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5章 木道人(修)

    钦差轿马行至安平镇,项福果然出手刺杀。(下载楼 wwW.xiAZAiLOU.OrG)只是展昭跟踪他多日,项福刺杀自然是失败了。

    “原来是展义士,今日幸亏遇到展义士。要不然本钦差只怕还没有到陈州就被了结了。”钦差大臣开封府尹包拯与展昭却是旧相识。

    包拯在赶考的路上,曾与书童包兴误入黑庙,也是有幸遇到展昭,才得救。展昭当日救了包拯主仆,有特意送了他们一程。虽然多年未见,包拯也时时刻刻记挂这份救命之恩。

    “包大人客气了!包大人为民请命,是百姓的青天。更是陈州的希望,展某只是尽自己的职责罢了。”

    见展昭武功高强,又是包大人的旧识。包大人的文书主薄公孙策很是热情地挽留了展昭,请展昭在包大人陈州保安之时,保护包大人。

    展昭也担心“安乐侯”见项福迟迟不归,再派刺客刺杀,欣然领命。

    然后又与包大人和公孙策细细说了自己知道项福要行刺钦差的经过,以及他在陈州一路所见所谓。

    不说展昭,包拯的钦差卫队一路行来,也见到了陈州的惨状。听到“安乐侯”在陈州暴行,愤怒不已。连夜与公孙策审问了行刺被擒住的项福。

    项福这等趋炎附势之辈自然不是什么硬骨头。不需要上型,就已经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交代了一干二净。

    自从“安乐侯”到了陈州建起软红堂,便一直冷落冷孤独。项福懂得拍马屁,很快成了“安乐侯”身边最得宠的武士。这段日子,没少帮着“安乐侯”做些强抢民女的勾当。

    开封府诸人听了项福供词,气愤不已。要不是还要留着项福这个人证,都想连夜开了狗头铡给他一刀。

    次日一早,天还没有亮,钦差卫队就打点行装往陈州城而去。

    却不知陈州城中,太守蒋完随着钦差到来的消息一日比一日焦躁。这蒋完不是好人,胆子也很小。

    于是深更半夜,又跑去见“安乐侯”,提议早早的把通判林丰那个活证据给咔擦了。

    项福多日没有消息传来,“安乐侯”心中也颇为不安。蒋完这么一说,“安乐侯”就同意了。也不等午时三刻,只要天一亮,就将林丰从牢里提出来宣布林丰贪污赈银,将他咔擦了。

    通判行的是监督职权,蒋完这个太守才是地方行政长官。要是林丰想要贪腐,绝不可能绕过蒋完这个太守。“安乐侯”和蒋完也是病急乱投医,想出用林丰来平息民愤。

    “嘭嘭嘭”傅玉雪还在睡梦中,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傅玉雪有些懊恼地穿上外衣,打开房门,就看到白玉堂站在门外。一向爱赶紧的白五爷此刻却有几分狼狈,衣服上还染上了许多血迹,不过并不是他自己的。

    “这么早,干什么啊你?”

    “日上三竿了你还睡!”白玉堂有些焦急道,“蒋完要杀林丰!”

    “蒋完要杀林丰关你什么事?”

    “整个陈州的百姓都知道这位林通判是无辜的,你说什么事?”白玉堂气愤道。

    “你想劫法场?”

    “已经劫了!”

    傅玉雪:“……”

    良久,傅玉雪伸手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啧啧啧~不愧是白五爷,一个人就把法场给劫了!”

    “陈州百姓堵住了追捕的官兵!”白玉堂道。

    蒋完要杀林丰,白玉堂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只是白玉堂在街上发现百姓们围聚法场,为林大人喊冤。白玉堂才临时决定劫法场的。

    监斩官是蒋完,白玉堂杀了台子上的刽子手,带着林丰逃走。本来也没有这么顺利,可是白玉堂带着林丰跑的时候,围观的百姓却主动给他们让路,还有意无意阻挠了追捕的衙役。

    “啧,看来这位蒋太守要杀林通判不仅达不到平民愤的目的,反而是激起了民愤。”傅玉雪懒懒地靠在门上,“那么,成功劫囚的白义士现在来找我做什么?”

    “林大人伤的很重,我将他藏在山神庙,特来找你帮忙。”

    傅玉雪摸了摸下巴,倒是没有立时说话。

    就在白玉堂以为她又要提什么要求时,傅玉雪却突然道:“你在外面等我片刻!”

    傅玉雪简单的洗漱之后,果然提着药箱跟白玉堂走了。

    到了破庙,才知道白玉堂不仅将林丰安顿在了破庙,还请了一个叫田忠的退休老狱卒照料。

    原来这位老狱卒原是负责看守林丰的,怜惜林丰的遭遇。田忠亲自带着林丰的血书前去东京找林丰的恩师王丞相伸冤。这才有了王丞相说动皇帝派下钦差查赈一事。

    白玉堂在法场救出林丰,也是这位田忠熟悉本地,带着他们躲到这处荒废的破庙。

    因为蒋完和“安乐侯”想要将贪污赈银的罪名按在林丰身上,为了让林丰认罪,动用了各样刑法。也是因为林丰一直抗刑,才活到现在。若是林丰屈打成招,只怕早就被处决了。

    虽然,朝廷要求所有死刑需要提交开封府审核。但是,向这种特殊时期,蒋完等人杀了林丰,再以为平息民愤为由上报,朝廷多半只是斥责几句,而不会深入追究。

    毕竟,参与处决的还有一个背景深厚的“安乐侯”庞昱。

    因着林丰一直不肯画押,蒋完才会等到钦差将至,才急忙将他处死。未曾想又碰上了白玉堂这个直只认理,却对朝廷无太大敬畏之心的江湖人劫囚。

    傅玉雪和白玉堂出城时,还看到大批衙役官兵在搜捕林丰。若非两人轻功好,都未必能够避开那些官兵过来。

    林丰的伤虽然很重,却大多是皮肉伤。

    傅玉雪给他处理了外伤,留下内服外敷的伤药,交代给田忠,也就基本上没有大问题了。

    “我救了林大人,算不算帮了白五爷一个大忙呢?”走出破庙,傅玉雪微笑道。

    白玉堂:……就知道这家伙没这么好的心肠。

    “要多少银子?”

    傅玉雪却摇了摇头:“这次我不要银子,只是今晚,白五爷需要帮我做件事情!”

    “你想要我做什么?”

    “今晚陪我去软红堂!”

    “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去软红堂?‘安乐侯’手下那个冷孤独可不好对付!”

    “安乐侯”虽然不像以前那么信任庞太师亲自安排的这位武士。但是项福派出去后,惜命的“安乐侯”还是时时将冷孤独放在身边保护自己。

    “所以,才邀请白五爷一起去啊!”

    “你怎么想起去软红堂?”白玉堂有些意外。

    傅玉雪的心思一向不好猜,说她冷心冷肺,她却愿意花银子带这么多药材入陈州为百姓义诊。说她心地好,却能对许多可怜人视而不见。

    “白五爷莫不是怕了冷孤独不敢去吧?”

    “谁怕了?去就去!看五爷怎么收拾那个助纣为虐的杀手。”白玉堂傲然道。

    “那就好!”

    傲娇毒舌的白五爷若是摸透了他的脾性,倒是也不安相处,傅玉雪兀自想到。

    到了晚上,两人果然换了夜行衣往软红堂而去。

    “你来软红堂不是为了‘安乐侯’吗?”白玉堂见傅玉雪并不是往“安乐侯”居住的主院而去,心中颇为疑虑。

    傅玉雪却对他做了个噤言的手势。

    这处小院在奢华的软红堂来说,有些寒酸的过分。白玉堂心中疑虑,倒是没有再出声,跟着傅玉雪潜入了小院。

    小院最大的间屋子里,正中间放着一个炼丹炉,丹炉旁边盘膝坐着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人似乎在闭目养神。

    白玉堂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外面走过来一个小道童:“师父,侯爷过来了!”

    道人点了点头:“请侯爷过来,你就下去休息吧!”

    “是,师父!”道童依言退下,果然很快就请了“安乐侯”进来。

    奇怪的是一向前呼后拥的“安乐侯”竟然是独自一人过来的。更怪异的是“安乐侯”见了那道人,道人没有起身,反而“安乐侯”上前叩拜:“木道长!”

    “林丰死了?”

    “那个蒋完实在无能,林丰被人救走了!”也亏的“安乐侯”那身肥膘,竟然能够叩拜下去。

    “废物!”木道长怒声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让冷孤独去帮忙吗?”

    “冷孤独始终不是那么可靠。”

    “你怕什么?冷孤独与包拯有仇,只有我们主子才能帮他报仇。在杀包拯之前,是绝对不会背叛的。”

    “可是,道长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派人继续找。决不能让林丰活着见到钦差。”木道人厉声道。

    “是,道长!”“安乐侯”很快就离开了。

    倒是木道长有些不安的站起身,愤愤道:“这个蠢货!幸好银子已经到手,总算没有耽搁主子的事情。”

    被傅玉雪拉着出了小院,白玉堂有些愤怒:“为什么拉着我?”

    “木道人多半是死士,不会轻易让你问出他背后的主子的。”

    “他背后的主子还用猜,肯定是庞太师!”

    傅玉雪冷冷地看了一下:“若是庞太师的人,‘安乐侯’怎么会这么怕他?”

    傅玉雪倒是没有告诉白玉堂,那个“安乐侯”是个假货。不过木道人既然安排了假的,却没有上报给庞太师安乐侯消失的事情,多半木道人也不是庞太师的人。

    最重要的是,傅玉雪得到的消息,真正的庞昱之所以染上五石散,就是木道人的手段。

    庞太师别的不说,对自己的子女绝对是一腔慈父心肠,是绝对不会将木道人这样一个人安排在庞昱身边的。

    傅玉雪今晚走这一遭,更多地还是想要确认一些事情。

    “赈银只怕已经不再‘安乐侯’手上了!”出了软红堂,傅玉雪突然道。

    “你说什么?”

    “盯着木道人,或许能够追回部分赈银也难说。不然,就算钦差来了,杀了那位‘安乐侯’,只怕也是找不到赈银的。”白玉堂闻言转身就往回走。

    “不要打草惊蛇!木道人的主子一定是显达之人,图谋不小。所以,找到什么线索还是交给钦差比较好!”

    “五爷会不明白吗?”白玉堂虽然傲娇了一些,但是并非蠢笨之人。自然明白要是真有什么人在暗中操控,并非他一个江湖人能够解决。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之前大修,有改了提纲,所以几天没有更新,抱歉了!

    原著中,包拯去考状元时,展昭曾经救过他,当时已经二十多岁。而白玉堂是在包拯当官几年后,才出场,开始十六七岁。所以,展昭应该比白玉堂大十几岁。这么算,白玉堂败给展昭也不算什么。主要还是年少气盛了些!傲娇的小白也蛮有趣的!

    因为叽萝文遇到的一个问题,在这里先说一下。关于以后会写到女主使用的万花技能,先给大家说一下,避免大家误会。

    小说和游戏不同,在游戏中战斗可能你只会集中使用两三个技能。但是小说为了增加阅读趣味,写到一些技能更多是依据技能设计的套路来。比如会把游戏中一些鸡肋的技能写的比较厉害,所以请大家不要以什么怎么不知道爆玉石之类内容找茬!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