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56章 056

    堂役击鼓三声,齐声叫着升堂,陆柒从暖阁东门而出,伺立在两厢的三班衙役前面放着好几排椅子,穿着绿色官服的知县跟在陆柒后头出来落座在她左下方第一把交椅下。(下载楼Www.XiaZaiLou.Org)

    顶头上司第一次断案,“病了许久”的知县一大早就被知州府的人从床上捞起来。陆柒派人过去的时候请了好几位大夫,这病她也装不下去,只能坐着软轿乖乖过来看戏。

    泉州知县生得白白胖胖很有富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热的缘故,坐在椅子上时不时地拿出绿色的汗巾擦汗,一面注意着笑面虎董师爷的脸色,时不时还偷瞄一眼坐在大堂之上的,年轻了她十多岁的新任知州。

    陆柒的长相很正经,严肃着一张脸的样子倒真像个干正经事的青天。偶尔不小心目光和对方对上,章安就心里一个咯噔,屁股底下像是长了刺一般的坐不住。

    这董师爷和新来的知州斗法,倒霉的还不是她这个芝麻点的小官。也不知今天到底是闹哪一出,这陆知州非要让她过来,也不知到底安的什么心。

    章知县眼皮跳个不停,实在是心中忐忑、坐立难安。

    第一件案子倒是真的需要陆柒这个知州处置,因为牵涉到了人命。跪在地上的是一年长一年少的两个男子,看他们头上发髻,俱是已婚男子。

    那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出头,朝着朝堂上知州陆柒行礼:“草民闵李氏,是死者闵若之父,我今日要告这杨氏下毒谋害我女闵若。”

    那个衣着朴素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朝着陆柒磕了个头:“草民闵杨氏见过大人。”他手上带着镣铐,但并未穿囚衣。

    这命案是昨日发生的,虽说做公公的李氏一口咬定是杨氏谋杀了她的女儿,给杨氏下了毒,那毒便下在杨氏端过去的鸡汤里。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杨氏毒害了他的妻主。衙门也不好将杨氏押入大牢,只上了镣铐,免得疑犯逃跑。

    那李氏哭哭啼啼地陈述了昨天的情状,一头抢地,一副悲愤至极的模样:“民夫只有若儿她一个女儿,我们相依为命,都是杨氏这个毒夫,他和外人勾勾搭搭,这才下毒害了我的女儿,前几日他还去买了砒/霜,大人可千万要为民做主,为我死去的女儿报仇啊!”

    那杨氏模样清秀,生得很是纤瘦,他跪在那里,腰杆却挺得笔直,他死不承认妻主为他所害:“那砒/霜是父亲让我买来毒耗子的,用量卖药的掌柜那里也有记载,草民绝没有谋害妻主,还请大人查明,还我清白。”

    陆柒听了两方的陈述,又听了接了案子的捕快描述的现场,仵作呈上来验尸报告表明那闵若确实是喝了鸡汤以后中毒而死,裹在尸体上的白布被仵作掀开,那闵若嘴唇青紫,俨然是中了剧毒身亡。

    按理说人证物证俱在,好像不利的条件都指向那年轻的杨氏,但她看了那份验尸报告,上头显示,闵若中的毒,并非砒/霜之毒。

    她看向堂下:“那鸡汤是谁熬制的?”

    那李氏嗓音很是尖细,抢着回答道:“民夫亲手熬制的鸡汤,却是教这个狠心的毒夫送去的,当时我熬制鸡汤的时候,还有小厮在场,所以这毒肯定是这贱人在路上下的的!这鸡养了十年,只为让我儿补补身子!我苦命的女儿啊,你怎么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着说着李氏就哭起来了,杨氏也开口道:“这鸡汤是爹亲手熬制的,也确实是我端给妻主的,但我绝对没有在里头下毒。”真要拿证据,他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清白,但凭着李氏那一张嘴,他却是不认的。

    “既然经受的只有我和爹爹,那凭什么就断定是民夫下的毒?”真要这么说,谁都有可能。

    “你前几日还和我儿吵了一架,为你那不争气的妹妹。我女儿死了,也不见你掉一滴眼泪。你怀恨在心,也就一时冲动,毒死了我的女儿。我没了妻主,就这么一个女儿,难不成还是我毒死的?”李氏拿出了杨氏下毒的杀人动机。

    陆柒一拍惊堂木:“肃静!”

    那李氏便住了嘴,却还是不住地用袖子抹眼泪,伤心欲绝的模样。杨氏一声不吭地跪坐在那里。

    陆柒命仵作上来,又令人抓了一只老公鸡来。这附近没有十年的老公鸡,但七八年的倒是找到一只,是人家家里专门养着下蛋的。

    陆柒派人拿了煤炉和锅子来,众目睽睽之下,熬了那只从农户家里买来的鸡,很完整的一只鸡,清水煮的,什么调料也没加,当然鸡头和鸡屁股也都留着。

    等到鸡汤熬制好,衙役又牵来一只饿着的大黑狗,它吃那只炖好的鸡很是欢快,几分钟,这只鸡的骨头渣滓一点也没剩下,连鸡汤都舔得干干净净。

    活蹦乱跳一只狗,吃饱之后却突然口吐白沫,四腿一蹬,倒在地上咽气了!陆柒朝仵作点点头,仵作上前验尸,片刻后道:“这狗所中之毒便是毒死了闵秀才的那一种。”

    陆柒眼带几分怜悯道:“十年鸡头胜似砒/霜,闵秀才便是吃了这鸡头断绝身亡,这鸡汤由你亲手熬制,杨氏的清白正是由你亲口证明。李氏,你可还有话说?”

    李氏瘫软在地,对着那死去的闵若失声痛哭。等反应过来,他气势也弱了:“大人明鉴那,这毒不是我下的。”

    闵家家境不好,这公鸡养了十年,勤勤恳恳下蛋。但这鸡也老了,他就想着好好喂养了,给刻苦读书的女儿养身子。那种小**头吃着也没事啊。他要是知道这鸡头有剧毒,又怎么会让自己女儿吃。

    很显然,这罪魁祸首便是那老公鸡,李氏又亲口承认这鸡是他让杨氏给女儿炖的,丧女对李氏而言已然是足够大的打击,而且李氏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倚仗,那闵若也是孝顺,他自然不可能毒杀亲女。

    李氏并非有意杀人,只是端个鸡汤的杨氏更是无辜。这案子陆柒也就按了闵若意外身亡定论,她当即宣布杨氏无辜,当堂释放。解决了这么一件人命官司,外头百姓更是议论纷纷。但基本都是好话。

    要知道作为知县的章安有时候一天最多就审七个案子,一般就审两三个案子,要是案子扑朔迷离些的,两天都不一定能够审完。这案子就花了陆柒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而且还能看出陆柒学识渊博,她们自然佩服。

    涉及到比较凶残杀人命案的由类似于六扇门的机构处置,军队相关有地方上的节度使,像知州知县处置的都是民生问题,至于夫郎毒杀妻主这样类型的案子,虽然也牵扯了人命,但也归知州知县衙门管。

    审完一件案子,陆柒便踱步到厢房内,稍作休息。在帘子后头的秦何很是担心:“这案子就花了你快半个时辰,那剩下的案子还有那么多,你要怎么办?”

    其实陆柒也不一定非要在一天之内解决那么多的案子,但是她先前把话说的太满,那董成又请了当地的节度使和陆柒的上司坐在旁侧听她断案,要是陆柒表现不好,难免让人用她说过的话做筏子。

    陆柒拍了拍秦何的手,神情依旧严肃,眼神却柔和些许:“夫郎尽管放心,我说这些案子审得完,今日便一定审的完。”

    尽管董成有意为难她,但也不可能刻意制造一些命案,陆柒今天审的,除了第一件,都是些关于偷盗或者是分家产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

    陆柒休息了半刻钟,便命衙役带第二个案子的当事人进来。

    这次是泉州城的王家两姐妹,两个吵着要分家,要陆柒这个知府来给她们判,要求个让两人都觉得公平的判决。

    陆柒早早就研究了这桩案子,两姐妹之前好的穿一条裤子,平日里沆瀣一气,坏事没少一起做,突然就为了祖产闹起来,搞得两人好似仇人一般,要是没有猫腻在里面,她自个都不信。

    出乎这王家姐妹意料,陆柒根本都没有问她们想要怎么才满意,只是拿着那状纸看,又问:“你们确定要分家?”

    “确定,当然确定,我和她没法子过下去了,这一定要分,但是我们娘亲给留下的祖产要分好,绝不能让她占了便宜!”

    陆柒点点头,又拍了拍手:“传王家管家进来。”

    一个有点蹒跚的老人双手举着一卷泛着黄的遗嘱进来,也跪下来向陆柒行了礼。

    陆柒准她起来:“念!”

    那老妇人便念了一遍,内容大致是王家姐妹要分家,那王家悉数祖产全捐给官府做好事,修桥修路为百姓谋福祉。

    陆柒笑眯眯道:“王大善人一心为百姓谋福祉,本官自然要嘉奖,你们两个既然确认要分,那本官就为你们做这个主。”

    那王家出来的老管家一脸痛心疾首,看老母亲遗嘱,字迹为真,王家姐妹两个瞠目结舌,忙摇头:“大人听错了,我们不分了!不分了!。”

    对她们来说,钱财最重要了,要没了钱,她们还过什么好日子。拿什么去养活她们漂亮的夫郎夫侍和成群的儿女。

    “你们确定不分了?”陆柒重复了一遍。

    “真的不分了不分了,我们和好了,谢谢大人!”两姐妹拼命摇头,那董成的面色却变了,朝着这两姐妹使眼色,这两个人却不肯松口。

    董成确实许了她们很多好处,但问题是,陆柒这张嘴随便几句话就要收了她们的家财,那

    “放肆!”陆柒确实立马翻了脸,重重拍了惊堂木,怒道:“大堂之上,岂是儿戏场所,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怎能容你们二人胡闹。来人,将王员外姐妹两拖出去,一人杖责三十大板!”

    这两个人既然是董成派过来算计她的,她们乐意做董成的走狗,她也不介让她们吃点苦头。

    “大人,我们不分了不成吗,怎么还要挨板子?”王家姐妹瞠目结舌,没想到到这衙门上闹一闹居然要遭受皮肉之苦,董成和她们说的时候可是保证了把事情都处置妥当,没说还要挨打的。

    “你们两个当初拦在本官轿子前面,诉说自个有天大的冤屈,非要让本官为你们做主,如今本官为你们做主了,你们两个却又反悔说不,那状纸上可写得清清楚楚,还是说,你们连自己告什么都不清楚?!在本官面前谎话连篇,是蔑视官府权威!状纸捏造冤情,干扰公务,无视大启律法,是对圣上不敬!还不给我把她们两个拖出去打!”

    董成想要让这些人符合要她审的条件,自然要把事情说得夸张一点,像普通的家产案子,哪里会让她来审。

    这状纸上可是写了不少有意思的条款,那王家姐妹对董成一向放心,准备也不充分,人倒是足够贪,也有几分小聪明,但到底和董成差得很远,言语间稍有不慎,被陆柒揪着错处那也是难免的事。

    “且慢!”王员外姐妹两个连忙朝一旁的董成使眼色,眼瞅着衙役要将两个人拖出去,坐在那里的董师爷还是按捺不住开了口。

    “三十大板是不是有些过重了?”这众目睽睽之下,董师爷也不好让人不打,也不能完全让那两个人寒心反咬她一口,硬着头皮开口说情。

    陆柒却是冷着脸,语气凉飕飕地像冰刀子:“这二人若不警戒,那官府的威严何在,朝廷的威严何在。还是说,董师爷觉得官府的威严不重要?觉得维护我大启律法不重要?”

    她可是细细研究过大启律法的,揪着王家姐妹的话在这方面做文章,这两个人就只能挨这顿板子,除非董师爷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说不重要。

    “大人言重,是卑职欠考虑了,这二人确实该打!而且要重重地打。”董师爷用眼神扫了两个人一眼,眼神又是威胁又是安抚,那王员外姐妹到底不敢把她抖落出来,两个人哀嚎着被拖下去。板子一起一落重重打在王员外两姐妹的臀部。

    董成和章安坐在椅子上都能够听到那种皮开肉绽的闷响,疼痛让王员外姐妹两个嚎得震天响,真是听着都叫她们觉得疼。

    章安脸上的汗像雨水一般顺着额头往下流,一身绿色官服都被汗水浸透,心中却是侥幸,还好她方才没有开口求情,不然的话,保不准这新知州还怎么发作呢。

    这大堂之上,什么罪名还不是靠定罪的人一张嘴,要是大帽子扣下来,这谁都担当不起。

    董成面上还带着几分笑,笑容却不真切,虽然陆柒打的是冒犯了官威的王家姐妹两,但那板子却像是打在她脸上。

    官衙重地,百姓虽说可以旁听审案,但不能干涉官员断案,为保持大堂肃静,所有百姓都被拦在高高的门槛外面。

    一般老百姓的很难见到知州这种级别的大官,见知县倒是容易。以前的知州要是公然审案,也是审的大案,很少会允许百姓在旁看着。

    出于对大官的好奇,泉州成的衙门外头人潮涌动,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就只有在衙役带人进去的时候人群才会分开一条道来,其他时候,在最外头的百姓只能靠里面的人传话出来了解大堂之上的局势走向。

    先前那命案审得也算温和,但这个案子,被打板子的王家姐妹嚎得震天响,一个穿着洗的发白的褂子的矮瘦女子用手肘碰了碰前面一个高个子,一脸好奇地问:“姐们,这里面怎么回事,咋动静闹得这么大?”

    百姓都爱看热闹,这些人一圈圈地议论开,那个高个子啧啧叹道:“好像说是那王员外姐妹两个故意糊弄知州大人,都叫衙役打了板子,看那细皮嫩肉的样子,一看就是没吃过苦头,叫得当然惨了。

    这高个子是平民百姓,平日里最看不得王员外这种满脸横肉的富商,现在她们犯了错挨了板子,哭得涕泪横流的样子,让人很是心生痛快。

    那矮瘦的女子又连珠炮的发问:“那你知不知道她们两个怎么会被打板子的?到底知州大人让人打了她们多少下?”

    高个子很理解她这种八卦的心情,倒没嫌她烦,很是兴致勃勃地解释:“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说是那王员外两姐闹分家,结果知州帮她们分家,她们又闹着不分了,公然扰乱大堂,就一个人挨了三十大板。”

    那矮瘦女子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听着传来的痛苦喊叫声整个身子也跟着一抖,像是打在自己身上,她有些瑟缩地道:“三十大板啊,那会不会太多了一点,这知州大人也太严厉”

    那高个女子感慨道:“谁叫她们胆子大啊,当人家知州是傻子啊,这知州可是皇帝任命的官员啊,竟然敢涮知州玩,真是活该被打。人家不是说金銮殿上说错一句话都可能被拖出去斩了吗,这种大官当然不像咱们老百姓一样好冒犯的。”

    在百姓心里,官员的威严还是非常高的,民不与官斗,那王员外虽说和县官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但县官可是归知州管的,人家知州当然不会看你的脸色了。

    在她看来,这王员外姐妹两个就是太自以为是了,吃饱了撑得屁事多,明明私底下可以解决的事情,非要跑到大堂上去闹。

    那种杀猪一般凄厉的叫喊声突然就没了,那高个子还一脸可惜地拍了大腿:“这两个嘴被塞上了,哎这才二十多板子,那两个怎么就昏过去了,真没用。”

    “不会是打死人了吧?”那矮瘦的女子更紧张了,一副神色惶惶的样子。

    那高个女子不屑道:“她们身上那么多层肉,打不死的。不过她们的屁股都被打烂了,裤子倒是被血染红了,估计是要在家里养个十天半月的。不过你这种小身板啊,估计可能抗不过去。但是咱们老百姓没事又不会去招惹知州,所以还是那王员外活该,你说是吧。”

    她说了几句,没等到问话的女子回应,转过头来,那身形矮瘦形容有几分畏缩的年轻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概是被人挤走了,也没多想,没了分享八卦的对象,高个女子又转回去踮起脚接着看热闹。

    有穿着官服的衙役凑到董师爷跟前小声说了些什么,她的脸色越发难看。陆柒身边的人念下一个案子的名字,却没有人挤到跟前来,从暖阁东门又进来一个穿着绿袍的主簿,手上拿着个写了名字的本子,但那些名字上头,一大部分都画了x的本子。

    “回禀大人,方才知州府来了好多人,一个个都说是要销案的,说是私底下已经和解,不劳您费心审案了。”

    从第三个案子开始,陆柒身侧的主簿念了近百个名字,再三确认了这些人俱已庭下和解,留下那些没有被划掉的名字,原本近百件案子,除了最前面两件,竟只剩下了不到十件。

    作者有话要说:  超粗长的一章~

    “十年鸡头胜砒/霜”的典故出自北宋,苏东坡杭州断案还一个女子清白,本来是老母鸡,突然想起来是女尊,公鸡下蛋,就改了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