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73章 狗和狗的差别

    ——我对西弗勒斯就如同你对德拉科。(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怎么可能?

    铂金贵族翻了个白眼,他已经放弃告诉希梅内斯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了。

    他努力过——在上一次他们争执时。

    不过完全没用,他们爱怎样发展就怎样发展吧。

    铂金贵族用眼神威吓走乱跑才回来的卢克,有力修长的手指划过一道弧线,让睡眠咒降落在儿子的身上帮助安眠。

    小龙的眼睫颤动了几下后睡熟了。铂金贵族曲起一膝靠在床头上打算放松精神,他有些疲惫。

    他知道这样做是错误的,小龙总要学会独自面对不安,分离和危险,一次一次的帮助只会让他习惯依赖。

    不过至少让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半巫妖回到地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严肃坐在椅子上等待的魔药大师。

    “没有任何事情,西弗勒斯。”半巫妖微笑,“这是卢修斯自己的事情,不会有危险和不安定。”

    斯内普的脸色缓和下来,邓布利多私下曾提醒他注意奇洛的行动——之前他并没有在意这个人,但晚宴上一种腐烂死亡的味道引起了魔药大师的注意。

    那是经常出现在食死徒身上的味道。

    加上魔法石——听起来就像是某种诱饵,被邓布利多私自拿到霍格沃兹保存的事情,魔药大师明白和平的日子要结束了。

    谁让今年的新生有个哈利·波特呢?

    邓布利多仿佛对黑魔王有种感应式的直觉,这个推论不仅仅建立在他证实黑魔王没有死的基础上。

    这个老人是值得尊敬的,虽然他对黑魔王这个词的执着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但是后来盖勒特的出现也许可以解释这种事情。

    懒得管太多的魔药大师放弃想法,自己只要保护好哈利就可以,虽然听起来很艰难但还处于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至于那个赌注……

    魔药大师冷笑一声,这两个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他抬头,发现半巫妖已经向卧室走了过去。

    “还有事情么?”他惊讶的问,说起来今晚对方还没说明来意。

    “介意我在这里休息一晚么?”半巫妖转头,“我的房间结满了蜘蛛网以至于需要一整天的清洁。”

    “……当然。”魔药大师踌躇了一下回答,他从没见过希梅内斯休息的样子,虽然这不应该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

    然后他也走进卧室,看见半巫妖自然地半靠在床上之后打算给自己变形出一张小床来休息。

    虽然使用椅子还是什么其他的变形成床并不舒服,但他不打算质疑希梅内斯的选择。

    不过半巫妖的话阻止了他。

    “我想我们可以共同使用这一张——我会进行一段时间的阅读,但不会让光线照到你,”半巫妖解释着,“好好休息。”

    然后他不容置疑的将魔药大师推倒在床上,就像是很久之前做过的那次一样。

    斯内普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别人共用一张床,尽管他并不太排斥现在的状况但还是很不自然。

    这关系太亲密了,他对自己说。

    早安吻的时候,烘干头发的时候以及现在共用一张床的时候。

    城堡里这种迹象就开始逐步显露出来,由于自己做各种实验导致过于疲惫陷入昏睡时总是希梅内斯将自己送到卧室,醒来时第一个看见他的脸已经不是什么值得吃惊的事情了,但……

    毕竟不一样,床边和床上之间有着极为明显的分界线。

    半巫妖翻过一页书,发现旁边的人完全没有睡着的意思。

    他想了想后伸手摸摸散乱在枕上的黑色头发,继续安静的翻书。

    慢慢你就会习惯只有我们两个的时间。

    不死生物的生命极度的漫长,在进入这个阶段前需要提前做好准备,不要投入太多感情,不要抱有太多**,也不要对自己活着的时候感到厌烦。

    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你适应之后的生活。

    随着头上一下下的轻触魔药大师最终沉睡过去,在深沉的黑暗里和别人共享呼吸。

    他不再为这种感情感到惧怕,只是有微小的不安——关于这种温情将会持续多久。

    但他从没想过这会是永恒。

    早晨德拉科睁开眼睛,透过厚重的法兰绒窗帘看见微微的亮光。

    他以为自己在霍格沃兹的第一夜会很不习惯,但事实并非如此。

    所有一切都可以从身边的床铺上找到原因。

    几根与自己的色泽相同但很长的头发压在枕头的下方,微带褶皱的床单痕迹表明有人曾在上面休息过。

    “卢克,昨天不是你变的。”

    小贵族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后平静的说。

    猫咪钻出床底打了个呵欠,随后点了点头,“主人,对不起,我本来想为你探查一下地形……”

    “没有关系。”小贵族走进浴室整理仪表,“父亲他说了什么?”

    猫咪轻巧的跟了进去,摇了摇尾巴表示没有。

    “那就好——可惜后来我睡着了,”将头发整齐地梳向后方,德拉科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孩子成熟了不少,“去大厅吧,卢克。”

    随即他将长袍罩在身上,在被袍子淹没的瞬间偷偷地笑。

    我怎么会分不清你和卢克呢?上一次叫爸爸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愉快的将这段记忆珍藏起来,随着自己的长大,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每一个都弥足珍贵。

    其实我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

    我只是还不想离开你,父亲。

    恩,美好的一夜过去了,霍格沃兹里的人有激动的难以入眠的——譬如某教父子,有因为某种奇怪约定挣扎一夜的——比如房间相邻的某教授和某校长,有因为安心温暖睡个好觉但早晨不自觉害羞的——比如某脸色阴沉的魔药教授,当然,全校只有一个因为惊恐而失眠的可怜孩子——罗恩·韦斯莱。

    一整夜都把脑袋埋在被子里说服自己麻瓜的杀人狂们找不到霍格沃兹的男孩儿脸色看起来差极了。

    当然他也从兄弟们那里得到了毫无保留的关心——从吃坏肚子到一见钟情的各种理由漫天飞扬,整个格兰芬多的人都在看着他,更别说哈利非常愉快的一拍他的肩膀:“罗恩,你是不是喜欢格兰杰?”

    罗恩发誓没有比这更让人尴尬的时刻了。

    格兰杰的脸红了,但她没有哭着跑掉的意思,反而是勇敢的大声拒绝了别人的玩笑——以一种非常自然不容否定的语气表示这是一个笑话。

    罗恩同学惊恐的发现他居然开始崇拜格兰杰了,那种不可辩驳的命令语调和妈妈真是相似……

    习惯性服从于母亲命令的罗恩颓丧的抱住脑袋,哈利,都是你害的!

    日子过得很快速也很美妙,至少对于哈利来说是这样的,他有了一个教父以及父亲母亲的好朋友各一个,西里斯总是很活泼的笑着,还会变成一只大黑狗来逗自己玩儿——很可惜他没有三个脑袋。

    莱姆斯会指导自己一些魔咒上的小窍门,告诉自己霍格沃兹里的小秘密让自己去探险——当天晚上差点被斯内普教授抓住。

    说到教授,他好像对自己更冷淡了,这似乎是因为希梅内斯先生的关系。

    花白胡子的老校长笑眯眯的告诉自己要多多主动和斯内普教授接触,比如说晚上去询问一些问题并尽量拖延时间到过夜。

    当然原话不是这样的,但哈利坚信自己没有理解错。

    唯一不自在的就是总有人盯着他看,关于那个伤疤和死去的父母。

    去问西里斯的时候他看起来很生气,莱姆斯只是抚摸自己的头,但他们什么都不说。

    如果你们说出来的话我想我是懂的。

    小哈利忧伤的想。

    不过很快就被罗恩打断了。

    “哈利,你在想什么?我们要迟到了!”罗恩嘴里叼着一片面包,长袍的袖子只穿上了一只,另一只晃晃荡荡的在他身后飞着,“今天是魔药课!该死,我真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可是我很期待。”哈利有些丧气地说,罗恩总是不喜欢斯内普教授,这让他受了一点打击,“话说,罗恩,休息室那里贴了一张通知——你能看见那是什么吗?”

    “就是说费尔奇和三楼走廊什么的,”罗恩显然没有认真的去看,“乔治和弗雷德说每年开学晚宴校长都会说,今年不过是贴在门上而已。”

    “这样啊——糟糕,你知道路么罗恩?”

    …………………………

    魔药教授很生气,所以后果很严重,第一堂课就敢迟到的救世主和他的小跟班遭受了暴风雨般的洗礼。

    “哦,哈利·波特先生,罗恩·韦斯莱先生,我应该说很荣幸你们还愿意屈尊来到我的课堂么?”

    魔药大师冷笑着问面前的两个孩子,“啊……也许我们伟大的男孩觉得自己能做好一切所以不屑于来见我这种丑陋的脸?然后韦斯莱先生做得很好——成功的劝说救世主来上课,只不过有一点点的迟到而已……”

    魔药大师挑起眉头,低沉的声音富有威胁性。

    “我应该感谢您么?”

    罗恩看起来快哭了,他的脸涨红着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握紧了拳头发抖。

    哈利立刻拼命的摇头,看起来无辜极了。

    “对不起,教授,我发誓我们不是有意的,我们只是迷了路——”哈利把声音放小了很多,“我们不小心走到了地狱的入口。”

    ……………………

    本来还在窃窃私语的小动物们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伸长了耳朵以保证自己没有听错或是听漏。

    “哈利·波特,您能不能解释一下刚才的话?”魔药大师手背上迸出一条青筋,这该死的混蛋,以为胡言乱语就能逃避惩罚么?

    他身后的教室寂静无声,只有熬煮药材的丝丝声响起。

    “教授,是这样的,”哈利看起来将格兰芬多的勇敢发挥到了极致,他语调十分流利地说:“我们迷路了然后又被一座上下颠倒的楼梯送到了没见过的走廊,那里有一扇门,打开之后就可以看见三头地狱犬……”

    嘶啦——

    没等哈利说完教室里就传出了一阵腐蚀和尖叫的声音。

    魔药大师狂怒的转头,看起来脸颊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让我看看——纳威·隆巴顿,你的杰出才能让我吃惊!”魔药大师怒吼,随后掏出魔杖将里面混乱的情况收拾干净,“你把豪猪刺放进去了?笨蛋!斐尼甘,带他去医疗翼,不要碰触他,除非你也想长点儿记性。”

    纳威哭着和西莫走了,留下一连串的抽噎声。

    “看到了么?每个动作都听从我的指示,除非你们也想变成那样,这节课到此结束。”魔药大师将脸转向了门口的哈利。

    “现在,波特,跟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  我暂时消失一下……这是今天的更新~

    祝大人们心情愉快!

    明天精精神神的去上班学习吧!~\(≧▽≦)/~啦啦啦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