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64章 追杀令

    还想着今日可以到开封城,没料到早上出发才没两个时辰,竟然下起了滂泼大雨。(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OrG)

    “芸娘,我记得往前走三四里有个客栈,我们在那里避一避雨,今天就不赶路了。”

    这世上可没有水泥路和柏油路可供使用,雨刚开始下尚好。雨水泡上一两个时辰,路面便泥泞不堪。这样的天气赶路,马匹也受不住。

    “好的,姐姐!”自江城遇到芸娘,无处可去的芸娘就选择了跟在傅玉雪身边。

    芸娘见弃于夫家和娘家,对傅玉雪肯收留自己很是感激,自愿要做傅玉雪的丫鬟。

    傅玉雪见她身世可怜,本也是个千金小姐,自不想她流落贱籍,便收了她做义妹,跟着学医。将来做个医女有一技之长,就算不嫁人也能靠自己过活。

    虽然两人议定以姐妹相称,芸娘这一路上却勤快的很,虽是第一次出门,却也鼓起勇气打点一切。傅玉雪觉得这对她没有什么坏处,也没有拒绝。

    如今驾马车的就是芸娘,虽然是新手,但是走的是宽敞的官道,还算安全。走了两里路,果然有个客栈矗立在官道上。附近也没有其他人家,倒是非常显眼。

    因为下着大雨,客栈并没有许多客人。将马车交给小二牵去后院,芸娘拿上行李与傅玉雪进了客栈。

    正好已经临近中午,点了两碗鸡汤面,在这大雨天里吃也算是不错了。吃了面,两人就回房了。因着外面下着大雨,傅玉雪便拿了一本闲书在看。芸娘却在研读傅玉雪写的外伤急救手册。

    中医非一朝一夕所能学成,故而傅玉雪打算先培养芸娘做个助手,学习一些基本的医学知识。好在芸娘是个识字的,倒是少了她许多麻烦。

    没看多大一会,就听到了隔壁传来了婴儿的哭声。初时,傅玉雪并没有在意,只是那孩子哭了快两刻钟了还没有停下来。

    芸娘虽然一直在看书,却一直注意着傅玉雪的需要。见傅玉雪皱眉,又下意识地看下隔壁立时明白了几分,起身道:“姐姐,我去看看什么事吧!”

    傅玉雪点了点头:“也好!”

    芸娘出去却很快回来了:“姐姐,隔壁住进来一对夫妻,带着个孩子,或许是淋了雨,小孩子病了!”

    “既然如此,我随你过去看看吧!”

    芸娘闻言,立时拿了药箱,跟上了傅玉雪。

    那孩子不过是几个月大,路上淋了些雨,故而风寒入体,竟烧了起来。小夫妻二人正心急如焚,外面下着大雨,这附近也请不到大夫。

    听说傅玉雪自称大夫,本来见她年轻还有些不信。不过,此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连忙迎了傅玉雪进屋。

    孩子比较小,傅玉雪便采用物理退烧的方式助他退烧。“在意气从太阳出,注手阳明。”清风垂露这个在游戏中用来接触点穴不利效果的在现实中对发烧病人同样有效。

    傅玉雪以温和的离经易道内力为之温养,小婴儿舒服的哼唧两下,很快就睡着了。

    “大夫,可要开药?”

    “若是不再烧的话,没必要吃药。孩子太小,并不适合吃药,可以用热帕子给他擦脸,醒了多喂温开水。”

    许多中药都含有重金属等小孩子娇弱的内脏无法分解的成分。幼儿过多服用中药会造成肾脏负担太大,从而影响身体健康。

    年轻的母亲上前摸了摸沉睡的孩子果然已经不烧了,小夫妻两人自然是千恩万谢。

    男主人更是激动的拿了银子要付诊费,傅玉雪见那孩子玉雪可爱,见了不觉欣喜,没有收诊费就回房了。

    “妹妹今日方知道姐姐当日为何救我?”回到房中芸娘突然道。

    “你说为何?”傅玉雪轻笑道。

    “姐姐生就一副菩萨心肠啊!”芸娘俏皮道。

    “菩萨心肠?”傅玉雪“噗嗤”一笑,“我可不是菩萨心肠,不过身为大夫总是不喜欢有人死在自己面前罢了。再说了世上多几个冤死鬼,烦也烦死了!”

    傅玉雪可不觉得好心,不过枉死之人容易留恋人世。要是见死不救,那些枉死之人弄不好会跟在她身边呢!

    因着前世枉死,傅玉雪便总觉得人还是凉薄一些来的好。一直以凉薄之人自居,实际上却是个心软的不得了的人。

    没想到回到房中书没翻几页,就听到楼下人声鼎沸。想到这里是客栈,傅玉雪也没有在意,只是书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楼下吵了一会儿,安静了不少,倦意上来,傅玉雪便准备解衣小睡一会儿。楼下却再次响起人声,傅玉雪以为又来了客人并没有在意。

    哪成想才解开腰间丁秀笔和长鞭,正要解腰带,房门却被人粗鲁的推开。

    “所有人下楼接受检查!”手持刀枪的兵甲粗鲁地推开所有房门叫嚷道。

    不待傅玉雪和芸娘反应过来,那些兵甲便开始往房内冲进来要搜查。

    傅玉雪大怒,反手一巴掌将那兵甲扇飞了出去:“你们的官长是谁,竟然如此无礼!”

    “大胆,竟敢抗命!”那士兵起身,摸了摸嘴角的血迹,抽刀就像傅玉雪砍去。

    傅玉雪一手捉起桌上兵器,一手溪水香长鞭,迎面一鞭子抽了过去。鞭尾一卷他持刀的手腕,长鞭一抖,那人已经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傅玉雪走出房门,冷着脸走下楼梯,一脚踩在那滚落的兵甲身上,冷声:“那个混蛋带的恶犬,如此无礼!”

    客栈的大堂里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和一个员外爷,身后站着两人的仆从。还有那对带着孩子的夫妻也抱着孩子站在堂内。

    另有一个披着火红披风的将军威风凛凛地坐在堂上,身侧还站着一个专门奉刀的侍卫,左右两侧立着数名兵甲。

    这将军及属下似乎正与客栈内客人对峙,其余士兵还在挨个房间搜人。

    没想到自己的士兵被人从楼上打下来,将军眉头一皱,厉声道:“大胆,吾奉圣命而来追捕朝廷要犯。谁若敢横加干涉,定斩不饶!”

    “好大口气!”傅玉雪冷笑道,“开封府的治安一向开封府执掌,再不济还有大理寺和刑部,倒是没听说过当兵的也管捉犯人。莫说没有听说你们有这个权利,就算是开封府衙役办事也没听说过这般横冲直闯的。”

    “呦,妹子,你这就不懂了!人家涂善将军那奉的是圣命,可是不得了呢!咱们小老百姓却是惹不起的。”不待那将军回话,堂中金刀大马而坐的孕妇突然朗声道。

    原来这将军叫涂善,不过傅玉雪对朝廷并不了解。狄青、杨文广、桑博倒是知道,什么涂善并未听说。

    傅玉雪回身,却是熟人,轻笑道:“原来是卢大哥、秀秀姐!”

    堂中坐的孕妇和员外却是陷空岛卢方夫妻。说起来,傅玉雪倒是先认识闵秀秀后认识卢方的。

    闵秀秀医术极好,其父闵大夫乃是个医术不弱于御医的民间大夫。傅玉雪幼时一人闭门研习医术,后闯江湖之初,也时常拜访一些经验丰富的前辈,论证医术。

    不过这时代的人信封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不会轻易向外人展示自己本事的。闵大夫是少数愿意指点后辈的大夫,与傅玉雪有半师情谊。傅玉雪前去闵家请教时,闵秀秀还未出嫁,故而傅玉雪与闵秀秀极为熟悉。

    不过,傅玉雪之前在松江上得白玉堂引荐认识其余四鼠,竟然不知道闵秀秀已经嫁了卢方。这会儿见闵秀秀起身,卢方紧张的样子,方知两人已成夫妻。

    只是这会儿却不是叙旧的时候,涂善起身道:“侠以武犯禁,你们这些江湖人莫非当真不将朝廷放在眼中吗?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原来这将军才进来,就被快嘴的闵秀秀挤兑了几句,卢方护妻心切也没有客气。如今看到有人破坏自己搜捕钦犯,还是卢方夫妻相识的,红衣将军越发不快了。

    “我们心中自是有王法的,只怕将军心中没王法。”傅玉雪道,“我刚才说了,追捕犯人是开封府和刑部的事情,将军只怕逾越了吧!”

    涂善大怒,一手夺了那奉刀侍卫手上弯刀:“此乃御赐宝刀,见刀如见圣上,尔等敢抗命!”

    “笑话!圣上赐下的物件没有百件也有十件,随便拿把御赐宝刀,就如见圣上,你当圣上是菩萨,那个庙都能拜!”傅玉雪手一翻,掌心却多了一块血红的玉佩,那玉佩却雕刻着一只火凤凰,“此乃先帝御赐凰血玉佩,涂将军,圣上以孝治国,你说是圣上所赐之物贵重还是先帝所赐贵重?”

    “你是何人?竟然有御赐之物?莫不是偷来的。”涂善道,“凰血玉佩一看便是宫妃才能拥有之物,你一个江湖人如何能得此御赐之物。”

    “说我的御赐之物是偷来的,我看你的所谓御赐宝刀才是偷来的。”傅玉雪另一手却拿了一块令牌,“我父乃庞太师,我姐乃庞贵妃,怎么说我也是庞家千金,皇亲国戚。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拿御赐宝刀。”

    涂善闻言,却是脸色大变。

    因着涂善气焰嚣张,对方人多势众,傅玉雪才想着借一借太师爹和贵妃姐姐的势压人。看到涂善一脸吃了大便的模样,傅玉雪心中倒有些明白为什么世人都爱仗势欺人了。

    “既然是县主,也算是自己人。”涂善起身行礼道,“末将等追捕逃犯心切,若有得罪之处,请县主赎罪!”

    原来两月前,皇帝、八贤王一众从益州回开封。因为傅玉雪不告而别,庞太师便有些怏怏不快。再说,皇帝心中感念傅玉雪等人,只是庞昱的身份暂时不便说破,白玉堂拒不受封,但是傅玉雪可以啊!

    为了安抚庞太师,皇帝以傅玉雪救驾有功为名赏赐县主之位,顺便为之正名。如此,庞太师可以光明正大认回女儿,自然喜不自禁。

    此事,皇帝已经发下明旨,涂善自然知道。反而傅玉雪为了散心四处乱跑,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

    傅玉雪不知涂善为何称呼自己为县主,但是这对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并没有辩驳。不过看到涂善前倨后恭的模样,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略想了想收起玉佩和令牌,一脚踢开地上的兵甲,在闵秀秀身旁落座。她之所以动手,不过是因那士兵在自己准备脱衣休息之时,无端闯入。这会儿发泄了怒气,还不知道涂善在追捕什么人,涂善如此恭敬,倒是不好找茬。

    涂善见傅玉雪在堂中落座,显然不打算继续插手,顿时放心不已。

    涂善背后还有靠山,只是庞太师乃是两朝太师,是自己的主子也极力拉拢的存在,自不敢轻易得罪庞家人。

    作者有话要说:  地点:东京(开封)、陷空岛

    出场人物:赵祯(宋仁宗)及八贤王一干人等、开封府一干人等、傅玉雪、五鼠、小螃蟹、小太子、阿敏、涂善、幽冥天子

    故事:傅玉雪与小螃蟹回京途中偶遇钻天鼠卢方夫妻。众人被大雨困于客栈,偶遇朝廷追捕钦犯。大将军涂善对无辜幼儿生出魔爪……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