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56章 后遗症

    第二天出现在教授餐桌上的人都带着浓浓的黑眼圈——包括被临时聘用为魔药课助理的狼人。(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麦格教授向餐桌另一头挪动。

    “莱姆斯,西弗勒斯,昨天我看见你们和另一位先生在草地上谈话……”

    魔药大师毫不犹豫的冷笑着离席,连一丝听完的意向都没有。

    我绝不给任何人开口提起那件事的机会!

    他愤怒又心虚的想。

    狼人微笑,“斯内普他很在意这件事情,我想您能够理解这种……恩?”

    他本来想说羞涩,但觉得这种搭配实在太惊悚诡异,于是用一个暗含指代意义的音节来表达。

    随后狼人心情愉快的离开,通过希梅内斯他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过于狭隘了,这段日子也许是从新了解一些人的机会——尤其是斯内普。

    也许这就是希梅内斯的意思。

    留在原地的麦格教授疑惑起来:我只是想问下那套桌椅是不是通过变形出现的……难道昨天还发生了什么别的?

    昨天专心思考的麦格教授完全没有注意到巧克力场景——事实上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很少有人能精确的扑捉到每个动作。

    魔药大师有些烦躁,不论自己走到哪里都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吧,虽然听不清但这群小鬼还能有什么高尚的话题?

    于是三个学院的宝石数目再一次大幅下滑,奇怪的是老校长对此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只是对着自己的宠物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偶尔自嘲的苦笑一下。

    而铂金贵族则在从霍格沃兹回到庄园之后看见任何大型鸟类都无法有效地克制住自己嘴角的抽搐。

    半巫妖依旧出现在图书馆和寝室之间,那天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霍格沃兹诡异的平静下来。

    也许还是会穿插一些不错的小事件。

    情人节之后的第一个月圆,卢平在尖叫棚屋——这个他学生时代最熟悉的地方之一服用了狼□□剂,在他身边的还有记录效果的魔药大师、老校长及其宠物。

    狼人变身之后就熟睡了,第二天他就收到了老校长饱含怜惜的眼神以及魔药大师特制的生发剂一瓶。

    “我可怜的孩子,”老巫师将药剂塞进他的手里,“你在这几年里居然过得这么辛苦,如果你有什么压力随时可以到我这里来,不要问别的,你只要知道我这儿永远欢迎你就行了。”

    狼人看着如此真诚的老校长把疑问都吞回肚子里。

    思考再三他决定还是去问问斯内普。

    魔药大师的心情很不错,看起来像是在实验上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斯内普,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么?”狼人有些忐忑的问着。

    “特别?不,完全没有。”魔药大师看起来更加高兴了。

    “校长给了我这个药剂,我想它和狼□□剂不会发生任何冲突吧?”卢平小心的换了种方法。

    “拙劣的借口,”魔药大师不屑的冷笑,“如果你认为我没在里面下毒的话就最好喝掉它——我想你自己也不清楚一头没有毛的狼样子多么可笑,”

    卢平僵硬,然后带着生发药剂迅速逃走。

    魔药大师继续充满喜悦的挥动羽毛笔:

    “经过一个巧合证明,狼人的非自主变身前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个体,变身后的构成和人类有明显的差别,至少药剂吸收方面已经得到了证实——我大胆的猜测,在正常人类形态时受到的刺激会保留至月圆集中体现……”

    美好而甜蜜的春天飞快的过去,充斥着激情和渴求的夏日已然张开他的怀抱。

    半巫妖拿着书坐在湖边的草地上——自从情人节之后图书馆的人就变多了,尽管平斯夫人已经努力匡正了秩序,但总有些不安分的孩子。

    堂而皇之抱着□□坐在草地上的半巫妖看见了一头红发——同样念念有词的珀西·韦斯莱。

    “你好,希梅内斯,”珀西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他最近越来越注意平常的用语和仪态,整个方向都在向书本上描写的魔法部长靠近,“我听说你下个学年要请假?”

    半巫妖点头。

    “听我说,我认为这样很不好,也许你能够通过家庭或者别的渠道来补上这一年的课程,但和学校是有区别的,”珀西推推眼镜,“查理哥哥以前也给我讲过一些,但是到了学校我才发现这并不一样。”

    “谢谢你的关心,”半巫妖将书合起来放在膝盖上,“这一年我将和院长在一起,我想这些情况不会太严重。”

    “喔……那么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珀西下意识的拉了拉领子。

    虽说书上写着任何时间都要注意自己的仪表整齐,但是今天实在是太热了……

    随后半巫妖看见一把钥匙露了出来。

    他想起来还不知道对方对这份礼物的看法。

    “你对这份礼物还满意么?”半巫妖微笑。

    “礼物……”珀西低头看了看,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说,“这个配饰很别致,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我们要尽量避免过多的饰品,这会给人一种轻浮不可信赖的感觉……”

    “这并不是配饰,”半巫妖示意他暂停一下,看来珀西把那本书背的很熟,这段话出自第263页,不过他的出发点好像有些问题,“这是古灵阁的钥匙,我送你的礼物都在里面。”

    珀西很惊讶。

    “看起来你还没有去看,我衷心的希望它能令你满意,”半巫妖叹了口气,下回书写卡片的事情还是不要交给羽毛笔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一年三个月之后告诉我你的感受?”

    “我很抱歉……”珀西的脸红起来,有什么能比理解错误后自作主张的批评更尴尬的?

    “没有关系,”半巫妖表示谅解,“明天是我们最后一门魔咒学的考试,所以很遗憾我们就要等一年才能见面,本来我是很想见见你那两个弟弟的。”

    “你说乔治和弗雷德?”珀西皱了下眉头,“我真担心他们在霍格沃兹里的生活——那两个孩子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有创造力是件好事,”半巫妖反过来安慰珀西,“只要你做的够好他们就会自动效仿你的做法,不用过于担心。”

    决定在假期里继续塑造自己身为哥哥尊严的珀西点了点头。

    “嗨,希梅内斯。”塞德里克……恩,一与珀西完全不同的塞德里克跑了过来,他的袍子扣子全部解开了,露出一大片胸膛。

    “刚刚队长说下一年可以让我加入魁地奇球队了,”他微微喘着气将手撑在膝盖上,“真希望赶紧到下一年,这样我就可以拿到你的礼物了。”

    珀西咳嗽了一声。

    “呃……我不是说希望看见你尽快离开……”塞德里克敏锐的发现了自己的失误,“我只是一时激动,抱歉,你送我的礼物实在是太好了,我简直都克制不住自己……”

    “祝贺你,塞德里克,”半巫妖微笑,“这没什么,很可惜我不能看见你初次比赛的样子了。”

    “祝贺你,”珀西略带些矜持的伸出手,“我期待看见你精彩的表现,当然,格兰芬多才是最强的。”

    塞德里克捉住那只手摇了两下,“也许明年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他的笑容在阳光下很明亮,让半巫妖有种施展黑暗术的冲动。

    “希梅内斯,我会给你写信的,”他转头看着半巫妖,“一定要回。”

    “我想这可能有点困难,”半巫妖眨眨眼睛,“我所处的地方是不允许猫头鹰造访的,所以只能等到一年之后见面的时候谈了。”

    “你还住在那么隐秘的地方?”塞德里克有些惊讶,“我家只有在神秘人的时候会给自己的房子加上保护咒语,现在还会有人这么做么?”

    “我的原因和你并不一样,这只是为了防止打扰,”半巫妖解释着,“当你聚精会神做实验的时候有一只猫头鹰飞进来——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你爸爸看起来真不像是个经常做实验的人,看看斯内普教授,他们的区别简直是太大了。”塞德里克也坐在草地上,“我见过他一面,他看起来非常年轻,是一个真正的贵族。”

    “是的,你父亲也许在你们国家的魔法部里担任职务吧?”珀西问,“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合格而有成就的官员。”

    “珀西,我觉得希梅内斯的爸爸比你看的那些书要更优秀,”塞德里克看着慢慢变暗的天空,“要是你能让他给你讲讲这些肯定会受益良多。”

    珀西的眼睛明亮起来。

    “他只是一名学者,”半巫妖不得不强调一下,“和魔法部没有任何关系。”

    “真是令人惊讶。”珀西努力掩盖着自己的失望,“我还以为——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会想念你的,希梅内斯。”

    “我也一样。”塞德里克安静的微笑,在不谈及魁地奇的时候他是个很沉稳的孩子,看起来非常乖巧,“现在该去大厅了,看来今年的学院杯又是斯莱特林的,真是令人伤心。”

    可他的脸上一点儿难过的意思都没有。

    半巫妖的肩膀上停着老校长的金雕——它看起来瘦了一点。

    他们现在正呆在隐士城堡的某个空间里,面前的实验皿里充满了淡绿色的药剂,相貌英俊冰冷的金发青年正在其中沉睡。

    “这可符合您的要求,魔王陛下?”半巫妖调侃的问着,“或者要更年轻一些?”

    “难以置信……”老魔王在金雕体内自语,“我想应该是一模一样。”

    “那么闭上眼睛,我现在要开始分离灵魂,”半巫妖将金雕放在一边,这时候已经有仆役打开容器将那具身体抬了出来,“回忆一下你作为人类的感觉。”

    实验室里亮起了冰冷的红光。

    魔药大师现在正带着狼人从马尔福庄园赶向隐士城堡,希梅内斯的提前离开完全可以理解,但他还是对自己像是引导者一样的身份感到不满。

    四个月的相处让他已经能够在绝大多数时间内对卢平视而不见,每个月一次的狼□□剂不算难以忍受,但是!

    这个混蛋为什么总是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自己?

    自从……情人节之后,魔药大师就敏感的发现很多事情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包括那个整天把自己浸泡在奶油砂糖和蜂蜜中的老校长。

    他居然开始不吃诡异的甜食了!

    取而代之的是正常的糖分摄取和饮食。

    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能导致这种绝不可能出现的场面?

    还有身后的那个家伙。

    不得不说很多时间他都很诡异,这段时间他们连争吵都少了很多,寥寥的几次也总是对方先行退避。

    和以前那种强压愤怒的感觉不同,完全是一种理性的……

    理性?

    魔药大师唾弃自己的用词失误,狼人也会有这种东西?

    不过很快他就无暇思考这件事了。

    恢复到原来状态的半巫妖领着一个金发美男子向这边走过来。

    “西弗勒斯,这位就是格林,要接替你工作的人。”

    格林彬彬有礼的微笑:“很高兴见到你,斯内普先生,我很感谢你做的一切。”

    魔药大师发觉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有很大的偏差。

    “他会在这里暂住到九月,这段时间你可以向他请教一些东西,”半巫妖提醒自己的学徒,“他阅读过很多珍贵的魔药书籍,你不会觉得乏味的。”

    魔药大师的眼睛亮了。

    “莱姆斯,我先带你去看一下房间。”半巫妖带走狼人好让自己学徒能够尽情交流,毕竟魔药方面他知道的并不全面,这三个月的时间应该能让魔药大师得到满意的东西。

    “莱姆斯,后天就是月圆的日子,我想有必要先告诉你一些关于控制血统能力的要点……”

    据铂金贵族的抱怨来看,亚瑟·韦斯莱这些日子明里暗里不知道向他打听过多少次半巫妖的事情,讲话的神色喜悦激动却又带些怀疑。

    “肯定是邓布利多要他来的,”铂金贵族一脸晦涩的告诉魔药大师,“他对希梅内斯的兴趣大得要命。”

    不过魔药大师没时间听他诉苦,现在马上就要九月,他和那位老魔王已经相处了三个月。

    三次月圆的时间能干什么?

    至少能满足我们魔药大师的一点求知**,也能让卢平在变成狼的时候维持两三个小时的清醒自我意识。

    期间卢平不是没有对希梅内斯·嘉兰诺德行踪的疑问,但都被半巫妖轻描淡写的打发了。

    “那个孩子正在家里休息,其实他的身体并不算好。”

    然后狼人也乖乖的不再追问,只是为这淡薄的感情有点忧心。

    在将格林送走后——他坚持要从霍格莫德前往霍格沃兹,半巫妖提出了一个让两人吃惊的意见。

    “你们想去看看那个男孩么?”半巫妖的眼睛不带感情的盯着魔药大师,锐利的像要捕食的猛兽。

    两个人都在瞬间明白了到底是哪个男孩。

    “再过两年他就会到霍格沃兹上学,”半巫妖的嘴角挑起,“我想也许你们会好奇?”

    “开什么玩笑?”魔药大师想也不想的断然拒绝,他是学校的教授,不是幼儿园的保姆!

    就算那孩子长得和莉莉一模一样,他也不会去自找麻烦。

    “你是说哈利?”狼人琥珀色的眼睛看向半巫妖,“我……不用了。”

    半巫妖欣慰于自家弟子干脆的拒绝,同时为狼人的反应感到奇怪。

    “莱姆斯,你愿意说说原因么?”

    “他是……的孩子,击败了神秘人的小英雄,”狼人的眼神非常纯净,慢慢浮现出缅怀的神色,“校长告诉我,神秘人并没有死去,他总会回来的,到时候最危险的一定就是那个孩子。”

    “我不应该带给他任何未知的危险,也不应该将我的期望强加在他身上——”

    “最好也别养成他自高自大的性格。”魔药大师用一种藐视的姿态看向面前的人,“就像你纵容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一样。”

    卢平的手指颤动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回嘴,只是依旧执拗的说着:“我认为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机会,他总有一天会到霍格沃兹去,我会引导他——尽我所有的能力。”

    半巫妖点了下头,能够认清自己在孩子成长中的定位是难能可贵的。

    “神秘人……”半巫妖转而关心起别的事,“为什么这么称呼他?”

    “这……”狼人一时语塞。

    魔药大师难得的没有嘲笑他,他很明白黑魔王的可怕之处,如果不是卢修斯,如果不是……他想不出敢于背叛他的理由。

    “他可以找到所有敢于直呼自己姓名的人,”魔药大师的双眼冰冷下来,“然后杀死他们。”

    半巫妖微笑,但不打算在狼人面前说出自己具有相同能力的事情。

    “那么接下来的一年里,希望你们能协助我完成这个实验。”

    他走向那个永远都是漆黑的地下室。

    “关于灵魂形态的改变和整合。”

    霍格沃兹大礼堂。

    老巫师的肩膀上依旧停着金雕,但它很明显不太耐烦。

    自从放假——希梅内斯将它放还以后,它的脾气就变得暴躁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乖巧。

    也许真的是到了发情期?

    用咒语给它做过两遍全身检查的老巫师想。

    好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对头状态不佳,上个学期经常消失的福克斯又回到了校长办公室,堂而皇之的占据了老巫师的沙发。

    打住自己思考的老巫师看了一眼魔药教授的座位——空着的。

    新的教授格林还没有到。

    他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里慢慢扩大。

    地下热热闹闹的分院即将结束——韦斯莱家的双胞胎毫无疑问的分到了格兰芬多。

    看起来他们的气色很好,衣服也是完全崭新的样式——这个只在比尔上学的时候出现过,看起来他们的经济终于有所起色了。

    老巫师欣慰地笑,同时注意到那一群红头发们都整齐的盯着斯莱特林,仿佛想在里面找出什么人来。

    不过现在是自己讲话的时候了。

    老巫师慢吞吞地站起来,准备伸开双臂来做出一个欢迎的动作——就像他往常做的那样。

    “我——”

    他的话被突然打开的大门打断了。

    一个金发,脸部轮廓如阿波罗般英俊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您好,校长。”

    他步伐稳重,神态优雅倨傲,四周的烛光似乎为他增添了一层朦胧的光晕,看起来极度的不真实。

    “您的魔药教授格林向您致意。”

    作者有话要说:  黑暗术:制造出一片半径为20英尺的超自然黑暗。

    小剧场:

    某烟:为什么您走得那么早还是迟到了?

    gg:当然是因为我要安排一个震撼性的出场

    某烟:…………校长会欣赏经常迟到的人?

    gg:不,但是他称赞过我走路的姿势是非常有魅力的。

    某烟:……既然没有说是最……您还有别的选择吧……

    gg:最有魅力的姿势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作,而且需要一定的道具。

    某烟:#¥%……&

    关于盖勒特的人——鹰转化形态

    他原本的身体还在纽蒙迦德,半巫妖将它的灵魂放进了金雕的体内——鸟类的灵魂比较弱小

    在准备情人节礼物的时候是他去找半巫妖对他施展变形万物——将任何物体的形态改变为想要的样子

    然后在法术解除后将礼物送给老d

    所以曾经作为变形学教授的老d也没有发现金雕就是盖勒特

    现在则是半巫妖制作了一个身体为盖勒特换上,不过只是临时的。

    那只雕已经变回普通的雕了,所以没那么喜欢粘着老校长了……

    今天更新的晚了……捂脸,很抱歉,鞠躬——请各位大人原谅~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