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66章 阿兹卡班

    如愿观察样本一整天的半巫妖带着脸色难看的学徒回到了城堡。(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为什么给他看那些书?”

    半巫妖转头看向自家学徒,但对方只是双眼平视前方,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我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半巫妖想了想还是解释一下,“孩子应该早点理解人类争斗时的残酷,同时对麻瓜之外的世界有一定的承受能力。”

    魔药大师在心中近乎放弃般的叹了口气。

    “卢平今天出现在对角巷了。”

    “我想这是他的权利,对了,晚上要一起去么?”

    “……哪里?”

    “阿兹卡班。”

    气压愈发低的魔药大师跟着半巫妖进入餐厅,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邀请去阿兹卡班——为了一个早就该进地狱的混蛋。

    狼人看起来好了很多,他专注的看着面前的烛光,眼神里蕴含着难以描述的表情。

    “天黑后我们出发,莱姆斯,不必着急。”半巫妖走到主位上坐下,微笑着示意上菜。

    “斯内普也去?”明显注意到温度持续下降的狼人询问。

    “我需要一个答案。”魔药大师冷哼了一声,尽管他没有再开口,但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烦躁和无力感。

    “哈利·波特对你很好奇,莱姆斯,你的隐匿太差了。”半巫妖饮一口餐前酒后看向一边的狼人。

    卢平摇了摇头,他现在没有心情回答这些问题,虽然他有无数关于哈利的疑问。

    一会见到小天狼星该说什么?如果他并不像当年我们所知道的那样——他已经承认自己害死了詹姆斯他们——不,如果是夺魂咒呢?——傲罗们不可能发现不了……

    思绪有些混乱的狼人让自己冷静下来,假如十年前的那件事情隐藏了某些可怕的真相,毫无疑问自己是对不起西里斯的。

    “到这里来,莱姆斯。”

    半巫妖低沉的声音响起,狼人才发现魔药大师已经笔直的站在半巫妖身边了,半巫妖的手肘撑在桌面上,面容平静的看向他。

    狼人吐出一口气,随后站起来走到半巫妖的身边,伸手拉住他一只袖子。

    一阵视觉上的扭曲过后,三个人出现在黑色高塔的入口处。

    黑色的门是敞开的,一阵阵的向外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卢平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魔药大师随后跟上,半巫妖似笑非笑的等待了一会才向里走去。

    沉重的门慢慢的合上,再也传不出任何声音。

    魔法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一楼,卢平沉默的在里面行走着,皮靴和石板接触的闷响单调的循环。阿兹卡班内部的构造很复杂,大大小小的牢狱挤在一起,只留下中间一条窄窄的通道,不知道半巫妖用了什么咒语,摄魂怪并不试图接近他们,只是毫无目的的在四周飘荡,但是那股冰冷的寒意还是慢慢渗进长袍下的皮肤。

    他们向着通往高处的阶梯走去,这一次战争中的犯人都关在靠上的部分。

    卢平握了一下拳,借由掌心微微的刺痛来让自己集中精神,两边看似尸体一般的人让他克制不住自己的心焦。

    当发现像个英雄般死去的朋友作为别人的宠物苟活于世的时候,卢平选择了相信进入阿兹卡班的小天狼星,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假如彼得确实另有苦衷,也可以保证他的身份不对外泄露,如果不是这样……

    狼人的瞳孔微微的缩小,变成竖长的条状。

    魔药大师将双手收在袖子里——这是他在半巫妖的教导下养成的习惯,一方面用来保持施法时手部动作的灵活,另一方面也是用来遮蔽敌人的视线。

    四周的阴冷气息让他很不舒服,这似乎会勾起什么令人不悦的回忆。

    他皱起眉头,稍微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身后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他知道希梅内斯就在身后。

    ——所以不必担心。

    他为自己的懈怠想法微微吃了一惊。

    半巫妖一路观察着四周为数不多的犯人,他们的灵魂看起来已经完全干瘪萎靡,没有任何价值。

    但是塔的高处倒是有些有趣的东西。

    在犹如迷宫般的阿兹卡班中环绕一圈儿之后,卢平找到了标示着姓名首字母‘b’的地点。

    但一间一间的来回寻找了很多次后,他们不得不作出结论,小天狼星并不在这里。

    “好好利用你的狼眼睛,卢平,”魔药大师的声音带着丝尖锐,“或者发挥一下你的直觉?”

    狼人忽略了这不友好的语气,他在牢笼前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小天狼星被带到哪里去了?

    “你们找西里斯?”

    旁边突然传出一个嘶哑的女性声音。

    “许久不见,莱斯特兰奇夫人。”半巫妖在铁栏外微微躬身,“您看起来还不错。”

    的确,里面衣衫破旧,满脸脏污的女性看起来比四周神情迷茫扭曲的人们要好得多,至少她的眼神还是清醒的。

    “贝拉特里克斯?”卢平皱了下眉头,“西里斯呢?”

    对方傲慢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站起来整理下自己身上破布般的服装,“很久不见,希梅内斯先生。”

    “是的,有一段时间了,”半巫妖柔声的回答,“我们到这里来是想寻找西里斯·布莱克先生,您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西里斯刚刚逃出去,”贝拉特里克斯的嘴角扭曲着勾出一个笑容,“不管你们想找他做什么都晚了一步。”

    半巫妖了然的点点头,看来刚才在门口感觉到的没有错。

    “不问问他是怎么避开摄魂怪的?”贝拉特里克斯虚弱的靠在栏杆上,“或者不对我的状态感到好奇么?”

    “莱斯特兰奇,你想交换什么?”魔药大师冰冷的问,他们这些人会避免说太多没有意义的话语,阿兹卡班并不是一个适合缓慢周旋的地方。

    “我不打算和你谈条件,斯内普。”贝拉特里克斯的眼睛仍旧盯着半巫妖,声音虽然虚弱但包含着不容动摇的坚定,“我想离开阿兹卡班。”

    “不可能!”狼人的反应十分迅速,“西里斯如果没有罪,就一定会来找我,至少会去找邓布利多教授……”

    “这个决定由我来做,莱姆斯,我想我从没令你失望过,”半巫妖制止了狼人接下来的话,“请把选择权交给我。”

    “我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莱斯特兰奇夫人,”半巫妖的声音依旧很柔和,“我愿意带你出去,但这只是我一点私人的理由,并不构成你对我们提要求的条件,作为交换我想了解你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几个问题而已,可以么?”

    魔药大师面无表情的撤开视线,他知道希梅内斯又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哈,摄魂怪的**实验?

    狼人抿了下嘴唇,没有插话。

    “……我明白了。”贝拉特里克斯点了下头,只靠她自己一个人是无法逃离这里的。

    “请。”半巫妖微笑着向栏杆内的人伸出手,贝拉特里克斯将疑惑隐藏起来,不动声色的握住对方冰凉的手。

    接着是一阵轻微的扭曲,随即她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牢门之外。

    “这边走。”半巫妖略动了下手指,让通道的两旁长满了莹蓝色的花朵,沿着来时的路线蜿蜒出去。

    贝拉特里克斯的眼神波动了一下,她几乎是有些贪恋的盯着那些花朵,不过随即就走向前方。

    “贝拉特里克斯,你的丈夫还在那里。”狼人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

    “他只是个空壳罢了。”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语调平淡毫无感情。

    狼人愣了一下,直到魔药大师故意擦着他的肩膀走到前方才沉默着迈开步子。

    马尔福庄园。

    “贝拉?”面对门口的几个人纳西莎惊讶的叫出了声。

    一边的铂金贵族看起来冷静得多,他挥手招来家养小精灵示意带贝拉特里克斯去整理一下仪表,纳西莎打了招呼后就追了过去,剩下的人则前往小会客室。

    “你们去了阿兹卡班?”铂金贵族吩咐茶点的时候注意了下老友的神色,看不出来明显的感情波动,这只能说明他在愤怒。

    魔药大师有力的一点头,随即专注的看着杯子。

    “莱姆斯,现在你可以说了,有什么疑问我会给你解答。”半巫妖闲适的靠在沙发上,示意一脸严肃的狼人开口

    “我在预言家日报上看见了彼得……”

    随着他的讲述魔药大师收在袖子里的手攒的愈来愈紧,嘴角上的冷笑弧度也愈来愈大。

    “看看,谁想得到呢?当年英勇对抗最危险的通缉犯,西里斯·布莱克的英雄居然没有死,那么说被我们瞻仰了多年的一根手指头只不过是截壁虎的尾巴?”魔药大师挑高了眉头慢慢的说,“那么你那位有可能被人误解了十年的好朋友又是怎么离开阿兹卡班的?”

    “我推断不出。”狼人摇了摇头。

    “西里斯是个阿尼马格斯。”脸色青灰双颊凹陷的贝拉特里克斯在纳西莎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虽然她已经进行了简单的梳洗,但十年的牢狱生活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新的魔法部长——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丑到阿兹卡班来突显他的仁慈并告诉我们救世主会在今天回到魔法界,随后他留下了一份报纸好为我们排遣寂寞,西里斯看了后就变成一只狗在送饭的时候逃了出去。”贝拉特里克斯用嘶哑的声音说着,“他说他看见了叛徒。”

    女性做出一个轻蔑的冷笑。

    “摄魂怪们都是傻子,他们分不清人以外的任何生物,所以我想他成功了。”

    一时间气氛安静而沉重,卢平的脸色忽青忽红的变幻,铂金贵族缓缓转动着手上的戒指,魔药大师面无表情的握紧了杯子,只有半巫妖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纳西莎忍不住打断了这份沉默。

    “贝拉,你还好么?”

    “……摄魂怪们也没有注意到我。”贝拉特里克斯缓慢的开口,“它们只是当我不存在而已。”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魔药大师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她。

    贝拉特里克斯用更轻蔑的眼光看回去。

    “莱斯特兰奇夫人这样是因为我的护符。”半巫妖出声为这个局面解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护符现在还在您身上。”

    “护符?”魔药大师反问。

    “就是我和莱斯特兰奇夫人——那时还是布莱克小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拿出来的护符,我应该有说过它有一定的回避侦测功能。”半巫妖耐心的对学徒解释,“自带的防护功能可以保证在那种情况下意识的清醒,至少面对摄魂怪时足够了。”

    有些印象的铂金贵族不动声色的看向贝拉特里克斯身后的妻子,那样东西不是已经被她献给主人了么?

    纳西莎隐蔽的眨了下眼,表示自己确实看见了这么一样东西。

    铂金贵族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点。

    “主人……”贝拉特里克斯按着心口上那一块圆形的金属牌子,语气复杂的念着。

    魔药大师冷笑了一声。

    “那么,关于西里斯·布莱克先生,”半巫妖赶在魔药大师喷出毒液前开口,“你想怎么做,莱姆斯?”

    “我会去找他。”狼人盯着自己的手回答,“在他惊动彼得之前。”

    “西里斯曾经提过,他是哈利·波特的教父,”半巫妖微笑着提醒,“从个人角度来说他应该会先出现在那里。”

    1991年8月3日,星期六。

    女贞路3号今天会新搬来一户人家,原来的住户突然决定移居到意大利去品尝那里的美食,于是他们以光速将房子转手卖掉了。

    “真希望是一家教养良好的人。”给草坪上浇水的佩妮姨妈嘟嘟囔囔的说,自从哈利从那个奇奇怪怪的地方回来了以后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经常会感到有人站在院子里向内偷窥,这种时间偏偏又要换新邻居。

    她仰起头看看二楼的小屋,那是哈利的屋子,里面肯定已经堆满了可怕的书和散发奇怪味道的东西,当然,还有一只雪枭。

    这个孩子越来越不像正常人了。

    原来还总是想方设法的偷溜出去,现在呢?一天到晚都抱着古怪的书,烧掉一批还有一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训斥他的时候只会闭紧嘴巴用眼睛盯着自己——那双讨厌的眼睛!看那些恶心的书的时候居然还会笑,天生的怪胎!

    这会让我想起……那叫什么?巫师,对,就是这种词,他们都是这种家伙,他们喜欢永无休止的争斗和可怕地仪式,翻阅那些沾着不详的书籍……

    现在好啦,他也要去那个地方了——放过我们家吧……

    “妈咪!哈利又要给我讲故事了!”起居室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

    “哈利,你这个坏小子!”佩妮姨妈愤怒的冲进去拯救自己的宝贝儿,随手将水管扔在一边,在阳光下映出一道彩虹。

    远处走过来的褐发中年男子嘴角带笑的看着这一幕,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女贞路3号的门。

    “哈利,我会保护你。”他眯着眼端详了一下门牌上的花体字。

    西里斯,我等着你……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小哈是如何崩坏的

    半巫妖在孩子们挑选魔杖的时候避开众人目光站在墙角低声的召唤出他的奴仆。

    “主人。”

    “你给那个孩子带去了什么样的书?”

    “按您的要求,选择了揭示人性黑暗与残忍面的书籍,同时还有一些让他了解到不同于寻常世界存在的读物。”

    “……退下吧。”

    半巫妖决定此后潜心研究心理学。

    佩妮姨妈误以为小哈喜欢那些故事是因为是巫师的缘故……这是一个误会……

    我是存稿箱,大人们晚上好~

    yukiya大人,有话转告~~\(≧▽≦)/~啦啦啦

    小哈会崩掉不单纯是因为看书,而是他的生活需要一些寄托,在的不到周围人认可的情况下,孩子很容易追求非现实的存在,所以……咳咳,这样写不是很清楚,不过后面还会讲,到时候大人就知道啦~

    唔,以上完毕。

    祝大人们晚上愉快~~\(≧▽≦)/~啦啦啦

    ps:我想gd一位叫brendass的大人,您要是愿意的话,请务必进群,务必~~~~(>_<)~~~~

    我没有不良企图!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