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

正文 第1章 安乐侯

    作者有话要说:  地点:东京(开封)、陈州

    出场人物:庞昱(安乐侯)、神秘夜行人、开封府一干人等、白玉堂

    故事梗概:陈州三年大旱灾颗粒不收,皇帝派遣安乐侯庞昱奉旨陈州放赈。(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ORg)安乐侯出京途中,一名神秘夜行者闯入安乐侯下榻之馆驿。神秘人撞破安乐侯吸食五石散,强掳民女,欲行不轨。

    是夜,神秘人惊诧之下竟暴露己身,后与侯府侍卫激战,负伤逃走。陈州案就此揭开帷幕……

    ps:因为有很多人反映真假安乐侯傻傻分不清,为了方别区分,假安乐侯出现会加“”,没有“”就是真的安乐侯。

    夜,无风,今晚是二十九,天上没有月亮,唯有满天繁星,想来明日又是一个大晴天。

    陈州已经大旱三年,百姓夜夜祈求,只希望老天开眼,能够下一场雨,缓解一下旱情。干旱再持续下去,不说粮食颗粒无收,就连人畜饮水都是问题。

    安乐侯庞昱奉旨放赈,一路上走走停停,不仅没有安抚遇到的灾民,还时有为非作歹,抢掠民女等消息传出。

    这处驿馆是安乐侯进入陈州前,最后一处歇脚的地方。过了今晚,安乐侯就会进入陈州州府。

    “侯爷,这五石散也让奴婢试一试么!”娇滴滴地女声道。

    “哈哈~”坐在两个女子之间的白胖男子一边吸着五石散,一边对左右婢女上下其手,一脸得意。

    这人正是奉旨放赈的安乐侯庞昱,当朝庞太师的独子,宫中庞贵妃的弟弟。年仅十六岁已被封安乐侯,奉旨放赈。

    少年长得细皮嫩肉,面皮白净的十六岁少年正是花季年龄。依稀可以看出几分不错的面容,却偏偏肥的和猪一样,便成了个猥琐胖子。

    庞贵妃能在宫中备受宠爱,可知庞家基因不错。只是目测眼前这只安乐侯:至少三百斤(北宋一斤640-680克)的体重,好酒色的模样却让他显得猥琐不堪。

    “侯爷,来么,好不好玩!”千娇百媚的女声在寂静的夜色中听得分外清楚。

    “再多弄一点,再多弄一点!”庞昱催促着侍女将五石散弄好,以供自己吸食。

    安乐侯吸完五石散,待药性上来,整个人顿时飘飘欲仙起来。也不管还在堂屋,竟按住其中一名婢女欲行那事。

    一道黑影如飞燕般潜入堂内,安乐侯发现眼前灯光被挡住,正要抬头之际,发现自己已经被点了穴道,身侧两女已经晕过去,生死不知。

    “你是谁?”安乐侯惊讶道。

    “不要叫,叫了可是要吃苦头的哦!”清冷的声音辨不出男女,来人冷声道。

    “你是什么人,本侯告诉你,本侯的爹是当朝庞太师,姐姐是官家的贵妃娘娘。你敢动本侯,就死定了!”安乐侯语带颤音道。

    “那又怎么样?你爹和姐姐可以报仇,不过那时候你已经死了。不劳费心!”黑衣人蒙着脸,一字一顿道。

    “你……你是什么人?!本……本侯是安乐侯庞昱,要是你敢动我一下,你就死定了”安乐侯语无伦次地危险道。

    “你是庞昱?”黑衣人一字一句,话语中仿佛带着冷冽的杀气。

    胖子正要点头重申自己就是安乐侯时,对方却一把拉开了他的衣襟。胖子的胸膛如发酵的馒头一般,中间还有一颗大黑痣。只是他实在太胖,身上都是肉褶子。要不是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你怎么胖成这样子?”黑衣人厉声道。

    胖子心头一寒,直觉告诉他,无论他怎么回答,对方都不会满意。

    “本……本侯胖关你什么事?”庞昱装着胆子道。

    黑衣人一记手刀,直接将胖子击晕,连点穴都省了。身形一展,提着胖子向外飘去。

    “来人啊,有刺客!快来人……”黑衣人带着胖子冲出正堂,却迎面撞上了一个送宵夜的侍女。

    侍女的那一喊,很快惊动了行馆侍卫。黑衣人提着三百多斤的人,却轻轻松松的登上了墙头。不料,墙头一人巍然而立,显然已经静候多时,正是安乐侯手下冷孤独。

    “杀气!”孤而冷的杀气,这是一个杀手。

    一个照面,黑衣人已经可以断定,对方必定是杀过许多人的,武功也定然在自己之上。

    黑衣人不敢恋战,提着手中的胖子安乐侯庞昱,直接跳下墙头,往外掠去。冷孤独紧随其后,拔剑冲着他的背心刺去。

    黑衣人的轻功远在冷孤独之上,只是他还带着一个三百斤大胖子,速度自然快不起来。

    “死胖子,回去一定刮了你这一身膘!”黑衣人暗道,头也不回,反手射出三枚金针。

    冷孤独的速度只是稍稍缓了一缓,再度追了上来。

    “冷孤独,你穷追不舍,休要以为我怕了你了!”黑衣人将手中胖子放于一旁,解下了挂着腰上的长鞭溪水香。

    冷孤独长剑一展,不言不语刺了出来。黑衣人的长鞭卷向他握剑的手,左手却是暗器。黑衣人武功略逊几分,只是轻功修为极好,暗器更是直打要害。一旦两人拉开距离,让他有机会发暗器,胜负难分。

    却在此时,听到一声惨叫,被黑衣人放在路边的安乐侯庞昱竟然滚下山坡去了。

    原来,黑夜中,冷孤独追的急,黑衣人将少年放下来不及看清楚周围环境。更没料到少年落地竟然撞开了穴位,不清楚自身情况,一翻身已经滚下山坡。

    这山坡碎石林立,又很陡峭,这样横着滚下去,不死也脱层皮。

    “昱儿——”黑衣人竟然神色大变,再也顾不得冷孤独,转身往山坡下追去。冷孤独一剑刺穿他的后肩,他竟然也不管不顾往下跳去。

    胖少年滚下去的速度极快,黑衣人的轻功略胜一筹。冷孤独没有追多久,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踪影。

    他顺着胖少年滚下去痕迹以及黑衣人滴落的血迹追到山下,却见痕迹在一道十多丈的峭壁前消失不见了。十多丈的峭壁,冷孤独也不敢直接跳下去,待他下到崖底,却没有见到两人的踪迹。

    峭壁之下是一处密林,若是对方藏身林中,黑夜中,冷孤独倒是真不容易找到两人踪迹。唯有返回驿馆,带人搜寻。

    冷孤独却没有发现,他离开不久,黑衣人已经带着浑身是血的胖子,顺着峭崖而下。说是峭崖,却并非寸草不生。黑衣人在胖子滚下峭崖瞬间,拉住了他,又以长鞭卷住峭壁上突出的石块,伏身崖壁,趁着夜色掩护,躲过了冷孤独的搜索。

    只是胖少年一路顺着满是碎石的陡坡滚下,身上衣服磨破不说,浑身嫩肉几乎也没有一块完整的。

    黑衣人匆匆给自己止血,给胖少年敷了一层金疮药,甚至没有包扎一二,用没有受伤的手,提着胖子,迅速离开了出事点。

    他发誓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习武,再也不把所有精力放在医术上来。本门的兵器太过奇特,为了掩藏身份,他便用了相对不容易暴露鞭子。

    可是,要是他练好了花间游,完全可以将冷孤独杀人灭口,哪里还要顾忌暴露身份连本门的武功都不敢用,被逼的狼狈而逃。就是知道用了本门武功也杀不了冷孤独,还会暴露身份,他才不敢用本门兵器。

    “这只小胖子,要是你没把这身膘减下去,姐姐就用刀子给你剐下来!”黑衣人努力将昏死过去的胖少年搬出了林子。

    ……

    “人呢?”驿馆中,一个全身隐于黑暗中的道人问道。

    “禀告主人,刺客慌不择路,已经与那人一起滚下山坡了!”

    “你没有追?”内室一个与安乐侯长得又七八分相似的大胖子疾步奔出,有些急切道。

    “属下一个人追到山下,发现下面有个十丈高的峭崖,有他们滚下去的痕迹,只是崖下没有找到尸体。”

    “带人到山下搜,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道长厉声道

    “是!”

    这是一片幽深的竹林,一条三尺宽的小径蜿蜒曲折。顺着小径往里面走大约三四里,可见一个直径约莫四五十丈的小湖泊。湖泊一侧矗立着一座小竹楼。

    竹廊上坐着一个正在吹奏笛子的墨发少女。她身上穿着淡紫色打底,深紫色相衬的广袖长裙。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漠然。

    并不是说她的性格清冷,那种漠然仿佛是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在意一般。只是坐在那里吹着没有曲调的笛子,就仿佛会羽化而登。

    屋子里,被包扎成粽子的胖少年痛苦地坐起身,正要叫人就发现喉咙发干。

    “来人,来人!”胖少年暴躁地叫人。

    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胖少年抬头就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冷着脸站在门口:“桌子上有水,自己倒!”

    “好漂亮的姑娘!”胖少年一脸惊喜地看着紫衣少女,似乎连全身的伤痛都忘掉了。

    只是这张很漂亮的脸却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竟然不敢造次。

    胖少年瞳孔猛地一缩,惊诧道:“是你!你为什么劫持本侯?”

    “不渴了吗?”紫衣少女玩转这手上的雪凤冰王笛,道。

    庞昱连忙给自己倒了杯水喝,顺便安神。不知道为什么,被紫衣少女这么冷冷地看着,他心里就直发虚。

    “姓庞,性子还这么横行霸道,你以后就叫小螃蟹吧!”紫衣少女突然道。

    “啊?”

    胖少年,啊,不!是小螃蟹,心中有许多疑惑。不过,紫衣少女显然没有给他解惑的心情。

    少女拉了拉床前的一根红线,不过片刻就有一个有些佝偻的老者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走了过来。

    小螃蟹有些急促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挟持本侯?”

    紫衣少女看也没看他一眼,对那老仆道:“紫三,人就交给你了,看好他。”

    “主人放心,老仆会好好看顾小公子的!”那老仆恭恭敬敬地对少女行礼,手上滚烫的药却是滴水不洒。

    从那天起,紫衣少女就仿佛消失了一般,小螃蟹也陷入了人生的悲剧。每天被逼着吃各种苦死的中药,泡几乎要退下一层皮的药浴,还要被逼着在林子里跑步。每顿只能吃青菜豆腐,连白米饭一餐只能吃一小碗。

    小螃蟹不是没想过反抗,只是每次都会被看管的老仆紫三**。因为惊人的体积,弱鸡的体力,每次逃走没跑出一里路就被逮住了。事实上,负责看管的紫三巴不得他每天折腾着逃跑,也好不用赶着他运动了。

    清茶淡饭,被逼着运动还不是最惨的。最痛苦的是五石散的瘾上来,得不到五石散,紫三的折腾手段也会翻倍。比若说被丢进湖里各种扑通,比如说倒挂在树上。反正是怎么惨,怎么来。

    小螃蟹日夜祈祷他的太师爹发现他被挟持,带兵来就他出苦海。可是,这个希望随着一天天过去,小螃蟹简直都要绝望了。

    小螃蟹连死的心都有了,只是不说他根本没有自杀的勇气,紫三也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小螃蟹每天醒来都觉得痛不欲生,但是这样子过了一个月,他已经瘦了一圈。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医不自医[剑三+七五]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妖湮惑众:爵皇大人靠边站网游之另类师徒BOSS易推不易倒鲫鱼修仙记狞宠记[穿越]空间养颜记杀手洛基盛世女痞如影随形,高冷世子的小鬼妻男神,求壁咚韩娱之第二人生丧尸季节女友力MAX不计其庶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快穿攻略渣男系统我在古代遇见鬼!我是女先生纸人老公别惹我鬼夫难从,阴婚为妃遇见小助理哪里逃私人医生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地球人的外星奋斗史王俊凯别闹了一剑邪尊重启之命运
  作者:百里冰烟所写的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医不自医[剑三+七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