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68章 绿帽子

    再说庞太师愤怒之下,也不管涂善带人搜府,直接带着傅玉雪和庞昱直奔宫里去了。(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OrG)

    涂善有心拦住庞太师,奈何庞太师官衔比他高。再者府上侍卫护着,除非涂善现在造反,不然是无论如何拦不住庞太师的。

    放任庞太师离府,涂善只得让手下加快动作。无论如何,只要在庞太师面圣之前,找到要找的人,他总有机会翻盘。

    庞太师乃是天子近臣,又是贵妃之父,一路到了御书房也是畅通无阻。

    站在御书房外等候内侍进去禀告,没成想父子三人却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声。

    “是谁在御书房?”庞太师本来是一腔怒火,听到御书房的争吵声,倒是也发现自己来的不算时候了。

    皇帝性子还算仁厚,因此朝中大臣也敢于直谏。但是敢于皇帝如此争吵的还真没有几个。

    “禀太师,是八贤王!”

    庞太师虽然丁忧在家,陛下却时常召太师入宫叙事,能够在皇帝身边伺候的内侍,自然有些眼色,愿意给庞太师一些方便。

    “八贤王?”庞太师有些意外。

    先皇死的早,皇帝登基时还未成年,是八贤王摄政辅佐。及后,皇帝亲政,八贤王也干脆利落的交权,在南清宫深居简出,从不轻易涉足朝政。

    又因为狸猫换太子一案,皇帝与八贤王做了多年父子,八贤王虽是皇叔,但是在皇帝心中绝不亚于先帝,甚至还在先帝之上。

    八贤王和皇帝名为叔侄,倒是更像一对父贤子孝的亲父子。

    庞太师想不到什么事情能够让一向贤雅的八贤王如此忘却君臣尊卑,与皇帝这般争吵。

    想到涂善搜府之辱,庞太师就算知道皇帝现在心情不好,也不能此时退却。要是现在走了,太师府的颜面岂非要被别人踩在地上。

    庞太师一咬牙,冲到御书房前:“老臣庞吉求见陛下!”

    傅玉雪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情形,见庞太师如此,生怕庞太师触怒皇帝。皇帝以仁厚著称不错,但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也不是说说而已的。

    他们才走进书房门口就听到了皇帝凄厉的喊叫声。

    不及多想,庞太师和傅玉雪以及守在书房外的侍卫都冲了进去,却见八贤王倒在地上,满脸的血,已经奄奄一息,皇帝正跪在八贤王身侧。

    “陛下,不要动王爷!”傅玉雪迅速走到八贤王面前,半跪下检查八贤王的伤势。

    “皇上,兰妃和小太子是无辜的!”八贤王挣扎着按住傅玉雪的手,哀求地看着皇帝道。

    “八皇叔,八皇叔,你莫要如此,朕答应你,召回涂善便是!”皇帝跪在八贤王面前痛哭道。

    “王爷莫要乱动!”傅玉雪按住八贤王,迅速取了银针施救。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御书房。谋害八贤王!”耳旁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来人,快将刺客拖出去!”

    傅玉雪正全力施针,突然被抓住手臂,差点刺错穴位。反手一个芙蓉并蒂将那坏事的太监定住,继续施救。

    “你这狗奴才,竟然敢阻拦救治八贤王!”庞太师一掌扇在那被傅玉雪点住穴道的内功总管吴良脸上,“将这碍事的东西扔出去!”

    庞太师站在傅玉雪身侧,对吴良的言行看的分明。吴良虽然做的隐晦,但是庞太师何等样人,如何看不出吴良的阴谋。也就是皇帝当局者迷,没有发现自己身边的这位内宫总管有些不妥。

    太监中有陈林、苏童这样的忠义之辈,也不乏郭槐、莫言这样的小人。吴良是不是后者不知道,但绝不会是前者。太监这种生物,多半比正常要小心眼一些。

    若是得罪了,最好就不要让他再有出头之日。庞太师这会让人将吴良丢出去,那是为了坐实吴良耽误救治八贤王的罪名呢!

    侍卫们见庞太师发话,皇帝没有出声反对,只当是皇帝的意思,果然将吴良抬了出去。

    吴良心急如焚,可惜被傅玉雪点了穴道,动弹不得,更说不出话。

    “还不快去翰林医官院,请当值的御医过来。”庞太师扬声道。

    没想到跑到宫里告个状,竟然碰到八贤王以死相谏这种事。想到自己进宫的原因,庞太师越发恨毒了涂善。只是,他毕竟也是在朝堂上历练过的,见傅玉雪出手救人,立时就想到了请翰林医官院的当值御医过来。

    八贤王心存死志,这一撞完全没给自己留后路,庞太师看的很明白。他们父女既然碰上了,傅玉雪身为大夫,若是自己拦着不出手,皇帝只怕要秋后算账。可是出手,却也担心八贤王救不回来,从而被皇帝迁怒。

    若是找了翰林医官院的御医分担皇帝的怒火,那么傅玉雪要承担的风险就要小多了。

    御书房伺候的内侍连忙小跑着往翰林医官院而去。

    “陛下,王爷现在不适合移动,须得在附近找处地方静养。”

    皇帝闻言,心知八贤王这是有救了,欣喜若狂:“御书房就有卧榻!”

    御书房是皇帝长待的地方,故而也设有卧榻。八贤王身为皇叔,皇帝提出将自己的卧榻让出来,自然没有人会反对。

    傅玉雪点了两个侍卫,帮忙将八贤王抬到榻上。

    “八皇叔怎么样了?”皇帝紧张地问道。

    “王爷伤到了头,具体情况还需要观察几天。必须卧床休息,十二个时辰有人守着,注意意识是否保持清醒,比如有没有头痛、恶心、呕吐等症状。”傅玉雪道,“此外王爷伤的很重,就算伤愈,也可能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癫痫、突然晕厥等,但是这些后遗症可能半年之后甚至更长时间才会发作。”

    “皇叔!”皇帝闻言哭得越发伤心了,“是朕的错,朕不该跟你吵的!”

    傅玉雪:……马后炮说的就是这种人!

    方才她与庞太师、庞昱等在御书房外,庞太师和庞昱或许没有听到什么,但是傅玉雪却将皇帝和八贤王争吵的内容听了一个七七八八。

    皇帝怀疑兰妃与人私通,令兰妃自缢,又让涂善追杀小太子。八贤王却相信兰妃为人,不愿信此传谣。要皇帝召回涂善,令包拯彻查此事。

    皇帝不肯,八贤王一怒之下便斥责皇帝不愿承担冤杀兰妃之过,才不肯承认现实,故而愿意以死相谏。当然争吵过程比这还要曲折激烈几分。

    要傅玉雪说,兰妃冤不冤尚且不清楚,但是八贤王的要求并不过分。毕竟,八贤王只是要皇帝停止追杀太子,彻查此案,并没有要皇帝现在承认过错。

    可惜,皇帝被愤怒遮盖了眼睛,就连八贤王的话也不愿听。平时性子有些软的皇帝面对绿帽子这种事情,与一般男人也没有什么区别。若非如此,八贤王也不至于为了保下太子,以死相谏。

    八贤王这辈子还真是欠了皇帝父子的。前半辈子为了皇帝殚精竭虑,本以为老了可以享福了,又为了皇帝的太子差点丢了性命。

    翰林医官院当值的大夫正巧就是傅玉雪的二叔傅郁林。傅郁林的诊断与傅玉雪类似,且自认也不会比傅玉雪处理的更好。

    古代也没有ct这类辅助,只能凭借大夫的经验和观察断定病人有没有进一步内出血,颅内压升高。傅郁林不知道现代术语,但是意思却是一样的。

    傅玉雪和傅郁林说的吓人,皇帝不放心,令人将翰林医官院的其他大夫一同请来为八贤王诊治,又令他们分批守着八贤王。

    一切落定,才想到庞太师和傅玉雪姐弟如此恰到好处出现的原因。

    在内侍的服侍下,洗过脸,皇帝的心情平静了不少:“太师怎么这么巧入宫来,莫非是带县主和小螃蟹进宫与贵妃团聚的?今日幸好,太师前来,不然八皇叔他,哎~”

    “陛下,老臣入宫,并非为了见贵妃娘娘,而是求见陛下!”庞太师撩起袍子,跪下哽咽道,“老臣、老臣——”

    “太师,为何突然行此大礼!”皇帝见此却是吃了一惊。

    要知道皇帝一向优待庞太师、王丞相等老臣。除非在重大场合,轻易不会让老臣行此大礼。

    “皇上,老臣只有一言相询。老臣到底犯了什么罪什么法,陛下要涂善搜检我太师府。”

    “太师,太师快快请起!朕怎么会让人搜检太师府呢?”皇帝慌忙道。

    “老臣得蒙陛下抬爱,册封了老臣的次女为县主。县主今日归家,老臣喜不自禁,却发现县主竟受了伤。老臣细细盘问,方知县主在路上遇到涂善滥杀无辜,出手阻拦而被涂善所伤。老臣心中气愤,只是想着一家团聚,才按下不悦,想着待涂善回京,在于陛下面前说个分明。哪成想、哪成想!”庞太师说着却是泣不成声。

    傅玉雪微微移开视线:太师爹神演技,吾已拜服。

    “如何?”皇帝紧张地追问道。

    “陛下,那涂善携私以报,自己捉不到什么钦犯,就诬赖我们太师府窝藏钦犯。带着属下,冲进太师府搜捕。”庞昱义愤填膺道,“陛下,我以性命担保,姐姐今日归家只带了一名婢女,却并没有其他什么人。绝没有如涂善所言,窝藏钦犯,还请陛下明察!”

    “岂有此理!”皇帝顿时大怒。

    本来八贤王以死相谏,皇帝心中窝了一团火。要知道自古以来,唯有昏君才会有忠臣以死相谏。谁见过明君治下有忠臣以死相谏的。

    想到八贤王撞柱乃是因为涂善追捕太子而起,如今涂善私自搜捕太师府,正好让皇帝有了迁怒的对象。完全忘了涂善乃是领命出京,皇帝立时传令,让人召回涂善问罪。

    只是旨意发出去,皇帝冷静了几分,思及涂善搜检太师府乃是因为与傅玉雪的冲突,不免又多想了些:“方才太师所言,似乎是县主已经与涂善动过手。”

    正好傅玉雪已经施针完毕,其他大夫正在诊脉。傅玉雪立时道:“陛下,臣女回京途中为大雨所阻,留在客栈。客栈中有一对年轻夫妻带着一病儿,正是臣女所诊治。涂将军闯入客栈,声称奉命搜捕钦犯。还说宁枉勿纵,竟然要将那无辜幼儿诛杀,更是企图将其愤怒的父母一并杀死。臣女心有不忍,因而出手相救。动手时,臣女被刺中左肩,但是因涂将军有公务在身,只是救下那一家三口,并无继续纠缠。没成想,涂将军因而记恨在心,携私以报!”

    “陛下,涂善当着县主之面尚且如此。焉知有多少无辜稚子惨遭毒手?涂善到处说奉圣命行事,那些枉死幼儿的家人岂非都会误以为乃是陛下所授意?这般实在是有碍陛下贤明!”庞太师跟着道。

    “涂善、涂善,岂有此理!”皇帝气得直锤桌子,“立即宣王丞相、包卿入宫,令狄青带人捉拿涂善。”

    “陛下,涂善到了那里都拿着陛下赐下的宝刀耀武扬威。狄将军前去捉拿,只怕涂善未必伏法!”傅玉雪道。

    “让狄青带着朕的令牌前去!”皇帝怒道,“若是涂善敢抗旨,就地阵法!”

    皇帝这种生物一向是爱欲其生,恨欲其死。皇帝既然会因为信任,赐下宝刀令涂善追杀太子,也会因为庞太师等人的状告,恨不得立即将之处死。

    作者有话要说:  头受过伤的病人,后遗症可能会复发癫痫一类是听医生说的。去年,我爸从车上摔下来,住院一个月,出院时,医生这么说,把我吓坏了。总觉得像个□□一样!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