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26章 忆往昔

    “二姑娘曾经想要逃走?”包公有些意外。(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

    “二姑娘不肯喝奴婢送去的药,反而让奴婢转告了老太君一席话。”梁妈恍若未闻,继续道,“二姑娘说:我知道祖母不喜欢我,但是我又不是金银珠宝,总不能让每个人喜欢。玉真子那天说我是什么天煞孤星,克尽六亲,我也听到了。我原先也不相信什么鬼神的,可是鬼都见了,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天煞命格呢!我也不想害了爹爹、姐姐和弟弟。等爹爹回来,我就跟爹爹说去庄子上住,总不会牵连家人的。”

    “雪儿,我的雪儿!”庞太师伤心地嚎啕大哭。

    不去想庞太师讨人厌的时候,也不过是个连续承受了丧子之痛的可怜父亲。

    只是包公和公孙策、展昭却觉得有些奇怪,实在是这位二姑娘所言所行委实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也就是庞太师爱惜幼女,只觉得幼女贴心聪慧。在不喜欢二姑娘的庞老太君看来,二姑娘实在是智多近妖了。

    “你刚才说道二姑娘几乎逃走?”公孙策提醒梁妈道。

    “奴婢看到二姑娘这么说,就将那碗汤带了回去。奴婢想着太君再不喜欢二姑娘,总归是亲祖孙,若是二姑娘自己离开太师府,不伤骨肉之情那是最好了!”

    “哼~梁嬷嬷只怕是知道太师宠爱二小姐,担心太师回来知道真相。被庞太君推出来抵罪平息太师怒火吧!”展昭冷哼道。

    听着一个老奴婢述说他们主仆如何谋害一个五岁的小姑娘,展昭就恨不得一剑杀了她们这对恶毒主仆才不枉费江湖人的快意江湖。

    可惜,他终究是入了官府,有了这身官府束缚,万事都须讲求法理。

    梁妈不以为意:“老奴据实以告之后,太君起先没说什么。只是过了两日却突然让老奴带二姑娘去松柏园见她。”

    “孙女见过祖母!”庞玉雪虽然与庞老太君相看两厌,但是也不想有人在其他地方挑刺。

    故而到了松柏园,倒是恭恭敬敬跪下,给老太君磕了头。

    “你自己说愿意去庄子上住?”

    “爹爹下月就要回来了,我想见过爹爹再走!”庞玉雪见庞太君不叫起,自己站起身道。

    “不用了,吉儿向来疼你。只怕等他回来,你又该过完年再走了!”庞老太君坐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睛假寐道,“你这样的命格送你去庄子上,谁知道会不会就没事了!我不放心,不如去禅林寺吧!”

    “禅林寺?”庞玉雪毕竟年幼,再早慧也不可能知道太多外面的事情。

    她只听说过玉虚观有玉虚子,故而不是开封城最大的道观,却是道法最好的道观。而相国寺则是京城最大,香火最旺的寺庙。

    “禅林寺并不比相国寺差,只是位置偏僻一些,去的人少一些。但是虔诚的居士还是更喜欢去禅林寺。”梁妈忙在一边解释道。

    这一点,梁妈倒是没有骗庞玉雪。若非如此,当年傅郁木夫妻也不会再女儿夭折后舍弃香火最旺的相国寺而是去禅林寺做法事。

    “你去禅林寺,那里有也有客院供虔诚的居士静修。府上会按时送香火钱过去,请禅林寺的大师化解你身上的煞气。”庞老太君微微睁开眼睛道。

    “好!”庞玉雪没有拒绝。

    她终归是太师府的二姑娘,太师爹又一贯宠爱,就算去了寺庙清修,也没有人会苛待她。若是寺庙呆不住,等太师爹回来,就算不能回太师府,也能去庞家的庄子上住。

    “既然如此,后来又为什么会发生二姑娘堕崖之事?”公孙策不解。

    “奴婢听闻包大人说二姑娘所谓天煞之命乃是玉真子虚构?”

    “不错!”包公应道,“听太师所言,玉虚子道法人品皆在玉真子之上。若二姑娘果真是天煞孤星,玉虚子道长如何不知?”

    “是了!可惜,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梁妈叹息道,“又或者当日太君真的送了二姑娘去禅林寺,禅林寺的大师自能识破所谓的天煞之命。”

    “庞老太君骗了二姑娘?”公孙策讶然道。

    梁妈点了点头:“因为太君试图赐下毒汤的事情,二姑娘并不信任太君。故而,老太君要送她走的时候,二姑娘去求见了夫人。”

    “娘,祖母是容不下女儿留在府里了。女儿也不知道那天煞之命是不是真的,若是出府不会牵连姐姐和弟弟倒也好。”庞玉雪道,“只是,女儿担心祖母不会容我去禅林寺。我知道娘不喜欢我,但是娘终归是十月怀胎生的我,还请娘不吝辛苦,送我去禅林寺。等爹爹回来,我也就不用担心祖母再出手了。”

    “是庞夫人送二姑娘走的?”包公紧紧捏住了拳头,虎毒不食子,他不敢相信庞夫人竟然会与婆婆合谋害死自己的亲生女儿。

    梁妈点头道:“不错!”

    “二姑娘自己令伺候的婢女收拾了行李,只带了两个丫鬟和一个车夫,夫人自己坐一辆马车。不过,当时夫人和二姑娘都不知道根本就到不了禅林寺。”梁妈道,“太君早已吩咐我带了人在路上解决二姑娘,装成强盗劫杀。太君不想太多人知道,嘱我亲自去的。但是奴婢的长子庞福在太师身边伺候,故而是庞禄和庞寿同往。因二姑娘说过太师派了人保护她,所以我们还请了江湖上的杀手。”

    “二姑娘也当真聪明,我们才要转小路她就发现并不对,怎么也不愿跟着我带的路。我们没办法只能跟着二姑娘走去禅林寺的路。眼看要到禅林寺,奴婢没办法只能让暗中跟随的人动手。二姑娘开始的时候还喊着夫人救她。只是夫人最怕太君,知道是太君的命令,躲在马车里根本不敢出来。”

    “二姑娘身边的车夫倒是个高手,带着二姑娘驾车逃跑,几乎让他们逃到禅林寺。禅林寺有武僧,若是真跑到禅林寺可不好对付。但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最后还是被我们的马车挤下了悬崖。倒是连强盗劫杀的借口都不用了。”

    “所谓的雪天路滑,马车堕崖,其实是被人为推下去的。”公孙策喟然叹息道。

    世人都道最毒妇人心,应在庞老太君和梁妈身上,倒是果真如此。

    “什么人?”突然,展昭身形一展往门外冲去,却只看到一个白影远远离去。

    “展护卫,是谁?”公孙策跟着追出来问道。

    “若是展某没有看错,应该是锦毛鼠白玉堂。只是我竟然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展昭皱眉道。

    展昭没有说,公孙策却明白。白玉堂本是一等一高手,展昭聚精会神听案情,这里又是开封府衙,故而没有及时发现罢了。

    最后,梁妈说完,展昭回神,偷听的白玉堂却缓了一口气,故而被展昭发现行迹。

    白玉堂一早发现展昭和公孙策一起来找傅玉雪,意识到傅玉雪可能有什么麻烦。只是他也知道傅玉雪的性子,直接去问,未必愿意全盘托出。

    故而,白玉堂跟着展昭和公孙策去了开封府,想要知道真相。没想到真让他听到了这么一段了不得的事情。

    太师府的老太君设计杀死自己的孙女,孙女的母亲却是旁观者,当真是一处狗血大戏。

    白玉堂知道了真相,自然不再逗留,迅速离开了开封府。只是到了百草堂,却看到傅玉雪身边的婢女金银玉叶正在收拾东西。

    “你要离开京城?”白玉堂道。

    “白五爷可知道太师府闹鬼的事情是我指使的?”傅玉雪轻笑道,“如今开封府已经知道真相,只是太师府还未提出诉告,他们暂时不能抓人。此时不走,静待何时?”

    “庞太师会让人抓你吗?”白玉堂冷笑道,“傅玉雪就是庞玉雪对不对?”

    “哪有如何?你忘了庞昱吗?”傅玉雪道。

    白玉堂一噎,旋即道:“你还是快走吧!”

    白玉堂虽然任意妄为,自己艺高胆大,什么也不怕。可是,傅玉雪整个冬日都在病中,若是开封真来抓人,她还真未必逃得走。

    “哎~倒是忘了开封府还有个御猫大人!我这样子,只怕出不了开封城就要被展昭捉回去了。”

    “我送你!”白玉堂跳起来道,“东西可收拾好了?”

    傅玉雪看着白玉堂火急火燎地催促金银玉叶加快动作,心中温暖,又觉得有些好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了庞老太婆赔上自己,在她决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至少三条退路。

    不过,如今看来后面的的退路倒是用不上了。包公嫉恶如仇,遇到杀人命案只怕心思都在严惩凶手上了,她不过使人撞鬼吓一吓那老太婆实在不算什么。

    说起来,她真的死在庞太君毒计之下,那真是无人为之喊冤呢。太师爹虽然疼爱她,也不会拿母亲给女儿抵命。

    本朝以孝治国,对孝的看重到了病态地步。二十四孝中那个郭巨埋儿奉母能成典故便可见一斑。

    郭巨思供给,埋儿愿母存。

    黄金天所赐,光彩找寒门。

    看看没本事奉母养子,要把儿子活埋了。他老婆同意了,是贤妇,郭巨是孝子。因为儿子埋了再生一个就是了,老母亲只有一个。

    父母长辈苛待晚辈不算什么,古人信奉棍棒之下出孝子。可若是晚辈忤逆长辈却是大大的罪过。所以说,庞玉雪当年若被老太君一碗汤毒死,也是白死。

    但是,庞老太君为了杀她却雇佣了江湖杀手,与她一起掉下悬崖,为了护她而摔死的护卫以及被灭口的丫环仆役。在包公眼中绝对是不可饶恕的杀人命案。

    作为晚辈,傅玉雪不能亲自杀了庞老太君。但是此时被开封府一插手,就算庞老太君不死,也是名誉扫地。

    别以为名誉扫地不算什么,流言亦可杀人!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刚接受这一世的亲人,就发现自己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害怕之下没有瞒着最疼她的太师爹。太师爹没有辜负她的信任,但是庞老太君和庞夫人却因此觉得她晦气更加不喜欢她。

    其次,上辈子死的时候,女主才刚学校毕业没多久,受父母宠爱,初出社会,虽然因为枉死有些怨气,但是没有什么城府。

    她觉得把话讲清楚就好,却忽视了人性的黑暗,以及古人的迷信程度。所以,在庞老太君手上吃了个大亏。

    因为这个亏吃的实在大,所以活下来后,直接黑化成了食人花了。

    说说郭巨埋儿奉母的事情:

    郭巨,晋代隆虑(今河南林县)人,一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原本家道殷实。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对母极孝。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的母亲非常疼爱孙子,自己总舍不得吃饭,却把仅有的食物留给孙子吃。郭巨因此深感不安,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当他们挖坑时,在地下二尺处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回家孝敬母亲,并得以兼养孩子。从此,郭巨不仅过上了好日子,而且“孝顺”的美名传遍天下,后成为二十四孝故事之一。

    郭巨一开始不是没钱,但是他没自知之明,将家财分给两个弟弟,自己接了母亲回去却养不起了。

    特么养不起儿子要活埋还能撑美名。我一点不觉得上天是被感动赐下黄金给郭巨,真相应该是这样的:特么,郭巨你个怂货,黄金给你,不要乱分出去。好好回去养母养儿子,别特么连活埋儿子都赶出来了。

    我觉得郭巨夫妻这对毒爹妈要是遇到饥荒,就不是埋儿奉母,而是煮儿子奉母了!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