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23章 023

    秦何拜完年,陆柒紧跟着他后头向那个满头珠翠的中年男子行了礼,她脸上带着三分笑,规规矩矩地弯腰作揖拜了年:“孙媳见过祖父,祝祖父新年事事顺心,寿比南山。(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

    陆柒和秦何的婚事办得仓促,她花了这几个月的工夫认熟了秦府上下,但这分出来的秦何祖父一家,她却是半个人也不认得,还有些在成婚当日她有一面之缘的。

    不过陆柒记人脸的功夫算不得好,更何况面前这些香气扑鼻的莺莺燕燕大多画着浓妆,一个个在她眼中没什么区别,不跟着秦何念,她肯定要念错的。

    秦何的祖父还未开口,他身边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消瘦男子就笑了起来:“这便是淮安的妻主吧,看上去倒是个仪表堂堂的人才,就是人瘦了些,看着风一吹就倒。”

    这男子语带三分刺,显然是来着不善,秦何冷着一张脸没理他。陆柒则是被那种刻意的尖细嗓音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稍稍垂着头,在这陌生的秦府面前继续扮作她的木头桩子。敌情不明,她还是谨慎为上。

    这妻夫两个浑然不在意,那男子讨了个没趣,站在那里神色有些讪讪。被秦何称作祖父的男人略带责怪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他面上更是安分。

    那做祖父的看上去倒是个和善人,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陆柒的手,直接从手腕上褪下来一个金灿灿的镯子:“淮安和你成婚的时候,老身生病了没去,这镯子便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陆柒看向身边的秦何,后者点点头示意她收下。陆柒便将那镯子收入袖中,面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真心:“孙媳谢过祖父。”

    “行了,这外头风大,小淮安既然来了,便随着祖父一同回去屋里取取暖。屋内设了宴席,让你妻主也多吃点,好好补补身子。长得壮点的女人才好让男人怀娃娃。”

    他本是想要叫陆柒名字的,不过记性太差,平日里也不操心陆柒这个便宜孙媳,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来陆柒名字,临到嘴边,改了对陆柒的称呼。

    说罢,那中年男人转过十分臃肿的身躯,在众人的簇拥下往招待客人的东厢房处走,秦何显然不想跟着这些人一块走,拉着陆柒的手走在人群的最后面,面无表情地地跟在他们后面像蜗牛一般地挪动脚步。

    前面一群人热热闹闹的走,陆柒和秦何离他们至少有百来步的距离,没当着那位张氏太君的面,两个人也就松了手。便是妻夫也没有时时刻刻地挽着的,没了看戏的人,她自然用不着和秦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大秀恩爱。

    不过该得到的情报她还有必要问的,陆柒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和秦何咬耳朵:“先前那说风凉话的男子是什么身份,除了服侍的仆从,你认识的人都给我讲清楚,免得到时候出了差错,别又怪到我头上。”

    前面人说话的声音很大,而且与她们两个隔了百来米的距离,除非那里面的人耳力好到了极点,不然绝对听不清她们咬耳朵说的悄悄话。

    两个人靠得很近,秦何的耳朵还能够感受到陆柒的呼出的热气,在她凑过来小声说话的情况下,他的耳朵悄悄红了,好在掩盖在乌黑的长发下,陆柒并未瞧见。

    昨日里陆柒是听了一些关于秦家的复杂关系,也大致知道有哪些人,不过她们见过这些人的面,自然是没办法将人和身份对上号。秦何也知道这一点,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虚伪的女人,但在外人面前,他们妻夫一体,荣辱与共,若是陆柒丢了脸,那他这个做夫郎的脸也挂不住。

    没办法,他只好稍稍抬起头,悄声地给陆柒介绍:“先前叫你拜见的是我的祖父,他是祖母的续弦。那出声的是他第三女的正夫,为人甚是刻薄。还有那穿绿衣服的那个,名义上是我的三表哥,嫩黄棉袄的那个是我二姨母最宠爱的侧夫……”

    陆柒竖起耳朵认真听,不过一大串的名字说下来,她简直是听得头昏眼花:“停停停,待会我跟在你旁边,我们慢慢再讲,你这么个**我一时间也记不住。”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秦何穿得有些单薄,陆柒瞧着他脸蛋冻得通红,又低头看了看自个今日穿的衣服。她外头穿得是件厚重大氅,里头衣服着实单薄,这天寒地冻的,她做不出把外衣脱下来给自己夫郎披着体贴事。

    看着秦何脖子空空,她拉了拉秦何的手,待他站住,又解了自己脖子上的毛茸茸的狐狸围脖圈在了秦何脖子上。

    南阳帝卿生秦何的时候伤了身子,秦何天生就比别人更容易生病些,因为那明真的缘故,他在刺骨的水里又伤了身子,按照大夫的话,经过了一番调养,虽说不至于怀不上孩子,但他因此种种导致体质偏寒,来天葵的时候更受折磨,还容易受寒生病。

    她身子骨比秦何好很多,又是秦何的妻主,在外自然要多照顾他一些。在被系了围脖的秦何傻愣愣地看了一会后,陆柒又从把对方冰冷的手拉了过来,宽大的袖子遮住了两个人交握的手,秦何的手冷冰冰的,全靠她温热的手捂着。

    陆柒很是可惜的想,只可惜古代衣物的口袋从来不缝在衣服外头,因为十分影响美观。她穿得这件大髦也只能在腰间挂个香囊荷包一类的物件,不然直接把秦何的手直接塞进她的口袋暖暖多好。

    这个秦府比不得南阳帝卿住的地方奢华,南阳帝卿的住处,只要是常去的地方悉数都铺了地龙,到了冬日,在屋子外头也是春暖花开一般。

    一般的富裕人家也仅仅只能让地龙供大堂的取暖,现在这种正月的天,京城正是天寒地冻的天气,昨日又下了一场雪,尽管今日是个明媚晴天,但冰雪消融之际,在没有地龙的花园里还是冷得让人瑟瑟发抖。

    好在路也不长,那些人进了屋子,还招呼着这百米之外的妻夫两个快些过来:“屋子里燃了地龙,暖和。你们走快些,免得在外头着了凉。”

    陆柒和秦何对视一眼,这才加快了步伐往屋子里头走。秦何和陆柒被安排在和他们同辈这一桌,男女分桌而坐,秦何的那一桌,除了两三个未出阁的儿郎,一个个抱着孩子,还有个大着肚子,身边站着贴身的小厮伺候着。

    陆柒的这一桌,坐的全是四十岁以下的女子,有俊俏潇洒的,也有肥头大耳的,还有身材壮硕的。秦牧那位庶妹生有三个女儿四个儿子,而秦母娶的续弦也为她生了个老来女,年纪比陆柒还要小些,尚未婚配,但通房小侍已经纳了好几个,着实风流。

    陆柒身边的女人她一个都不认得,秦何又不在她身侧,干脆沉默是金,无论这些女人说什么她都不予理会,别人努力埋头吃菜。饭桌上女人谈论的无非是男人、金银还有当下政事,陆柒日日在餐桌上听秦青的熏陶,听着她们讲的东西只觉得好笑。

    她自然是要结交朋友,不过这个秦府之人,不论男女,她一个都不想沾。原本的那个陆柒,木讷是出了名的。

    而这些秦府的女君,她们原本打的就是刻意营造热络气氛,孤立陆柒让她难堪的算盘,只要她一想搭话,马上大家就唱着双簧挤兑她。谁知道陆柒就知道吃吃吃,一点也不上她们的当。陆柒埋头苦吃,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这些心高气傲的女君也不会拿热脸来贴她的冷屁股。

    由于陆柒吃东西的神情太过专注,她这边气氛还算融洽,那边却有人心思活络,终于憋不住,要落秦何的面子。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掉了三个收藏,好心痛

    如果没有提前说,一天只有一更,就是晚上十点准时更新,其余时间更新就是捉虫

    谢谢天生爱幻想的手榴弹和衡宝的地雷,希望将来会有更多的小萌物=3=

    关于称呼问题,堂表亲是会互换,不过姑姑阿姨那种不换,就是母亲这边是阿姨,但是堂亲,阿姨的儿子就是堂弟这种,免得我错乱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