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28章 英雄会

    作者有话要说:  地点:杭州西湖、松江府

    出场人物:傅玉雪、展昭、陷空岛五鼠、丁氏双侠等

    故事梗概:展昭荣归故里,回乡祭祖。(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orG)大龄剩男惨遭受忠仆逼婚。杭州西湖,英雄相会,丁氏双侠骗抢“民男”为妹夫。

    霸王庄、太岁庄行事嚣张,七侠五义齐聚首……

    过完年,展昭见开封府没有什么待办的大案,干脆请了长假回乡祭祖。展昭没有兄弟姐妹,如今家中都是老仆展忠打理。展忠什么都好,唯有一点不好,上了年纪就爱唠叨。

    展昭受封四品带刀护卫荣归故里,比之以前做个游侠,自然让展忠放心不少。唯有一事展忠却无论如何放心不下。

    那便是展家如今唯余展昭一人,偏偏展昭已过而立之年却丝毫没有要成家的意思。故此,这位忠仆最关心的就是展昭的婚姻大事了。

    没几天,展昭就被展忠唠叨的快要发疯了。偏偏他是展家老仆,向来忠义,又是忠心为了展家,展昭连句重话都说不出口。

    这日,展忠又开始劝展昭娶妻为展家延续香火。

    展昭被他唠叨的怕了,便随口接道:“我也是如此想。正好之前在杭州有个朋友曾提过门亲事。后日我还要前去杭州联姻呢。”

    其实不过是展昭不想再听展忠唠叨,又想着假期还有,不如去杭州赏玩一番再回开封府。他以前就是四处跑的人,过去一年在开封府就职,倒是失了自由。如今,正好有时间,又生出了几分往外跑的兴致。

    只是这位南侠也不知是不是有特殊气运,出门总是能够遇到一些不平之事。这日,才到了杭州,寄存了马匹行李,**西湖一游,却遇到有个老丈跳水自杀。

    展昭生就侠义心肠,见此心急如焚,只他却不会水的。幸好有个少年郎及时驶了渔舟过来,将那跳水的老汉救上岸来。

    这老汉倒是个可怜人,原来有个女儿开了间茶楼,日子倒也过得不错。只是好景不长,招赘了一个女婿却死了女儿。女婿续娶继室,竟鸠占鹊巢,将老汉赶了出来。

    这老汉不幸倒也幸运,遇到了个白野狼女婿,想寻死却也能得人相救。

    为了相助老汉,展昭倒是结识了一位少年侠士,便是下水救那老汉上来的渔郎。不过却不是真渔郎,此人乃是松江府丁氏双侠中的老二丁兆蕙,奉母命到灵隐寺上香的。丁兆蕙与兄长丁兆兰并称丁氏双侠,其父却是镇守雄关总兵,也算是身在江湖的官家子弟。

    展昭与丁兆蕙不约而同要做一次梁上君子,惩治了老汉的白野狼女婿,帮他重开酒楼。

    故而,更有些一见如故,丁兆蕙热情周到,邀请展昭前去家中。

    展昭本来便没有什么目的,对丁氏双侠也仰慕多时。如今受了丁兆蕙邀请,想着能结识一下其兄丁兆兰也算是一桩美事,便没有推拒。

    等到了丁家庄,遇到了丁兆兰,展昭果见投契,却不妨这丁兆蕙是个鬼精。他与展昭意气相投不假,骗得展昭家来,却是为了撮合展昭与自己妹子丁月华。

    丁兆蕙故意在妹妹面前,说展昭看不上他们丁家武功。丁月华乃是将门虎女,武功比两位兄长还要好,不知道兄长的主意,闻言便怒气冲冲去找展昭比剑。

    哪里知道两位兄长相中了展昭做妹婿,还将人送到丁家老太太面前过眼。展昭一表人才,又领了四品带刀侍卫的武官职。丁氏双侠的父亲是位总兵,老太也算是官太太。如今看了展昭自然满意非常。

    可怜展昭与丁月华并不知情,被丁氏兄弟搓弄着打了一架。展昭佩服丁月华将门虎女,不堕其父威名。丁月华也觉得南侠展昭名副其实,乃真侠士。

    最终,两人在丁氏双侠撮合下,丁老太太做主,半推半就,交换信物,定下了一桩姻缘。只是丁月华恼了兄长暗中行事,事后将丁兆蕙揍了一顿不说。

    丁氏双侠本就仰慕南侠品貌,如今展昭做了妹婿,少不得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次日用过早饭丁氏双侠就带着展昭出门,到附近游玩,顺便品尝鱼鲜。丁家庄环水而立,展昭与丁氏兄弟在江边高台遥望江面一带水势茫茫如雪练一般,江面上船只络绎不绝。观望江景,吃着河鲜倒是惬意非常。

    只是酒喝了一半,却听到下面的人来报事。

    原来松江府的渔船以芦苇荡为界限分为两边,南面由陷空岛卢家庄管理,背面就是丁家庄的地盘。下人来报的就是南面有人越界捕鱼之事。

    展昭听得不甚明了,便随口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丁兆蕙将展昭当做妹夫,也不隐瞒,便娓娓说了这江上的事情。提到卢家庄自然也少不得说一说陷空岛五鼠:“钻天鼠卢方擅轻功,此人和睦乡里,倒是人人钦敬;二爷彻地鼠韩彰乃黄州人,是个行伍出身会做地沟地雷。三爷穿山鼠徐庆乃山西人,是个铁匠出身能探山中十八孔。四爷翻江鼠蒋平,外表像个病夫,却为人机巧,智谋甚好。乃金陵人,大客商出身,能在水中居住开目视物。惟有五爷锦毛鼠白玉堂文武双全,少年华美气宇不凡,就是为人忑阴险狠毒。”

    丁兆蕙哪里知道展昭已经见过钻天鼠卢方和锦毛鼠白玉堂,展昭刚要说话,却听到身后一声冷哼。

    “好一个丁二爷,这背后说人的习惯倒是一点没变,真是好品格、好品格!” 这句话却是说的咬牙切齿,显然是对丁兆蕙恼怒之极。

    丁兆蕙脸上笑容一僵,暗道不妙:没想到这魔女竟然也来了丁家庄,可是月华竟然也没有告诉他。

    “我、我——”丁兆蕙半天没有我出个什么。

    傅玉雪冷笑道:“白玉堂是不是阴险狠毒,我不说评论。但是,丁二爷这背后说人的长舌妇的作风倒是一如往昔。看来,上次丁二爷是没有吃住教训的,要不要我让你重温一下?”

    丁兆兰见气氛不对,连忙起身道:“傅姑娘今日怎么来了丁家庄?”

    “大哥,阿雪自然是我请来的!”丁月华从背后窜出来道,脸上也有点不好看,“二哥,你可真记不住教训。”

    想一想,自己当初是如何结识傅玉雪的,丁月华就想拧下她家二哥的耳朵才好。

    当初,就是丁兆蕙口无遮拦与人说起魔医之事。正当他兴高采烈说道魔医如何变态地给人开膛剖腹的时候,没想到真正的魔医正就坐在他背后的桌子上。

    魔医大人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简单的一个小手术却被丁兆蕙描述的仿若食人魔一样,是人都要生气,更不要说眦睚必报的傅玉雪了。

    于是,丁兆蕙与友人分别回家,才走到一半就手脚发软,倒在路上了。然后,便遇到了“偶然路过”的傅玉雪。

    至于中间傅玉雪到底对丁兆蕙做了什么,事后无论是兄长丁兆兰还是妹妹丁月华,丁兆蕙都不肯泄露分毫。只是见到傅玉雪就怕的要死,暗地里更是以小魔女呼之。

    反而,前去“救人”的丁月华与傅玉雪一见如故,结成了好朋友。

    最可怕的是傅玉雪随丁月华登门,治好了丁老太太的咳喘。丁老太太极为喜欢傅玉雪,丁氏兄弟向来孝顺丁兆蕙虽然怕极了傅玉雪却也不敢说不让傅玉雪上门啊。

    其后,每次经过傅玉雪到松江府来丁家庄拜访。丁兆蕙就会躲出去,不敢出现在傅玉雪面前。

    这次,傅玉雪过来,丁兆蕙事先竟然没有收到一点风声,不由暗叹自己时运不济。

    倒是惹得丁兆兰心中好笑,也不知道当初傅玉雪是如何折腾他二弟的。以至于丁兆蕙听到傅玉雪的名字都打颤。

    或许是因为丁兆兰和丁月华的关系,这次傅玉雪倒是没有盯着丁兆蕙不放。只是丁兆蕙总觉得傅玉雪看自己的目光像冰棱子似得,渗得慌。

    正好丁氏双侠要去处理渔民的纠纷,丁月华看丁兆蕙样子实在可怜,便连忙打岔,嚷着他们也一起去。

    五人坐了船去芦花荡,果然是南面有个头目越界打渔。那态度端的嚣张无比,竟是没有将丁氏兄弟放在眼中。

    丁兆蕙性子最急,头一个动了手。只是两面的渔民几乎要打起来,却见南面一艘快船驶来,船头立着两人却是卢方和白玉堂。

    卢方一来便是道歉,当机立断扭了那闹事的头目,送交官府。丁家庄和陆家庄毗邻多年,虽然下辖的渔民时有纠纷,但是两方主事却不是不讲理之人。

    卢方亲自前来处理,处事公道,丁师兄弟也没有话说。

    白玉堂见了傅玉雪,很高兴:“阿雪,怎么到了松江府,也不先来陷空岛找我?”

    “我以为你还在金华,哪知道在陷空岛,所以就先过来见月华了。”傅玉雪笑道。

    闻言,丁兆蕙咯噔了一下,完蛋了:小魔头和小魔女竟然是认识的!刚才的话要是傅玉雪说给白玉堂听可就不好了。

    丁家庄与卢家庄毗邻,丁氏兄弟与其余四鼠交情都不错。唯有丁兆蕙和白玉堂却两看相厌。丁兆蕙觉得白玉堂有时候出手太过狠毒,白玉堂却是你看上五爷,五爷还看不上你呢!

    不过丁兆蕙上面有个稳重的兄长丁兆兰,白玉堂上面也有四位义兄。两人倒是不至于打起来,只是不大往来说话罢了。

    “今天他们刚打了新鲜的鳜鱼,陷空岛的厨子烹制河鲜很有一手。”白玉堂兴致勃勃对傅玉雪道,“五爷今天带你去长长见识!”

    白玉堂喜欢吃鱼,虽然最喜欢的是红鲤鱼,但是没有红鲤鱼的时候,其他河鲜也是不错的。他对如何烹制河鲜要求颇高,故而陷空岛请了专门烹制河鲜的大厨。

    “展大侠,难得来松江府,不如一起喝一杯?”卢方插话道,“五弟,展大侠也在,你怎么不邀请展大侠?”

    去了一趟开封府,卢方对展昭的印象极好。最重要展昭对他家五弟也不错,简直比老四他们还要包容老五这个任性的义弟。

    傅玉雪不由轻笑,白玉堂在东京城外如愿与展昭打了一架,却输了。这会儿见了展昭,正觉得没面子,才当做没看见。

    不想卢方却不知道这位义弟的心思,还大大咧咧一心要白玉堂也和自己一样明白南侠展昭的好处来。

    不过,白玉堂倒也不是不讲道理的,有些别扭道:“展昭不是有大哥邀请吗?”

    “卢庄主盛情,展某本不该拒绝,只是——”

    “只是如今展大侠才得了一门亲事。现在要去陷空岛吃饭,总得大舅子和未来娘子肯放人才行!”傅玉雪调侃道。

    卢方和白玉堂这才注意到展昭的佩剑从巨阙变成了卢湛,原来竟是定亲交换了信物的缘故。

    “阿雪!”丁月华又羞又恼,气的要去挠她。

    却不防傅玉雪足下一点,一个登萍渡水已经到了白玉堂船上:“唐朝诗人张志和诗云:‘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展大侠去不去我不知道,我倒是对陷空岛的鳜鱼很感兴趣,月华一起?”

    若论武功,丁月华在傅玉雪之上。但是傅玉雪这一手登萍渡水,江湖中却少有人及。丁月华追她不上,又羞又恼,转身便进了船舱。

    众人见此,都呵呵大笑。

    “这倒是要恭喜展大侠了,如此更要喝一杯了。”卢方一边笑,伸手捅了捅白玉堂。

    白玉堂只得拱手道:“恭喜!”

    “卢庄主,白少侠客气了!”

    “听着你们大侠来,少侠去倒是无趣的很。”傅玉雪道。

    众人都是江湖儿女爽利之人,闻言亦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展大侠变成了展大哥,白少侠也成了白五弟。只是白玉堂依旧看展昭不爽,丁兆蕙也不喜欢白玉堂就是了。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