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何患无柒

正文 第5章 005

    陆柒毕竟是入赘进来的,对这偌大的秦府一点也不熟。(下.载.楼WWW.XIAZAILOU.ORG)想要请安也得跟在秦何的后面才能找得到地方。她们新婚,秦府里头还能看得出几分昨日热闹的痕迹,一路上绕过假山回廊。当面和她们两个撞上的会恭恭敬敬地请安:“公子好,少夫人好。”

    若是离得远的,多半是假装没看见,眼神却时不时地往这边飘,或是小声嘀咕,或是与身侧的伙伴贴耳交谈。

    秦何对此习以为常,陆柒教的学生挺多,有一部分每每见了她就鞠躬行礼,她一路上碰到下人鞠躬问安,她也就习惯性面带微笑地点点头回礼,姿态落落大方。

    起先两个人之间也就两三步的距离,秦何像是要刻意把她甩开一般,步子迈得极快,他在前头拐了角。等陆柒追上去站在他的位置,却发现岔道口两边都瞧不见那道青色身影。

    没办法,陆柒只好站在那个地方等了一会,看到庭院里有个侍女经过,便急忙把人喊住,问了路接着按照对方指的方向走。她的步子迈得快了些,果然在一个转角的地方看到了秦何正走在她对面的回廊中。

    她也不喊住秦何,默默加快了脚速往对方走的方向赶。她转过亭柱的时候,有小厮之间窃窃私语的声音顺着风声飘到耳朵里来。因为和自己相关,她的脚步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先说话的那个小厮声音脆生生的,听起来应该是十五都不到的年纪:“咱们的少夫人看起来还不错,也不像传闻里的迂夫子。”

    另外一个穿着藕粉色秋衫的小厮把声音压得更低:“ 要真是个不懂事的迂夫子,那还不寻死觅活的,哪能入赘到咱们秦府来呢,读书人总是比较清高的。”

    先前先说话的小厮噗嗤笑出声:“可不就是寻死觅活吗,前些日子京城里都传出来了,说陆家女君上吊自杀,就是为了不入赘到秦家来当上门妻主。”

    “真的假的。”另外一个小厮捂住嘴,小声道:“外头不是说陆家女君生了场大病吗,怎么就变成上吊自杀了,而且还是为……为……”

    “你的消息可真不灵通,要是不信我的,尽管去问问你那个在府里当差的好姐姐,看我说的是真是假。行了,这事情快别说了,要是旁人听了在主夫大人面前多嘴就不好了。咱们郡卿要是听到,挨顿鞭子都是轻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陆柒也离得远了。一抬头,秦何的身影又消失在了她的面前。无奈之下,陆柒又问了两三回路,等到了主夫所在的大厅前面,已然是一刻钟之后。

    她瞅见昨日里见到的南阳帝卿的脸,本欲抬腿跨过门槛。胳膊肘却冷不丁地被一只手给挽住,她扭头一看,自然是甩开她许久的秦何。

    后者面上还带着几分羞涩的笑容,眼中还有几分不耐:“你怎么走得这么慢,害得我在这外头吹了这么久的风!”

    陆柒也摆出一副笑盈盈的面孔,侧过脸来对着秦何温声道:“夫郎这说的是什么话,为妻初到府上,又不识路,还是问了几个人才寻得这么个地方。想要少吹点风,那就劳烦夫郎您下次把步子放缓些。”

    她的脑袋刻意凑得离秦何很近,说话呼吸时的气息都往秦何地耳朵边上吹,然后陆柒如愿以偿地看到对方掩在发丝间的耳朵染上些许绯红。原本挽住她的那只手在下意识的抽离,不过她把对方扣得很紧,那只手往外抽了抽,愣是没有抽动。

    妻夫两个挽着手进了大堂,当着南阳帝卿的面,秦何摆出一副羞怯状,飞快地把手从陆柒的手里抽了出来,这次陆柒也没有拦着,很轻易地就脱了手,嘴角噙着三分笑意,看着秦何奔到那位高贵的帝卿面前。

    "瞧你,这都嫁人成了人家夫郎了怎么还是这副冒冒失失的性子,岂不是教你妻主看了笑话。"南阳帝卿含笑拍了拍秦何的手。

    昨日摆堂时隔得远陆柒看得不甚仔细,今天离得近了,她这才打量了一番这位传说中的南阳帝卿。

    坐在太师椅上的男子容貌比秦何还要秀丽三分,对方的妆容很淡,几乎看不出上妆的痕迹。

    对方也不像她想的那样满头珠翠,三千青丝上只着了一枝展翅欲飞的金丝楠木凤凰簪。明明已过而立之年,可如今看上去也就双十出头。

    虽说如此,帝卿终归是帝卿,便是他坐在草垛上,不着华贵衣衫,看着也贵气逼人。

    对方瞧着秦何的时候和其他宠爱孩子的爹亲并无什么两样。

    等他转过脸来看着自己的时候,尽管对方面上笑容还未敛去,陆柒却从他那双不怒自威的凤眸中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

    这感觉,就和她上辈子接见学校那个最严肃最喜欢摆架子的领导一样。在对方的注视下,陆柒面上的笑容不自觉地收敛了起来,双手背到后面,背脊自然而然地挺得笔直,站姿和军姿一般标准。

    翻找了一下原身留下来的记忆,陆柒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礼节和称呼。便像前世电视剧中看到的那样对对方行了个福利:“陆柒拜见帝卿殿下。”

    男子抬袖遮住脸,轻笑了一声,又道:“你这孩子,都到秦家来,还叫得这么见外。”

    陆柒从善如流道:“孩儿见过爹亲大人。”不管是儿媳好,儿妻好,自称孩儿总归是没错的。

    她这一声“爹亲”喊出口,压在她身上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陆柒奉的茶他也没有怎么迟疑就接过,顺手还给她塞了个大红包。

    对方笑吟吟道:“这里头也没多少钱,你到时候在官场上自然会有地方花,好好拿着便是,算爹给你的见面礼。”

    等陆柒把那个红包收好,南阳帝卿朝着站在他身侧的老奴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带头把大堂里的仆从都带了出去,还一扇扇地关上了大堂的门,把偌大个地方都留给了她们三个。

    等大堂安静下来,南阳帝卿又朝着秦何发了话:“你先下去,和陆柒站在一起。”

    “爹!”秦何拖长调子喊了一句,见后者神情严肃,放下搁在南阳帝卿肩膀上的手,老老实实地下来,站在陆柒的边上,当然他刻意在两个人之间保留了一定的距离。

    南阳帝卿的目光在陆柒和秦何身上扫过一边,手托起釉质细腻的骨瓷茶杯轻啜了口上好的雨前龙井,他沉默了半晌,方道:“既然只剩我们爷三个在,我也不和你们说什么废话。今儿个喜公收上来那白绢上头的血,是你们两个谁胳膊上的?”

    “爹爹!您说些什么呢?”秦何就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眼圈还有点红,“您把孩儿当成什么人了,我是对人动心过没错,但再怎么样也不会傻乎乎地就把自己给交出去。在您眼里,我是那种不洁身自好的人吗?”

    南阳帝卿“噌”地一声把茶杯放在身边的茶几上,茶托和木桌碰撞发出闷闷的声响:“我什么时候说你不洁身自好了?你身上那颗守宫砂有没有消失我还会不知道?”

    陆柒听着父子两的对话,便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肯定为对方知晓。她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任这身份尊贵的两父子相互争执,自个不发一言。

    “您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秦何气鼓鼓地道。

    “我可没听说哪对新婚夫妻,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还能够一点声响都不发出来的。”南阳帝卿意味深长地看看秦何的下半身,“况且,你今日虽说走得早,可行走之间也没见半点不自然。别的人家新嫁郎体弱些的新婚后几日都下不来床,我儿倒好,走起路来和往常无二不说,还能健步如飞到把自个的妻主都单独甩在后面。”

    “那是,那是因为我身体好!是那些养在闺阁的小公子太体弱了,来阵风就能把他们给吹走,当然会几天下不来床。”秦何仍旧强行狡辩。

    不过他说话的时候磕磕巴巴的,脸也涨得通红,眼神还躲躲闪闪,一看就是撒了谎特别心虚。这谎的水平之低,连站在边上看戏的陆柒都看不下去了。

    不过她这好戏也没看多久,南阳帝卿便很快把矛头指向了她:“昨日里你不与我儿圆房,可是嫌他貌丑?”

    陆柒忙一步上前:“当然不,郡卿容貌极佳,陆柒心甚悦之。”她说的是大实话,只要秦何闭上嘴,她光看他那张脸就会很开心了。

    见她说得情真意切,南阳帝卿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毕竟儿子是自己生的,自己斥责几声也就罢了,他哪里能容得下其他人议论秦何的不好。

    “既然你对他没有什么意见,那择日不如撞日,今日里你就和秦何把这房圆了吧。”

何患无柒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何患无柒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何患无柒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食之金玉满堂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神州塑六十年代娱乐圈致女神(娱乐圈GL)小皇帝的农夫相公想起我叫什么了吗风云之冰封王座花易落之异境逆生武道至圣毒女擒夫:妖孽候爷爱难缠穿越之村里村外[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鬼医圣手,将门娇妃妾如瓶中花之降妖记想开甜品店的模特[娱乐圈]他的猫[重生]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重生之傻妻狠狠宠魅王毒后露比的异世冒险(西幻)国家制造情非得已,老公请放手!嫡女心策妖怪治愈书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开棺录影后路遥遥(娱乐圈)
  作者:长乐思央所写的何患无柒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何患无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