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67章 067

    那胡人指的方向,就只有她们一行人,她们带出来的护卫都是清一色的灰色短打,穿蓝色衣服的只有她们两个人,不怪陆柒下意识挡在秦何面前。(本书由www.xiazailou.org(下载楼)整理发布)

    胡人都是蛮不讲理的,也不那么注重所谓的贞洁,凡是她们看上了的都得抢回去。不然前年也不会发生已经成婚了的男子被抢走的事。

    这几个胡人看着就身手不凡,好在人也不算多。陆柒警惕地挡在秦何的面前,准备对方一出手就回击。

    秦何好歹是她男人,要是连自己的正君都护不住,她这个做妻主的岂不是窝囊透了。

    陆柒护在秦何前面,那些护卫则护在她和秦何跟前,更准确的说,是护在秦何左右。她们都是原先秦家的人,要是秦何真的被胡人虏获羞辱了,她们就算死也难辞其咎。

    后者从宽大的袖子里抽出匕首,刀已出鞘,锋利的匕首泛着冰冷的寒光,要是这些胡人真敢对他做些什么,他绝对让这些人刀刀见血。

    那胡人使了眼色,陆柒握紧了从其他护卫身上拿的长剑,也提高了警惕,两方迅速交战起来,虽然没有死人,但片刻功夫已经有人身上溅了血。

    这些人对着陆柒的时候没有杀气,她也难以做到亲自动手杀死人,所以只是努力用剑砍过去,只对准四肢,而不是要害之处。

    护卫们打起来就凶残许多,但因为要保护秦何的缘故,动起来不如胡人来得蛮横灵活。

    没多久地上就躺了几个胡人,陆柒鼻子里充斥着血的铁锈味。踏踏的马蹄声又从远处传过来,陆柒看了一眼,有点心生绝望,这来的全都是些身材高大的胡人。

    那马上的胡人女子下了马,和站在那里没动的胡人用胡语沟通了一二,又朝着马上的人叽里咕噜说了些陆柒她们听不懂的话。

    紧接着几个胡人便直接骑着马,扬着大刀往她们这边过来。眼瞅着一把刀直接往秦何的方向砍过来,那些护住秦何的护卫都被缠住了,最近的一个眼瞅着也来不及。秦何手中只有一个匕首,根本不可能挡得住,

    陆柒下意识地走了一步,挡在他前面,用长剑去隔开胡人的弯刀,这胡女用了很大的力气,弯刀砍下来又临时收了几分力。

    绕是如此,陆柒握住长剑的虎口还是被震得发麻,她手一软,那长剑就掉了下去。

    于此同时秦何的匕首也刺了出去,那砍人的胡女显然用刀很是灵活,直接打掉了秦何的匕首。然后把手被震麻的陆柒拎小猫一般拎起来。

    胡女高喊了一声接着,陆柒整个人便被抛掷那胡人中间。

    陆柒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扔到了一圈高大的胡女中间,她没有武器,只能一脸懵逼的赤手双拳去战斗。

    她也就太极拳打的最好,不过是外家功夫,又没有什么内力可言。一个武艺一般的人对付几个武艺高强的壮女显然相当吃力。

    这些女人底下也没有她可踹的地方,那种应急的阴毒招数起不到作用,她利用自己身形灵活好不容易撂倒两个,一个疏忽,脖子便被人一记手刀,眼前黑麻一片软软的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陆柒被拎起来放在了一匹马上,那马上还坐着一个容貌昳丽的胡人男子。

    这男子并不是后来才来的,而是在先前来月老祠的胡人队伍里,只是先前这些女人把他小心翼翼地护在后面,她们才没瞧见。

    那男子有一头金灿灿的头发,眼眸像是澄澈的蓝水晶,生得十分精致,眉眼中带着天生的倨傲。

    他的衣着华贵,白皙的额头上还系了镶嵌着宝石的抹额,新来的胡女也都对他毕恭毕敬的,显然是这些胡女的主子。

    方才那男子在队伍中间发号施令,陆柒她们听到的女声不过是传他的话,以至于把“她”误以为是“他”,这才一着不慎,导致陆柒被抓了过去。

    看到要的人已经被打晕搁在自己的马上,那男子满意的点点头,用胡语命令:“她们杀了我们的人,把这些人都杀了。”

    说罢他便领着一队胡女扬马而去,剩下几个胡女善后。

    秦何这边倒是想去追,但这些胡人突然就转了打法一个个来势汹汹,刀刀都往致命处砍。她们要护着秦何,应对吃力,根本脱不了身。

    等到官府的军队赶来,那几个胡人用胡语喊了一句,便胡砍了一通一溜烟就跑了,只剩下两个跑得慢的被抓了起来。

    地上还有几个倒下去的人,都已经咽了气。到处都是血,在许愿树那些系着红色布条的木牌映衬下,显得尤其诡异。

    随着官军来的是章知县,她的衣服都全被汗水打湿了,胖胖的身子挤到秦何跟前,诚惶诚恐道:“郡卿大人,下官来迟,让您受惊了。”

    秦何面色很苍白,官军的到来也只是让他稍稍松了口气,他低头看了看倒下的几个人:“将这些死了的胡人尸体拖去喂狗,我府上的人好生安葬,麻烦你们写信,另附上两百两银子给她们家人。”

    看着地上惨状,章知县倒退两步,缩了缩脚确定自个没踩在不该踩的地方:“是是是,下官这就吩咐人去做。”

    她惊叫道:“您的手流血了!”

    秦何低头看了一眼,她抓住匕首的手都被锋利的刀刃割破,沁出鲜红的血珠,不过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镇定地把匕首收回刀鞘里:“我没事。”

    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他是恨不得鞭尸了,府上那些牺牲的护卫他来写信其实更妥当不过他来不及悲痛,也没有时间去先写那个。

    秦何闭了闭眼,竭力把思绪理清,道:“那两个抓到的活的胡人,把她们绑好了,本郡卿要亲自审!”

    “这……”章知县有些为难,“胡人的事情下官也不好做主的,不然您问问知州大人?”

    那些保住了性命的护卫愤然道:“就是和她们一起的胡人把家主大人掳走了。”

    “什么,陆大人被胡人抓走了!”章知县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剩下跟着她来的师爷尖声叫:“大人大人!你快醒醒吧!”

    被关在大牢里的两个胡女被锁链锁在了墙上,周围阴森森的。秦何换掉身上染了血的衣服,明明是个容貌明媚的小公子,但看起来比这大牢还阴森。

    那两个胡女不知怎的打了个哆嗦,不过还是打定主意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

    狱卒先是给她们上了一顿刑,这两个胡女倒是硬气,身上被打得鲜血淋漓了,还是有用的不肯说,也不肯交代来历。

    倒是不听地用蹩脚的大启话骂人,还吐着带血的唾沫。

    秦何离她们远没有被口水喷到,施刑的狱卒直接一巴掌扇过去,把人脸都打歪。

    秦何看着她们面无表情道:“我听说有种刑罚,就是往人的身上打一些伤口,再在那些伤口上浇了一些蜂蜜,取些蝎子和蚂蚁过来,它们最喜欢这些东西。”

    他也觉得这牢房里昏暗又恶心,简直让人想吐,这种阴毒的刑罚也并不适合从他这种娇养的大家公子口中说出来。

    这些刑罚他只是听爹讲过,当时还感叹想出这法子的酷吏阴毒,没想到有一天会是他亲自让人用到犯人身上,而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套话。

    但他方才差点死了,爹娘远在京城,而能够给他支撑的那个人被这些胡人掳了去,生死未卜,一想到这些,他的心肠又变硬起来。

    不从这些人口中套出有用的消息,他都对不起那些拼死护住他的护卫,也对不起陆柒。

    看到那两个胡女刷得一下惨白的脸,秦何出了牢门,那狱卒便按照他先前说的拿来蜂蜜和一罐子蝎子还有临时挖来的一个小蚁窝。

    秦何在外面等了一阵,里面的狱卒走了出来:“秦正君,那两个胡女招了,她们的地位不高,抢人也只是奉命。知州大人应该是被他们的十三王子抢走了。不过那位王子性情很是古怪,她们也不清楚那人想做些什么。”

    秦何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她们可有说先前的住处?”

    狱卒报了个地方,又道:“我们已经封城不准人随意进出,胡人的容貌很好辨识,不过目前还没有消息,那群胡人应该还没有出城。”

    陆柒被带走的时间离官兵赶到并不远,而且在章知县来的时候就已经下令封了城。

    秦何命令道:“看好她们两个,按她们说的先到那地方找人。”

    胡人再一次把好好的一个乞巧节搞得大乱,那边章知县在舒服柔软的大床上悠悠砖醒,陆柒却被人浇了一盆冰水。虽然是炎热的夏季,她也一个哆嗦,愣是被冻醒过来。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