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54章 情人节(上)

    “希梅内斯,今天是情人节,你说大厅里会变成什么样子?”拉尔夫斯和半巫妖并肩向着大厅走去,自从假期结束他就一副对圣诞礼物极为满意的样子,时时刻刻将那个名字挂在嘴边。(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情人节?这个节日……”半巫妖回忆着自己从书里看到的内容,“说法不一,为了纪念捍卫爱情的宗教人士、为宗教的严肃色彩增添人情味以吸引更多的信徒或者——宗教同化。”

    “这个节日和我们有关?”霍格沃兹里的学生都在十七岁以下,按照正常的繁衍生长周期,只有三个年级需要对此进行庆祝。

    至于教职员工……看来盖勒特要的东西是为今天准备的。

    半巫妖一边解释一边确定了老魔王来找自己要求暂时变成人的最终目的。

    “你说的……是情人节么?”拉尔夫斯满头问号,“这只是个向心仪的异性赠送礼物的节日,和宗教什么的没有关系吧。”

    “异性?”半巫妖反问。

    “想要成为情侣的话……”拉尔夫斯突然瞪大了眼,“抱歉,同性当然也是可以的,只是通常比较少见。”

    “如果是为了繁衍的话,确实应该和异性在一起,不过看来例外并不少。”半巫妖的嘴角拉起来,“我想今天会是有趣的一天。”

    看着那个笑容的拉尔夫斯觉得有点冷。

    老巫师一觉醒来,发现好像缺少了些什么。

    他转头看着被淡黄色光线笼罩的室内,然后发现平时都会飞过来打招呼的格林不见了。

    老巫师把睡帽从头上摘下来,难得的有点发呆,随后感觉到有风从窗外吹进来,米黄色的窗帘撩起一个角,放进初生的阳光。

    看来格林打开窗户飞出去了。

    平时如果不带着它的话,它总是能够打开窗户飞出来找到自己,然后停在肩膀上,矫健的身体出乎意料的轻。

    像这样的情况真是少见啊。

    老巫师慢吞吞的起床整理仪表,一会儿带着卢平去大厅吧,像这种节日人老了乐趣就少了很多啊……

    狼人在早上六点准时睁开了眼睛,但他没有动,而是放任全身摊平在柔软的床上。

    今天要去见斯内普。

    以前每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内心都会充满了愧疚和惶恐,然后迅速的转变成厌恶,在对上斯内普尖酸刻薄的态度时立刻爆发出来,让每次的谈话都不欢而散。

    这一切其实只是因为负罪感,他愧疚于自己当年没能阻止西里斯和詹姆斯的行为,同时为自己暗恋莉莉而感到罪恶。

    假如没有斯内普,假如自己的心思被发现了,那么……

    狼人闭上了眼睛。

    和他们在一起很快乐,他不想面对任何指责,不论是什么原因。

    其实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随后他停止所有的思考,直到阳光出现后才从床上弹起来开始洗漱。

    魔药教授在昏暗的地窖里缓慢的苏醒,感受着静谧的气氛,四周略带水气的阴冷空气和以往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情人节——往往代表着工作要比往常繁重一倍,那些心不在焉的小鬼会造成比以往多得多的事故,或者在宵禁的时间里偷偷溜出来约会。

    而那位伟大仁慈的校长显然认为应该纵容这些该死的荷尔蒙四处乱飞,于是巡夜的教授不仅要发现他们还要确保他们之中的一些不会弄出人命来。

    ——这可不仅仅是说笑。

    曾经有格兰芬多的蠢才选择在禁林的边上幽会,看来他也认同一捧美丽的月光价值高过于他只会浪费粮食的生命。

    魔药大师嘴角弯出嘲讽的弧度。

    禁林对格兰芬多总是有着奇妙的吸引力,起码十三年前就出过这种事……

    他眨眨眼睛,发现自己对莉莉的回忆居然变得如此平和。

    ——远不及想起那四个混蛋时的感情强烈。

    所有的事情都变的安逸美好,就算是最痛苦的地方也都能平静的回忆起每个细节,平静幸福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

    我会一直记得你,莉莉。

    他发自内心的微笑,用手背遮住下半部分的脸,缓慢的闭上眼睛,再次进入深沉甜美的黑暗。

    第一节没有课,也许今天我可以晚一个小时起床——看一看那些小鬼们在早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样子。

    两个人看似‘正常’的作息时间,两名习惯早起人的有意等候,让这四个人在八点的时候准时在大厅中碰头了。

    当他们从三扇门里走进来的时候,大厅中的空气瞬间险恶起来。

    “瞧瞧我看见了谁?莱姆斯·卢平……”魔药大师冷笑起来,“你是想到这里来靠些特别的手段发展些仆人么,恩?”

    “嘉兰诺德先生,你看见我的格林了么?”老校长愉快的眨眼睛,将有点手足无措的狼人丢在原地,“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它不见了。”

    卢平僵硬在那里,有些恐惧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慌乱,校长明明说斯内普从不到大厅来吃早餐!

    “让我想想,情人节——你出现的日子真是个好时候,”魔药大师大步的走近狼人,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甜蜜的低语,“不过要是妄想靠这一点把自己和野兽区别开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随后他带着一阵风走到教授席上坐下,用一种刻意放缓的动作吃着早餐,握着餐叉的手指修长苍白,浮出淡淡青色的血管。

    狼人的嘴唇咬得死紧,脸色迅速的苍白起来,但还是向着教师席走去——魔药大师的旁边今天多了一个座位。

    半巫妖感兴趣的盯着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气氛,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他们正面交谈,显然当小天狼星在的时候,魔药大师一般是不会注意到卢平的,不过一旦单独碰面,那什么都无法阻止魔药大师的嘲讽和冷笑了。

    不过半巫妖还是老老实实的走过去回答了校长的问题。

    “也许格林只是想去做点什么事情——我想您不会等太久。”

    半巫妖已经感觉到了盖勒特的灵魂波动,他在墙外徘徊了很久。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了。

    金雕·格林从门厅那里飞了进来,脚下系着一个暗红色的巨大包裹。

    最纯正娇艳的玫瑰颜色。

    一股玫瑰特有的香气随着它的移动铺满了整个大厅。

    “哇——哦————”

    大厅里的小动物全用敬仰的眼神盯着它飞行的路线,它轻巧的落在了老巫师和半巫妖中间的桌子上,用喙解开了脚上的绳子。

    包裹瞬间散开了,里面是一堆暗红色的盒子,大大小小的正方体中间掉下一张卡片,老巫师伸手拿起来,上面黑色的字体形状削瘦,转折凌厉。

    致我亲爱的阿不思:

    情人节快乐。

    你是我存在每一秒的意义。

    你忠诚的盖勒特

    老巫师的手抖了一下,暗红色同样散发着玫瑰香气的卡片滑落下来,半巫妖在它掉进牛奶杯前及时的伸手接住。

    “校长,请保管好。”半巫妖的眼神从一个个盒子上扫过去,纯黑,果仁,贝壳,朗姆酒……每个品种都有,难为他半夜两点还能搜集到这些东西。

    “谢谢你,嘉兰诺德,”老校长伸手拿过那张卡片,将它迅速的放到袍子内袋里,随后将目光不自然的移到那些大大小小盒子上,“没想到还会有人送给我这样一份惊喜,真是怀念我上学的时候啊……”

    “校长,不介意的话可以分我一块尝尝么?您在面对学生的时候总是那样的慷慨。”感受到老魔王那里传来的焦急感,半巫妖决定好心的帮他一把。

    “不行!”老巫师反射性的抽出魔杖将那一堆盒子都变小收到自己面前,然后才讪讪地笑着解释,“我的孩子,原谅一个老年人收到情人节礼物的心情——这些巧克力必须做检查,我想你也不希望因为一个针对我的恶作剧去找庞弗雷夫人谈心吧?”

    “没关系,校长,我相信您的魅力可以折服一切的阴暗的心思,这世间的一切在您面前都无所遁形,但是——”半巫妖背着盖勒特教他的话,用眼角观察着魔药大师和狼人。

    两个都目瞪口呆。

    “嘉兰诺德,”老校长突然开口打断了他,语气冰冷决绝,“我想你就要迟到了,对吧?”

    “不,校长,其实还很早。”半巫妖看了看大厅中的时钟,八点二十七。

    “那么我来向你介绍一下,莱姆斯·卢平,”老校长站起来向长桌那一头走去,“他想见一见你的父亲,同时我也希望这个荣幸能够降落到我的身上。”

    金雕在桌子上昂着头看着老巫师的背影,琥珀色的眼珠一动不动。

    只有半巫妖知道它的心里同时充斥着巨大的喜悦和哀伤。

    “你是希梅内斯的孩子?”卢平惊讶的看着小号半巫妖,“他看起来……”真不像是会有家庭的人。

    难以想象他也会恋爱结婚生子……尽管这么说很不好。

    早晨第一节没课所以来晚了的级长迅速发现了这边的奇怪情况。

    一个……打扮朴素的人和院长,嘉兰诺德以及邓布利多。

    事实上只要看后三个人站在一起就足够构成一幕悬疑剧了。

    搞不好还会是伦理剧。

    面无表情的级长想,同时勒令一个一年级新生让开些,以便自己能坐到最接近事发地点的位置上。

    “这么说希梅内斯可能六月才会回英国?”狼人沮丧的说,“谢谢你,小希梅内斯先生——介意我这么称呼你么?”

    “不,事实上,”半巫妖飞快的计算了一下下午的课程安排,“今天下午他会回来一次,也许会到霍格沃兹来。”

    魔药大师冷笑,表情阴沉。

    “我想他是要来看看院长的进度如何,”半巫妖立刻解释,“同时他也会很高兴见到你的出现,卢平先生。”

    魔药大师的脸色好看了点,但还是高高的挑着眉毛。

    “我很希望能见他一面,不论以什么身份。”邓布利多强硬的说,“很早以前我就有这种渴望,今天必须要实现。”

    “我想您可以通过院长来联系他,”半巫妖扫了那只金雕一眼,“卢平先生最好在地窖里等候,那么我先离开了,关于下午——父亲不会乐于见到我出现在他面前,所以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卢平先生。”

    说完他镇定的转身就走,无视老巫师不断变幻的神色和狼人有口难言的纠结表情,还有自家学徒的愤怒神色。

    你们大概会有很多年合作的时间,早一步磨合会比较好。

    半巫妖脸上微笑,脚下生风。

    级长开始迅速的整理自己获取的信息。

    尽管魔药教授的眼刀一直嗖嗖的向着这边飞过来,他还是坚持着听完了所有的对话。

    随后他发现事情很可能并不是他最初设想的那样,嘉兰诺德的父亲也叫做希梅内斯,并非是斯内普教授——这点从上回卢克伍德受伤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绝不是父子。

    而且刚刚很明显邓布利多正在用一种威胁式的语气表示一定要在今天见到他,斯内普教授的脸色则非常差劲——哪来的玫瑰花香味?

    标准的大马士革玫瑰味道,这可真是少见,毕竟它的外形并不是那么美丽,但内里蕴含的香味确实称得上是最好的,是送给哪个不漂亮的女孩子吧?

    级长向四周张望了一圈儿试图找到那位情场圣手,随后难以置信的将眼神定在了邓布利多的座位上——那些暗红色的盒子上散发出来的香气仿佛让他陷入了可怕的深渊。

    这——可真是送对人了……

    说不定八年前的事情我们都误会了,哥哥。

    级长的内心惊涛骇浪,也许邓布利多并不是想要追求斯内普教授,当时他毫不避讳的将那行字带在脸上招摇过市,这并不是一个在爱情中失利的人该有的正常行为。

    这些表现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邓布利多根本就是斯内普教授的情敌,他们竞争的对象就是嘉兰诺德的父亲,这也解释了开学晚宴上他们两个人一起失态的原因。

    级长在心里为半巫妖的‘父亲’鼓掌,连年龄跨度如此大的人都可以接受,想来区区外表绝不是他所在意的问题。

    大马士革玫瑰精油浸泡过的盒子只是用来安慰已经半只脚迈入坟墓的老校长的,而没有接到任何礼物的斯内普教授心情很不悦。

    至于那个陌生人,要找的人也是嘉兰诺德的父亲。

    这段感情可真值得玩味啊……

    级长思考着,据说下午的时候那位要来霍格沃兹?应该向家里报备一下,然后做些适当的接触,我们居然忽略了这样一个不动声色就能将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上的人,简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级长淡定的走向猫头鹰舍,现在必须抓紧每一点时间。

    前任魔王黯然神伤的站在桌子上,邓布利多好像完全忘记了那堆巧克力。

    但是他还记得自己。

    其实这就足够让人心满意足的了,不是么?

    老魔王酸涩的想。

    那几句话是当年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也就是决斗的时候说出来的。

    “阿不思,你现在已经是谁都知道的白巫师了,光明与正义的领袖,对吧?”

    “格林德沃,我只是来决斗的,如果我赢了,你就放弃你的计划进入纽嘉蒙德。”

    “你什么时候站到我的对立面上去了?为了保护那些孱弱的麻瓜来与我作生命的赌注么?”

    “现在就开始。”

    “看看,正义的白巫师连和我这邪恶的魔王多说一句话都不肯,是怕我把你污染了么?还是怕被我看见你心里的——”

    “除你武器!”

    …………………………………………

    “你输了,格林德沃。”

    “对,我输了,你知道原因吗?”

    “…………”

    “邓布利多,你的魅力可以折服一切阴暗的心思,这世间的所有秘密在你面前都无所遁形,但是你居然不知道我爱你?”

    “………………”

    “我知道你在愧疚什么,假如,当年你的妹妹没有死,你会和我站在一起么?”

    “……………………”

    “你背弃了我们的誓言,但我不会,你杀死了我们的曾经,但我一直认为它们还活着。”

    老魔王呆呆的回想着那一天的事情,他连用过哪些咒语都不记得了,但是阿不思沉默的时间有多久他都很清楚。

    他还记得从自己倒下之后他只和自己说过一句话。

    “再见,盖勒特。”

    黑魔王从来都是言出必行,他绝不会离开那座黑塔,尽管又要一个人漫长的等待。

    上一次他等了四十五年,然后他们决斗,一切都结束后,他叫过一声他的名字。

    这一次他等了四十三年,然后有一个人告诉他,我可以让你在不违背誓言的情况下去见他,你要试一下么?代价很简单。

    他答应了,但这次阿不思连一次自己的名字也没说出口。

    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你才能卸下身上沉重的负担,但我绝不愿意再加重它一丝一毫。

    “格林,我们走。”老校长换上和蔼可亲的笑容招呼着看起来有点呆的金雕,随后以和年龄极为不相符的利落动作收起那一堆巧克力,笑眯眯的向着校长室走去了。

    金雕赶忙飞到老校长的肩膀上,收拢翅膀开始眯着眼睛打瞌睡。

    留下狼人和魔药教授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大马士革玫瑰,花瓣太多太皱,绝不算是观赏玫瑰……

    我建了个群~~\(≧▽≦)/~啦啦啦

    群号107217386,各位大人要是喜欢半巫妖就加吧~可以在群里抽打我哪里写的不好和更新~身份验证:希梅内斯

    *****************************************************************

    咳咳,现在我要宣布三件事:

    1:今天是愚人节

    2:恭喜873087090大人,您是本文第2222个留评的人~于是幸运数字礼品是指定番外一章~除了河蟹什么都可以~~\(≧▽≦)/~啦啦啦

    括号里这一条是假的~仅供大人们一笑~(3:我要在这里剧透:本文下一章的走向是老魔王终于变回人形,奇洛同学由于家庭破产提早去接回了新魔王,新魔王被半巫妖感化决定立地成佛,接着对老校长一见钟情,级长同志见证情敌之间火花四溅的pk,然后官配不拆,lv继续人鬼情未了&脚踏两条船,马尔福夫人因为一个失误葬身火海,小笼包子成了单亲家庭,于是魔药大师终于下定决心邀请铂金贵族同居。

    半巫妖和狼人大狗在城堡里过着幸福愉快的日子……

    然后全文剧终,撒花~~\(≧▽≦)/~啦啦啦

    所以还有一章就完结了哦~对了,哈利和达力兄弟相亲相爱,一同上了那所贵族学校没有搭理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后续就米有了~)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