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14章 采花贼

    作者有话要说:  地点:东京(开封)

    出场人物:傅玉雪、白玉堂、庞府一众,开封府一干人等

    故事梗概:天子脚下,开封府惊现采花贼,庞太师爱妾亦遭采花贼所害。(本书由www.xiazailou.org(下载楼)整理发布)包公入庞府查案,却发现庞府内怪事不断。

    庞太师府邸,雪天夜半想起神秘幼童哭声,太师府总管醉酒淹死荷花池,桩桩件件透着神秘,庞太师对此却讳莫如深……

    十月初一,东京已经吹起了西风,气温一下降低了不少。不过因为白玉堂和新收的小徒儿,傅玉雪倒是没有急着离开京城。

    自从她奉父命去二叔傅郁林府上拜会,与二婶苏氏也算是投缘。故而二婶约了傅玉雪前去护国寺上香,傅玉雪也欣然同往了。

    因为从小能够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傅玉雪对于佛道之类还是选择性相信一些的。甚至为了安眠,身上还时常带着高僧加持的佛珠等物。

    入冬之后气温骤降,傅玉雪选择了与苏氏和堂妹傅玉琴一般坐轿子。只是轿子快到护国寺却遇到贵人,不得不避让开来。

    护国寺是开封府最大的寺庙,无论是皇室宗亲还是朝中权贵上香首选都是此地。尤其是初一十五,遇上一两个权贵家眷实在是平常的很。

    傅玉雪不是闺训教出来的千金小姐,在避让之时,很自然地掀开轿帘往外看了一眼。

    京城中一些权贵的车轿都会有家族的标记,以避免被人冲撞。傅玉雪目光落在经过的轿子那个醒目的标记上,神情为之一变。

    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抓着轿帘,几乎将之碾碎成粉,眼神更是幽暗的可怕。直到那轿子从视线中消失,傅玉雪才回过神来。

    待到了护国寺落轿,傅玉雪的脸色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小雪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苏氏关心道。

    “二婶不用担心,想来是没有坐惯轿子吧!”傅玉雪搪塞道。

    “倒是忘了,想来你往常都习惯骑马或者坐马车的,今日倒是要委屈和我们一起坐轿子过来。”苏氏体贴道,完全忘记了马车只会比轿子更加颠簸。

    傅玉雪陪着苏氏进去上香,刚好前面的香客也上完香要走。

    那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满头银丝,却很是威严,被一个老婆子鞍前马后的服侍着,身后跟着一串丫鬟仆人。

    傅玉雪微微侧首,避开了双方的正面相见。

    “雪姐姐,听说刚才过去的是庞太师的母亲庞老太君,庞老太君已经七十多岁了,竟然还这么硬朗。”堂妹傅玉琴道。

    “是吗?还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呢!”傅玉雪冷笑道。

    “雪姐姐说什么?”傅玉琴道。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不然,等下二婶要担心了!”傅玉雪拉着傅玉琴追上了苏氏。

    开封府中,夜已经深了,包大人的书房却依旧亮着灯。

    “大人这么晚了,为何还未休息?”

    包公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却是公孙策,叹道:“公孙先生,岂非也没有休息?”

    “开封府下辖各州县连发大案,这采花贼如此猖獗,不知该残害多少无辜女子。学生又如何能够安枕呢!”公孙策叹气道。

    “不到一个月,九名女子受害,六人受辱自尽。余下三人失了贞洁,亦是生不如死,这采花贼当真猖狂至极!”包公气愤道,语气中尽是没有阻止罪恶发生的遗憾。

    包公苦恼了一夜,为的便是近期开封城以及附近州县连发采花贼女干/辱豪门大户人家女眷的案子。这采花贼不仅连续作案,且每次竟然还将受害人的小衣兜肚贴在城墙上。以至于受害女子多有受辱自裁而死。

    此事在开封府闹得人心惶惶,已然惊动了官家,朝野皆知。引得每日朝会,天子每每垂问,记恨包拯杀子之仇的庞太师更是每每在边上火上加油,包公宿夜难安。

    “学生查看了这九名受害者资料,除了都是豪门大户人家的女眷,或是嫡女或是庶女妾室,并没有太大的共同点。想要通过其作案风格,预先设伏并不容易。学生倒是注意到另外一点,这些受害女眷在家无一不是最得家主人宠爱的。此外,采花贼留在案发现场的手帕布料虽然真丝所制,却并不罕见。”

    不说包公和公孙策为了采花贼的案子几乎彻夜未眠,翻查案卷只希望能够早日找到有效线索破案。展昭和四大门神也在达官显贵居住的街道加强了巡逻,期望在日捉到采花贼。

    百草堂,傅玉雪带着一身露水回到自己的小院,却发现白玉堂衣裳整洁正坐在院子里。

    “夜深露重,五爷竟然这么好的雅兴赏月吗?”傅玉雪缓了缓脚步,微笑道。

    完全没有抬眼看一看那半弦弯月已经被乌云所笼罩。

    白玉堂摇摇头:“没有小雪那么好的兴致,散步也能散去太师府!”

    傅玉雪脸色一沉:“你跟踪我吗?”

    “五爷才没那么空!”白玉堂见傅玉雪脸色有意,终究道,“京中采花贼频频作案,本来我想比展昭先捉到人,好好臊一臊他。只是没想到竟然发现小雪也这么好的雅兴。莫不是你也对采花贼有兴趣?”

    “我不过是个大夫,什么采花贼还是交给朝廷和五爷这样的大侠比较好!”傅玉雪道,“至于我去太师府,五爷既然能够夜闯禁宫,难道就不去我去逛一逛太师府的后花园?”

    “只是逛一逛太师府的后花园?”白玉堂愕然。

    “白五爷若是一直跟着我,自然就该知道我只是在太师府逛了逛,并没有做什么。”

    这正是白玉堂奇怪的地方。

    今晚,他本来是想要出去探查一下采花贼会不会出来作案。只是没想到无意间发现傅玉雪也深夜出门。

    原以为傅玉雪的目标是采花贼,毕竟傅玉雪脾气虽然古怪了一些,但是从行事风格来说,也颇有几分侠义之心。

    不想傅玉雪一出百草堂却极有目标,并不是漫无目的的猜测采花贼可能出现的位置。白玉堂以为傅玉雪消息灵通,知道什么线索也不一定,才会一路尾随。

    当然,五爷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担心傅玉雪的武功无法应对那位让官府束手无策的采花贼的。

    按理说,傅玉雪的武功虽然没有白玉堂高深,但是白玉堂想要跟踪她也不简单。可是,今晚傅玉雪潜似乎心神不稳,竟然一直没有发现白玉堂尾随其后。

    白玉堂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几乎将太师府逛了一个遍,却什么也没有做,就离开了,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傅玉雪知道白玉堂并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应对的人,故而叹息了一声:“我与太师府有些旧怨未了,与采花贼之事全无关系。五爷有时间还不如想一想如何比展昭先捉到采花贼吧!”

    白玉堂望了她一眼道,最后还是道:“五爷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招惹太师府的,不过要是处理不了,来求求五爷,五爷或许发了善心,就帮你一把了!”

    白玉堂说的别扭,傅玉雪却明白了他的善意,倒是没有拒绝。

    她与这个时代的女性始终有些不同,没有什么闺蜜。心情又有些古怪,自出江湖以来,依旧没什么朋友。

    不过白玉堂,虽然两人每一次见面都少不得毒舌几句。可是彼此心中却是将对方当做朋友的。要不然,白玉堂就算暂时不想见到其他四鼠,也不需要来百草堂找傅玉雪。

    “若真有那时,你不要推脱就好!”傅玉雪微微释然,轻笑道。

    “哼~不过是太师府,五爷可不怕!”

    “自然,白五爷连禁宫也敢闯,何况一个太师府。”傅玉雪笑道。

    “你——可真是不知好歹!”

    望着白玉堂气愤离去的背影,傅玉雪眼神一暗。她能够明白白玉堂的好意,只是这件事,她却不想白玉堂参与进来。

    次日早上,开封府的鸣冤鼓竟然再次响起,来的却是包拯老冤家庞太师的管家。

    采花贼手下第十名受害者出现,新的受害者竟是太师宠妾。

    本来勘验现场都是公孙策、展昭带人前往。这次案发点是太师府,为了开封府的人不被刁难,包公少不得亲自走一趟。

    倒不是包公对庞太师府上特别重视。只是他对这位老冤家也算是颇为了解,担心公孙策和展昭被刁难罢了。

    勘验现场,这次竟然有了意外的发现。庞府的一名丫鬟疑似看见了采花贼,被对方点了穴道。开封府的人赶到时,这名丫鬟穴道已解,盘问的人正是展昭。

    “你说看到贼人,可看清模样?”

    “回展大人,采花贼好像不止一人。头一个人,奴婢只看到一片黑色衣角,然后就被打中了胸口定住以后,看到一个白影从面前飞快地飘过去了!奴婢没有看见采花贼的容貌。”

    “你是说两个人一人穿黑衣一人穿白衣?隔空打穴,后面一个连夜行衣都没换,看来还是高手。”展昭自语道,“你可知道哪一个点你穴道,看清楚对方用什么东西打中你?”

    “奴婢没有看清楚。”小丫鬟怯生生地回答道,“应该是后面那个穿白衣服的。”

    “展大人,你看这个!”展昭正在沉思却听到了身后赵虎的声音。

    赵虎的手上拿着的是一块墨玉飞蝗石,展昭接过那块墨玉飞蝗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展大人,奴婢想起来了,打中奴婢,好像就是这颗石头。”小丫鬟急忙解释道。

    展昭点了点头,将墨玉飞蝗石捏在手心,回到事发现场,却见到庞太师竟然也在。

    庞太师的脸色不大好,宠妾遭辱就好比一巴掌打在了当朝太师的脸上。这会儿庞太师气得竟然连和包拯抬杠都没有心情了。

    “展护卫可有线索?”

    “有一点,院子里点倒小丫鬟的应该是个武林高手。据丫鬟所言,她看到的是两个人。展昭回去再去问问江湖朋友,最近有没有类似的武林中人出现在开封。”展昭犹豫了一下,又道:“大人,展昭怀疑那个小丫鬟看到的人可能并非采花贼。”

    “哦,展护卫为何有此猜测?”问话的却是公孙先生。

    “这采花贼能够连续作案,就是因为其谨慎,我们一直找不到线索。采花贼作案一般都是独行,我们知道的证据也从未有线索显示他有同伙,丫鬟看到的却是两个人。最重要的是以采花贼连续作案的凶残不可能放过有可能见过自己的人。要是小丫鬟发现的是采花贼,只怕就不是被点了穴道这么简单了。”

    “展护卫此言有理!”包拯思忖了片刻,转身对庞太师道,“太师何不去书房和库房看看是否少了东西?”

    若是闯入前院的人不是采花贼,那么很可能就是奔着太师府的书房或者库房中贵重物品而去。听到包拯的提醒,庞太师大惊失色,也顾不得伤心小妾,急忙往书房而去了。

    庞太师细细查验过,书房甚至府上都没有任何贵重东西失窃。只是展昭已经觉得丫鬟看到的人并非是采花贼,但是什么人会夜入太师府呢?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