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51章 051

    秦何被陆柒拉着上了马车,因为要赶在宵禁之前回府,马车妇赶车的速度很快,秦何在车中坐得颠簸,还是一手拿着东西,一手抓着底下坐的横栏,背部努力贴着马车壁,这才没有东倒西歪。(下载楼Www.XiaZaiLou.Org)

    陆柒是坐的马车内唯一一个固定的位置,看他这副样子,伸手拉了秦何一把,刚好马车一个颠簸,秦何手没抓稳,又猝不及防被她这么一拽,身子直接往后倒,差点没摔倒。

    不过陆柒很及时地又拉了他一把,直接把人拉到了她的大腿上,她伸手理了理秦何有些凌乱的头发,又帮着他把先前那支发簪扶正,含笑道:“夫郎怎么这么不小心。”

    明明就是她把自己拉得差点摔倒的,居然倒打一耙!秦何简直被这人的不要脸惊呆了,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下来,冷静的速度甚至出乎他自己的意料。

    他伸手摸了摸陆柒的额头,对方先前在冷风中站了一会,额头凉凉的,比他掌心的温度低多了,当然不可能是发烧了。

    陆柒笑着瞧他,眼睛却晶晶亮的,他的手挪开的时候她还有些不舍,秦何被她这么看着很不自在,连忙把手背到后面去,十分警惕地看着今晚这个反常的女人。

    陆柒身上淡淡的酒气传过来,并不是很难闻的味道,但让秦何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个女人肯定是喝醉了,没想到陆柒这个人喝醉了居然性子这么古怪,他皱着眉:“你喝醉了,快把我放开!”

    他扭了扭屁股,觉得坐在这个女人的大腿上怎么坐都不自在,也不是说陆柒腿上没肉硌着人啦,实际上陆柒的大腿很有弹性,软硬程度刚好,至少比他先前坐得地方舒服,但这样的姿势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奇怪了。

    以往陆柒和他同睡一张床,也从未有过这样失礼的举动,便是当初她把他压在床上,恶声恶气地教训了他几句,两个人靠的距离比现在还近,他也没觉得像今天这么不自在。

    陆柒的笑容无奈而柔软:“我没醉。”她确实喝了酒,但先前服下的解酒药这会已经发挥了药效,先前的那些酒还大半被她偷偷地倒掉一些,还有些洒在衣服上,搞得自己酒气熏天的样子,可实际上她醉的程度并不厉害。

    当然那件沾了酒的衣服已经被秦何扔了,而且先前她在冷风中吹了那么久,涌上来的醉意也渐渐被吹没了。她现在很清醒,就算是给逻辑题给她做也完全没问题!

    “喝醉的人永远都说自己没醉。”秦何没好气地道,他现在是确定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醉得厉害了。

    “你说我醉了便醉了吧。”陆柒也不和他争辩,反正人待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和醉鬼做斗争是很愚蠢的行为,秦何想起自家娘亲有次喝醉了后兴奋地抱着爹亲在院子里乱转的样子,自家爹亲那么华贵雍容的一个人,都被她惊得乱叫,连连喊娘亲放他下来。

    结果南阳帝卿越挣扎反而被抱得越紧,而且还被他那老不休的娘亲亲了一口,当天晚上爹娘的屋子里传来阵阵猫叫,第二天爹愣是没起来。

    要是自己当着那些下人的面也被抱着转圈,简直是想想就丢脸,他还是不要和陆柒争了。

    秦何如此这般地自我开解,等到马车停在了知州府,陆柒才松了手,让他从她身上下来。

    这府邸是公家的,每一任新知州到任都会换牌匾。陆柒已经差人去打了陆府的牌子,她亲手写的字。

    不过等木匠把刻好上了漆的牌匾送过来,也得要好几日的工夫。这会知州府上空荡荡的,上一任知州题的“陈府”二字的牌匾没有被带走,今儿个就让人劈了,送到厨房里头当了柴火。

    人走茶凉不过如此,陆柒望着空荡荡的大门心生感慨,她也没看多久,便快步跟在秦何后头走了进去,送她们回来的马车妇则是驾着空荡荡的马车进了偏门。

    下马车的时候,秦何直接踩的凳子,也不等陆柒一块,率先走得飞快,像是后头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一样。

    陆柒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也不恼,慢悠悠地走了进去,等她回自个住处的时候,秦何已经泡在那种大的浴桶里头。下人早早的烧好了热水,就等着两位主子回府。

    府上不缺热水,浴桶也是不缺的,等秦何穿着雪白的亵衣出来,陆柒已经沐浴好在床上等着了。

    见陆柒并没有胡闹的迹象,秦何把为了防止打湿而裹起来的头发放下来,那根陆柒给他选的簪子也被他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陆柒放下手中的书卷看向他:“喜欢吗?”

    秦何微微睁大眼,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陆柒说的是那簪子。他用干干的毛巾擦了擦被不小心打湿的发尾,又拿起那簪子看了几眼,仍旧放了下来:“雕这簪子的玉成色不行,花蕊处还有缺陷,不过虽然是残次品,其他地方还算精巧,应该能够值个一两银子。”

    秦何的那些首饰俱是名贵,木簪子也是珍贵的金丝楠木,玉更是好玉,每一处打磨的俱是光滑,做工更是比这簪子好了几个档次,其实在他看来,陆柒给他的这支玉簪子还不值一两银子,陆柒肯定在他不在的时候被人给坑了。

    不过怕喝醉了的陆柒沮丧过头,抽疯起来祸害他,他愣是忍着没问对方这支簪子她花了多少钱。

    陆柒哦了一句,倒没有觉得自己很吃亏,这支簪子花了她四钱银子,因为那个时候她身上也只带着这么点钱,买东西的时候,其他她带出来的钱都在她换衣裳的时候搁在马车上了。

    不过她到底还是有几分沮丧的:“我挑了很久,觉得很适合你,真的不喜欢吗?”虽然簪子不够好,但却是是她用心挑的,而且她觉得很有纪念意义,要是秦何不愿意要的话,她准备自个收起来。到时候把东西拿出来,只要看看簪子,就能想得到今天。

    “送出来的东西你还想收回来不成?”这种档次的簪子,秦何自然是看不上眼的,不过想到陆柒要把这簪子收回去,秦何心里就更不舒服。

    陆柒瞧他表情,微微一笑:“送出去东西,自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这簪子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好歹是为妻的一片心意,你什么时候若是不喜欢了,莫扔了,留给我好歹做个念想。”

    秦何擦干了头发,又吹熄了烛火,借着窗外月光,摸到床上从陆柒身上爬过去,准备睡到里头的被子躺下来。

    今儿个是六月初八,正是从春转入初夏的时候,泉州城比京城要冷些,但也盖不住春寒时分的那种厚被子,这种春秋被薄薄的,不小心压着腿脚什么的也比冬天疼多了。

    因为是摸黑,床上什么地方隆起他也看得不,秦何不小心踩到了陆柒的脚,后者条件反射地一缩,他也被绊了一下,直接摔到了陆柒身上。

    当然他的额头直接磕到了陆柒的下巴,简直是疼得她要飙泪。

    等秦何转过身躺好,陆柒就伸手揉了揉自己下巴:“夫郎要是再重些,为妻这下巴估计要歪了。”

    她觉得秦何摔得位置不大对,要是他稍微往前一个头,刚刚碰着她下巴的就不是坚硬的额头了。

    可惜她注定不是电视剧里那些女主角的命,没有摔倒百分百接吻的设定。

    秦何没吭气,等到陆柒快睡着的时候才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道了歉。不过房间里很安静,他可以保证自己声音再小陆柒也听得见。

    不过他没有等到陆柒的回应:“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

    秦何嘟嘟囔囔,回应他的只有房间里陆柒平稳的呼吸声。对方睡得很安稳,他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也能够看清她的轮廓。

    不同于在秦府的那一次,陆柒眉眼舒展,看起来像是在做个好梦。折腾了那么久,又是赶路回来,她要就累了。

    这人今天真是奇怪透了,果然还是因为喝多了酒的问题。秦何想了很多,脑子里又成了一片浆糊,最后还是伴着陆柒平缓的呼吸声睡了过去。

    原以为离开爹娘的第一天他会很不适应,但实际上,在那个比秦府条件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床上,秦何睡得很沉,还做了个古怪又甜蜜的美梦。

    而对陆柒而言,今天只是新生活的一个开始,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