否要直面整个正道会盟的压力?

    界渊已回座位,懒懒道:“你们可以回去详细考虑,本座只等十日。明如昼,送客。”

    站立一旁,始终安静的明如昼此时上前,温文尔雅:“统领,请。”

    统领只得起身向外。

    离开之际,他鼓起勇气,飞快抬头看了燧宫之主一眼!

    只见大殿之中,几步之隔似千山万水,几阶之高如界域之别,坐于宝座的魔主披着红衫,如身加烈焰,但其黑眸深处,广袤一如寰宇边界,大而无渊,虚墟无垠,烈焰不能燃!

    他只听界渊声音之际,确实有感界渊于智计言语方面,与原音流颇多相似。但其真正抬眸看人之后,他却再不敢将这位魔主与世上谁人等同。

    炎殿之外,人潮不停。

    薛天纵站于城墙之上,静静看着马车远去。

    尽管车马低调,全无标记,但标记可以撕下,习惯却无从改变……这群人是大庆之人。

    他一手笼在袖中,一笔一划,以指于掌心小剑上写下:“大庆来人,目的未知。”

    小剑暗暗发亮,消息已传千里之外的剑宫!

    自那日天柱出来,言枕词一路往剑宫飞驰而去。

    中途他路过北疆,不免暂停脚步,直到于酒馆中听见界渊日前还曾当众出现之后,方才缓了一口气,继续朝剑宫赶去。

    天峰之顶,覆雪怀冰。

    言枕词到达剑宫之时,剑宫正接待客人,落心斋与佛国两大势力一同派人而来,已在山上盘桓多日,三大势力一同商讨对付燧宫的计划,

    言枕词在接天殿窗后晃了一下。

    殿中晏真人与端木煦一同看见,晏真人不动声色,继续和另两方交谈。而端木煦等了片刻,随意找了个借口自殿中出来,快步来到言枕词身前:“师叔祖,北疆发生之事剑宫已经了解,这些日子以来,剑宫没少派人前往北疆寻找您的踪迹,如今您安全回来就好——”

    言枕词安慰对方:“中途去治了个伤,不用担心。”

    端木煦:“师叔祖接下去有什么计划?”

    言枕词沉吟道:“我看佛国和落心斋的人都来了,你们是打算对付界渊吧?”

    端木煦:“不错。”

    言枕词借口信手拈来:“那我再替你们打个头阵,先往北疆一探界渊此时情况。”

    端木煦迟疑:“界渊之力神鬼莫测,此行太过危险……”

    言枕词:“不妨,我带上离禹尘剑一同前去。”

    端木煦并未怀疑,只忧心道:“师叔祖真不需要休息两日再谈其他?”

    言枕词大义凛然:“除魔卫道,舍我其谁?”

    此语掷地有声,端木煦肃然起敬,再不效仿小儿女之态,立刻取出离禹尘剑,双手奉给言枕词。

    言枕词接了至宝,一刻不停,再往北疆而去。

    当接天殿中议论结束,晏真人得知言枕词已经带着离禹尘剑前往北疆,不免和端木煦一样心生担忧。但他早知师叔性情,不过微微一叹,便问翟玉山:“近日天纵可有传来消息?”

    翟玉山摇头:“并未。”

    晏真人颔首:“让天纵以己身安全为要。”

    翟玉山道:“自然。”

    言枕词自剑宫而下,再往北疆,一路来到北疆拿云城。

    这一夜月明如镜,本不太适合干偷偷摸摸的事情,但言枕词已经不想再挑时间,等到夜色彻底笼盖天穹之际,便纵身进入炎殿之中。

    也不知是否今日利于出行,虽然月明如镜,火光似昼,但自冰桥开始一路向内,言枕词走得轻轻松松,本以为会遇到的机关阵法全无踪迹,竟畅通无阻来到了界渊大殿之前。

    人在路上时,一心到此。但真到了地方,言枕词却又有几分纠结:燧宫大殿,防守居然如此松懈,看来是有人邀我入内。那我是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去呢,还是遵循原本计划,自窗跳入,给对方一个惊喜?

    正当此时,后方忽然传来一缕沉浑而熟悉的气息。

    有人来了!

    言枕词心中一惊,不再犹豫,立刻推窗入内,刚刚入内,便被只手拽到榻上!

    背与长榻相撞,发出沉闷一声响。

    仓促之间,言枕词先反手扣其腕脉,再抬起头时,视线正正和一双漆黑带笑的眼睛对上。

    但笑意只于界渊眼中一晃而过。

    下一刻,界渊俯身压制言枕词,在其耳旁轻嘲道:“哎呀,你说如果你的徒孙看见这一幕,发现自己敬重的前辈竟在邪魔床上鬼混,也不知他会如何崩溃?”

    与其落下话音相对,窗外而过的气息停了一停,而后,声音响起,正是薛天纵!

    薛天纵狐疑道:“大人?”

    室内寂静。

    言枕词与界渊坦然对视,淡雅出尘,适度反击:“嗯,他一定也不知道自己反出教派,重新投靠的魔主实际是个女装癖□□狂,又漂亮又可爱又娇气,还对女儿家的东西了如指掌,研究匪浅。”

    界渊有趣一笑,竟不反驳:“世人会信?”

    言枕词也笑:“恰好世人也只信我入你室内行刺于你。”

    两句话落,言枕词再看界渊,心中感慨:人常道画虎画皮难画骨。这人撕开了皮往骨子里头细看,还真是一模一样的……

    他在榻上与界渊身下动了动,换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同时收回按在界渊腕脉上的手,说:“你伤得不轻啊。”

    界渊起身,拢了拢衣襟。

    他本已睡下,此时披头散发,不过穿一内袍。他不回答言枕词的话,只向窗外道:“无事,天上飞来一只山雀,砸到我床头。”

    窗外薛天纵:“……”

    他不知信了没信,反正随后气息离去,人已走远。

    界渊再向言枕词:“你来干什么?”

    言枕词道:“你将东西全部留给我,舍身赴死,不就是想我过来吗?”

    界渊徐徐道:“我还想你将离禹尘剑带来,你带来了吗?”

    言枕词还真的带来了。

    但他也回避过这个话题,另起一头,单刀直入:“你去天柱是为拿虚实光璧,但随后的天柱中心并不在计划之中吧?那日你是为我而去的?”

画劫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画劫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la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画劫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神秘老公,太危险!现世宠妻守则关于被外星人捕捉后如何保命的可行性报告天印神座别怕,大师兄在呢[修仙]女总裁的专职司机乌江战纪[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天命传说之错影骑士我是大牌明星英雄联盟之君临荣耀无敌强化系统妄想世界大冒险无限之浮游天下末世之丧尸王朝快穿表妹不是炮灰她有点好看gl反目成仇[快穿]闲庭花事了水浒之特种兵王论花瓶一姐钓到命定金主的几何概率逆魔奇缘情夫扶正奋斗史承宠记驱魔大纯阳爸爸妈妈我爱你[快穿]韫色过浓反骗攻略(快穿)
  作者:楚寒衣青所写的画劫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画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