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30章 030

    秦牧一回府便直接回的她和南阳帝卿住的屋子,好消息第一时间她就告诉了自家夫郎。(下载楼Www.XiaZaiLou.Org)秦何这个时候还没走,从自家娘亲眼里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懵了。

    “娘亲你说的是真的吗?”秦何声音都有点发颤,“那个陆柒不是底子很差吗,她怎么能考得上第五名。”刚刚和自己亲爹谈完亲娘就带来这么一个消息,简直是晴天一道霹雳,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秦尚书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自家儿子这种莽撞的问话很不满意:“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日日苦读,先生也夸她有悟性,不过是个第五名,殿试还没过,有什么不可能。”

    陆柒的成绩自然比不上当年的明真,明真的成绩是第一,殿试上又是皇帝钦点的状元。但前五名在殿试上若合了皇帝眼缘,很有可能跻身前三甲。

    每年落榜的举子无数,她的底子比明真差那么多,取得这个成绩已然是相当不错。

    秦何脸色难看,南阳帝卿面上却是亮了:“你娘的消息来源自然可靠,妻主这个消息太好,我看淮安他是开心过头了。”

    秦尚书面上也带了三分笑意:“我也有几分出乎意料,毕竟先生也说子臻的基础打得不好。若非那卢氏给她请了那么糟糕的先生,今年说不定咱们家还能出个状元。”

    秦何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可是陆柒她连诗都做不好,怎么会考第五名,娘你一定是弄错了吧。”

    南阳帝卿拍了拍秦何的手,嗔怪道:“你这孩子说得什么话,你妻主刻苦努力你也是看在眼里,她每日都在家中研读学习。先前在陆家,教她的先生那么迂,她都能考上秀才。咱们给她请的先生可是在国子监教书的太傅,她自个又肯用功,这个成绩有什么不可能的。”

    南阳帝卿顿了顿,又道:“这是个好消息,不过你也说的对,毕竟这皇榜还没出来,消息传开了也不好。你也先别和子臻提,这几日先为她准备好殿试要用的东西,等到放榜那日再给她一个惊喜。”

    秦牧心情愉悦,自然是应了。夫妻两个还有体己话要谈,而神情十分恍惚的秦何则被南阳帝卿推了出去,说是一家人要聚在一起用晚膳。

    实际上为了秦何成婚后能够有更多的自由,秦何和陆柒住的院子和南阳帝卿的住处隔得很远,平日里两个小家的食宿和作息也分开。

    只是秦家有钱,秦何又是富贵窝里捧着长大的,要不降低他的生活水平,靠官府发给陆柒的那些补贴是不可能的。

    而秦家也不可能占陆柒这个入赘的人的便宜,这小夫妻两个平日的开支仍旧从公账上和他们的账一起走。

    秦何的院子里专门为他们两个配了小厨房,平时用膳一般是分开,但逢年过节一家人一定要坐在一块,要有什么喜事,南阳帝卿也会通知他们两个一起过来享用一顿盛宴。

    先前陆柒在书房读书,一日三餐她的饭食都是单独送的,秦何一个人孤零零吃着没胃口就跑到南阳帝卿那里蹭饭吃,反正都在一个府邸上,路程又不远,秦何觉得和自己成婚前没什么区别,而南阳帝卿这个做爹的总不至于嫌弃儿子。

    见秦何还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南阳帝卿又多说了两句:“等放榜以后,你也别老是跑过来和我们一块用膳,你们新婚伊始,多陪陪你的妻主,这感情,处久了自然就有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多年轻男女都是看上了谁就央求家中爹娘上门提亲,如果门当户对,条件相当,双方父母同意,相看之后,只要自家孩子不是非常反对,这婚事一般都能成。

    京城的这些王公贵族比不得那些放浪不羁的江湖儿女,比起市井百姓受到的拘束也要更多一些。

    未婚男女之间定下来了也不能日日接触,不过像乞巧节,还有春日宴就是未婚男女默认自选心上人的节日。

    除了这些节日,各大家族还会时不时举办的一些赏花、蹴鞠、清谈的活动。这些都可以让青年男女互相增进好感。

    私相授受这种事情为不然做男子的一方免不了被人说闲话,女子受到的非议少些,可也一样会被说是过于风流,实在不是良人。

    基本上夫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都是这么相处出来的,南阳帝卿自个当年也是在庙堂之上看中了秦牧,又有皇帝赐婚,婚后两个人蜜里调油了一阵子,南阳帝卿和秦牧之间的感情才一日日加深。

    怕儿子想不开,他又劝了几句:“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要死要活的爱情,我儿先前为那明真差点失了性命,名声也为她而毁。你把错都揽在自己身上,爹也如你所愿不干涉明家前程。无论如何,爹还是希望你能看得开,能够早日惜取眼前人。”

    这话秦何听了多遍,很是敷衍的应了两声,神情恍惚地推门而出。

    秦何走的慢,等他回到院子里,陆柒早已得了通知,这会换了一身行头,一个模样甚是清秀的侍女正帮着她穿上系好一件大红色的火绒长披风。

    秦何和陆柒感情还没处出来,南阳帝卿拨过来伺候陆柒的都是些模样端正,手巧心细的侍女,一个模样整齐的小侍也不敢放在陆柒面前。

    毕竟人就怕比较,大多数女子还是喜欢温柔可人的夫郎,他这府里的年轻小厮一个个解语花一般,便是陆柒没那个胆量在秦府胡来,他也要防患于未然。

    秦何这个时候还是体谅不到他爹的一片苦心,只要看到陆柒的脸,他就想到先前和南阳帝卿的谈话的内容,又想到自家娘亲给他带来的堪称催命符的消息,心里就觉得压抑。

    晚膳摆在他面前都是平日里他极其喜欢的菜,但一时间他还是沉浸在一种郁郁寡欢的状态里,与南阳帝卿和秦牧两个人脸上的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说秦家两夫妻没有直接把事情说出来,但陆柒看她们神情也估摸着能够猜出有什么喜事。

    用完晚膳后她笑着问了一句,对方避过不提,她也没有再三追问。反正对方想说,迟早会和她讲。如果是不能和她讲的秘密,一味地追问下去只能徒惹人厌烦。

    不过等她回了院子,书房门关上,秦何却推门而入,打断了陆柒对历代状元殿试优秀表现的钻研,私下里把那个消息亲口告诉了她。

    “你方才不是很好奇我娘和我爹那么开心吗,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娘说你这次春闱考了第五名,等放了皇榜之后你便要开始准备殿试。”

    陆柒一时间愣在那里,还不等她面上浮现几分笑意,秦何又往她头上浇凉水:“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皇榜放出来还有四天,说不定是她们弄错了名字,等出来那日你名落孙山可别哭得厉害。”

    这凉水泼得一点也不管用,听到消息是秦尚书亲口所言,陆柒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

    前世经过的考试多了,作为一个资深的考生,陆柒早就练就了成绩好坏与否都波澜不惊的本事,但得知自己榜上有名,而且成绩还在自己预料之上,她心头还是涌上难言的欣喜。

    “你这么高兴干什么,又不是确定好了的事。”秦何自己不高兴,看到陆柒喜上眉梢的模样心里就更加堵得慌了。

    “一般放榜之前,考官会提前把皇榜封好。春闱和秋闱的前二十名都会进入殿试入朝面圣,所以在放榜的前四五日,参与殿试的前二十名会提前定好。这消息既然是娘她说给你听的,那自然不会有什么差错。”

    陆柒顿了顿,又道:“我原本预测的名次是十名左右,这次能入前五,自然心中欢喜。”

    “你先前不是落了两回榜,怎么可能突然进步就这么大?”陆柒的秀才考下来不难,但连着考了两年,秋闱都是名落孙山。没道理在秦府学习了不到半年,这成绩就突飞猛进,一下子飞跃到前五名。

    陆柒定定看了他半晌,还是解释了一遍:“我在陆府的时候,我娘从来不与我谈朝堂上的事,前两年我考的时候,时政这一块自然一塌糊涂。这几年的考官喜好民生,出的题目也几乎都是这一类,秦府为我请的先生很能抓题。”

    秦何质疑道:“可是你做的诗甚至还不如我好。”

    虽然秦何在京城的名声不大好听,但他在某些方面天赋还是极其出众的。琴棋书画,他都略有涉猎,棋艺甚至可以说是高超,他的书法也很不错,吟诗更是像模像样。

    在未出嫁之前,他就经常扮做女子参加各种清谈聚会,甚至好几次还把得头筹,若不是秦何在明真一事上做的太出格,这京城的贵女又没有哪个会容忍自己明媒正娶的夫郎心里头住着别人,就冲着他在这几方面的才气,秦何也不是怎么愁嫁的。

    陆柒早知道他会问这个:“我作诗虽然不算好,但背诵还是可以的。这部分的分数占的比重并不算大。避开当权者的忌讳,该说的东西都说到点子上,再加上基础扎实,无论如何,我这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她还有一点没有补充,原主还有点考前恐惧症,而且做卷子的时候速度慢,心里就急得慌,一着急卷面难免有些难看。

    但她在现代那是经过身经百战的,有原主和她前世的基础在,一手小楷她写得极其漂亮,在高考的考场上她都能将用作计算的草稿纸写得和印刷出来的报纸一般漂亮整齐。

    她不敢说自己的文采是那考场上最好的,但她的卷面整洁度绝对是众位考生中最高的。字迹漂亮卷面整洁从来都是考场里的一大加分项,即使有些问题没那么答到点子上,就冲着她那看着舒服整齐的卷面,考官也乐意多给几分。

    她这般答疑解惑一番,秦何也不再多言。毕竟他没有上过考场参加过科举考试,并没有什么发言权。便是陆柒是糊弄他,他也不能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辩驳。

    看他神情,陆柒也不准备苦口婆心向他解释,因为对她而言秦何的理解也不那么重要,她完全没有那个必要浪费那么宝贵的时间。

    出乎她意料的是,在和她说完这个话题之后,秦何就待在房间里,而不像往日一般,两个人共处一室没多久,他就忙不迭地退出去。

    这书房里可没有什么秦何感兴趣的话本子,陆柒原本想着专注看书,但被一个人一直紧盯着,她便是想看书也看不下去。

    被这么看了老半晌,陆柒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和后脑勺,她后面也没有突然长出朵花来啊。

    “你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便回去歇着吧。我还要温习功课,怕是没有什么时间陪你。”

    陆柒这般下了逐客令,可秦何还是一动不动地待在那里,陆柒被那种眼神看的毛毛的,终于忍不住转了个身站了起来,以一种俯视的姿态遮住了对方上方大半明亮的光线:“既然你不愿意离开,正好现在有时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心平气和地谈。”

    前世她也没有少被逼过婚,在某些程度上来说,秦何对不喜欢人还非得在一起的怨气她也能够感同身受。但问题是她们两个已经成婚,有些事情,她真的很想知道,秦何到底是怎么想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

    十二点之前第二更,上完课回来,下午发第三更

    秦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2 23:42:47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