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49章 049

    董师爷为陆柒接风洗尘选的自然是泉州城最阔气的酒楼,她定的是很隐秘的包厢,好酒好菜上了一桌,只陆柒、董师爷和两三个受董师爷信任的衙门同僚享用。(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しw0。

    为了表现自己初出茅庐,行事青涩的一面,陆柒愣是被这几人轮着灌了好些酒,等到她面上浮起薄红,董师爷便提议:“这光是喝酒吃菜着实乏味,这天色正好,大人定然要随我们去个好地方。”

    陆柒接着她的话问:“这泉州有什么好地方?”

    作为董师爷的应声虫,喝酒喝得脸通红的杨二娘嘿嘿笑道:“还能有什么好地方,自然是那男儿温柔乡了。这月色真好,大人旅途劳累,去那个地方再合适不过。”

    她肤色黝黑,酒劲上来脸红得也不明显,不过一说话便满是酒气,而且笑起来还多了几分淫邪之意。

    听她这么说,陆柒脸上的酒意却好似清醒了几分,忙摇头道:“不可不可!”

    她连拒绝的话都是绵软,董师爷便使了眼色,杨二娘和另外两个三大五粗的捕快娘子便半拖半劝着拉着陆柒往离这酒楼不远处的风月之地走。

    几个人身上穿的都是便服,不过董师爷几个显然是常客,那门口站着迎客的老鸨一见了人就连忙招呼着她们往二楼的雅间走,还扭着腰扬着帕子尖着嗓子喊楼里的小倌下来接客。

    陆柒瞧着老鸨半老徐郎脸上的粉扑扑地往下跳,差点就没忍住当场吐了。这辈子她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楼里都是腻人的脂粉味,而且眼睛随便一看,就能对上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倌对她抛媚眼。

    被两个穿着便服的捕快架着往二楼走,临到楼上的时候,董师爷很有眼色地让人给搬了痰盂过来,陆柒立马吐了个昏天黑地。

    喝了那么点酒就吐成这样,如果说董成先前还对陆柒有几分怀疑,现在却是彻底放下心来。

    她很是豪爽地让老鸨叫了楼里的几个清倌过来,挑了个温柔似水的扶着陆柒去他的房间。

    在这种场合,要是客人去清倌的房里过夜,基本上就默认是要了那清倌的。最快建立女人之间的法子便是一起吃喝嫖赌。花这么点钱请陆柒她是半点不心疼的。

    陆柒被那小倌扶着走,她就立马招了两个娇媚的小倌坐到自个大腿上,一个喂自己喝酒吃菜,她的手则伸到那小倌薄薄的衣服里上下其手。

    不过还没等董成尽兴,外头就突然闹了起来,只听得老鸨尖叫了一声,还有打人的声响,她隔壁陆柒待着的房间一下子吵闹起来。

    她也顾不得摸小倌了,当下站了起来到外头看情况。就见着一个做女子打扮的富贵人家公子揪着那位年轻的知州大人往楼外走,那公子还带来几个厉害的打手,气势汹汹像是来杀人一样,毁了不少这楼里的东西。

    往日里气焰嚣张的老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这人面前弱得跟鹌鹑一样。

    那几个打手砸东西的架势看得她这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心惊肉跳,更别提那些小倌和寻风流的客人了,一楼二楼乱成一团,一群人都在尖叫。董成站在二楼走廊看热闹,老鸨又肉疼又心疼。

    陆柒被那女子打扮的年轻公子带走的时候,老鸨还是大着胆子拦了一下:“您看这损失?”

    董成在心里为老鸨捏了把汗,就见那公子往她的位置一指,把火引到了她的身上:“那人把我家妻主带来了,你要什么,让她赔!”

    说罢,那年轻公子就拉着新任的知州走了,留下董成为他闯下的烂摊子买账。她这个时候才出了一身冷汗。老鸨身后的人和罩着她的巡抚关系不浅,便是她也不敢在这地方欠账。

    那前来捉奸的年轻公子怕就是那位“声名远扬”的淮安郡卿。而那位巡抚据说是秦家门生,也难怪老鸨见了人气也软了,刚刚她看到那公子手下打手在出示什么信物,怕就是在老鸨面前证明身份的。

    虽然大出血了一把,不过一想到新任知州是个怕夫郎靠着夫郎爬上来的软脚虾货色,董成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被“捉奸”的陆柒被秦何拽着上了马车,进了马车里之后,两个人之间却又并非董成料想的那般场面惨烈。

    她靠在马车壁上歇了会,嗅着马车淡淡的兰花香气,等身体舒服了些,又伸手去解自己衣服上的盘扣。

    秦何看她动作,慌忙伸手拍下她的手:“你干什么?!”

    陆柒很无奈地看着他:“我把外衫换掉,上头沾了花楼里的胭脂水粉,你不觉得难闻,我还觉得难受。”

    “那你快点换!”秦何撇过头去,就是不看她这一边。

    等到陆柒换了早先准备好的干净衣裳,秦何又看了一眼脏了的衣物:“还有,这衣服你也别穿了,拿回去烧掉!”

    陆柒看着那料子觉得可惜:“衣服没穿几次,烧掉多浪费,便是送给乞儿也好。”

    秦何盯着她半晌,掀开帘子往外头看了一眼,又朝着外头的马车妇喊了一句:“停车。”

    马车妇连忙拉了缰绳,车子停在一个拐角处,陆柒换下来的那件衣服便连着一锭银子一同落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跟前。

    不等那乞丐反应过来,马车妇又在秦何的命令下接着往夜市的方向走。

    见陆柒面露惊讶之色,秦何又瞪她一眼:“不是你说的给衣服乞丐,怎么现在又反悔了,还是说你想回去那楼里找你的莺莺燕燕。”

    “夫郎可别这么说,不然的话,为妻会以为你醋坛子打翻了的。”

    陆柒这话一出,秦何顿了顿,又道:“谁翻了醋坛子,你当初和我约定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出来之前你可没说过会去那种地方!”

    陆柒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角:“计划不如变化快,夫郎要是准时过来,为妻也用不着去那地方。”

    陆柒先前和他约定的时间确实早些,不过那个时候秦何正在挑出门的衣服,时间就耽搁了。

    结果衣服还没换好,就传来陆柒被人架着去风流快活的消息。他也顾不得多打扮什么,怒气冲冲地带了人,换了身女装就出了门。

    这错误秦何当然是不肯认的,他哼哼两声:“你那么喜欢那个地方,去那里待着就好了,有什么事情可不要找我!”

    “别别别,我这不也是被她们架着吗,我可一个男人都没碰!”陆柒又夸了他几句“多亏有你,今天的计划才能完成得这么完美。咱们将计就计,你看配合的多好!”

    秦何这才神色稍缓:“那是,你也不看我是谁!”

    陆柒瞧他活力十足的样子,原本有些低沉的心情也受到感染,连身体都仿佛轻快许多:“夫郎心性豁达,为妻自愧拂如。”

    秦何受了场惊吓,那会还哭了,这会却是比她还神采飞扬些。这种不悦事情转瞬即忘的性子着实让人羡慕。

    她心思沉,想的多,也没有合适的对象可以倾诉苦水,不高兴的事情留在心里,不能够成功自我开解的话,真心扯的难受。

    看秦何现在模样,想必是原本在京城,对方有南阳帝卿约束着,性子也能和沉稳二字搭上边。

    但如今他出了南阳帝卿的手心,一下子释放了天性,人也自然活泼许多。

    方才在那青楼,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她瞬间就理解为什么当初京中说淮安帝卿如何的飞扬跋扈、肆意妄为。

    秦何不喜伤人,当然没有留言说的那么夸张。但在一个以温顺男儿为荣的京城,秦何这种肆意张扬的人物确实是太过出格了。

    不过对她而言,秦何的行为倒说不上什么不守夫道,反倒正说明了他被保护得很好,才能不计较太多,活得这般肆意快活。

    陆柒说的是真心话,不过听在秦何耳力却更像嘲讽,不过即便是嘲讽,他也照样能开解自己:“那是自然,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啊。心眼比针眼还小。”

    秦何还比了个手势,戳了戳陆柒的胸。

    不过碰到软绵绵的东西,他又立马被烫到一般迅速把手回收来,面色涨红,又转过脸,口中哼哼道:“总之我可不像你,整天闷在那里,老气横秋的样子。”

    “是是是,为妻自当向夫郎学习。”马车正好停了下来,陆柒笑了笑,掀开了车帘,“夜市到了,夫郎随我下去罢。”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篇文

    女主和男主都有一定的性格缺陷,我觉得她们挺互补的

    还有今天双更,我去睡了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