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15章 心难猜

    却说展昭一面暗暗探查庞府丫鬟所说的两人,四大门神也被派出去探查采花贼行踪。(下.载.楼WWW.XIAZAILOU.ORG)

    这采花贼来去无踪,多半是个轻功高强的江湖人。故而,京城对江湖人的管制越发严格起来。

    傅玉雪的百草堂因为有天子题字仁心仁术的牌匾,倒是没有怎么被波及。

    且说开封府包大人身边的王朝、马汉外出追查京中的江湖人经过花神庙却遇到了一桩命案。

    当日,白玉堂在陷空岛听闻天子册封御猫一事,气愤不过。义兄卢方等人却一力劝解白玉堂御猫乃是天子册封,着实与展昭无关。唯有老四翻江鼠蒋平在边上煽风点火,白玉堂少年心性又血气方刚一气往开封府而来。

    自白玉堂出了陷空岛两月未归,卢方是个实心眼,担心义弟夜不能寐。无奈遣了老二彻地鼠韩彰、老三穿山鼠徐庆以及老四翻江鼠蒋平来东京找白玉堂。

    没想到韩彰、徐庆以及蒋平三人也是一去不回。卢方无奈,只能亲自前来京城,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四个来了京城便没了音讯。

    没想到才到京城,就遇到了花花太岁严奇强抢民女。卢方乃是侠士又是个实心眼,为了救人,情急之下,一棒将那花花太岁打死了。

    此时却被王朝、马汉遇上了。

    卢方也不逃走,顾自与王朝马汉投案,往开封府来了。

    因着王朝和马汉但是亦在场,目睹经过,见过包公之后,细细禀明了案情。

    包公亲自请了卢方公堂请见,卢方却自承杀人,非要王朝等人按规矩戴上刑具上堂。

    待上了公堂,包大人亲令差役为卢方去枷不提。

    卢方身为五鼠的大哥,为人最是端正老实。若非路与不平事,便能一声吼,看起来更像是个老实度日的乡绅,毫无江湖之气。

    待差役出去枷锁,卢方跪拜堂前,恭敬道:“罪民卢方,身犯人命重案,望乞包大人从公判案,感恩不尽。”

    包公笑道:“卢义士休如此迂直,花神庙之事王朝马汉已经悉数上报本官。你乃行侠尚义之人,就是严奇丧命也该是那助纣为虐的史丹抵命?本官已有办法,即将史丹定了误伤的罪名完结此案。卢义士理应释放无事只管起身说话。”

    包大人一直以来都是铁面无私的形象,卢方似乎也没料到包公会用如此变通之法,便有些惊疑不定。

    展昭见卢方有些无措,悄悄道:“卢兄休要辜负大人一片爱慕之心,快些起来吧!”

    卢方这是才恍如梦醒,扣头谢过包大人义释之恩。

    众人分宾主入座,包大人亲自与卢方叙话,方知不仅白玉堂在东京,其他三鼠亦到了东京。

    包大人也没有隐瞒卢方,白玉堂在京城所谓。只是听到白玉堂也闯禁宫,忠烈祠杀人题字,将老实的卢方吓出了一身冷汗。幸而包大人又道天子对白玉堂多有赏识,只是想要见见白玉堂,不见得会降罪,卢方才放心不少。

    卢方自不是畏死之辈,不然也不会误杀严奇之后,前来投案。只是,涉及义弟,心里反而免不了更担心一些。

    如今听包大人说天子并无降罪之意,反而言语中颇有招揽之心,才放心不少。包公见卢方性格忠厚老实又带几分江湖人特有的豪爽,心中爱惜人才,一番谈话自是宾主尽欢。

    只是开封府头上还悬着一桩采花贼的急案,倒是不好多留卢方。唯有让展昭亲自送了卢方出府。

    “劳烦展护卫亲自相送,卢某惭愧!”

    “卢兄客气了!这是展昭应该做的。”展昭笑道。

    “方才见大人面带忧色,五弟在开封府没有闯下什么祸事吧?”走出公堂,卢方被冷风一吹,又冷静了几分,随口问道。

    “倒是与白五弟无关!”展昭叹气道,“近来开封府辖内频发采花贼的案子,就连庞太师的爱妾亦遭难。今日朝会,官家已经限期五日破案,大人正为此案烦恼!”

    “竟然有此歹毒之人?展护卫若有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卢某在所不辞。”

    “卢兄能够帮忙再好不过了!”展昭脑海中灵光闪过,“卢兄可知道江湖上有什么人喜欢穿白衣,以墨玉飞蝗石为暗器。”

    卢方:……

    展昭见卢方神色有异,不免道:“难道卢兄果然知道?”

    “展护卫问及此人难道是与采花贼有关?”

    展昭颔首道:“庞太师府出事当晚,庞府有一名丫鬟被墨玉飞蝗石打中,亦曾看到过一穿黑衣一穿白衣两人前后出现在太师府。不过采花贼想来独行的多,不可能两人合谋。我找此人,乃是怀疑出事时,他也在追寻采花贼的踪影,希望能够从此人口中得到一些线索。”

    “原来如此!”卢方松了一口气,“不瞒展护卫,五弟用的暗器便是墨玉飞蝗石。”

    展昭曾在陈州见过白玉堂,只是遗憾未能结交一二。他几次见到白玉堂都是一身白衣,自然知道白玉堂喜穿白衣。

    “若是白五弟,自然不可能是采花贼,多半也是追踪采花贼到庞府。”展昭颔首道。

    展昭第一次见到白玉堂就颇有好感,及后两人再苗家集劫富济贫,黑暗中默契分金。后来展昭护卫包大人,冷孤独行刺,白玉堂又仗义出手。

    白玉堂虽然心气极高,喜欢争强好胜,但是从他法场救林通判,忠烈祠杀郭安,无一不是侠义之举。故而,展昭并不疑心白玉堂。

    “以五弟的脾气多半是奔着采花贼去的。”卢方亦道。

    “只是听那丫鬟的话,黑衣人只比白玉堂前面一步。或许白五弟见过采花贼的真面目也不一定。就是不知晓白五弟栖身何处!”

    “卢某放到京城,尚不知晓!待我见到五弟,定然帮展护卫问一问是否见过采花贼的样貌。”

    “如此,烦请卢兄费心!”

    “此等侠义之事,何分你我呢!”卢方匆匆与展昭拜别,正好其伴当已在府外相候。

    卢方与伴当匆匆离开去找白玉堂了。

    “卢庄主前来京城找你了!”眼见天色暗沉,只怕东京就要迎来今冬的第一场雪。

    自从气温下降之后,除非晴天,傅玉雪几乎都窝在家里。不过,外面的消息,傅玉雪倒是一清二楚。

    “大哥恁的麻烦,是不放心我呢!”白玉堂不耐烦道。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傅玉雪冷哼道,“卢庄主在花神庙杀了人,去开封府投案了!”

    “什么?”白玉堂豁然站起身,立时紧张起来。

    “不过,包大人已经将他无罪释放了!”傅玉雪喝了一口热茶,悠然道。

    “你——”心知傅玉雪故意逗弄他,白玉堂气的脸发红,重又坐下。

    “那卢庄主不过是行侠仗义,误杀了一个恶霸,却眼巴巴跑去投案。白五爷在忠烈祠杀人也没见放在心上。你们当初怎么会结拜的?”傅玉雪好奇道。

    “大哥他一向很照顾我们。”白玉堂有些别扭道,“还有郭安那根本不是个东西,五爷杀了也就杀了,你犯得着一直说吗?”

    “好吧!我不说,只是好奇而已。”傅玉雪躺在椅子上,一脸无所谓道。

    “你这屋子里实在忒热了一下!现在才入冬,就放火盆,也不怕中碳毒!”

    “不劳五爷费心,已经让人准备烧炕了!”

    白玉堂不免多看了傅玉雪几眼:傅玉雪乃是习武之人,本来不该这么畏寒的。可若是生病了,以魔医大人的医术,什么样的病才会让她自己束手无策。

    不说药王山庄的医术在江湖和朝廷都是极有名的,傅玉雪本身的医术更是得到了天子的赞誉。再看傅玉雪的神情,她这畏寒之症显然不是进来才有的。

    想到傅玉雪之前去庞府的事情,虽然这两日傅玉雪没有出去。但是她却找了不少人过来,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傅玉雪虽然没有特意隐瞒白玉堂自己的行动,但是真正的内容却始终没有透露分毫。因为,心中把傅玉雪当成朋友,白玉堂也就没有进一步追问。

    想来傅玉雪不说自有她的道理,白玉堂将担忧放在心中,倒是一心追查起采花贼之事。卯足了劲要比展昭先一步捉到采花贼。

    夜里,今冬的第一场雪终于纷纷扬扬地下了下来。

    傅玉雪坐在窗下,身侧放着火盆,腿上盖着厚厚的羊羔褥子。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飞雪,眼中却一片晦暗之色。

    雪白的颜色掩盖下,谁又知道内里的肮脏?世人皆以为那白色的雪是世界上的纯净的存在,甚至喜欢收集初雪泡茶。却不知这初雪乃是最肮脏的存在,一如它掩盖下的罪恶。

    哪怕再旺盛的火盆,最温暖的火盆也不无法偎暖傅玉雪的身体。只因她的心早在多年前的那个雪夜已经冻结成冰。

    傅玉雪微微推开窗子,雪花立时从外面飞了进来,让窝在暖椅上的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桌上的油灯几乎被风雪吹灭,傅玉雪却恍若未见。

    伸出纤细白皙的手臂,任由那雪花落在掌心,迅速融化。冰冷的触感让记忆分外的清晰起来。

    一切都从今晚开始吧!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