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67章 搜庞府

    却说白玉堂心中担心傅玉雪伤势,快马追上傅玉雪。(本书由www.xiazailou.org(下载楼)整理发布)见芸娘坐在外面驾车,白玉堂跳上马车一闪身,便进了车厢。

    他的马自跟在马车前后,并不怕走脱。

    “姐姐?”芸娘见白玉堂直接跳上车进了车厢,顿时吓了一跳。

    “驾车就是!”车内传来傅玉雪清冷的声音,芸娘心中却是一安。

    在客栈她已经知道傅玉雪与白玉堂等人是认识的,听到傅玉雪这么说,顿时放心不少。

    “阿雪,这孩子怎么在这里?”白玉堂进了车厢,本来想问傅玉雪伤势如何,没想到傅玉雪却坐在褥子上逗弄一个小婴孩,不免吃了一惊,旋即笑道:“这回展昭可要气死了!”

    “我却是从你三哥手上偷龙转凤的!”傅玉雪道。

    小婴儿不过月余模样,这会儿正醒着,一双黑宝石般纯净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傅玉雪,因为白玉堂凑过来,还笑得裂开了小嘴,煞是可爱。

    傅玉雪见他醒了,便拿了准备好的羊奶喂他。

    白玉堂明悟:“三哥从展昭手上将孩子偷来,你便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次,展昭和三哥可栽了!”

    “还说不准呢!”傅玉雪叹气道,“原想着给涂善找点麻烦,没想到却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傅玉雪有些无奈地扒开襁褓外面一层,让白玉堂看。

    蓝色的粗布襁褓外层扒开,里面竟是上好锦缎丝绵的襁褓。若只是锦缎做襁褓也就罢了,偏偏那明黄色的锦缎上绣的竟然是龙。

    除了凤子龙孙,谁能够用这样绣龙的襁褓?

    小小的婴儿刚喝完羊奶,打了个奶嗝,对两人发出了一个无齿的笑容,简直要将两人的心都萌化了。

    “若真是凤子龙孙,怎么会被人追杀?”白玉堂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脸上戳一下,小家伙格格直笑,并不生气。

    傅玉雪沉吟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涂善是奉命追杀,但是展昭身为御前侍卫,却是要保这孩子。”

    白玉堂点头道:“这孩子八成是身负冤屈,要不然包大人不会派展昭前来相救。”

    “涂善口口声声都是奉圣命追捕钦犯,我想不出皇帝有什么理由让他追杀一个小小的婴儿,尤其是这个孩子还是凤子龙孙。近来也没有听说有什么皇室宗亲谋逆,要株连到这么小的孩子。再者,看着襁褓只怕也不是一般的皇室宗亲可以用的,倒像是陛下的皇子所用。”

    “你之前不是说陛下想要册封庞贵妃为继后,却因为兰妃怀孕被太后阻止吗?兰妃应该也快要生下小皇子了吧?”

    傅玉雪莞尔:“你该不会觉得这孩子就是兰妃所生小皇子吧?官家对小皇子出生期盼已久,怎么可能使人追杀?不过,涂善并没有圣旨,那把御赐宝刀,谁知道是真是假。若是涂善阳奉阴违也未可知。只是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将军,何敢追杀凤子龙孙?”

    “除非涂善有鬼!”白玉堂道,“涂善这人行事肆无忌惮,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人。若是他暗地里勾结了什么人行此事,也未可知。”

    白玉堂说着下意识看了傅玉雪一眼,正如他们所言。皇帝本来是要立庞贵妃为皇后,可是太后却因为兰妃有孕阻止了。这么一想,庞贵妃和她身后的太师府岂非很有嫌疑。

    但是,白玉堂对傅玉雪的为人是极为相信的。爱屋及乌,他相信庞太师也不会是这种糊涂人,连忙将这种怀疑压了下去。那么是什么人要杀疑似小皇子的婴儿呢?

    “涂善是否奉圣命我们不确定,但是他心中有鬼是必然的。否则,涂善不可能如此惧怕这孩子落入我们活着开封府手中。”

    “你说的不错!若是这孩子真是朝廷钦犯,开封府也不可能包庇。涂善非要立即置之死地,想必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路推演真相,不知不觉却已经到了城门前。时间倒是刚刚好,正是早上开城门的人。除了附近来东京城赶早市的百姓,并没有许多人。

    快到城门前,白玉堂就让芸娘进了车厢,自己赶车。

    “立即下车,接受检查。”城门卫高声叫道。

    “车上有女眷,只怕有些不方便!”白玉堂道,“开封府什么时候变成要下车检查了!”

    “少罗嗦,立即下车检查。”

    傅玉雪怕那孩子发出声音,惊动查城门的士兵。将庞太师的腰牌丢给了白玉堂,亏得庞太师担心女儿在外面被不长眼的欺负,留下了自己的令牌。

    那守门的军士一见是太师府的人,哪里还敢细查。立时告罪,匆匆放行了。

    进了城门,傅玉雪低声与白玉堂嘱托了几句,白玉堂点了点头。过了几条街,瞧着外面并没有什么人,将那小婴儿放入竹篮,跳下马车离开了。

    待白玉堂带着孩子下车,傅玉雪才大张旗鼓的回了太师府不说。

    “姐姐、姐姐,你回来了!”才让人牵走马车,傅玉雪方进门,就听到了庞昱的呼喝声。

    庞昱是与庞太师一同回来的,虽然没有对外公布庞昱的身份,但是太师府中一些心腹奴婢还是知道庞昱的身份。

    “两月没见,小螃蟹长高了!”傅玉雪笑道。

    “真的吗?”庞昱惊喜道,目光落到傅玉雪的肩膀上发出一声惊呼,“姐姐,你怎么受伤了!”

    “昱儿,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咋咋呼呼的!”庞太师笑着从里面走出来,下一瞬,却高声道,“哪个不开眼的,敢伤老夫的女儿。老夫要他好看!”

    傅玉雪这才想起来,她还没有换过衣服,肩膀上的伤自然一目了然。

    “爹,你莫要着急,我的伤没什么事!我们进去慢慢说!”

    傅玉雪与庞太师、庞昱入府,细细地说了在客栈遇到涂善的事情。也没有加油添醋,只是非常中肯的描述了一下事实经过。但是对于自己暗中将那小婴儿“偷渡”回开封府的事情却隐下未说。

    庞太师听了气得直跳脚:“狗东西,竟然敢伤老夫的女儿。不行,老夫现在就进宫,一定要参他一本!他涂善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欺到老夫头上来。”

    庞太师一边令人去给傅玉雪准备饭食补品,一边拉着小螃蟹要去书房写奏折告状。

    傅玉雪见到庞太师如此,心中不免涌出几分暖意。依言回房梳洗,重新包扎了伤口,换了衣服。

    待傅玉雪吃过饭,庞太师也写完了奏折,还要傅玉雪一起看有什么疏漏的。没想到才看了一半,却听到管家庞武来报说是涂善领着人打上门来了。

    涂善自然没有胆子直接打太师府,不过方才傅玉雪与庞太师说话,庞武也在身边。庞武对庞太师极为忠心,傅玉雪和庞昱身为太师的儿女。在他眼中,就算没有太师那么重要,也不差多少。

    故而,看到涂善带着官兵前来“拜访”,庞武的用词就有些微妙了。

    庞太师这会儿正在气头上,涂善一头撞上来,哪里能放过。只是让庞武放人进来,庞太师还没有开骂。涂善却先声夺人,要太师府交出钦犯。

    “庞太师,本将军奉圣命追捕钦犯。还请太师勿要包庇钦犯,速速将人交出来。”

    涂善倒是想得开,他在路上伤了傅玉雪,显然已经得罪了庞太师。攻打太师府还没有那个胆,但是太师府已经得罪了,不妨再得罪几分。

    “你、你说什么?好你个涂善,你算个什么东西!捉钦犯倒是捉到老夫府上来了!”庞太师怒道,“钦犯,什么钦犯!今天老夫府上除了我乖女回来看老夫,再无外人。莫非你要捉的钦犯,是老夫的女儿不成。你可不要忘了,我女儿是官家刚封的县主,你还没有资格捉人!”

    “县主自然不是钦犯,倒是钦犯却是县主带走的。”涂善冷笑道,“有没有,本将军搜一搜自有定论!”

    庞太师哪里知道什么钦犯,只当涂善故意找茬,气的要死。尤其是涂善说要搜太师府,庞太师差点没脱鞋糊他脸上。

    “混账!竟然敢欺负到老夫头上来了!”庞太师气得团团转。

    傅玉雪与庞昱使了个眼色,一左一右扶住庞太师道:“爹,我们问心无愧,自然不惧人查。但是,涂将军口口声声领圣命而来。爹何不去见圣上,也好问问,我们庞家到底犯下什么罪,竟然连抄家之祸都有了!”

    “你说的不错!”庞太师眼前一亮,“阿武,安排轿子,不,马车,雪儿、昱儿你们随老夫一同进宫面圣。留在府里,等下涂将军将你们当钦犯捉起来,老夫真是哭也没处哭了。”

    涂善如此得罪庞太师,显然是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顾庞太师神情,果然令兵士冲入府内搜索。

    傅玉雪见此,眼神一暗。倒是不知道涂善背后的主子是何人,竟敢真的搜太师府。

    不说皇帝对庞太师的信重,就是冲着宫里庞贵妃的面子。除非皇帝决心将太师府连根拔除,否则是绝不可能让涂善如此行事的。

    涂善敢这么做,已经不是不将太师府放在眼里,而是连皇帝的态度都没有丝毫顾虑了。

    涂善拿着先斩后奏的御赐宝刀,太师府若是反抗。只怕涂善立时就会给太师府扣上个抗旨不尊的罪名,强行动手。庞太师丁忧在家,凭着太师府的二三十个护院,哪里打得过涂善手下兵士。

    故而,傅玉雪干脆让庞武约束府上众人,任由涂善搜查。今天涂善能搜出什么也就罢了,搜不出,以他强闯太师府,庞太师有千百个法子让他落马。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