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58章 058

    西域比不得大启,讲究条条框框乱七八糟的规矩,那一点也不含蓄的西域人看这年轻的男女亲到一起,当初就吹起口哨来。(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陆柒听到口哨声脸黑了一半,等秦何慌忙从她身上爬起来,陆柒也跟着起了身,把说好的那一锭银子丢到那西域游商手里,追着秦何上了在巷子外头等候她们的马车。

    这下秦何是完全没有心思逛夜市了,陆柒是陪着他过来的,又不是很爱逛街,也就吩咐车妇将马车赶回陆府去。

    因为刚刚那个意外,车内的气氛有点微妙,当然不是冒着甜蜜蜜红心的那一种,但也不算太糟糕。

    她瞧着秦何的脸,对方的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刚刚和她亲密接触了的嘴唇,面上表情木木的,眼神也不复往日灵动,显然这意外来得太大,冲到马车里躲起来是他下意识的行为,现在他一时间还难以回过神来。

    陆柒瞧他呆愣愣的样子,一开始心里也有些发虚,不过她仔细观察了对方的神情,秦何的手指虽然下意识地放在嘴唇那,但没有用力地去擦拭,神情和眼神都没有流露厌恶之色,她高高悬起来的一颗心又慢慢地落下来,随着马车起伏不大的颠簸,心也安定下来。

    不论谁爱得更深,率先察觉到心动的人在前期总是要苦逼一点。陆柒没有去回味那个意外导致的亲密,她也接触从秦何的反应,他并不排斥和自己的亲密接触,这从另一个角度表明他对她也有意吧。

    陆柒心情好了那么一点,又暗暗为自己的反应发笑。没想着自己婚都成了,年纪也不小,在这异世,还是免不了像那些刚谈恋爱的人患得患失一番。

    等秦何下了马车,陆柒又快步追了上去。他先进的里屋,从里头栓上了门,陆柒在外头哄他,半晌秦何都没开门。

    这宅院里都是木门,从里面栓上外头用钥匙是无济于事的,陆柒也没有强行撞门的意愿,也就去了不远的书房,等着秦何自己开门。

    临到要洗漱的时候,换了一身行头的秦何还是悄悄地打开了房门,趁着那一时半会,陆柒立马挤了进去,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人带了进去。

    门也被她顺带着关上,隔绝了陆府下人好奇的目光。等到拉着秦何在桌子边坐下,陆柒才松了手,她瞧着他的脸,叹了口气,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道:“方才怎么把门给拴上了?”

    秦何不吭声,陆柒瞧他的嘴唇,上面水润润的,没有用力擦拭导致的红肿。

    察觉她的视线所停留的位置,秦何用手捂住大半张脸,一副警惕的样子瞧她。

    陆柒也坐下来,没好气道:“夫郎浑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秦何这副样子,搞得她好像是个急色鬼一样。

    秦何便放下手来,很不自在地看着她。

    陆柒垂眸看他,眼神里带着几分温柔缱绻:“方才那个,确实是意外。但是……”

    秦何有些愣怔地看着她,陆柒顿了顿,把话说完,语气温柔似水:“但是我很高兴,能够发生那么个意外。”她面上染了些许绯红,像是涂抹了些许秦何的胭脂,声音也有些羞涩,“淮安,我心悦于你。”

    虽然也在南阳帝卿说过心悦秦何这样的话,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那话不不过是敷衍,但此时此刻,她是认真的。

    秦何失手打翻了桌上的茶水,结结巴巴道:“你胡……胡说什么呢?”这人也没有喝醉,怎么突然就变得孟浪起来。

    陆柒凝视着他的面容,一字一句道:“我是真心的,既然我们已成夫妻,总这样僵持下去有什么好处呢?你要是不愿意,我定然不会强迫与你,但能不能给我们双方一个机会,你试试看,能不能像曾经喜欢明真那样喜欢我。而且,该看的不该看的我也瞧见了,我们也有肌肤之亲,作为女子,我也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

    这个时代,异性之间的拥抱都算得上肌肤之亲了,更何况她们实实在在的亲上了。

    只是负责吗,秦何心思百转千回,又觉得这话微妙,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几分不悦:“你让我想想。”

    陆柒定定地瞧了他许久,也应允了让他好好想想。她在这方面也算不上很有经验,更何况秦何和她那个世界的男子也有所不同。兴许是她太过莽撞,没有给两方足够长的时间。

    但秦何却觉得,这女人开始变了。自那次陆柒敞开心向他表明心迹之后,她便日日很晚回来。

    往日里陆柒应卯都很早,这些日子知州府也没有那么多事情做。而陆柒晚归的时候,身上通常带着淡淡的脂粉香气,到最近这一段时间,更是常常出现一种清幽的暗香。那绝不是他惯用的水粉味道,也不是陆柒自个身上的味道。

    有点时候陆柒身上还有酒味,不过她眼神清明,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难闻的酒气。只是经常很疲倦的模样,洗漱之后每每是沾上枕头就睡。

    以前陆柒从来没有这样过,但这段时间,她连话都很少和他讲。也许她是很忙,但秦何却觉得她像是故意。

    哪有表明了心迹就再也不管的人啊,他自觉和对方正闹着别扭,也拉不下去那个脸问她,有的时候好不容易气氛还可以,不经意的问起,对方也是用些似是而非的话搪塞过去。

    秦何觉得她敷衍,也便差人去外头打听,说是陆柒日日夜夜和那些衙门里的人去酒楼,还经常去一处暗巷。大启律法不允许官员公然狎妓,但京城上还是有那些身在庙堂之上的官员出入花街柳巷。

    像泉州这种地方,远离皇帝脚下,只要不打着官府的名义,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人管。秦何也没有被养得那么纯白,他知道除了那些风月场所的青楼小倌,还有些人叫暗娼。

    可惜没有证据,又担心她在谈公事,他贸然冲进去会显得嘴脸很难看,而且背地里免不了要被其他人说善妒。要是真的很喜欢的话,担了这个善妒的名声也就罢了。问题是,他还不认为自己接受了陆柒,又怎么能贸贸然做出那种失态的事情来。

    秦何心中有事,也便不愿意出去到别人府上拜访,又注意到那女人的荷包丢了,在陆柒外出的时候,秦何就喊了自己的贴身小厮秦燕过来,就说自己心血来潮想要绣个荷包。

    秦燕拿了针线过来,开始教他怎么落针,怎么才更容易把针脚变得细密整齐,秦何模仿着他的模样在同样的荷包上头落针,结果半个时辰过去,秦燕手上出了个漂漂亮亮绣着青竹的荷包,他手上的却是长得歪东倒西的杂草。

    瞅着秦何耐心被磨灭得差不多,秦燕又忙提了个建议:“少爷想绣竹子,可以先画在纸上,我给您标注好,您对着这图绣。”

    秦何便起身拿了宣纸,泼墨作画。他的琴棋书画都是和京城大家学的,虽说棋下得不算好,但另外三样都是能够拿的出手的,只寥寥几笔,站立在山岩间的青竹便跃然于纸上,

    这青竹画得还袖珍,刚好能够绣在荷包那巴掌大小的地方上。

    秦燕又开始为陆柒的亵衣绣上青竹,像南阳帝卿以及秦何这种身份尊贵的男子,不会这种针线活也不打紧,因为他们生来便是做人主子的,出色的绣工对他们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必备的手段。

    秦何做在床沿边上看着秦手中的针线犹如银燕一般灵动地在布料中上下游走,他也不说话,就那么愣愣看着,眼神有点发虚。

    作为一个贴身小厮,秦燕有必要随时注意到自家主子的喜怒哀乐,并且及时地为他们排忧解难。所以在秦何叹第一口气的时候,他就把手里的针线活放了下来,温声细气地询问道:“少爷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和奴说说,我保证绝不会把今日的事情透露出哪怕一个字去。”

    今儿个是个艳阳天,阳光从半开着的窗户照进来,把秦燕乌黑的头发染上一片金色的光晕,少年郎温柔细语的模样着实动人。秦何有些愣怔地看着秦燕,突然意识到陪伴着自己长大的小孩也早已到了该婚配的年纪。

    在大启,十四五就嫁出去的男子很多,像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厮,也有些长到十七八被他们伺候长大的女君开脸收了房的,但秦何是男子,又没有龙阳之癖,秦燕也就这么一直拖着,也差不多到了该成婚的年纪。

    如果秦何是嫁到那些大户人家家里去,秦燕要是陪嫁,那多半是要在他怀孕了不能伺候妻主的情况下被收了房做个夫侍的。

    但陆柒是入赘,没有正君的允许,她就是想也没有纳了秦燕的可能。而对秦何来说,即便他并没有那么喜欢陆柒,也不见得能够看着自她纳了自己的贴身小厮,整天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刺激他这个心怀怨怼的孤家寡人。

    更何况,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在意那个女人的,就更加不能够容忍她碰了秦燕。但这个时候,他却鬼使神差地问:“秦燕,你说我如果做主,让陆柒纳了你,你意下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牧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2:02:55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