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68章 温暖

    同一时间的隐士城堡。(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莱斯特兰奇夫人,”半巫妖坐在黑发女性的对面礼貌的微笑,“介意给我讲述一下您在阿兹卡班里的生活么?”

    “我不会拒绝,”贝拉特里克斯矜持的点了下头,您以后可以直接称呼我布莱克小姐。”

    “好的,布莱克小姐,我只是想看看护符对摄魂怪的防御性——我的家乡没有这种生物,请不要有任何顾虑。”半巫妖对于称呼改变接受的非常自然。

    “开始的时候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刺骨的寒冷,”贝拉特里克斯开始回忆,“然后我发现别的人看起来越来越狂热——仿佛只剩下了一种感情……”

    …………

    “我发现这时候还能保持清醒的只有我和西里斯两个人而已,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新犯人被关押进来,于是我们经常整日整夜的互相攻击,争吵,借由这种方式来确定自己的存在。”

    “后来心情渐渐变得平和下来,但我并不感到绝望——尽管一辈子也出不去了,我——和他持续不断的交流,似乎是因为我们靠得比较近的缘故,摄魂怪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它也分辨不出阿尼玛格斯和普通动物的不同。”

    贝拉特里克斯的脸上露出一个轻蔑而美丽的笑容。

    “偶尔会有活人进来,摄魂怪会在保护神咒的效果下躲开,可它们是充满渴望的——那些肮脏的家伙。”

    “这就是全部。”

    半巫妖稍稍地皱眉,护符的自发防护功能并不是范围性的,但按照布莱克小姐说的,西里斯保持着清醒——在人形的情况下,这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后遗症。

    “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贝拉特里克斯眼睛深处藏着一丝讥讽,“假如没有的话,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里?”

    “我无意拘禁您的自由,”半巫妖将手里的酒杯放回桌面,“这里足够安全以便于让我们彼此都省掉一些麻烦,想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当然也一样。”

    “不过现在有客人来了,布莱克小姐要一起去见见么?”

    会客室。

    小天狼星挨着卢平坐在沙发上,有些迷惑而警惕的看着四周。

    魔药大师坐在他们斜对面的扶手椅上,连一点多余的目光都不愿意投向狼人那里,只是拿着水晶杯观察里面淡棕色的液体。

    “很高兴见到你,西里斯,”半巫妖从另一端的门走了进来,“我想这里可以帮你有效地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但你看起来状态很糟糕——你希望现在就去休息么?”

    小天狼星没有回答他,只是一脸沮丧的盯着他身后的人,“贝拉?”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后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的贝拉特里克斯冷笑着盯了他一眼,“你逃出去的那天晚上,你的好友就来接你了,假如你不是那种毛毛躁躁的急性子——”

    她闭上了嘴,脸庞肌肉奇怪的扭曲了一下。

    狼人奇怪的看着他们的互动,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之间如此心平气和的交流,阿兹卡班里发生过什么?

    小天狼星这才想起什么似的抓住狼人的手,“莱姆斯,你看到报纸就去找我了?”

    “我看见了彼得——但是没想到会那么巧,你也看见了那张报纸。”狼人温柔的回答,“对不起,西里斯,我当时竟然没有想到再去追问你一次。”

    “不,我猜应该道歉,当时我确实怀疑了你,不管是夺魂咒还是别的什么——你会原谅我么?”小天狼星顺势松开手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哼。”

    魔药大师终于受不了这种肉麻的格兰芬多友情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贝拉特里克斯也诡异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后转身离开。

    “莱姆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件事情,这个城堡非常小,”半巫妖也站起来,眼睛里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亮,“也没有多少仆人,况且我认为西里斯在休息时需要人的照顾……”

    点到即止的半巫妖微笑着离开去安抚自家的学徒,留下莫名其妙的狼狗二人组。

    魔药大师一脚踹开镶金橡木门走进卧室,随后背对着门口静默了一会儿才转身尽量稳定安静的将门关好。

    他缓慢的用还带着一点颤抖的手指解开领带扔到一边,拉开领口的两颗扣子,直直地仰面倒在床上。

    他闭上了眼睛,想要平静自己无处落脚的愤怒感。

    布莱克是背叛者,布莱克害死了莉莉,布莱克导致了黑魔王的死。

    他坚定的这么相信了十年。

    然后被毫不留情的否认,布莱克从头到尾所犯的错误就只有自以为是的相信。

    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更加气愤,同时为自己的愚蠢而悲哀。

    我……总是做错。

    现在?杀死彼得·佩迪鲁简直太简单了,但这还不够。

    魔药大师把手臂挡在眼睛上,牙关咬的很紧,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愤怒什么,但唯一清楚的就是他绝不会因为布莱克摆脱罪名而感到喜悦。

    绝不!

    “西弗勒斯。”

    斯内普霍然紧张起来,全身的肌肉绷紧,但是身体仍旧一动不动。

    手臂下的眼睛也睁得大大的,尽管眼前漆黑一片。

    半巫妖打开门走到床边看着自己的学徒。

    隔着一面墙壁就能感觉到过于猛烈的情绪波动让自己有点担心,这是十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是因为西里斯的出狱还是背叛莉莉波特的人选变化?

    魔药大师挣扎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坐起来。

    “不要动。”半巫妖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然后在床边造出一个椅子坐下。

    “我有些担心你,愿意告诉我你现在的矛盾么?”

    魔药大师全身僵硬着不吭声。

    非常丢脸。

    他懊恼地想着,又是这样,每一次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城堡的门其实只是一个摆设么?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保护**的自觉?

    “假如你锁住了门,我是不会进来的。”半巫妖语气带着些笑意,他放开了压在对方肩膀上的手,手下肌肉放松的感觉告诉他对方已经打消了反击的意图。

    魔药大师听到这句话后僵硬了,连那只手转移阵地去拨弄他的头发也没发觉。

    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家学徒言不由衷特点的半巫妖导师绕了一撮头发在手指上检验清洁程度——非常完美。

    “你在为什么愤怒?布莱克先生的出狱?”

    半巫妖考虑着把小天狼星再度塞回阿兹卡班的可能性——杀人罪看起来不错,考虑到对方说一定要向彼得·佩迪鲁这名巫师复仇,这个后果很可能是死亡性的。

    “……不。”魔药大师犹豫了半天吐出了一个字,实话说虽然小天狼星活得好好的这件事情让他很失望,但比起自己亲手教训他的诱惑来说不算什么。

    “那么是因为彼得·佩迪鲁先生?”半巫妖耐性极好的提出一个个假设,用来帮助对方理清思绪。

    “……不。”那种懦弱的家伙,只会屈从与力量和死亡的威胁之下——只有布莱克这蠢材才会把秘密交给他,难道他以为自己会比黑魔王还可怕?

    “为布莱克先生当年提出的建议?”

    “………………”

    实话说,魔药大师对自己在想宰掉那只蠢狗的时候居然有‘如果是他干的就一点儿也不奇怪’的微妙感情觉得有些惊慌。

    明明是他提出的这个愚蠢想法害死了莉莉,同时也……

    魔药大师对自己的感情充满了不确定。

    在想起莉莉的时候,我应该是轻松的么?

    半巫妖敏锐的发现了对方心情的转变。

    “西弗勒斯,人类的灵魂是很脆弱而充满不确定性的,你无法要求他们按照一个既有的轨道一成不变的发展,时间必然会改变一些东西。”

    半巫妖停了一下,随后意味深长的继续说下去:“人类——是无法控制自己感情的,这往往会成为他们的致命错误,只有站在更高的地方才能看的更远,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止,你的追求是什么?”

    不知不觉被扭曲了思路的魔药大师考虑着要如何回答,追求?

    大概就是学习和研究……

    在哈利成长之后,值得自己称之为追求的就是这一点了。

    “你需要很多时间来完善这个目标——但是不必担心,我会帮助你。”缓慢隐晦的给自家学徒灌输不死生物好处的半巫妖微笑,堕落一个善良阵营生物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自己生出渴望,然后伸出需求的手。

    像我这样的引导者只要告诉他什么才是正确的就可以了。

    “你刚才是为自己对莉莉小姐的感情产生变化而觉得沉重么?”半巫妖回到初始的话题。

    魔药大师不发一言。

    “实话说,我很高兴看到这种转变,这是正确而必要的。”半巫妖将后半句话含在口中——如果你总是浸泡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感情负累中,我就有必要去寻找一个新的备选者了。

    “长久单一的感情会影响到你的判断,将你的眼光局限在狭隘的道路上,丧失专注研究的能力,作为一个导师我并不希望看见这种情况出现在你身上,”半巫妖有些冷酷的说出这几句话,“西弗勒斯,你要学会承担和接受自己的改变,而不是将时间浪费在内疚上。”

    斯内普横在眼睛上方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但是他仍旧倔强的一言不发。

    “抱有美好的记忆和感情是一回事,但要一直保持是不可能的。布莱克先生的出现已经严重干扰了你的思考能力——你在将愧疚的范围人为地扩大,但这除了让你自己痛苦之外无济于事。”

    半巫妖微微用力将挡着眼睛的手挪开,直直的盯着带有慌乱和疑惑的眼睛,“我希望你能生活在满足和愉快中,而不是无休止的自我否定和猜疑。”

    魔药大师和他对视了半晌后忽然将脸扭到一边,和平时别无两样的语气响起,“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他在平静下来后突然想起了女贞路4号的奇怪小子。

    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儿子,这是对我们之间友情的纪念——他的眼睛很像你,但长相像极了该死的波特,他的蠢狗教父打算为你们亲手报仇,但这个机会我是不会给他的。

    莉莉,无论怎样我对你的感情不会改变,但是我也不是仅仅靠有你的记忆生活了……

    自己应该很早以前就做出了决定,但是那种习惯性的想法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改掉的。

    为自己找借口的魔药大师迅速的调整了心态,他已经因为同样的问题被希梅内斯指责过两次了,但……

    这种感觉是温暖的。

    “你现在的愤怒是针对谁的?”半巫妖坐回到椅子上,继续玩弄学徒的头发——让它变长,缩短,或者变成各种颜色。

    “我以为我憎恨的是导致她死亡的人,”魔药大师习惯性的冷笑起来,“但现在我发现,我憎恨的是那些背叛了她信任的人。”

    “非常好。”半巫妖满意的点头,这样的想法已经足够理智——之前感情的脆弱波动看来只是一时的反复,不用再进行什么额外的补救了。

    “虽然现在还有点早,不过休息一下吧,西弗勒斯,午餐会送到你房间里。”半巫妖将手边的头发恢复原状,伸手覆住那双重新锐利起来的黑色眼睛,“明天布莱克先生就会前往韦斯莱家,我想你是不愿意错过这一幕的。”

    黑发的魔药大师顺从地闭上了眼睛,情绪平复之后会觉得很疲惫,现在不是计较对方行为的时候……

    随后他又迅速的睁开了眼睛,但眼前一片漆黑——半巫妖并没有松手。

    今天的亲吻仍旧在额头上。

    ……这种事情要习惯太困难了。

    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随即很快投入睡神的怀抱。

    第二天在众多药物辅助下睡足了的小天狼星精神十足的在城堡的庭院中奔跑——狗的姿态。

    考虑到半巫妖说的西里斯需要人照顾,狼人打算彻夜不睡给好友定时补充大剂量药剂,但半夜实在疲惫的他不幸睡着了,自发醒来的小天狼星将药剂胡乱全部吃掉后打算给对方变出一张床来休息,接着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是无魔杖人士——

    于是他们选择共用一张床。

    某人在阿兹卡班留下的后遗症就是会在无意识的时候自动变成阿尼玛格斯的形态,半夜狼人被同处一床的巨大黑狗翻身压得喘不过气,但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大狗一脸讨好地冲他摇尾巴时还是哭笑不得。

    “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先到马尔福庄园,随后前往韦斯莱家。”半巫妖看着一人一狗微笑。

    昨天下午睡好了的魔药大师前往霍格沃兹向邓布利多通知了这件事,对方答应做今天的见证者

    至于铂金贵族?他很愿意来看看死对头家里被发现包庇逃犯和诈骗犯的尴尬场景。

    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惊动对方之前抓住他。

    接下来的事情超乎想象的顺利,韦斯莱家爽快的交出了意图逃跑的彼得,随即他被押往威森加摩接受一场紧急审判,在魔药大师友情贡献的吐真剂下说出了一切。

    看见彼得被带往阿兹卡班的小天狼星看起来很有容光焕发的意味——同时挑衅的向魔药大师丢过去一个眼神。

    魔药大师冷笑着看了他一眼,那种毛骨悚然的意味让小天狼星的心里直觉的拉响一阵警报,但是现在他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尘埃落定后体贴的半巫妖特地到对角巷为最小的男孩买了一只新的宠物——遵照海格模板,一只白色猫头鹰。

    随后他们被热情的韦斯莱先生招待了晚餐,当然,铂金贵族表示不愿意降低身份所以先回马尔福庄园,并对妻弟丢下一句话——纳西莎很想见见你们。

    那个你们里包含现在还是非法身份的贝拉特里克斯。

    半巫妖在韦斯莱家遭受了无数钦慕的眼神——主要是珀西的,他一直想要从半巫妖身上得到那种‘贵族般的气质’好为自己将来进军魔法部铺路。

    交出一只坏老鼠得到一只猫头鹰的小男孩看起来也很兴奋——虽然他们现在已经要比绝大多数家庭富有了,但简朴的传统倒是有一直延伸下去的迹象。

    双胞胎并不在屋子里,半巫妖对这两个总是出人意料的男孩儿印象算是不错,能够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是成功的一大步,假如他们不再那么淘气就好了。

    两个男孩儿在珀西和半巫妖交谈时总喜欢出来搅局,不停地玩着交换身份的把戏——在半巫妖面前一次也没成功过。但这毫无疑问激起了他们诺大的热情,并坚持不懈的将这项活动一直延续到学期末。

    浑身散发冷气的魔药大师盯着这一家子红头发——又一个!

    想到自己漫长的执教生活教授不禁更郁闷了。

    一切都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儿导致的!

    习惯性迁怒的教授成功地将魔鬼形象刻在了幼小的罗恩眼里。

    马尔福庄园里见到纳西莎的小天狼星安静起来——纳西莎告诉他,沃尔布加姑妈在六年前去世了,临死之前把布莱克老宅留给了他。

    狼人拉着他离开了马尔福庄园,陪他去了那个看起来破败不堪的房子,并在家谱前方站了很久。

    “莱姆斯,我们明天去看哈利吧——那栋房子是你的么?”很久之后小天狼星才开口。

    “女贞路三号?是的,它名义上属于我,是希梅内斯先生帮我置办的。”狼人的蓝色眼睛看起来很明亮。

    “听我说——我会找回我的一点财产,然后我们就住在那里吧,可以么?”小天狼星笑嘻嘻的说,“那样我们就能随时看见哈利了,像一家人那样生活在一起——怎么样?”

    “当然可以。”狼人微笑着回答,虽然夏天的夜晚星光很好,但他依旧可以装作完全看不见对方脸上的水迹。

    ——“如果你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恩,今天仍旧是存稿箱为大人们竭诚服务~

    作者本人正处于迟到的边缘……所以没法说想说的,希望大人们留评!

    关于贝拉和西里斯的阿兹卡班互动,有大人想看番外么?

    留评吧……留言数量急剧下降中……看得我心碎一地……

    对了,最后,

    戳我点收藏圈养我……

    

    白色猫头鹰——不要和谐我啊啊啊啊,雪枭不是保护动物么?我用通俗语气说他就要被口么……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