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70章 070

    “真的是你吗?”即便得到陆柒的回应,秦何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带着不确定的语气一遍又一遍的确认。(本书由www.xiazailou.org(下载楼)整理发布)陆柒也不嫌厌烦,一遍又一遍地给予他回应。

    秦何拉起她的手想咬上一口,证明自个不在做梦。看到那上面白色的绷带后,他面上神情又多了几分心疼。

    陆柒顺着他的目光看下来,下意识地又缩了缩手:“只是被条疯狗咬了,不是什么大的伤口,也不碍事。”只是替她包扎的人太小题大做,明明只是个小伤口,包扎得却十分夸张罢了。

    秦何却不信,陆柒只得当着他的面解了绷带。他身上要拦,陆柒却摇摇头继续动作:“本来就不是大伤口,这么绑着反而好得慢。”

    那伤口早就不流血了,她又撒了些上好的金疮药,原本就没有必要这么用布条绑着。

    秦何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伤了的手瞧,陆柒的伤口一露出来,他却黑了脸。

    她的伤口已经结了痂,上面分明是一个深深的牙印!女子要没有墨镜之癖咬陆柒干什么,这牙印的主人肯定是掳走陆柒的那个容貌昳丽的男子。

    秦何一时间气得牙痒痒:“好啊,我在府上担心的你要命,连觉都不敢睡,你倒好和那胡人卿卿我我!我都听说了,回来的时候你连衣服都换了,穿的还是胡女的衣服!”

    陆柒在外头那么久的时间,连衣服怕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胡人不比大启,对于名节之类的也不怎么看重,秦何越想越气,简直要七窍冒烟了。

    陆柒大喊冤枉:“为妻冤枉啊,那衣服换了是因为胡女浇了一盆冰水到我身上,我便换了衣服。依着那些胡人骄纵的性子,要真是我和她们王子卿卿我我,她们至于狼狈逃窜吗?”

    陆柒简直要被怄死了,那胡人王子弄破她的手流点血也就算了,非要用牙齿咬,感情打的还有这个主意。

    “在你的身上留个不可磨灭的印记,一看到它就会想起我”这样的想法,若是情人还觉得浪漫,不是的话,只觉得厌烦和膈应。膈应她也膈应喜欢她且她喜欢的人。

    她伸手到陆柒面前:“你若觉得这疤痕碍眼,将它咬破便是。”

    “你以为我不敢?”秦何捉住陆柒的手往那个牙印上狠狠就是一口,本来就是薄薄的痂,秦何一咬便是鲜血直流。

    尝到血的铁锈味,秦何也冷静下来,看到陆柒流血又有几分心疼。

    他下了床,赤着脚踩在地毯上为陆柒找药和新的绷带,原先给陆柒包扎的小厮已经包扎得够夸张了,这次秦何干脆把她胳膊都包起来了。

    陆柒看着自己的手满头黑线,用另一只手拿剪子剪了绷带,简单地用拇指宽的布条从手指间绕过包扎好。

    她动了动手指,这下只有手背和手心非包裹住,手指还是能够比较灵活的动。

    秦何声音闷闷的:“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

    “我没有这么想,你做的很好。”陆柒在睡着前都听秦燕絮絮叨叨说了,秦何确实做的很好,无论是审被抓的胡女,还是写文书求援,亦或者是吩咐人地毯式的搜查,她不在的时候他承担了府上主心骨的角色,这一次他确实做的很好。

    陆柒点了油灯,借着灯光看了看屋内的计时器,原以为是早晨,这个时间却差不多是戌时,她折腾回来的时候是拂晓,想来是因为神经一直紧绷骤然放松,一时间太过困倦,竟睡了近十二个小时。

    陆柒肚子借打鼓朝她抗议,她用茶水漱了口,又有冷水抹了把脸,转两圈,从屋子里找了些点心垫肚子。

    又给刚刚洗净脸梳了头发的秦何递了几块糕点。等吃饱喝足,她也没叫下人进来伺候,而是赤着脚站在摊子上开始解衣服。

    秦何瞧她动作,差点没把喝到口中的茶水给呛出来,他咳咳两声,用帕子擦掉口边茶渍:“你解衣服作甚?”

    陆柒坐到床沿又开始解裤子,坦荡荡道:“自然是给夫郎看证据,若是为妻真做了些什么,身上肯定有痕迹。”

    秦何脸色涨得通红:“不用了不用了,我信你还不成吗。”

    “当然不成,要是不证明清白为妻岂不是白被夫郎冤枉了。”陆柒依旧自顾自动作,一边道“妻夫之间没有什么隐瞒的,这种事情还是摆清楚了比较好,免得夫郎你心中有了疙瘩。”

    秦何没再说话,只是垂着头,脸都红得要滴血了,虽然嘴上说不看,强烈的好奇还是让他忍不住,时不时地抬头偷撇一眼陆柒。

    因为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灯光下的女子肤色白皙,肌肤是不亚于男子的细腻。

    她的身形偏瘦,虽然高,但看起来太过纤瘦,穿着衣袖宽大的衣服时,总有种弱不禁风之感。

    但现在脱了衣服,他才发现,陆柒身上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有肉的,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瘦的只有骨头。

    女子体态匀称而修长,肩头圆润,在摇曳的灯光下肌肤笼上一层淡黄色的光晕,好像温润细腻的白玉。

    从额头到高/挺的鼻梁再到嫣红的唇瓣,秦何的视线一路往下,从陆柒精致的锁骨,再往下面,是和他截然不同的浑圆。

    他的视线只在那上面停留了极短的时间,便面红耳赤地往下看,越往下是平坦的小腹,再往下三寸又不能看了。

    他只觉得自己头顶都要冒烟了,眼睛也不知往哪里放:“我都看过了,什么痕迹都没有,你快点把衣服穿起来。”

    陆柒有些促狭地道:“后背还没有看过呢。”

    秦何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看不看!”

    陆柒“哦”了一句,等秦何再转过身来,她已经在外面拢了件薄薄的外衫。

    明明陆柒是按照自己的要求做的,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轻松多一些还是失望更多些。

    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陆柒又将他揽到腿上做着:“方才夫郎都看过了,那为妻证明了清白,白被夫郎委屈了一场,是不是该得到安慰?”

    秦何顺着她的话问:“你想要什么安慰?”

    陆柒的下巴抵在他略显单薄的肩膀上,低低沉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笑意:“还没想好,待会想到再说。”

    秦何坐在陆柒膝上,薄薄的夏衫贴着身后绵软,他面上绯色还未退却,从陆柒身上传来的温度又传过来。

    明明身后的人和以前也没有太多的区别,但在这个时刻,这样的姿态,他却觉得陆柒身上带了古怪的魔力。

    对方好似火炉,源源不断的热气传来,那耳边传来的声音里也带了化不开的情意暧昧,他分明是坐不住的,却又浑身僵硬,好像是全身都生了根一般,怎么也无法从陆柒的身上挪开去。

    陆柒瞧他浑身都要冒烟的样子,生怕自家夫郎给激得昏过去,伸手去解秦何的衣裳:“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要觉得热,就把衣裳解了。”

    这么热的天,秦何身上也只穿了薄薄的一件,还是冰丝的料子,被陆柒这么解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穿了!

    他伸手拽住自己的衣领,身后抱着他的女人却低声道:“夫郎冤枉了为妻,为妻好不伤心,就让夫郎做先前和我一般都事情作为安慰如何?”

    秦何神色略有松动,陆柒趁热打铁:“七夕前晚夫郎应允我的话可还记得?”

    什么话?秦何迷迷瞪瞪,又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当时没吭声,默认七夕之后生个孩子,可要不圆房,哪里会有孩子?

    想到此处,秦何扯住衣领的手就更软了,一个行随意动,一个半推半就,到后面,陆柒扯了那件本就松松罩在她身上的外衫,秦何身上的衣衫也悉数落到地毯上头。

    厚重的床帘遮住了一切,也遮住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和呻/吟。

    家主和正君待在房间里两夜都没出来,底下的人都有点慌了,生怕两个人饿昏了倒在房间里,陆柒回来的第三日早晨。一大早就有人砰砰地敲响房门。

    半晌里面才传来一句:“把水端进来吧。”

    小厮推开门来,几个人分别端着干净的水和毛巾进去,还有送早膳进来的。厨房里熬得浓稠温热的粥,特地放凉了才端出来。

    “东西放下就可以出去了。”屏风后头传来的女子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几个下人应了是,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陆柒随便抓了件外衫披着头发出来,最后一个小厮手脚慢,没来得及退出去,无意地看到了两日没出门的家主一眼。

    只消一眼他就吓了一跳,对上陆柒的眼,连忙退了出去。

    陆柒端早膳过去喂床上人的时候,未经人事的小厮还忍不住心里犯嘀咕:“也不知道家主是被哪只野猫抓的,身上竟那么多印子。”

    在床上的某只“野猫”打了个喷嚏。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别的要求,弃文的时候默默弃就好,不用特地留言知会我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