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59章 追求&得到

    金发魔王的眼睛里仿佛蕴含着魔力——夺魂咒或者其他什么,这让老校长叹息一声坐了下来。(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他们和以前都不一样,但有时候本性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改变的。

    “你比我想象中要冷静得多,阿不思。”

    魔王微笑,将双臂支在桌子上。

    “盖勒特。”老校长看着面前年轻的面庞,“很高兴还能见到你。”

    对方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随即毫不掩饰的笑起来。

    “我同样很高兴你能认出我,哪里出了问题?”

    “很多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老校长想起他们有共同目标的那段日子,他也是个喜欢追问的人,典型德国人追求严谨完美的品质,“我说过你偶尔也需要感性的思考一下。”

    “那么说不是我的破绽?”老魔王满意的举起了杯子,“为相遇而干杯,你不会还像以前一样一点酒就醉吧。”

    “当然不会。”老校长也微笑着拿起杯子,在空中轻轻一碰。

    两个人浅饮一口之后同时拿起了刀叉。

    “盖勒特……我一直都记得你不吃番茄。”老巫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盘子。

    “那可真是荣幸,你看,我也一直记得你不吃青椒。”金发的魔王魅力十足的微笑,同时继续把手上的青椒丝拨到对面的碟子里。

    “……盖勒特,开始不是你想要误导我的么?”老巫师硬着头皮把盘子移走,“让我以为你其实是个继承人。”

    “我确实诱导了,但选择相信的是你。”老魔王停止这种没有意义的报复,“阿不思,这不就是你希望的么.,不然你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我们都不是会被简单药剂欺骗的年龄了。”

    “当然,我其实更想知道你是相信格林是个挑选出的继承人,还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老魔王放下叉子伸出了手,“你最初认为的是什么?”

    他的手压在对方握在叉子的手上,远远近近传出不同程度的吸气声。

    老巫师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像绝大多数小动物想象的那样立刻拒绝这种亲昵,他只是缓缓地松开了手里的刀叉,让它们没有发出任何响声的落在盘子上。

    “不过是和你想让我认为的事情一样,”他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真诚,“只要你愿意的话,没有蛊惑不了的人,不是么,盖勒特?”

    老魔王觉得有点不自在,他突然觉得在场的人们都有些多余——尽管这些都是他安排的见证者,为此他还特意要求厨房推迟一小时上菜。

    一时间场面陷入了寂静,气温有隐隐升高的迹象。

    金发的教授用左手解开领口第一颗扣子,然后用一种驾轻就熟的语气问着:“愿意出去走走么?今晚夜色不错。”

    “我很荣幸。”老校长先一步站起来,抽出自己的手向外走去。

    盖勒特愣了一下,随后看着有点仓皇离开的背影弯起了嘴角。

    夜晚是英国最常见的阴天,偶尔露出的月光很明亮。

    两个人安静而缓慢的走在禁林边缘,谁也没有先开口,直到一片浓重的黑暗覆盖住整个世界。

    “阿不思,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盖勒特先停了下来,按住一边人的肩膀自顾自地说着:“我在塔里的时候,经常会思考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能记得我。”

    “但其实数目的多少并不是我关心的,我只是想知道都有谁。”

    “五年,十年,二十年,这些名字一个个被划掉。”

    “后来我记得的人居然只有你了,你知道么?”他突然问老巫师,“四十五年前决斗时我对你说的那句话不是真的。”

    老巫师的呼吸稍微乱了一下。

    “那时候我并不觉得自己爱你,我只是想让你也痛苦一下。”

    “拙劣的手法,没错吧?但是这对你最有效。”

    “就连那么久不见之后我还记得你这么多事情,但你只是喊我的姓。”

    “作为一个黑魔王——我无法容忍这种轻忽,我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权力与荣耀。”

    “你还记得我们最开始的目标么,盖勒特?”老巫师也开始说话,但他的声音比平时要快上不少,音尾飘忽。

    “为了最伟大的利益,这可是你说的,我怎么可能忘记?”

    “要向麻瓜们展现巫师的力量,要让巫师们不再软弱,这一切都是为了巫师世界的延续。”老巫师坚定的说,“我们身上背负着巫师界的未来。”

    盖勒特不再说话了,一个字不差的复述,原来不是只有自己。

    这样就好,不管内容是什么,这样就好。

    “那时候我们有着最快乐的时光,两个认为自己背负着整个巫师命运的孩子提出无数构想,抒发自己的感想与抨击,直到——”

    “直到我们分道扬镳。”盖勒特打断了他的话,这是阿不思一生最不愿意想起的事情。

    “……直到我们分道扬镳,然后我选择贯彻这句话,巫师界的未来需要有人负担,在没有出现更合适的人之前,我愿意。”

    ——

    “阿不思,我呢?”老魔王转过了身体,“我也在贯彻这句话——一直都是,我选择了麻瓜们的首领,交给他肃清世界的任务,而巫师界就由我亲手来管理,我为他们划分层级、提拔人才、按照能力来给予他们福利和机会,所有的垃圾都应该被尽早清扫,严明的社会等级是稳定的前提。”

    “巫师需要和麻瓜温和的交往,不需要战争而是在和平中展现力量,我们比他们更加强大。凡是智慧生物都应该是平等的,不需要人为的划分等级——你敢说你绝对的公平么?盖勒特,你的方法是错误的,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老巫师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我确实什么都没得到,”老魔王拉开嘴角,不以为意地说“阿不思,在你给我发起决斗的时候,我非常的苦恼。”

    “凡是敢于反对你的人都已经失去了生命。”老巫师平静的说,“你还有什么可以为之苦恼的呢?”

    “我为巫师界做了那么多,但他们只是回报给我一个一潭死水般的社会,我让有能力的人站在高处,他们却指责我是错误的,是我让所有的一切都死气沉沉——我不需要这些家伙来指出我的错误。”老魔王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冰冷,不过迅速消退了,“随后我离开了巫师界,上了麻瓜们的战场。”

    “现在的巫师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了解麻瓜了,”老魔王的声音里加了一丝嘲笑,“战场上最能看出一个种族的内涵,麻瓜比巫师更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阿不思,你没有见过真正的战场,所以你不会了解我。”老魔王的眼睛似乎能够发光,“我也不需要这个。好了,我们接着说——那时候你就向我提出了决斗邀请,我就去了,希望能从你那里得到些什么,毕竟这是我养成最快的习惯了。”

    “然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在纽蒙迦德的时候为这件事花了一段时间,觉得我可能是真的错了——因为我手下的巫师界没有任何进步,现在看起来它已经找到比我合适的多的人了。”

    “但我的一生已经足够让我骄傲。”老魔王微笑着说。

    “我很高兴听见你这么说,盖勒特。”老巫师叹息着说出对方的名字,“人生很短——我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但那些孩子们还有时间。”

    “我想想,你是准备把这个重担交给那个叫哈利波特的男孩儿么?”盖勒特有趣的问,“他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幼年的孩子总需要一些磨练。”老巫师微笑。

    “你不常去看他?”老魔王敏锐的发现到对方在某种程度上是不知情的。

    “那孩子的童年应该过得足够快乐而不是被一些乱七八糟的奇怪人士骚扰,比如说一个说话跟不上时代的老头儿。”邓布利多快乐的回答,“我可不像你——看起来如此年轻。”

    “也许你现在已经找不到他家的路了,你在这方面可是够没有天赋的,”魔王并不愿意把时间耗费在一个跟他没关系的男孩身上,他轻佻的把话题引开,“我为你记忆的伦敦地图还在身上么?”

    漆黑的夜里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譬如说老校长的脸有没有涌上可疑的红晕,譬如说老魔王那罪恶的黑手有没有伸到对方的左膝盖上进行碰触,再比如说之后诡秘的衣服摩擦声是哪里传来的……

    所以说黑暗真是美好的东西。

    大概过了一刻钟——其中隐含着种种关于路痴地图当年亲手烙印等等关键词的小声争论,一切又都恢复了寂静。

    “盖勒特。”老校长的声音中出现了难得的迟疑。

    “怎么?”漫不经心的回答。

    “……不,没什么。”

    在乌云之后隐匿了一晚上的月亮终于慢慢的出现了,银色的光辉慢慢铺洒在这两个人的身上——一个依旧年轻英俊一个已经老态龙钟。

    邓布利多眼神复杂的看向对方:“盖勒特,你该回去了。”

    “回去?”金发的魔王反问。

    “纽蒙迦德。”

    “为什么?”

    “你就是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在纽蒙迦德里。”

    “但你在纽蒙迦德外,盖勒特,我们都很清楚——只要你在外面,就会有人不断借用格林德沃的名义,对你对我都是不能忍受的。”

    老巫师说话的语调很僵硬。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怎么想的,阿不思?单纯的不想让我出现在你面前么?”老魔王靠在一棵树上,将脸庞藏在阴影里。

    “……”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吧?”黑魔王低低的说,“那些记忆是防止我疯狂的唯一药剂,一个人太孤独,人多了太噪杂,你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他微微扬起了下巴,“阿不思,你不愿意为自己考虑一下么?”

    “我有比我自己的人生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很久之后老巫师才模糊的回答。

    “我本来以为我已经没什么好牺牲的了,但是现在不一样,盖勒特,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的未来是最重要的,我不能牺牲这个,决不能。”

    “阿不思,你明白,现在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老魔王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在明亮的月光下一览无余。

    “所以为了这个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我会舍弃这具身体——假如你愿意的话,我会一直都是格林。”

    老巫师惊讶的抬起了头。

    隐士城堡地下室。

    半巫妖暂停下手上的动作,眨了下眼睛,然后微笑。

    “看来他到手了。”

    “什么?”一边明显有点精神恍惚的魔药大师问,没等到回答就继续述说自己的疑问,“就算使用了颠茄来使灵魂暂时脱离身体……它也是……不可见的,怎么可能进行……解构……”

    半巫妖看看自己睡眠严重不足的弟子,‘慈爱’的笑了一下。

    “你会看得见的,我保证。”他轻声的说。

    这段时间魔药大师和狼人的生理时钟完全颠倒——这是无数个不规则作息时间造成的后果。

    半巫妖交给他们最基本的工作就是切断灵魂与**之间的联系。

    这是一切实验的大前提,同时也是让他们熟悉灵魂实验的好机会。

    目前使用的实验品是笼子里的小白鼠,但按照半巫妖的计划,他们会在这一年里受到一个试验品接受度的测试。

    假如斯内普没有问题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有排斥的话,就要做一些强化的训练了。

    毕竟灵魂研究的最终目的是自身。

    半巫妖看着黑发的魔药大师眼神迷离手指稳定的配置着新型药剂稍微有点担心,是不是最近休息的时间太少了导致这种状态的产生?

    魔药事故的后果可大可小……

    随后他决定放自家弟子一天假。

    “西弗勒斯,你该休息一下了。”

    半巫妖导师上前拿走他手里的容器,用魔力仔细的包裹好放在架子上。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黑头发的学徒在药剂离手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

    非常迅速。

    半巫妖微笑着走过去将他抱起来准备带到床上去,但是意外的在他脖子上发现了一小块淡红色的阴影。

    血吸类昆虫?

    半巫妖将人靠在自己怀里低下头打算仔细的观察一下侧颈上的伤痕,正常来说这种生物是不可能出现在城堡里的,亡灵气息足以让它们在接近之前就彻底死亡。

    所以如果真的出现的话很可能是什么珍惜变异的品种,很有研究的价值。

    狼人推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昏暗的灯光下,英俊的导师(情人1)正抱着自己的学徒(情人2)想在脖子上亲吻,魔药大师的眼睛闭着,嘴角还露出一丝笑意(睡得很满足)。

    他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并关上门。

    “莱姆斯,你醒了?”半巫妖抬头,“已经凌晨了,西弗勒斯他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接着研究,但我会把期限放宽一天,所以你最好也放松一下,月圆快要到了。”

    深觉自己干扰了别人美好计划的狼人闭紧嘴拼命点头。

    不过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移到了斯内普的脖子上——非常好,淡红色的痕迹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这可能是蚊虫叮咬的痕迹,”半巫妖好心的解释,“你身上有么?”

    狼人立刻摇头,同时用一种理解的目光看向希梅内斯,虽然这个借口无比拙劣,但我可以接受,斯内普恼羞成怒的时候很……

    “那么我就先带他回卧室了,明天让他多休息一下,他一定很疲惫。”

    狼人脸红,没做过不代表没听说过,同时他为希梅内斯的言行有点惊讶:爱情可以改变这么多?我以为希梅内斯一直是个很含蓄的人。

    半巫妖带着魔药大师回卧室了,留下思考明天要怎么无伤大雅的讽刺一下斯内普的狼人。

    第二天早晨。

    睡得心满意足神清气爽的魔药大师在餐厅碰到了兴致勃勃的狼人。

    “早餐含了什么刺激性物质让你这么兴奋?”魔药大师冷笑着看了一眼对面的狼人,发情期么?

    “早安,斯内普。”狼人不以为意的回答,这种对话模式每天都在上演,他早就习惯了,“你脖子上受伤了么?”

    “药剂喷溅的小伤痕也要向你报备还凸显我的愚蠢么?”魔药大师下意识地拉了拉领子,这只是一个小失误而已——谁都有控制不住睡眠**的时候不是么?

    这个理由更加拙劣。

    狼人在心里悄悄的说,斯内普——会有魔药事故?

    不过他依旧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已经知道那不是新品种生物的半巫妖微带失落的回到了桌边。

    “西弗勒斯,下回受了伤要先告诉我,”他密切的叮嘱着,“不要让我误会——不论怎么说,在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要的就是你。”

    使用老魔王百试不爽手段的半巫妖一脸期待的看着魔药教授。

    “我知道了。”魔药大师低沉的声音传过来,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激动或者欣喜或者受宠若惊之类的感情。

    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

    狼人有点拿不定主意是在这里看着魔药大师故作镇定的吃早餐好还是回避一下好让魔药大师挽救自己的舌头——他可不觉得焦糖布丁配着番茄酱会是一种美味。

    最后他选择了暂时离开,发掘乐趣并不急于一时不是么?

    半巫妖满意的给了黑发学徒一个早安吻,在额头上。

    这来源于铂金贵族,自从他能够时时刻刻的观察到小龙之后就明白怎样做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一个温柔的给儿子早安吻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的高大身影更有助于塑造形象。

    发现效果不错的半巫妖生搬硬套的结果很不妙。

    魔药大师迅速的躲开,然后用复杂的眼神盯了他两秒钟,接着非常纯粹的愤怒了。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低声的怒吼着,然后离开了餐桌。

    留下有些莫名其妙的半巫妖。

    很快半巫妖就决定好了今天的行程:去拜访一下马尔福庄园。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在老魔王和校长携手同游禁林的时候,很明显的忘记了一个人。

    藏在帷幕后的麦格教授……

    “阿不思!我再也不会管你的感情生活了!”

    by:看见第二天容光焕发教授和校长的mrs麦格

    困死我了tat,最近很忙,所以更新可能会不定时,希望各位大人海涵~

    鞠躬道谢——真的很对不起一直看文的大人们,最近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我努力……

    这个是13号的更新~

    希望大人们多给我提意见,那里写的不合适了一定要告诉我,比如剧情会不会太分散,语言感情有没有做作或者不到位……诚心的感谢各位大人~

    各位大人们的评论我15号再回复……明天继续奋战!

    我一定会回的!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