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19章 婆媳怨

    庞太师还在叫人去找开封府有名的法师和道士入府做法事,后院的管事却匆匆而来。(下_载_楼Www.XiaZAiLoU.Org)

    “老爷,老太君方才叫人把夫人的佛堂砸了!”

    “什么?”庞太师吃了一惊。

    说起来,庞夫人与庞太师乃是少年夫妻,庞夫人性情温顺,虽然早年连生了两个女儿,让庞老太君很不满。只是后来,庞昱出生,庞老太君对庞夫人的态度变好了许多。甚至每次出门都喜欢带了庞夫人在身边。

    只是后来庞太师幼女玉雪坠崖身亡,庞夫人避居佛堂不出。庞太师倒是劝过夫人过犹不及,女儿未必愿意看她如此自苦。只是庞夫人只是哭,却怎么也不肯离开佛堂。

    庞老太君对此却没有什么意见。自古婆媳关系在任何人家都是大问题,就算庞太君满意庞夫人生了孙子,也代表她就喜欢庞夫人。庞夫人常驻佛堂,庞老太君如愿将孙子庞昱报到身边抚养,暗中还很是高兴了一阵子。

    如此过了两年,庞夫人依旧常住佛堂,连中秋佳节除夕这样的日子也不愿意出来,庞太君只是不高兴,转身给庞太师纳了两个小妾,倒是没有强行要求庞夫人离开佛堂。

    庞夫人为庞太师育有两女一子,又是为庞老太爷守过孝的。就算老太君不满意庞夫人也不可能让庞太师休妻,干脆就由着庞夫人住在小佛堂,眼不见为净了。

    以前庞昱还在时,除了庞太师和庞昱每月回去小佛堂看看庞夫人。同住一府,甚至松柏园与小佛堂只隔了一个院子,婆媳两却是十多年未曾相见了。

    庞太师怎么也想不明白,庞老太君此时为什么会跑去砸了佛堂,为难庞夫人。

    虽然这几年,他们夫妻感情已经寡淡不少。但是终归对为自己生了三个孩子的发妻有几分情分,庞太师得了消息便匆匆往小佛堂而去了。

    庞太师赶到小佛堂的时候,庞老太君已经令身边的人砸了整个小佛堂里能够砸的东西。庞夫人依旧跪在那里,转动着念珠。头上都是血和香灰,却是庞老太君拿香炉砸的。

    “母亲为何生这么大的气?”庞太师看到眼前的一切,心中升起一股子无名之火,却不知为什么而生气。

    “你问我为什么?这贱人,装神弄鬼,她是想要我死呢!”庞老太君怒气冲冲道。

    “母亲是说闹鬼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去请高人回来。”

    庞老太君一愣:“你知道了?”

    “府上那么大动静,儿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庞太师苦笑道,“只怕是当年玉真子骗了我们,没有好好超度雪儿。待儿子找高人回来,了了她的心愿,或许就去投胎了。”

    “投胎!”庞老太君脸色一变,“那个孽障,就该下地狱,还想投胎!”

    庞太师神色一变:“母亲,那、那是我的女儿!”

    庞太师不明白,虽然庞太君以前不怎么喜欢他的小女儿,可是孩子幼年早夭已是很可怜,为何母亲如此憎恨那个孩子呢?

    “当年,玉真子师父就说过她是天煞孤星,克尽六亲。本来她死了那么多年,我也就不管了。可是,昱儿突然死了,如今想来定是因为她回来了,才害死昱儿。”

    “母亲,玉真子不可信!”

    “玉真子是玉虚子道长的师弟,如何不可信?”庞太君仿佛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定是这个孽障,死了都不肯放过庞家。克死了昱儿,还想要害死我。”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庞夫人突然抬起头,看着庞老太君凄然一笑道。

    庞夫人头被砸破,脸上都是血和香灰混合成一团,她那摸样倒是真有几分惊怖。

    就是凶悍的庞老太君也吓得后退了一步:“我知道,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勾结了那个孽障的鬼魂回来害我!”

    “母亲何处此言呐?夫人这些年一直避居佛堂,怎么可能害你呢!”

    “你以为她为什么避居佛堂?她这是躲在这里诅咒我呢!”庞老太君歇斯底里道。

    “阿弥陀佛!妾身在佛堂不为诅咒谁,只是为了赎罪罢了!”

    “赎罪?”庞太师觉得今日庞老太君和庞夫人的每句话他都能听懂,可是和在一起,却无法理解。

    总觉得那个真相是让人崩溃的,以至于庞太师根本不想深究。

    庞太师还想追问什么,只是庞夫人只是转动着念珠,继续念她的经,却再也不肯透漏什么。

    “母亲为何会觉得是夫人诅咒与你呢?”庞太师不解。

    “你自己看!”庞太师顺着老太君所指方向走过去,窗台上放着一只湿漉漉的小鞋子,推开窗户,窗下是一串小脚印。

    原来,昨夜松柏园再次闹鬼。庞老太君虽然被弄得整个人憔悴了,但是她心思狠毒,对于当年事根本毫无愧意。

    既无愧意,便只是惊惧与鬼神,心中想着哪怕是冤鬼报仇,将之打的魂消魄散也就是了。故而,着人似乎寻找冤鬼可能躲藏的地方。

    府上的仆人们消息总是要比主子灵通几分。如今谁不知道松柏园闹鬼,老太君一心要捉了那鬼出来挫骨扬灰。如今太师府,庞夫人不管事,老太君的话就跟圣旨没两样。

    今日在佛堂外洒扫的仆役发现佛堂窗下的小脚印,便立时去松柏园报给庞老太君的心腹,想要讨个赏赐。

    庞老太君过来后,顺着那行脚印找到窗台上的小鞋子,故而认定是庞夫人心存怨恨,勾结了那个夭折孩子的冤魂要害她。

    “这是,这是雪儿的鞋!”庞太师**道。

    庞太师出使辽国前,时常抱着幼女玩耍。因着幼女不喜欢鲜艳的颜色,穿的鞋子也不是一般幼童的大红大绿,而是深紫色绣着淡紫的小花。

    故而,庞太师的印象极为深刻。

    “雪儿,我的雪儿当年并不是马车摔下悬崖才死的对不对?”

    “那孽障确实不是随着马车摔下去的,而是她自己贪玩摔下去的。”庞太君深吸了一口气,和颜悦色道,“当时看顾不严的奴才都已经处置了。我知道你素来疼惜那孽障,那么说也是不想你伤心!”

    “母亲若是怕我伤心,又何必以孽障二字称呼我的雪儿?”庞太师伤心道。

    “她自己摔下悬崖,如今时隔十多年,还回来闹事,不是孽障是什么?”老太君沉下脸道,“你莫不是要为了那个死了十多年的孽障悖逆母亲?”

    “儿子不敢!只是雪儿已经死了多年,若是那回来的真是雪儿,还请母亲允许孩儿请人超度,让她好好投胎去吧!”庞太师潸然道。

    如今天子以孝治国,庞太师在外虽有些不讲理,但是对老娘一向孝顺,自然不敢违逆庞老太君。

    只是庞太师请了几位道长回来作法,松柏园更是贴满了符咒。可一到雪夜,松柏园照旧闹鬼不说。

    庞太师也试图在松柏园留下府中护卫守夜,只是每当入夜又飘着雪的时候,这些护卫都会莫名其妙的睡着。待闹鬼之后才会醒来,诡异异常。

    庞太师也想过去开封府报案,只是一想到要向死对头包拯开这个口,他又不乐意,便僵持着了。只是因为太师父闹鬼,就连包公没能在限期内捉到采花贼,庞太师竟也没有去找麻烦。

    天子信重包公,限期说到底也是为督促下面的人认真办事。采花贼没能及时捉到,天子也就是斥责了包公一顿,罚了俸禄。

    再说,采花贼总是逢一作案,每月的初一、十一、二十一出没。如今又是逢一,正好傅郁林在宫中值宿,苏氏心中不安,就请了傅玉雪过府。

    一个月里开封府倒是有大半的日子在下雪。好不容易连着晴了几天,傅玉雪在家里闷的发霉,能出门了,也就应了苏氏之请。

    依着傅玉雪的心思,苏氏已经中年不提,堂妹傅玉琴不过十三岁,采花贼怎么也不会盯上傅家才是。只是傅玉雪倒是忘了,此间女子十二三岁即可议亲,民间十二三岁成亲的都是比比皆是。

    “姐姐,那个采花贼真的不会来吗?”晚间,傅玉琴有些担心道。

    傅玉雪难得在这边过夜,天寒地冻,苏氏也免得收拾屋子,便让傅玉雪与傅玉琴住在一处了。再者有傅玉雪陪着傅玉琴,苏氏心中也安定些。

    “就算有采花贼,也不用怕!”傅玉雪道。

    因着看傅玉琴实在害怕,连衣服也不敢脱,傅玉雪干脆和衣睡在了她外面。

    有些事当真是说不得想不得,傅玉雪想着采花贼不会来傅家,傅玉琴却怕采花贼怕的不敢睡觉,偏偏采花贼就盯上了她们。

    因为害怕,傅玉琴一直到了一更时分才睡着了。但是傅玉雪每到了冬日,便有些浅眠,二更时分,便听到屋顶传来细微的响动。

    怕积雪压坏瓦片,屋顶的积雪厚了,便会清理,再者连续晴了几日,屋顶的积雪都已经化了。若非傅玉雪浅眠,竟也不一定能够发现。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