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44章 沈离垢

    因为有内奸,辽军这次袭营也算是出其不意。(本书由www.xiazailou.org(下载楼)整理发布)宋军好不容易将攻入营地的辽军消灭赢得了战斗,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不过代价也不小,就连将军桑博也被重伤,反而跟在他身边不会什么武功的沈柔只是轻伤。

    自从傅玉雪来了军中,许多原本军医断定没救的伤兵也活了下来。尤其是一个断了手的斥候竟然被傅玉雪接好了胳膊。宋军中上至将军下至小兵都将傅玉雪当成了神医。

    傅玉雪毫无藏私,指点军医如何消毒、如何快速处理外伤伤口。如何以外科手术、缝合等方法救人。就连最初觉得傅玉雪年纪小又是女人却凌驾他们之上的军医也开始将她奉若医神。

    如今将军受伤,他手下的副将参将首先就想到了傅玉雪。

    只是桑博躺在床上,却非要傅玉雪先去看沈柔。沈柔的伤势可没有桑博这么厉害,傅玉雪自然不听他的。

    要不是桑博伤的厉害,点穴与他伤势无益,傅玉雪都想直接给他一个芙蓉并蒂,再处理伤口。最后还是杨刚帮忙按住他,傅玉雪才给缝合了伤口,为他包扎。

    “你去给将军煎药,我这就去看看沈柔。”傅玉雪道。

    “傅大夫请!”杨刚虽然希望傅玉雪留在这边,但是他也知道桑博挂心沈柔只能让傅玉雪去看沈柔以安桑博之心。

    今日一战小螃蟹被吓坏了,怕他在出什么意外,傅玉雪只能让紫三守着他。自己随便找了个小兵帮忙提药箱,打下手。

    沈柔的伤势并不严重,不过她是女子,倒是真不适合让那些军医过来。傅玉雪正在给沈柔处理了伤口,却见桑博从外面冲了进来。

    “阿柔,你没事吧?”桑博进来,便痴痴地看着沈柔问道。

    “将军,你伤得如此之重,怎么可以下床?”沈柔整个都惊呆了。

    傅玉雪:……妈蛋!伤口白缝了。

    桑博匆匆赶来,外衣都没穿。白色的亵衣上血正汨汨流出,显然是包好的伤口又开裂了。

    对此,傅玉雪只想骂娘。如果不是桑博伤的不轻,她更倾向于动手揍他一顿。

    “我、我不放心你!”桑博一句话刚说完,自己倒是眼前一黑倒下去了。

    “将军,将军,你怎么样了!”

    “别、千万别动,你要是再晕,我可是分身乏术了!”傅玉雪阻止沈柔上前帮忙,有些无奈的将桑博扶了起来。

    再次缝合伤口,或许是因为伤口反复撕裂,桑博的伤口终究是感染了。随着伤口感染,桑博连续几天都出于低烧之中,人也迷迷糊糊的。

    沈柔的伤势比较轻,伤口包扎之后,已经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沈柔想要帮忙,傅玉雪也确实分身乏术,好歹沈柔比那些个粗鲁的汉子要可靠,也只能允了。

    如此,傅玉雪忙了好几日,沈柔也衣不解带的照顾了桑博好几日,桑博的情况终于开始好转。

    桑博身为武将,身体底子本就好于常人。待低烧退了,伤口正常愈合,康复起来倒是极快的。

    如此月余,桑博身体好了,却特意邀请了军中副将、各位参将,还有傅玉雪,宣告他准备与沈柔成亲。不,是沈离垢!

    经此一难,沈柔决定抛却过往,开始新的生活,改名沈离垢。

    只是沈离垢之名——

    傅玉雪听了不免多想了几分。

    边关苦寒,也没有许多讲究。临时也找不到什么全福太太之类。所以身为此间少数女性,不得不客串一下其他角色,例如给新娘子化妆什么。

    “若是沈姑娘打算抛弃过往,重新开始。就连名字都能够抛弃,为什么还要留着那样东西呢?”

    沈离垢一颤,望着傅玉雪的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桑将军一心对你,不管你身上以前发生过什么。既然决定嫁给他,有些东西该忘记就忘记吧!”

    “我、我……”

    “你想的没错,我说的是系在你手腕上的那半方鸳鸯帕!”傅玉雪叹息道。

    沈离垢涩然一笑,接下了系在手腕上的那半张帕子,捏在手心,却半响没说话。

    “你在不舍?你不是三心二意之人,既然答应嫁给桑将军应该不是为了那个男人。你牵挂之前的孩子?”

    沈离垢震惊地看向傅玉雪。

    “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傅玉雪冷静道,“你难道不知道营里的将士都叫我什么吗?”

    “傅神医!”沈离垢道。

    军中的汉子倒是不像其他百姓那么排除傅玉雪的治疗方式。割开皮肤取出有倒刺的箭头,以羊肠线缝合伤口。在许多百姓以为可怕的治疗方式对于边关将士却是能够保住他们性命或者肢体的神术。

    故而不同于江湖人给傅玉雪冠以魔医之名,军中将士更喜欢叫她傅神医。

    “我们将你救起时,你还在哺乳期。以我的医术,自然知道你当日被我们救起乃是生育不久。”傅玉雪道,“我猜如今那个孩子也该有一岁了吧?”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与沈离垢相处之后。傅玉雪才会对她被钉门板的原因更添了几分疑惑。一个刚生了孩子六七个月,尚在哺乳期的女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的被钉在门板上扔进河里。

    沈离垢默然不语。

    “沈姑娘若是信得过在下,不如将这半方鸳鸯帕交给我保管。我下月就要回京,或许可以代你去看看那个孩子如何。”

    “真的?”

    傅玉雪点了点头。

    沈离垢既然被定门板,傅玉雪对她离开后那个孩子的生活也有些在意。或许是想起了自己的过往吧,很多时候至亲之人若是要下毒手,会比任何人都更加狠心。

    沈离垢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一半鸳鸯帕交给了傅玉雪。

    桑博与沈离垢成亲的第三天,傅玉雪就带着小螃蟹和紫三轻车简行离开了北疆。北疆的冬天来得早,有条件恶劣,考虑到自己的小身子,傅玉雪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北疆。

    沈离垢的事情不方便太多人知道,傅玉雪快到当初救沈离垢的地方,便找借口让紫三带着小螃蟹离开了。

    “你这次在北疆很有长进,姐姐很欣慰。不过,小鹰长大了,总是要翱翔于天空的。你不能总想着生活在爹爹或者姐姐的羽翼下知道吗?”

    难得听到女魔头姐姐这么直白的夸奖,小螃蟹觉得他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了。

    “姐姐,我会自力更生。不会像上次一样等着姐姐保护我了!”小螃蟹拍着胸脯保证道。

    “很好!”傅玉雪表示很赞同,“那你去游学吧!”

    “游学?”小螃蟹顿时僵住了。

    他该知道的姐姐这么夸奖他,与平日有异啊!为什么,他这么傻,没有提前侦查敌情?小螃蟹在心中捶足顿胸,脸上却只是有些僵硬。实在是被傅玉雪整治的有些害怕了。

    傅玉雪从马车上取了一个包裹丢给小螃蟹道:“这是你的行李和盘缠,你自己去,紫三就不跟着你去了。你也该长大了!”

    小螃蟹:我一个人,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姐姐,果然好可怕。但是,艾玛心中有点小小的激动兴奋是怎么回事?

    “你那安乐侯虽然没有做多久,只是做的坏事却不少。一个人在外行走要多行善事,弥补自己的过错,广结善缘,不要轻易与人冲突矛盾。”

    紫三:主子,这话你怎么不跟自己说呢?广结善缘,不要轻易与人冲突,这像是你说的话么?

    “是,姐姐,我知道了!”于是小螃蟹少年不管愿不愿意背着行李,牵着一匹马,怀着忐忑的心情上路了。

    “主子?”

    “跟着他,不要让他发现就好。不是生死危险,也不必理会。”

    “紫三明白了!”紫三送了一口气。他就觉得傅玉雪不会放心小螃蟹一个人去“游学”。

    傅玉雪独自牵了马顺着当初他们捞起沈柔的河上走,一直走了十来里方看到一个村庄。

    或许是因为傅玉雪一个女子,打扮的斯斯文文,却牵马独行,倒是让村里的人很是好奇,不免多看了几眼。

    这村子并不偏僻,甚至有些镇甸的雏形。站在村口一眼望去却是酒馆、布店、药馆、肉铺等相当齐全。

    此时已是正午,傅玉雪略一思索进了酒馆,望了一眼掌柜身后的写着菜单的板子道:“老板,一碗羊肉面。”

    朝廷禁止私自宰杀耕牛,故而一般店家是没有牛肉买的。倒是因为官家喜欢吃羊肉,上行下效,民间店家也多有买羊肉的。

    “好嘞,这就来!”掌柜笑眯眯应了。

    这里说是酒馆,但是因着这村子里除了有个买包子馄饨的小摊儿再没有其他吃饭的。故而酒馆自然也是做些饭食生意的。

    酒馆并不大,也就三四张桌子。傅玉雪**内走,地上的酒坛子滚出来,差点将她绊倒。当然只是差一点,就算她的武功比不上展昭、白玉堂这般高手也不至于被一个小酒坛绊倒。

    倒是那个掌柜很不好意思,迅速从柜台上出来,将酒坛子捡起来,搬到边上:“真是对不住客人,小店人少,一时也没有收拾。”

    傅玉雪目光落在那个醉的瘫在桌子上,任由酒坛子乱滚的人,淡淡一笑:“无妨!”

    这般乡村小酒馆,多半是夫妻加上儿子之类的经营。刚才去后厨报菜的半大小子多半就是掌柜的儿子,做饭的不是掌柜的妻子就是女儿。

    “我看你们村的百姓生活不错么!”傅玉雪随口道,“这么个壮劳力大白天的却能在这里喝酒!”

    掌柜愣了一下,却叹了一口气:“这都是冤孽啊!”

    “掌柜此言为何?”傅玉雪在旁桌落座,随意道。

    “此人叫石永靖本是我们这里的大夫,医术也不错。不说我们这村就是附近的几个村子,乡亲们有什么三灾六病都是找石家医馆。哎,只是家门不幸,如今医馆也不开了,却丢下老母弱子在家,每日在次酗酒。老丈赶他回去,也不肯走。”

    因着都是乡里乡亲,掌柜不仅没有因为石永靖每次再次喝酒高兴,而是为石永靖如此颓废而担忧,但是淳朴之人。

    不过何为家门不幸,掌柜却没有继续说,反而走到了那人面前:“石大夫,石大夫,你也喝的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倒是有趣的很!傅玉雪望着那个叫石永靖的醉汉,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若是沈柔真以妇德有亏的原因被钉门板,她一个陌生人进村询问,只怕村里人是什么也不肯说的。故而,打算先进村看一看,或许能以游医之名,暗中打听。

    这会儿看来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所谓家门不幸的醉汉多半就是傅玉雪要找的人了!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