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55章 石郡王

    傅玉雪知道舒家经济窘迫,特意拿出银钱请舒卫氏为他们准备饭食。(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OrG)好在舒卫氏并非迂腐之人,并未拒绝,而是爽快的收下银钱置办饭食以及苏童所需一应物品。

    若是舒秀才在,傅玉雪还真担心这位舒秀才为了面子,不肯收下银子。

    如今已经快要吃饭,舒卫氏出门去买些饭食。现在舒秀才不在家,舒卫氏也不放心将小芳留在家中,便带着小芳出去了。

    傅玉雪拿了不少银子给他们夫妻买药买东西,舒家一穷二白,舒卫氏将他们留在家中,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位苏童可不简单!”舒家现在除了还在昏迷中的苏童,也就剩下傅玉雪和白玉堂。白玉堂还在想苏童的身份,傅玉雪突然开口道。

    “不过是个贵公子的奴仆,有什么不简单?恐怕是那家公子出来游玩,遇到盗贼吧!”

    傅玉雪摇了摇头:“你以前遇到的强盗会在兵器淬毒?”

    用毒,尤其是一些见血封喉的毒并不常见。就算容易得到的,比如药店能买到的砒霜,若是淬炼在兵器上,却也未必有用。能够以兵器淬毒必定要精通用毒才行。

    普通强盗不会有这样的实力,也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他们也怕淬毒的兵器误伤自己人。

    “是我没有想到。”白玉堂叹息道,“只是凭借一条线索,你就断定此人身份不一般?”

    “我刚才给他把脉,发现一件事?”傅玉雪缓缓道,“他是个太监!”

    “难怪你刚才会让舒夫人为他擦脸。”白玉堂恍然大悟。

    他原以为傅玉雪一开始让舒卫氏为苏童擦脸,是真忘了男女有别。如今看来感情是因为知道苏童是个太监,所以没有避讳。

    只是后来舒卫氏提出来,傅玉雪又觉得不便向舒秀才夫妻泄露苏童的内侍身份,这才改口,让舒秀才帮忙。

    “苏童是内监,在许多人看来他已经不是男人。但是某些时候,大家还会将内监归入男人,就算舒夫人知道苏童是内监,也会让舒秀才来做的。”傅玉雪道,“不过,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不是苏童,而是苏童的那位主子王公子。”

    “王公子?”白玉堂恍然道,“你说的不错,这位王公子身边既然以内监为仆人,那么必定就是皇族。”

    “他们既然不是遇到强盗,苏童身为内监又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那么就是说有一个微服出来的皇族被人追杀。”傅玉雪有些担心道,“而且看苏童的样子,只怕那位王公子现在很危险。”

    “为什么很危险,或许已经死了呢?”

    “我看过苏童的伤,比较重的是新伤,还有几天前的旧伤。”傅玉雪道,“这就证明他已经经过数次拼杀。你在看他的手,手茧很厚,练武必定勤奋。”

    “练武勤奋证明他乃是心志坚毅之人,甚至武功也很高。数次拼杀,便是说,苏童还是个非常忠心的人。”白玉堂笑道,“这样一个人是不可能丢下主子逃跑独活的。他之所以出现再次,多半是为了突围求援。”

    “能够有这样的属下,这位王公子不会是普通皇族!”

    “我们验证一下,可知!”白玉堂走到床前,准备检查一下苏童是否有随身之物,可以证明身份。

    他刚摸到苏童的胸口似乎藏了什么,突然被苏童紧紧捉住了手腕。

    “不要动!你一动,他必然挣扎,一挣扎,他的伤口必定崩裂。他本失血过多,伤口崩裂还容易引发炎症,那可是要死人的。”

    苏童死死抓住白玉堂的手,一脸警觉地看着两人。

    “苏公公是吧?我们并无恶意,只是猜测你的身份,想要看看你身上是否有什么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罢了。”

    苏童的声音略有些沙哑:“你们是谁?”

    “在下傅玉雪,这位是我的朋友,锦毛鼠白玉堂。不过,我们乃是江湖人,苏公公未必听说过?”

    “魔医和陷空岛锦毛鼠?”

    “公公竟然听说过我们?”

    苏童点点头:“白义士曾在宫中忠烈祠杀郭槐侄子救了陈公公,傅大夫也曾入宫为太后治国眼睛。在下自然是知道的!”

    陈公公是天子亚父陈林,苏童和莫言原本都是陈公公属下。只是这些年陈林年纪大了,已经颐养天年,不用在皇帝面前伺候。

    苏童说着便松开了白玉堂的手,只是按住胸口之物,并未完全放心下来。

    多年同僚莫言的背叛,事关君主安危大宋国运,苏童不敢有丝毫放松。

    “只是两位如何知道我是公公?”

    苏童虽未内监,只是他习武练剑,护卫天子安危。虽是内监,却不想一般内监那边娘娘腔。故而,这一路出来,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的身份。

    “我为苏公公治伤时,为公公把过脉。”

    “原来如此!”苏童犹豫片刻,“我虽然听说过两位名字,两位也确实与传闻中的魔医和锦毛鼠相似。但是不知两位可否能够证实自己身份?”

    苏童知道以自己的伤势,很难逃出益州回开封求援。知道傅玉雪和白玉堂两人的身份,倒是有心请他们帮忙。不过,事关重大,苏童也怕所托非人。

    白玉堂闻言却有些生气。

    傅玉雪及时示意他冷静,开口道:“不知道苏公公想要我们如何证明?”

    “傅大夫是不是有个弟弟叫小螃蟹?”

    傅玉雪豁然站起身:“你怎么知道小螃蟹?不对,你见过小螃蟹?”

    苏童闻言点了点头:“听小螃蟹公子说,他身上携带的药物都是傅大夫亲手打点,那么傅大夫可知道小公子带着那些东西?”

    傅玉雪深深地看了苏童一眼:“去湿丸、金疮药、纱布等一些常备药,若说特殊还有软筋散、痒痒粉和断肠散。”

    “在下听说傅大夫与开封府包大人属下的公孙先生和展护卫非常熟悉?”

    “倒是常与公孙先生交流医道,展大人的夫人乃是我至交好友。”

    苏童犹豫了片刻,将怀中的东西取了出来,却只一柄折扇。

    “烦请两位将此扇尽快送到开封府包大人手上,此时事关重大,还请两位万勿推脱!”

    白玉堂接过扇子,却见扇子上以鲜血写了“长河落日”四字。

    “敢问苏公公护卫的那位王公子是什么人?”白玉堂道,“能让苏公公护卫必定是位皇族,为何不想益州城石郡王求援?”

    “石郡王是谁?”傅玉雪奇道,她竟然不知道原来大宋也是异姓王存在的。

    “石郡王叫石国柱乃是益州最大的官。”白玉堂为之解惑,“这位王公子既然在益州遇刺,这位石郡王只怕也脱不了干系,如何能找石郡王求援?”

    “不过,要是幕后黑手真是石国柱,那么这位王公子的身份可就不简单了。”

    “此事关乎大宋,恕在下不能说。”

    “你已经说了!”白玉堂道。“能够官府大宋存亡,又是皇族的年轻人,不就是官家吗?只是官家怎么来了益州,还遇到刺客?”

    “你们遇到小螃蟹?”傅玉雪脸色一白,“小螃蟹现在是否安全?”

    “傅大夫果然敏锐,小螃蟹正与我家公子在一起。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保护小螃蟹的护卫紫三。”

    就算知道紫三也与小螃蟹在一起,傅玉雪也没有安心下来。能够刺杀皇帝的,岂是一般人?小螃蟹那点三脚猫功夫,只怕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苏童的主人若真是官家,那么小螃蟹定然也能够认出来。傅玉雪就怕小螃蟹不知天高地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表忠心。

    傅玉雪心中可没有许多忠君思想,在她看来,皇帝虽然很重要。但是,就算皇帝真遇刺了,朝中有八贤王、王丞相和包拯等人坐镇,很快就能选一位赵氏皇族重新登基,总不会有亡国之祸。

    可小螃蟹不一样,虽然以前没有什么是非观,但是忠君思想还是有些的。再者,赵祯也算是他们的姐夫,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听说这次赵祯本来都要册封庞贵妃为皇后了。无奈宫中兰妃娘娘先一步怀孕。母以子贵,立庞贵妃为后的事情就被李太后压了下来。

    要是小螃蟹一时脑子发热,忠心报国去了,傅玉雪可真是不敢去想。

    “我们会将东西送去开封府,还请苏公公告之官家和小螃蟹他们在哪里?”傅玉雪正色道。

    小螃蟹参合其中,于公于私,傅玉雪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见苏公公犹豫,傅玉雪突然取出一块玉佩:“苏公公可识得此物?”

    没想到苏童看到那块玉佩却激动的几乎跳起来:“傅大夫怎么会有这东西?”

    “现在苏公公是否可以告之官家和小螃蟹所在?”

    “我告诉你们!”苏童验看过玉佩,将皇帝和小螃蟹藏身之处,低声告之傅玉雪。

    “刺客人数众多,武功又好。尤其是追杀我们的还有背叛陛下的莫言。傅大夫还是请尽快通知开封府包大人才好。”

    “好!”

    三人又说了一些营救官家的事情,正好舒秀才买药回来,才停止。苏童伤势很重,不易挪动。傅玉雪忧心小螃蟹,留下一些银两请舒秀才夫妻暂时照顾苏童,便先离开了。

    “此事紧急,你想办法将消息送回开封府。我先去找官家和小螃蟹。”

    “只怕刺客还在到处追捕他们,你路上小心不要露了行迹。”

    “五爷办事,你有什么不放心的。”白玉堂傲然道。

    傅玉雪拿了折扇,目送白玉堂离开,折身返回百草堂。

    锦官城原本是没有百草堂的,这次傅玉雪来锦官城,也通知百草堂的属下,将百草堂开到了锦官城。医馆虽然还在装修没有正式营业,铺子里倒是一样养了信鸽。

    傅玉雪回到百草堂,用信鸽将消息分别送入京城传递给开封府和太师府。那柄扇子不可能飞鸽传书送回开封府,被傅玉雪藏在了百草堂的书房中。

    白玉堂走的匆忙,傅玉雪让人准备了一些食物,也打算也去找小螃蟹。不过出发前,不放心苏童,便打算再去舒家看一看,顺便将调制的止血丸带过去。

    这止血丸其实是一味补血气的药,苏童身上毒素没有全清,还需要吃一段日子的药。傅玉雪开了让舒秀才去抓的药是排除所中之毒的。这止血丸却是让苏童更快恢复的。

    只是傅玉雪走到舒家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有些不安。

    舒家太安静了,安静的好像没有人一般。

    脑海中警铃想起,傅玉雪脚下一转,正要离开。四面八方突然冲出好多人,竟然是兵卒,只是带头的却是个**师。

    “姑娘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那**师已有所指道。

    “这路可是你家的,姑娘我要走就走,要来就来,你一个道士管这么多做什么?”傅玉雪轻笑道,“我竟不知道现在兵卒都是跟着道士出门的。难道竟是请来捉妖的?”

    “姑娘何必如此,你来这里不是来找舒秀才一家的吗?舒秀才一家收藏钦犯已经被抓,现在请姑娘与我们回去协助破案。”

    “钦犯?什么钦犯?与我有关系吗?”

    “我们虽然抓到了钦犯,不过他的同伙已经带走了一样正要物证。想必姑娘知道在哪里吧?”

    “你这道士倒是有趣,我不过经过这里,你们连我是谁尚且不知道。无端就开口要什么证物,莫不是傻得吧?”

    “看来姑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一般想你这种丑八怪请我喝酒,无论是敬酒还是罚酒,我都不吃的。”

    “岂有此理!”**师暴喝一声,一剑刺向了傅玉雪。

    这位**师不仅用剑,竟然还有一身好武功。傅玉雪脸上一变,接下腰间丁秀笔一记阳明指打了过去。旋即一个鹞子翻身,扶摇跳上了屋顶,转身就跑。

    苏童和舒家三口显然是落在对方手中,她可不想也被捉进去。

    “快追!”**师连忙道。

    只是傅玉雪轻功极好,一向要逃,**师武功在她之上,又带了不少人,却也拦不住她的。

    傅玉雪一直跑了一刻钟,确认对方不会再追上来才敢停下休息。只是冷静下来一想,心中却大为不安。

    白玉堂去找官家和小螃蟹,定然也会遇到大批刺客,只怕无法分身相助。她一个人想要救出苏童和舒家三口只怕不易。

    傅玉雪现在只能祈求苏童能够熬得住,若是说出官家所在。只怕苏童和舒家三口会先死。若是不说,苏童一时三刻或许尚能保全。但是舒家三口就危险了。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