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31章 找场子

    因展昭出门前骗展忠,他是去杭州义亲的,展忠在家中早就风风火火开始给展昭筹备聘礼等成亲之物。(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

    展昭回家见了心中既是感动又是愧疚。幸亏游了一次西湖,讨了个媳妇回来。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老忠仆的一腔希冀。

    丁兆兰本来想着与展昭回来还要帮个忙来着,没想到展忠风风火火,什么都准备妥当了,根本不需要他出手。

    展忠找了个人拿着展昭和丁月华的八字找人算了好日子,就催着展昭迎娶新夫人了。幸好丁兆兰出门前带了傅玉雪给的信鸽,送信回丁家庄,将迎亲的日子报给丁老太太和丁兆蕙,但是免了许多麻烦。

    不日,展昭亲自带着聘礼前来下聘同时迎亲。适逢其会,陷空岛卢方向来钦佩展昭,也带了人来给展昭的迎亲队伍壮声威,傅玉雪自然就算是娘家人了。

    难得有个闺蜜,还这么快被御猫大人叼走了。傅玉雪当然要趁机刁难一下,只是对展昭当然不能使比武了。

    催妆诗自唐朝伊始,流行至今。成亲做催妆诗、催妆词是旧例,普通百姓成亲,不会做事,新浪也会先背两手。不过,傅玉雪有心刁难,偏要展昭现场做事。这可把御猫大人愁坏了。

    南侠大人武功高强,过了今日,大家就知道他除了不会游泳这个弱点,还多了一个不会作诗写词。

    最后还是卢方灵机一动,将白玉堂叫来帮忙。虽然是一笑泯恩仇,但是对于展昭要请自己帮忙,白玉堂还是很高兴。

    老实说,单论文采在场的人,没一个人及的上白玉堂的。展昭竟然请了白玉堂做外援,自然顺理过关的。以至于傅玉雪大叹失策,应该先将白玉堂拢了过去,才好为难展昭的。

    哪里料得到最喜欢挑衅展昭的白玉堂今日却改了性子。

    傅玉雪自然不会明白傲娇少年的心态,他挑衅展昭,不过是争强好胜罢了。如今,展昭请他相助,可不是大大满足了中二少年的表现欲。

    因着展昭家中没有长辈,他们将拜堂放在了丁家庄。次日,再由丁兆兰、丁兆蕙兄弟亲自送亲前往常州府。回到常州府,展忠会请出展昭先严先慈的牌位,再拜一次堂。

    待一对新人离开丁家庄,傅玉雪和白玉堂也直奔霸王庄而去了。

    小螃蟹和紫三的内伤已经痊愈,这会儿也闹着要同行。傅玉雪想了想还是将两人带上了,紫三的武功在傅玉雪之上,或许能帮忙。

    至于小螃蟹等到了杭州府,让他留在城里的客栈当不至于有危险。吃了这一次教训,小螃蟹对于习武倒是积极多了。每日里痴缠着傅玉雪教导他武功,傅玉雪便传授他轻功为上。

    路上,白玉堂一时技痒,还传授了他打墨玉飞蝗石的暗器功夫。喜得小螃蟹每天跟在白玉堂身边上蹿下跳,有向脑残粉发展的趋势。

    白玉堂在兄长们面前总喜欢做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骨子里却是少年心性。如今碰到自己的崇拜者,倒是乐为人师,传授小螃蟹江湖经验等。

    傅玉雪既喜且忧,在被傅玉雪逮回来之前,小螃蟹心中是个没有是非曲直的。如今好不容易懂得一些道理,白玉堂却是个双刃刀。

    白玉堂固然侠义为先,却是个侠以武犯禁的典型。若是,小螃蟹学他侠义为先也就罢了,只怕好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白玉堂出手狠辣,不把朝廷王法当回事的毛病。

    说起来,傅玉雪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不过,她却知道法的重要。故而无论做什么宁愿打个擦边球,也是不愿直接触法的。要不然人怎么说每一朵万花切开都是黑的呢!

    比如说庞禄庞寿,首先确定他们犯下死罪,然后她宁愿用些麻烦一点的手法,比如是催眠引诱出他们的心底的恐惧自杀。若是白玉堂来的话,或许就是直接把刀子杀人啦。

    四人到了杭州府,没有赶着去霸王庄,却先到五柳居。白玉堂是迫不及待地点了自己最喜欢的金色鲤鱼和女贞陈绍。

    只是听了白玉堂点菜,小螃蟹却是一头雾水:“白大哥,为什么鲤鱼一定要一斤以上的?小二说大的活鲤鱼要贵好多呢!”

    因着傅玉雪每日限定小螃蟹的银两,故而小螃蟹这会儿也学会“理财”了。以前在酒楼一顿饭吃了百两也不觉得如何,现在听说一尾鲤鱼要一两二钱,便觉得贵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既要吃就不要怕花钱,我告诉你鲤鱼不过一斤的叫做‘拐子’过了一斤的才是鲤鱼。不独要活的还要尾巴像那胭脂瓣儿一般才是新鲜的呢。”

    说就就令小二将活鲤鱼捉来给小螃蟹看一看。

    傅玉雪在边上也是听得极为有趣,她也喜欢品尝各地美食,但是如白玉堂这般的行家却是甘拜下风。说到吃,傅玉雪只能算个吃货,白玉堂却堪称美食家。

    那小二果然捉了鲤鱼给他们看,白玉堂又与小二说了如何烹饪,小螃蟹听得越发佩服万分,只觉得以前自己吃的以为是好东西不过是自误罢了。

    “再来一坛陈年女贞陈绍。”白玉堂让小二将鱼送去厨房宰杀,叮嘱道。

    只是这店里的女贞陈绍却是不零卖的,四两银子一坛。不过傅玉雪也罢,白玉堂也罢,都不是缺银子的主。

    傅玉雪不喜欢喝陈绍,紫三压根不喝酒,小螃蟹见傅玉雪似乎没有注意自己,偷偷倒了酒喝。

    因着小螃蟹出京之前才不过十六虚岁,在家中只喝过一些果酒,这一年更是滴酒未沾。他却不知道这种陈年的女贞陈绍比自己喝过的那些果酒可要醇多了,学着白玉堂干了一碗,鱼上来才夹了一筷子,就到了桌子底下。

    看的傅玉雪好气又好笑!

    “这酒量可真够差的!”白玉堂摇头,一脸嫌弃道。

    紫三将小螃蟹从桌子底下拖出来:“主人,是不是——”

    “不用!你带他去城里的客栈,等他醒了给他喝碗醒酒汤就好。总该让他记住教训,知道什么是量力而行!”傅玉雪却是打定了注意要小螃蟹尝一尝宿醉的惩罚。

    “诺!”紫三带着小螃蟹去客栈。

    “你可不要喝多了,晚点我们还要去霸王庄!”傅玉雪转头对白玉堂叮嘱道。

    “你什么时候见五爷误过事了?”白玉堂瞪了她一眼道。

    两人再五柳居吃过饭,回客栈休息半日,天刚擦黑,就出城直奔霸王庄而去了。

    这霸王庄倒是几位热闹,已过巳时,庄子来,好多地方依旧灯火通明。两人进了庄子,傅玉雪直奔内宅,白玉堂却往招贤馆去了。

    且说傅玉雪刚和白玉堂分开,就看到一个女子躲躲闪闪往后院而去。傅玉雪心中惊疑,寻了一个僻静之处,将那女子挟了过来。正要令她不许声张,没想到那女子起先慌了一下,却很快冷静了下来。

    “看来是碰上个聪明人!”傅玉雪轻笑道,“我问你话,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明白了吗?”

    那女子倒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可知道马强将那位捉来的太守倪继祖关在哪?”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是什么意思?”傅玉雪有些无奈,干脆松开了她的嘴,“还是你自己说吧!”

    “我知道原来倪太守关在那,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在那里了!你是来救太守的吗?”女子满是希冀地望着傅玉雪道。

    “啧~这是碰上无间道了!”傅玉雪干脆松开了那女子,把玩着手上的笔,只要对方有异动,立时可以出手,“你不是这霸王庄的人吗?”

    “我叫朱绮贞,半年前,马强看上了我家祖传的一方砚台,勾结前任太守,将我爹关进了大牢。只是他们抢了我家砚台之后,还将我也抢了来。幸好马夫人郭氏吃醋将我要到身边,我讨好了郭氏,才得以保全。”

    傅玉雪心中暗暗称奇,这女子倒是个聪明伶俐的。被马强那样的恶霸抢来半年,竟然能够靠着讨好马夫人保全清白不说,更是在庄子内来去自如。

    “你刚才说倪太守不在原来关的地方了?”

    “我想倪太守救我爹,将他偷偷放走了。霸王庄附近还有许多马强的暗哨,女侠若是来救倪太守,还是快些去吧。若是太守大人遇到强人就不好了!”

    “你呢?”傅玉雪道,“你放了倪太守,只怕马强发现了很快就会查到你!”

    “我也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了,只是后院还关着以为被马强抢回来的锦娘姑娘,我想放了她一起逃走。”

    “你这姑娘倒是心善,我送你过去吧!”傅玉雪闻言道。

    那个太守好歹也是个男人,身边还有个随从。但是朱绮贞和锦娘不过是女流之辈,能够护她们周全,也是件功德。更不要说将来二女必然是指证马强的重要人证。

    “多谢女侠!”

    傅玉雪让朱绮贞按原计划行事,自己隐在暗处保护。

    朱绮贞在霸王庄多时,她一个人就算遇到什么人也未必引起怀疑。若是有意外,自己也能及时相救。再者,就是以防有诈,要是朱绮贞突然发难,她也可以及时抽身。

    而朱绮贞果然如她自己所言,只是从后院放了关押的锦娘,就偷偷地溜出了霸王庄。

    傅玉雪暗道白玉堂武功在她之上,没有什么需要自己的担心的,便先送二女离开霸王庄的势力范围。

    路上果然遇到霸王庄的暗哨,也难怪马强能够任由朱绮贞在霸王庄内自由走动。霸王庄外围,同样防备森严,这可不像是普通的恶霸。

    就在傅玉雪与,霸王庄的暗哨动手之时,却遇到了落难的太守倪继祖。以及护送太守的一个紫髯大汉和先一步遇到他们的白玉堂。

    原来,白玉堂走前院,正好遇上了倪继祖。倪继祖被朱绮贞放走还没出庄子就被恶奴发现了。马强发现倪继祖逃走,派出庄中恶奴追捕。若非凑过来一个紫髯大汉北侠欧阳春,又有招贤馆小诸葛沈仲元和黑妖狐智化暗中放水,他们几乎不能带着倪继祖全身而退。

    傅玉雪与白玉堂对视一眼,却也知道这里不是叙话的地方。

    “先回城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很多同人电视剧都默认展昭比白玉堂厉害,但是看原文,猫鼠之争,白玉堂不是输给展昭,而是他的义兄倒戈了。

    卢方也就罢了,真的是为白玉堂考虑。但是蒋平,这家伙对白玉堂简直跟仇家一样。背后说人坏话也就算了,无论是白玉堂去东京闹事还是去冲霄楼都是蒋平那话相激的背景。四鼠帮着展昭也就罢了,蒋平整白玉堂弄得卢方看了都潸然泪下,但是我是真为白玉堂不平。

    蒋病夫自己撺掇着白玉堂去争,自己躲在后面当好人,我是看了不爽。

    因为怜惜玉堂,所以宁愿他是因为武功不济,败了。不想他如原著一样被自己的义兄设计。

    白玉堂死在冲霄楼时不过二十三,出场不过十六七岁,几乎一直是孑然一身。父母早亡,家兄白锦堂亦已故去。这样的少年,心中可有不曾有人触及的脆弱二探冲霄楼,迷失方向的白玉堂脸上有着惶恐,他的惊惶,只在无人时留待自己。

    白玉堂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生羡慕之人,却不是一个让人喜欢亲近之人,因为他的狠,因为他的冷。白玉堂的善恶但问自己,白玉堂任性无人可及,他拿自己的性命任性,他不畏法令,大闹东京,三探冲霄楼。

    白玉堂任性,却未曾误事;白玉堂狠辣,却不对无辜之人。

    白玉堂是一个梦,是每个人年少轻狂时都会做的梦,江湖梦,侠客梦,刀剑如梦,更是自由之梦。谁不曾渴望活得但随我心谁不曾梦想快意恩仇但那自由不容于世,便唯有乘风而去 。(摘自百科)

    白玉堂可以说一身毛病,但是我还是喜欢他,喜欢的毫无理由!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