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WwW.lwxs520.Com第60章 认人难

    小螃蟹的伤势看着渗人,不过以外伤为主,未曾伤及根本,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下.载.楼WWW.XIAZAILOU.ORG)

    傅玉雪亲自给他治疗之后,找人帮他换了衣服,就让他睡下了。

    没想到傍晚时分,赵祯却在八贤王陪同下亲自赶到了百草堂。

    “草民等见过陛下、八贤王!”

    “白义士、傅大夫请起身,朕听说小螃蟹已经找到了,只是受了伤,现在没事吧?”

    “不过是皮肉伤,何敢劳烦陛下亲自过来探视?”傅玉雪没想到皇帝会亲自前来探望小螃蟹,很是意外。

    只是她却不知道,小螃蟹之于赵祯可不仅仅是于危难之中相救、为他挡过刀子的人,更有共患难的情谊。

    “傅大夫客气了,朕能够脱困,全赖小螃蟹舍身相救,还有白义士、傅大夫仗义相助。”

    “本王听闻太后的眼睛就是傅大夫妙手仁术治好的,今日令弟又舍身护驾,几位实乃我大宋的仁人义士。”八贤王笑道,“不知道我们现在可方便见一见小螃蟹。”

    “八皇叔说的对,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小螃蟹的伤势如何吧?”皇帝有些焦急道。

    皇帝和八贤王亲自跑来,傅玉雪自然不能将之拒于门外,只得无奈让人进屋。

    屋子里,小螃蟹听到说话声,正要起身下床。皇帝心急走在前面,推门而入就看到几乎裹成木乃伊的小螃蟹要下床。

    皇帝不禁惊呼了一声:“小螃蟹?你怎么伤的如此重?”

    “陛下——”小螃蟹见皇帝亲自来看他,激动地要下床拜见,却被皇帝按住了。

    “你伤的如此厉害,还需静养,不必多礼!”皇帝连声道。

    小螃蟹毕竟是太师府长大的官家子弟,见过世面。更与赵祯熟悉,习惯了赵祯的行事风格,也不觉得赵祯此举如何。

    故而老老实实呆在床上道:“谢陛下!”

    八贤王见小螃蟹为了相助皇帝伤成这样,说话不卑不亢很是沉稳好感顿生。

    赵祯不让小螃蟹下床,傅玉雪当然不能让皇帝站着说话,只得搬了凳子过来,请皇帝和八贤王坐下。

    “小螃蟹,你一个人去先进城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何人将你伤成这样的?”

    小螃蟹也不隐瞒,娓娓道:“我让陛下在芙蓉树林等我,想要自己去城门前看看能不能进城。没想到城门前早就贴满了我们的画像。所以,我一走到城门口,就被益州知府的手下捉住了。益州知府想要知道陛下的藏身之处,我不愿意说,他们就用刑了!”

    “那益州知府为了献媚新主子,很是卖力。还说要让小螃蟹尝遍刑房的所有刑具呢!”傅玉雪补充道。

    “可恶!益州知府那个老东西,朕一定要包卿狠狠办他!”皇帝愤怒道。

    八贤王若有所悟道:“原来益州知府的伤是你们动的手?”

    傅玉雪傲然道:“我们可没有杀那狗官,不过是将他对我弟弟做的事情,还给他罢了!”

    “傅大夫误会了,本王不过是有些惊讶罢了!”八贤王抚须道,“那益州知府身为朝廷命官,却甘为石国柱走狗,杀了他还算是便宜。不过,傅大夫却留着他指证石国柱,可见是个有分寸的。”

    傅玉雪闻言,没料到八贤王会这么说。这位八贤王行事倒是很有趣,不像一般的皇族自恃身份。

    “谢八贤王体谅!”

    赵祯还在与小螃蟹说话,共患难一场,赵祯对小螃蟹的印象是极好的。因着小螃蟹说过将来要报效朝廷,皇帝还想着是不是赏赐一个官给小螃蟹做。

    突然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傅玉雪皱了皱道:“我出去看看!”

    八贤王见皇帝与小螃蟹还有话说,也起身道:“本王随你去看看!”

    皇帝和八贤王的护卫就守在门外,吵嚷的是百草堂的伙计与外面的什么人。

    傅玉雪扬声道:“什么事情吵吵嚷嚷,难道不知道家中有贵客吗?”

    “东家,是外面有人一定要见东家!”伙计辩解道。

    “是我!”却是庞太师推开众人,气冲冲走了进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傅玉雪脸色一变,为难道:“您、您怎么来了?”

    “什么你、你、你,我是你爹!”庞太师怒气冲冲道,“要不是官家让老夫分辨真假包拯,老夫都不知道你也被石郡王捉了去,还受伤呢!”

    “我没事!”

    “什么没事?你一个姑娘家被人家捉去,还受了伤,这叫没事!”庞太师怒道,“石国柱那个老匹夫,陛下待他恩深义重,竟然还图谋造反,实在可恶!老夫一定要禀告陛下将那老匹夫千刀万剐,连老夫的女儿也敢捉。”

    人家连皇帝都敢捉呢!

    不过,看到庞太师生气的样子,傅玉雪想了想还是没顶嘴。庞太师年纪不小了,要是被自己气出毛病来,可就不好了!

    八贤王听到庞太师的话,吃了一惊:“太师,傅大夫竟然是太师的女儿吗?”

    庞太师这才发现八贤王也在,匆匆施礼道:“原来八贤王也在这里!”

    “本王是陪陛下过来的,傅大夫的弟弟为了救驾受伤。陛下知道了特意前来探望。”八贤王道,“太师与傅大夫——”

    “不瞒王爷,雪儿正是老夫失踪多年的小女儿。”庞太师拉着傅玉雪很是得意道,“老夫的亲生女儿!”

    “太师寻回失踪的女儿,本王也有所听闻。没想到竟然就是傅大夫吗?那可真是太巧了!”八贤王笑道,“这样的喜事很是该让陛下知道,说起来,大家也是亲戚呢!”

    傅玉雪:……呵呵~穷人也有三门亲,更不要说皇帝了。不说皇室宗亲,就数数那三宫六院也知道皇帝又多少亲戚了。

    “老夫这女儿流落江湖多年,野惯了!老夫也管不住,不过没有禀告陛下和贵妃娘娘,是老夫的不是!”庞太师道,“正好陛下也在,老夫也好进去请安,将此事告之陛下。”

    “很该如此!”八贤王道。

    庞太师这些年行事虽然有些糊涂,年轻时亦是为朝廷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再者,宫中庞贵妃温良贤淑,八贤王也很满意陛下身边的妃嫔如此知礼。更不要说傅玉雪曾经治好太后的眼睛,如今又出力相救皇帝了。

    庞太师随八贤王进屋,先与皇帝行礼,这才将目光放到据说救驾重伤的小螃蟹身上。因着八贤王说是傅玉雪的弟弟,庞太师还以为是傅玉雪养父母的儿子,初时并未在意。

    只是目光一落在小螃蟹身上,庞太师顿时愣住了。

    “……昱儿,你是昱儿?我儿,原来你还活着!”庞太师突然冲到床前抱着小螃蟹嚎啕大哭起来,哪里还记得一边的皇帝和八贤王。

    还想着怎么圆过去的傅玉雪完全没想到庞太师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庞昱。

    庞昱虽然与她和庞贵妃又两三分相似,但是瘦了那么多,现在又是个鼻青脸肿的样子。傅玉雪实在不明白庞太师怎么一眼就将人认出来了。

    “爹!”小螃蟹被庞太师这么一哭,想起自己这两年吃的苦,也忍不住跟着大哭起来。

    面对这神转折,皇帝和八贤王都惊呆了。

    白玉堂连忙对傅玉雪使了个眼色。

    傅玉雪领悟,趁着皇帝和八贤王还没有回神,干脆一掀衣摆,屈膝跪下,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陛下恕罪!小螃蟹就是安乐侯庞昱,隐姓瞒名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陛下给小螃蟹一个申诉的机会。”

    “小、小螃蟹是安乐侯庞昱?朕亲封的那个安乐侯?”皇帝一脸震惊道。

    安乐侯的爵位是皇帝亲自册封,他的爵位完全是来源于庞太师多年功劳,又有个得宠的贵妃姐姐。可饶是这样,封赏爵位,皇帝也是见过人的。

    皇帝自认不是一个颜控,否则也不会重用脸黑黑的包拯。但是当初看到庞昱,可是差点吃不下饭。要不是庞贵妃还在后宫殷殷期盼,皇帝几乎都要后悔收回爵位了。

    眼前这个俊秀的少年实在是无法与那个大胖子安乐侯联系在一起啊。

    “小螃蟹就是安乐侯,安乐侯不是在陈州被包拯处斩了吗?”八贤王亦是一脸震惊,“难道是——”

    眼见八贤王要想歪,傅玉雪连忙道:“陛下容禀:庞昱其实一离开京城就被他身边的总管庞福勾结外人掉包,那个去陈州的安乐侯乃是假货。因我自小流落江湖,却还有儿时记忆。听说安乐侯前往陈州赈灾,本想路上前去探视幼弟,才无意中发现庞昱被人控制。”

    “那安乐侯怎么会在这里,还变成现在这样?”皇帝讶然道。

    “我欲从贼人手上救人,没想到与贼人相斗之时,庞昱掉下山崖。后来在山崖下找到庞昱,庞昱却受了重伤。因贼人想要控制庞昱,威胁父亲,又让了庞昱染上了五石散。庞昱的身体需要静养,当时敌暗我明,我便寻了一僻静之所让庞昱养伤。一直养了近一年,庞昱的伤势才痊愈,又戒掉了五石散。”

    “小螃蟹竟然吃了那么多苦,难怪竟然瘦成这样。”皇帝叹道。

    古人一向以胖为福气,因为这样小螃蟹以前胖的跟猪一样,大家也就觉得人难看,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故而皇帝看到小螃蟹如今的模样,却脑补了许多小螃蟹受苦的画面。

    傅玉雪虽然不知道皇帝脑补了什么,但是能给小螃蟹赚几分苦情分,与他也有好处,并不说破。

    倒是八贤王道:“既然如此,为何安乐侯养好伤也不回京,向朝廷禀明原委?”

    傅玉雪道,“王爷有所不知,当初指使贼人将小螃蟹掉包的幕后主使尚未落网。我不想小螃蟹再有危险被对方盯上,才让小螃蟹暂时隐姓埋名,甚至连父亲都没有告之。”

    “到底是什么人,陈州案乃是包拯负责,难道包拯也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吗?”

    “王爷,知道假安乐侯在陈州为祸一方,我们也曾跟去陈州暗查。陈州案时,那与庞福勾结的木道人已遭人灭口,线索完全断了。但是后来,倪太守处置霸王庄,包大人抄太岁庄,我等发现马朝贤叔侄与木道人是同一个主子的。”白玉堂见机道。

    “那个人是谁?”八贤王追问道。

    “此人与皇家关系匪浅,想必包大人已经告之过陛下了吧?”傅玉雪道。

    “皇上?”八贤王惊讶地看向赵祯。

    “八皇叔,此事包拯确实与朕说过。只是从太岁庄马朝贤叔侄身上找到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襄阳王谋逆。故而朕将此事压下,令包卿暗暗追查。”皇帝叹道,“朕也是担心襄阳王狗急跳墙,才令包拯不将此事放在朝堂上说。”

    “皇上所滤极是!那赵爵实在是有负圣恩!”八贤王叹了一口气终究没说什么。

    襄阳王赵爵乃是皇帝的皇叔,八贤王的堂兄弟,想到罪魁祸首乃是自家人,八贤王都有些不好意思再追问小螃蟹的事情。

    傅玉雪所言虽然大多数内容都是真的,但不合理妥当之处也不少。因着傅玉雪等人刚拼死救过皇帝的性命,皇帝自然不会继续追问一些小节。

    再者,他现在还有一件更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

    皇帝遇到八贤王回到益州城,接管益州军政之后,招来包拯。没想到包拯一来来了两个,不仅是包拯,就是展昭、公孙策、张龙赵虎王朝马汉都是双份的。

    皇帝与八贤王折腾了一天,也没有分出真假包拯,幸好王丞相和庞太师赶来,就将分辨真假的事情交给了王丞相和庞太师。这才能够抽空与八贤王一道前来探视受伤的小螃蟹。

    想到那个涉嫌谋反的襄阳王赵爵,在联想到双份的开封七子,皇帝就觉得头痛。

    庞太师一直以为儿子死了,现在知道庞昱活着,心情大起大幅。皇帝也知道庞太师这会儿只怕没有精力帮忙分辨真假包公了。

    “朕和八皇叔就先回去了!庞太师年纪大了,心情如此大起大落,还请庞姑娘费心!”知道傅玉雪原来是庞妃的妹妹,皇帝立即就改口了。

    “谢陛下关怀!”傅玉雪和白玉堂亲自送皇帝和八贤王出去。

    “白义士,你我相识亦是有缘。等此间事了,朕还盼与白义士再会,还请白义士莫要拒绝。”

    白玉堂没想到皇帝如此平易近人,笑道:“陛下有请,在下敢不从尓!”

    得到白玉堂的答复,皇帝很是满意地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最近补更太有难度,所以,加上之前两章长的和今天算是一章补更。还余一章补更,也可能用两三个长的日更来补!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