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WwW.lwxs520.Com第80章 重信诺

    “包拯见过相爷!”

    “我说包大人啊,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跟老夫客套了!”王丞相摆手道。(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

    “相爷的来意,包拯也猜到了几分!”包拯抚须道,“只是此事关乎皇宫內帷,包拯虽然有心助庞贵妃洗清冤屈,但是包拯身为外臣,总不能入宫查案吧?”

    “老夫也知道此事太过为难包大人!”王丞相道,“老夫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陛下已经允诺庞贵妃,待县主回来才下判决。”

    王丞相是个好官,庞贵妃也是贤德之人。但是王丞相与庞太师政见不和,顶多为庞贵妃惋惜,却不至于为庞贵妃伸冤奔走。毕竟,内外有别,王丞相出面也不是那么名正言顺。

    但是现在的形势是庞贵妃一旦被扳倒,和妃就会一宫独大。要说王丞相最初赞同皇帝册封和妃,现在就有多后悔引狼入室。

    本以为皇帝不喜欢异族女子,那和妃不过是个吉祥物。谁知道皇帝竟然性情大变,竟然真的迷恋上了和妃这个异族公主。

    “相爷是说庞贵妃的妹妹?”

    “不错!”思及此,王丞相脸上也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此事,老夫也百思不得其解!皇帝并没有见过县主几次,为何庞妃坚持要见县主才肯认罪,皇帝竟然同意了?”

    “那么相爷的意思?”

    “老夫来找包大人,只是想问包大人有没有办法找到县主,请县主回京?”

    包拯无奈地摇了摇头:“庞太师尚且不知道县主行踪,本府又如何得知?”

    “老夫也是听说县主与展护卫的夫人乃是闺中密友,或许能知道县主去了哪里!哎,也是老夫病急乱投医了!你说的不错,庞太师才是最该知道县主行踪的。此刻,太师也定然急着找县主回京。”王丞相叹息道,“现在看来,庞贵妃似乎得以暂时保全,但是我们都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对贵妃娘娘越不利。”

    “如今,也唯有期盼县主知道京中变故,能够自己回京了!”

    “正是如此!包大人公务繁忙,老夫也就不打扰了!”王丞相起身道。

    “大人、大人——”门外突然响起了展昭的声音。

    “展护卫如此焦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王丞相担心道。

    展昭进屋,才知王丞相也在,不免有些赧然:“不知相爷再次,展昭失礼了!”

    “展护卫不必如此,老夫也打扰包大人多时,正要回府。”王丞相微笑道。

    包大人见展昭脸色不似有什么坏消息,又觉得开封府公务并没有需要隐瞒王丞相的,立即道:“展护卫匆匆而来,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展昭连忙道:“月华收到了县主飞鸽传书,他们正在返回东京的路上。”

    “如此再好不过了!”王丞相拍手道,“不过,展夫人既然收到县主飞鸽传书,可有办法将京中发生的消息告诉县主,也好让县主有个准备?”

    展昭立时道:“为了让县主早日归京,展昭已经做主让月华将宫中之事告诉县主。”

    “如此,县主定然会快马加鞭赶回东京。虽然不知道庞贵妃为什么一直要先见县主,皇帝也同意了。但是县主归京很可能就是转机!”包大人欣然道。

    “大人!”公孙策却露出几分忧色。

    “公孙先生在担心什么?”展昭奇道。

    “现在已经入冬,前几日更是下了雪。”公孙策无奈道,“学生是担心县主无法赶路。”

    “县主武功极好,也算是半个江湖人。不过些许小雪,怎么会耽搁赶路呢?”王丞相不解。

    “相爷不知道,大人和展护卫应该有些印象才是。”

    展昭想了想:“县主似乎身怀旧疾,每逢寒雪之日,便会寒疾发作,几乎不能起身。故而,每逢隆冬都会南下过冬。”

    “竟有此事?”王丞相有些疑惑,“不说县主本身医术极好,就是太医院的李师案和傅郁林两位大人都赞不绝口。老夫听闻县主养父母药王山庄也是杏林传家,什么样的寒症竟连药王山庄和县主自己都无法治愈?庞太师没有想陛下请旨让翰林医官院的大夫诊治?”

    “相爷有所不知!县主此疾乃是幼年落下。这些年能够行动自如,已经是其医术通神之故。想要彻底拔除寒疾,却极为不易。”

    “幼年落下的痼疾?”

    包大人不免为王丞相普及了一段十多年太师府的旧事。王丞相听了也不胜唏嘘:“妖道害人莫过如此!”

    想到玉真子,王丞相倒是联想到了先帝晚年迷信炼丹之术的往事。

    傅玉雪此时却是在赶回东京城的路上,也正如公孙策担心的那样,因为路上遇到风雪,寒疾复发无法骑马。

    虽然知道藤原家害了庞贵妃腹中皇子,也知道和妃与鬼婆目的在于生下皇子,扶持皇子登基。

    但是傅玉雪没有想到庞贵妃已经失去孩子,和妃主仆依旧这般迫不及待的对庞妃出手。

    白玉堂虽然不想她这般赶回东京,却也知道她忧心庞贵妃,无法阻拦。若是出事的乃是他的兄长或义兄,白玉堂也定然恨不得立即赶回去。

    将心比心,明白傅玉雪心中焦急,白玉堂只得在路上租了马车,铺上厚厚的棉被和褥子,又在马车上准备了暖炉等物,亲自驾马车送她上京。

    马车入了开封城,直奔太师府。在太师府前停住马车,白玉堂将马鞭丢给门口的护卫:“快快禀告太师,你家二小姐回府了!”

    门前的护卫犹豫了片刻,还是分出一人前去禀告总管。

    白玉堂掀开帘子,车厢内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傅玉雪躺在褥子中似乎已经睡熟了。

    可是白玉堂却知道她因为担心庞贵妃加上寒疾复发,几乎整夜未眠。一直快到开封城,才睡过去。

    白玉堂拿了一旁的帕子,擦去她脸上的汗水。翻过褥子将傅玉雪整个裹住,抱着她小心的下了车。

    才走到门口,就看到总管庞武匆匆迎了出来:“白少侠,我家县主这是怎么了?”

    “赶路时寒疾复发,还要烦请总管去请大夫。”

    虽然傅玉雪自己就是一位出色的大夫,但是所谓医不自医。如今她自己病的厉害,只怕也是莫可奈何的。

    然后,庞武就眼睁睁地看着白玉堂直奔傅玉雪的院子,仿佛来过无数次一般熟稔。

    庞武总管是不会知道自己无意中get到了真相的。

    派人去翰林医官院请大夫,庞总管亲自盯着下面的聆雪院的丫鬟们好生伺候,又让人去请庞太师。

    珍晟宫闭宫,庞太师坚信庞妃无辜,只是他再厉害,也无法去查宫里发生的事情。更遑论他是庞妃的父亲,哪怕皇帝令人查察此案,也不会让庞太师插手。

    庞府的下人去翰林医官院请大夫,奈何大夫没有请来,却被人羞辱了一顿,从里面赶了出来。

    庞太师才知道傅玉雪回府,又寒疾复发,心中心疼女儿。不料去请大夫的下人无功而返,让庞太师又惊又怒。

    “这些子谄媚之徒,当真以为我庞家就此倒了不成!”庞太师怒声道。

    他近来为了庞贵妃忧心,身子本就不好,如今受了刺激,便有些胸闷气短。庞太师毕竟上了年纪,哪里经得住如此虚耗。

    “父亲,莫要心急!”小螃蟹连忙安慰道,“姐姐的寒疾已经是痼疾,并不危及性命。庞总管,开封府的公孙先生精通医术,傅府的傅大人更是二姐叔父,你让人去开封府和傅府看看这两位是否在府上。若是能够请来一位为姐姐看诊,也不必去受冯恒那狗贼的气。”

    原来庞贵妃一案不仅牵扯珍晟宫,还对翰林医官院长生了不小的影响。

    庞贵妃既然被指毒害和妃腹中皇子,那么自然也要有人为庞妃夹带堕胎药进宫。这个夹带堕胎药进宫的罪名却是落在了负责看顾庞妃身体,时常出入珍晟宫请脉的翰林医官院医首和安大夫李师案。

    因为庞贵妃还没有被定罪,李师案只是被下狱关押,还没有处决。

    而冯恒却因为救治和妃有功,顶替了李师案的位子,做了和安大夫。

    太师府和开封府相聚不过两条街,并不很远。不到两刻钟,公孙先生就匆匆赶来过来,随行的还有展昭和丁月华。

    不过在公孙策到达之前,傅玉雪自己已经醒了。

    在庞太师等人关切的目光下,傅玉雪还是老老实实伸手让公孙策把脉。

    “你的寒疾本就是痼疾,身体虚弱,还如此赶路,也难怪发作的如此厉害。要小心防寒,注意休息才好。吃什么药,该注意什么只怕你比我还清楚一些。”公孙策微笑道。

    “多谢公孙先生!”傅玉雪真心道。

    “你我乃是忘年之交,亦师亦友,不必如此客气!”公孙策起身道,“县主才回府,想来有许多话和太师说,我们就不打扰了。”

    “公孙先生留步!”傅玉雪却突然出声道,“病弱残躯,有所失礼,还请诸位见谅。有些事还需公孙先生转达包大人,只怕还需展护卫相助,公孙先生若是不介意,就坐下听一听。”

    本来傅玉雪躺在床上,公孙策以大夫的身份进来诊脉,也就罢了。但是如此情景要一起叙话,却不免有些犹豫。

    “公孙先生不必如此,雪出生江湖,最见不得那些迂腐规矩。君子坦荡不惧人言,先生不必拒绝。”傅玉雪本穿戴整齐,不过是病中无法下床,只能半靠在床上。

    这会儿坐直身体,一旁的玉叶立时去了大氅给她披上:“去请展护卫他们也进来。”

    “诺!”玉叶微微一福身,转身请了展昭等人进来。

    “玉堂!”傅玉雪忘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会意,将他与傅玉雪在东瀛探查的事情与公孙策和展昭等人说了一边。不过他们对天皇和藤原家做的事情倒是隐下了。

    不管怎么说,天皇明面上与大宋交好。若是他们杀了天皇宠妃,坑了天皇一把这种事情让朝廷知道,立场还是不好说的。

    “可恶,那藤原家当真是狼子野心!”展昭却是第一个听得怒气难抑的。

    “那藤原家当真可恶,不过鬼婆,难道就是和妃身边的老婆子?”公孙策附和道。

    “我相信,不仅仅是鬼婆,只怕和妃身边那个哑巴叶子也不是寻常小丫头。”傅玉雪补充道,“和妃虽然是公主,但是天皇没有实权。和妃不过是藤原家谋取大宋江山的工具,只怕她还要反过来听命鬼婆。”

    “既然鬼婆和那个哑巴叶子如此厉害,怎么会让人有机会害了和妃腹中皇子呢?”丁月华疑惑道。

    傅玉雪眼神微暗:“明日我去会一会这位和妃娘娘,自当有分晓。”

    “姐姐,你病的如此厉害如何进宫?”庞昱忧心道。

    以前,贵妃姐姐受宠,太师爹位高权重,他们姐弟救过陛下性命。若是要进宫,求一顶软轿也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太师爹丁忧在家,贵妃姐姐遭受冤屈,被禁足珍晟宫。二姐病的如此厉害,如何进宫见驾?

    “此事宜早不宜迟,晚了,只怕就没有证据了。”傅玉雪沉吟道,“鬼婆和叶子只怕不简单,我听说展大哥可以自由出入内功,不知明日是否可同往相助?”

    “展昭愿往!”得知藤原家的阴谋,展昭早被激起一腔热血。

    若是和妃主仆在面前,只恨不得一剑杀了他们才好,哪里有不愿意的。

    “可惜我不能入宫,否则必定助阿雪一臂之力。”

    “月华想要一起去倒也不难!”公孙策却道,“你是女子,大可扮作县主的丫鬟一起入宫,只是要委屈月华。”

    “这有什么委屈?”丁月华挥手道,“既然如此,就有我和昭哥陪阿雪入宫走一遭吧!”

    白玉堂在一旁突然有点郁闷,心头竟然生出几分后悔的意思。若是他之前没有拒绝皇帝赐官,是不是现在也能陪着阿雪入宫了。

    可惜,他们是白天入宫。

    白玉堂虽然有把握悄无声息的入得宫去,但是此时关系庞贵妃安危。若是有所不妥,反而会拖累傅玉雪,只得暂时放弃了这想法。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