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43章 赴边关

    小螃蟹手上拿着马鞭赶着马车,脸上的表情就仿佛刚刚经受了惨无人道的□□。(下载楼 wwW.xiAZAiLOU.OrG)对的,就是被□□了一番!

    本来傅玉雪这次出门决定带着他一起去,小螃蟹心中还是很雀跃的。之前傅玉雪出门虽然带着他,但是无论是霸王庄、太岁庄还是去祥符县都是将他留在后方,不许他参与。

    这次出门前,傅玉雪却说要让自己做助手,帮忙。小螃蟹心中的兴奋可想而知。

    但是,真的被傅玉雪带出来,小螃蟹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因为这次出门基本上没什么危险,傅玉雪才会带上小螃蟹。没有危险,要做的事情却也是那么有趣,甚至枯燥乏味。

    不久前,宋辽边关爆发了一场战斗,战场上下来不少重伤的将士。在这个没有消炎药、抗生素的年代,往往一场风寒都可能要人命,更不要说在战场上断手断脚之类的重伤。

    不要说消炎药、抗生素,甚至连基本的外伤消毒都做不到。许多伤势并不重的将士因为原不致死的外伤感染而死去。

    傅玉雪这次接到的任务,就是跟随这次回京述职的戍边将军桑博去边关救治受伤的将士,并传授军医们更先进的外伤治疗技术。

    桑博对手下的将士不错,收到傅玉雪上门自荐的帖子愿为受伤将士出力。桑博特意着人去打探傅玉雪,知道他是名扬江湖的“名医”亲自带着手下到百草堂见她。

    故而才会有傅玉雪带着小螃蟹与他们一道出京之事。

    担心边关缺医少药,傅玉雪还自己带了一车外伤专用的药材。而小螃蟹这个助手就是负责做车夫和药童。

    赶车第一天很新鲜,赶车第二天便有些累了,赶车第三天他想罢工了。他真的真的很想与骑马跟在边上的紫三换一换。然而——

    一边赶着马车,一边哀怨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吹笛子的姐姐,小螃蟹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杯具!

    为什么刚认出姐姐的时候,他会认为姐姐温柔可亲?明明他就是被姐姐□□的痛不欲生的啊!可惜就算看破了姐姐的魔女本质,他下次还是会乐颠颠跳进姐姐挖的坑。

    入了坑,再懊恼自己不受教训,如此反复!

    “傅大夫,将军说前面有河。正好天气这么热,让大家停下来休息一下。”桑博手下副将杨刚骑马过来相告。

    “多谢杨副将!”傅玉雪放下手中的雪凤冰王笛,笑道。

    桑博特意交代杨刚一路照应傅玉雪三人,杨刚对桑博极为忠心。一路上执行桑博的交代,无有不周到的地方。

    “终于可以休息了!”小螃蟹欢呼一声,甚至都没有看傅玉雪一眼就丢下马鞭,跳下马车奔向了河边。

    傅玉雪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毛躁的性子!”

    “小主子还小,少年心性,过几年成家立业会好的。”紫三笑道,又将自己骑的马绑到一边的树上,过来帮忙将马车牵到路旁。

    这条河倒是很宽,隐隐还能看到上游一两里的地方还有个颇为壮观的瀑布。

    桑博手下的几个士兵甚至脱了鞋子,站到水里去解暑。

    小螃蟹看了也有样学样,下水玩去了!

    “哎呀!”只是他一个官二代,哪里试过这样光脚下河。脚下鹅卵石咯脚,勉强站稳,却不知道哪里冒出一只小螃蟹来了一下。

    正所谓小螃蟹钳小螃蟹,小螃蟹“噗通”掉水里,惹得那些兵大笑不已。

    小螃蟹窘迫不已,只是他不惯光脚踩河床,慌乱之下,又噗通了几下才站起身,周围的笑容更响了。

    紫三看到小螃蟹被大家嘲笑,顿时有些不忍。

    刚要上前扶他,却听到站在桑博扬声道:“那是什么,快捞上来!”

    众人顺着桑博所看望去,却是一块门板在河水中沉浮,眼看已经要往下游冲去。而那门板上隐约能够看到一个人绑在上面。

    河边的人正要去捞,傅玉雪足下一点,一个登萍渡水,率先冲了过去,腰间的长鞭一卷,将门板连人拉出水面,反身上岸。

    桑博及其手下都看呆了,本以为这位傅大夫身为女子,如此年轻,却又一身好医术已是难得,没想到还有一手如此漂亮的武功。

    自河中心捞起一个人,除了溅起的水底,身上竟然一点没湿。

    傅玉雪此时却没有心思管旁人的目光,将门板放在河岸上。却是一个年轻女人被钉在门板上,还有些气息,却已经昏迷。

    “将军?”傅玉雪扬眉看了一眼桑博。

    “我明白!”桑博立时令所有人转身,不许看,又让杨刚令人去煮姜汤。

    那女子身上的衣物皆以湿透,自然不好让太多人看到她此时模样。傅玉雪用一边按压女子的胸腹,将她体内的水逼出来。

    桑博从马背上取了自己的披风扔给傅玉雪,傅玉雪做完急救。那女子虽然没有醒,呼吸却平稳了许多,想来也是死不了了。将她从门板上放下来,傅玉雪以披风裹住她的身体,将她抱紧马车,临时找了一身自己的衣服给她换上。

    也亏得这次去边关,傅玉雪考虑到边关艰苦,带了许多备用的衣服。

    “那位姑娘没事吧?”桑博见傅玉雪自马车上下来,关心地问道。

    有些大男子注意的桑博却意外的有着一颗很善良的心。老实说,第一次见到桑博,傅玉雪并不喜欢这个人:固执、刚愎自用,具备这个时代男性的许多缺点。

    但是他身上的优点也就足以让傅玉雪放下成见愿意与之结交:爱兵如子,重情义;粗中有细,颇有怜贫惜弱之心。

    “没有性命之忧,不过——”

    “不过什么——”

    “产后失调,又被钉在门板上丢进水里。只怕会有些后遗症,与子嗣有碍。”傅玉雪道。

    在给这女子换衣服的时候,傅玉雪也猜测关于这女子的来历。据她所知,一些偏僻守旧的山村宗族很喜欢实行私刑,朝廷对此屡禁不止。

    钉门板丢水里倒是与侵猪笼异曲同工,傅玉雪怀疑这女子是因为通女干之类的罪名被如此对待的。傅玉雪对这类私刑是极为反感的,不过这女子若是真是这种罪名被丢下河,就可能人品有问题。

    桑博好像对那女子太过关心了,故而有些话,她不得不说的直白一些。桑博并不是多话的人,想必就算知道这些也不会随便乱杀的。

    “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残忍对待一个弱女子。”桑博叹道,“可惜,我急着回边关,不然的话,定要查一查何等人如此丧心病狂。”

    傅玉雪略一思索道:“不如报地方官府?”

    “也只能如此了!”桑博应道,一面令杨刚去附近的县衙报案。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提到将这女子送走。傅玉雪给那女子灌了一碗姜汤,一行人就继续上路了。

    杨刚带着桑博的令牌骑着快马去报案,不需要多少时间。他们之所以没有提出将女子送走,只是到这种实行私刑的,官府也很难管。就这女子送回去,多半还是难逃一死。

    到了傍晚,他们宿营的时候,那女子便醒了。女子除了自己的名字沈柔,便什么也不肯说。不过,看到她如此模样,傅玉雪对于她被钉门板的原因倒是有了几分怀疑。

    因为这个沈柔性格温婉中带着几分坚韧,说话细声细气,是这个时代典型的女性,并不像不守妇道的女子。

    沈柔无家可归,桑博略一犹豫,便决定带上她。对此,傅玉雪——

    呵呵,这是一见钟情的节奏吗?

    到了边关,傅玉雪就立即投入了对伤兵的救治当中,也就没空关注桑博和沈柔的八卦了。

    小螃蟹这个药童实在是不称职的很,煎药洗纱布都做不好。多数时候,也就是傅玉雪为伤员处理伤口帮忙按按人,递递东西。

    倒是沈柔有时候会主动过来帮傅玉雪煎药,帮忙洗纱布。到了后来甚至开始与傅玉雪学习一些简单的伤口消毒包扎等技能,倒是让傅玉雪刮目相看。

    对此,傅玉雪倒是极为意外,也开始对沈柔刮目相看。

    而桑博看沈柔的目光也越发温柔起来,傅玉雪对此倒是乐见其成。

    相较于之前的猜测,傅玉雪更相信这两个月的朝夕相处。沈柔或许有一段不堪的往事,但是绝对是个很好的女人。

    再者她早就与桑博说过,沈柔的经历或许于子嗣有碍。若是桑博还一心喜欢她,那也是他们的缘分。

    “姐姐,不得了了,敌人打过来了!”这日傅玉雪正在自己帐内配药,却见小螃蟹惊慌失措从外面跑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傅玉雪站起身,将丁秀笔握在了手里。

    “主子,军中有人叛乱,里应外合,辽人打进来了!”紫三持刀护在小螃蟹身后,手上弯刀还滴着血。

    果然外面喊杀声四起,只怕很快就会蔓延到后营。

    傅玉雪解下挂在一旁的钢刀丢个小螃蟹:“当年你爹以文官之身就任武职,平定西夏,何等英雄人物。莫要丢了他的脸!”

    “我爹不就是你爹吗?”小螃蟹脸上一红,有过一丝惊讶:“爹还打过仗啊!”

    傅玉雪瞥了他一眼。

    小少年立时跳起来,舞刀高喊道:“我是不会给爹丢脸的!”

    “这才像样!”傅玉雪点头道,“我们出去看看!”

    三人走入营地,果然见到敌人已经冲到后营,紫三得到傅玉雪的允许,提刀加入了战斗。

    向紫三这样的高手,在小范围的战场上绝对是可以扭转局势的。紫三一出手,四周的宋兵受他影响顿时勇猛了几分。

    却有一名辽兵,突然发现帐前竟然站着一个貌美的姑娘和一个小白脸似得少年,顿时以为有便宜可捡,向他们冲了过来。

    看着那如狼似虎的辽兵,小螃蟹觉得他又要萎了,举着刀,却也不敢动。傅玉雪见此,一手抓着他的手腕,钢刀迎面砍了下去,飞起一脚,将那辽兵踢飞。热血溅了小螃蟹满脸,将少年整个人都吓傻了。

    只是那辽兵被砍了一刀,却还没有死。傅玉雪见此将庞昱猛地推了出去。庞昱举着刀,猝不及防一走栽过去,长刀就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在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是自杀!”傅玉雪冷冰冰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小螃蟹被激得从地上跳起来,机械般站起身拔出钢刀向下一个辽兵扑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鸳鸯蝴蝶梦里面,我一直觉得桑博死的太冤,觉得他是无罪的,所以忍不住加入这个故事,希望他可以活着。

    这个故事是说有个石永靖的大夫救了一个叫柳清平的书生,石永靖不会生育就让柳清平强/暴了妻子沈柔生下一子。结果柳清平见沈柔漂亮,又跑回来偷见沈柔。正好沈柔解开衣服给儿子喂奶,被她婆婆看见了,说她与人通女干。

    然后他们决定将沈柔钉门板(类似侵猪笼沉塘),钉在门板上丢河里淹死。石永靖和柳清平都知道沈柔是冤枉的,但是他们眼睁睁看着沈柔被河水吞没。

    沈柔绑在门板上冲下瀑布却被将军桑博救了。后来两人共患难中成了夫妻。

    沈柔被柳强/暴生的儿子石清因为从小被石永靖虐待,就拿着半块鸳鸯帕去找亲娘,被沈柔认出。然后就是柳清平结婚后不孕不育了(报应),他想要夺回石清。

    后来柳清平和石永靖都认出了改名换姓的沈柔,柳清平想要再次强/暴沈柔,勒索桑博,当着桑博的面骂沈柔yin妇,桑博忍无可忍就杀了他。再后来,石永靖也绑架了沈柔,百般虐待,桑博救走沈柔时令手下杀了石永靖。

    开封府破案要将桑博顶罪,最后桑博作为大将军不愿死在开封府自尽了。结局是沈柔抚养儿子,特么还要养石永靖的妈。真为桑博叫屈啊!!!!桑博就杀了两个人渣,一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最后为两个人渣抵命了!将军府和家产还要养别人的妈!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