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37章 颜查散

    这年头虽然有银票,但是要住店买东西什么,银票大多是不能直接流通的。(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OrG)傅玉雪的百草堂在一些大城市都有店铺,还能去铺子里支取。小一些的城镇,也可带银票去钱庄兑换。基本上身上也不会带着太多银钱。

    同样,白玉堂也嫌弃银子重,一贯不喜欢在身上带许多银两。只是他从来不是会委屈自己的,花钱也比较大手大脚,故而银子在身上呆不了三两天。

    白玉堂的兄长白锦堂是个会做生意的,陷空岛在其他地方也有不少产业。故而白玉堂出门也同样不担心银两。

    再者,就算到了没有白家和陷空岛产业的城镇,他知交满天下,每到了一处,不用开口也有人双手送上盘缠。对于这一点,傅玉雪都佩服不已。

    这不,眼看着颜查散连身上几件好衣服都暗中当掉了。白玉堂便辞别颜查散,去镇子上走了一遭。

    可怜这边雨墨还在为主仆二人的盘缠发愁,因为没银子只得劝颜查散住了小店。哪成想进店还没吃饭,分开不到一日的“金书生”又找上门来了。

    金懋叔(白玉堂)进门道:“我与颜兄真是三生有幸,竟会到那里,那里就遇得着。”

    颜查散被金懋叔花光了银子,心中竟是毫无芥蒂,还很高兴道:“小弟与金兄当真缘份不浅。”

    小雨墨又气又急,偏偏颜查散不以为意,完全忘了自己已经是吃了这顿没下顿,热情的叫金懋叔一起吃饭。

    金懋叔见颜查散如此,越发觉得这位呆书生人品可亲,兴味道:“既然如此,咱们两个不如结盟,拜把子吧?”

    雨墨闻言,心中不好暗道不好,就怕他家公子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连忙上前道:“金相公要与我们相公结拜,乃是大事。这个小店只怕一时也办不出祭礼来,不如改日吧!”

    金懋叔如何不知道雨墨心思,笑道:“这个无妨!隔壁太和店是个大店,什么都有。不说三牲祭礼,那边酒菜也好,今日你我结拜,如何不能热闹一番。”

    雨墨恼怒不已,只是他虽然有些主意,却向来不敢违逆颜查散,只能眼睁睁看着金懋叔拉着颜查散去了隔壁的太和店。

    正巧傅玉雪几人就住在太和店,他们同行两日,颜查散与他们也是认识的。金懋叔拉着傅玉雪等人要他们见证两人结拜,让傅玉雪哭笑不得。

    若说白玉堂在陷空岛的那四位义兄,性格迥异,终究同为江湖人。五鼠虽非同姓却结拜为兄弟,倒也不奇怪。

    可是这位颜查散虽然有些文采,却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实人,呆书生。也不知道怎么就入了白玉堂的眼,拉着他结拜呢!

    金懋叔一面说,一面叫了小二过来,吩咐他们准备猪头三牲祭礼,又要预备上等饭菜,鲜活鲤鱼,搭一坛女真陈绍等等。

    雨墨在一旁听着,心急的直跳脚,偏偏颜查散与白玉堂说说笑笑,真如亲兄弟一般,毫不介怀。

    “我家呆相公,怎么就不想想今日花光了银子,明日可怎生是好啊!”雨墨蹲在墙角,深深为主仆二人的前景担忧。

    “姐姐总是是说我笨,我倒是看你家那位颜相公比我笨了不知道多少!”小螃蟹见白玉堂与颜查散说的热烈,偏偏他们还要与白玉堂故作陌生,故而有些无聊,伸手戳了戳雨墨与之搭话道。

    “可不是吗?一看那金生就不是什么好人!”雨墨正在为明日的盘缠发愁,听到小螃蟹与他说话,顺口应道。

    只是话一说出口,才想起刚才小螃蟹说了什么,顿时不高兴了:“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家相公顶顶聪明的一个人,都是那金生太过狡诈,我家相公才会被骗!”

    小螃蟹撇了撇嘴道:“你倒是个忠心的!”

    只是说完,心中又有些惴惴然。想到姐姐之前说他御下无方,此时倒是深刻反省起来。想他还是安乐侯的时候,身边前呼后拥,仆役无数,可说到忠心为主又有哪个呢?

    他根本就没想过御下这种事,身边的人不是庞老太君塞给他,就是庞太师安排的。奉旨赈灾时,祖母担心他不能应付,特意指定了大管家庞福跟着他。可是庞福为了银子,却勾结木道人引诱他染上了五石散。

    冷孤独是太师一副慈父心肠给他安排的,但是冷孤独却是为了找包公报杀父之仇,才留在他身边保护的。后面木道人能够帮他报仇,他不就是果断投了木道人。

    其余攀炎附势之辈就更加不用说了!

    反观这颜查散不过是个穷酸,一无所有,穷的只剩下一个小书童了。这小书童还一心跟着他,为他打点前后,为他的前途担忧。

    思及此,小螃蟹对这呆书生倒是有几分羡慕起来。

    不管雨墨心中如何吐槽,对他家颜相公恨铁不成钢。店内将三牲祭礼备齐,颜查散和金懋叔序齿烧香,郑重结拜起来。

    颜查散比金懋叔年长两岁,是为兄长。

    雨墨还在心中继续吐槽:金懋叔为弟,只怕越发有借口坑他家颜相公了。兄弟二人出门,可不是合该兄长付账嘛!

    焉知白玉堂此时心中也是无限郁闷:卧槽、卧槽,竟然又是兄长!他已经有四个义兄一个哥哥了,难道就不能换着让他坐一回哥哥么!

    吃过饭后,傅玉雪便督促着小螃蟹和罗小虎在外面溜一刻钟,回来洗漱再读书半个时辰,上床睡觉。

    却说颜查散和金懋叔推杯就盏,仁兄来贤弟去一直喝到了店里打烊。雨墨尽心伺候着他家主子回房休息,心中却是无数草泥马在奔腾。

    明天没钱结账了,他家公子该不会将他留在太和店洗完抵债吧?

    次日一早,顶着两个黑眼圈,雨墨心不甘情不愿的在颜查散的催促下,去隔壁叫金懋叔一起吃早饭。哪知隔壁早已经人去楼空,就连住在同一层的傅玉雪等人都已经离去。

    雨墨狂奔到颜查散房中,苦着脸道:“相公昨晚就不该与金相公结义。我们连他家乡何处都不知道,焉知他是何等人?若是只骗吃骗喝也就罢了,就怕他是个惯犯无赖,平白污了相公的名声。相公可是要去科举的人,岂能受别人如此连累!”

    颜查散闻言,厉声喝道:“你这奴才休得胡说!我看金相公行止奇异谈吐豪侠决非歹人。如今,我俩既已结拜便是患难相扶的兄弟了。你可不许在这里挑拨离间,知道吗?”

    雨墨苦笑道:“不是小人多言。别的也就罢了,今日的住宿酒饭银两又当如何是好?那金相公可是一早就走了!难不成咱们要当了相公的书才能脱身不成?”

    颜查散是个书生,这次是带了家中所有银两前来投靠未来老丈人应考的。如今还未到老丈人家中,银子就花完了,连几件好衣服也当了出去全身上下可不就是几本书还值些银两吗?

    颜查散一时也有些无语。只是待主仆二人下楼去,掌柜却告之他们的帐已经结了。

    结账的自然是金懋叔,令雨墨欣喜的是,金懋叔离开前还留了东西给他们。一个不小的包裹,除了颜查散当掉的衣服,还添了两套新衣服、白银两百两和书信一封。

    信上金懋叔写明自己有事先走了,因着颜查散还在休息不敢打扰。两人既然结义自有相见之日,是否当面告辞也不重要。

    另有纹银两百两赠与义兄做盘缠,万勿推辞!包裹中的新衣和外面的马却是金懋叔知道颜查散此去丈人家,不好失了体面,特意为他准备的。

    雨墨看到银子欣喜若狂,这回总算是不用为盘缠发愁了。只是再想起金懋叔,倒是觉得这位金相公说不出的可爱。

    嬉笑道:“果真还是相公眼光好,倒是我不识好人心了!”

    “你这奴才真是无礼!”颜查散虽然是骂雨墨,心中却是说不出的妥帖。

    他本是看中那金生文采飞扬,有心结交。但是今日方知,对方不是一般知己,还真是将自己当成盟兄对待。

    金懋叔一片真情,况且他人已经走了,颜查散只能受他好意。

    其实这次去老丈人家中,颜查散心中也是有些纠结的。

    颜查散的老丈人本是他的姑父,世人都流行亲上加亲。颜查散的姑父柳洪务农为业,却是个性子固执,贪财如命的。故而颜查散并不是很喜欢这位姑父。

    当年柳洪见颜查散的父亲是县尹,颜查散又自幼聪慧,会读书,想来将来也是个有前途的。这才提出将女儿柳金蝉许配给颜查散。

    颜查散的父母也知道柳洪的性子不好,但是娶媳妇又不是嫁女儿。颜父怜惜颜查散的姑母,颜母见柳金蝉不肖父,性子温婉可人,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哪知道自从颜查散的父亲过世,颜查散年幼还未科举出仕,颜家逐渐败落。柳洪便渐渐断了与颜家的往来。

    颜查散是个读书人颇有几分读书人的傲气。以他的心思,姑父既然无心继续结亲,就算断了也断了。只是颜母却是个守信的,三年前,颜母也病重,临终前言说这门婚事是颜父定下的。无论成与不成,至少毁诺的不能是颜家。

    颜查散因为母孝,误了上届科举。这次守孝完,颜查散要去京中赶考,正好也要路过柳家。为了颜母临终遗愿,颜查散这才提前上路,去柳家提一提他与柳金蝉的婚事。

    却说柳家,颜查散的姑母已经过世多年,如今柳家当家的是柳洪的续弦冯氏。柳洪时常在冯氏面前说起自己后悔当日鲁莽结下这门亲事,便让冯氏起了一些其他心思。

    冯氏乃是柳洪续弦,而柳洪除了前妻生的女儿柳金蝉,与冯氏并无孩子。柳洪虽然是个钻进钱眼子的,对唯一的女儿柳金蝉倒是很疼爱。冯氏虽然心中不甘,却也知道自己无儿无女,再怎么争,柳家的产业多半是柳金蝉和柳家姑爷的。

    如今柳洪不想与颜家结亲,冯氏便想起了自己的侄儿。冯氏的侄儿名唤冯君衡与柳金蝉小姐年纪相仿。冯氏一心要侄儿为她养老,若是冯君衡能够娶了柳金蝉,岂非就能继承柳家的家产?

    柳金蝉不是亲生女儿,可要是女婿是自己的亲侄儿。冯氏也就不必担心以后没有人给她养老了。打定了注意,冯氏便让冯君衡时常在柳洪面前献些殷勤。

    柳洪虽喜欢冯君衡但是考虑到冯君衡其貌不扬,又是个白丁,并没有立即应允这门婚事。柳洪当日因为颜父是县尹,颜查散善读书提出结亲,心中自是愿意给女儿找个有前途的夫婿。

    柳金蝉生的温柔貌美,柳洪又积攒了些产业,若非早年结下的婚约,柳洪的盘算也未必不能成。

    他这些年积攒了不少家业,多少在本地也算是个员外爷。士农工商,耕读传家总是要比一般人高几分。只要柳洪不要将标准放的太高,将女儿嫁个县令县尹之类小官,还是容易的。

    作者有话要说:  古代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造纸印刷工艺,书可以说是奢侈品,比较值钱的。不过读书人就算再落魄也不会卖书,那等于放弃读书人的尊严。

    白玉堂:你怎么这么喜欢收徒弟?

    傅玉雪:你怎么这么喜欢找人结拜?

    作者君:半斤八两的两只凑成一对,免得祸害别人!

    白玉堂、傅玉雪:关你什么事!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