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53章 前夕

    圣诞节假期过得像飞一样快——对于魔药大师来说是这样没错,但看看卢修斯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多么难熬。(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小贵族也很难过,最近卢克脱毛的症状很厉害,经常一块一块的掉,本来就不喜欢它的父亲现在每天都怒瞪它,因为很多家具上都沾的有猫毛……

    魔药大师脸色红润的带着半巫妖回霍格沃兹去了,临走前告诉铂金贵族那瓶药剂是用来恢复身体青春的——但是对寿命没有任何影响。

    “这真是一项奇迹般的发明。”他由衷的赞叹着,“服用剂量我还在测算,但是你可以省掉所有美容用的药品了。”

    铂金贵族并没有什么很激动的表情,事实上他很不雅观的翻了个白眼。

    “老朋友,你还没想到这个药剂最有可能的用途么?”他慢悠悠的说,“除了那位即将接替你成为魔药教授的人,还会有谁如此欣喜于它的出现?”

    “这确实比任何伪装都有效,”魔药大师的语气还是很兴奋,“希梅内斯之前隐晦的提醒过我,单一的作用并不代表单一的效果,我赞赏的是它的奇妙配方而不是用途。”

    如果他这么说的话,那么拿出这个药剂所谋求的肯定比一个伪装多得多。

    铂金贵族不动声色地想,但是这对西弗勒斯不会有什么坏处。

    然后他以一个对友人的拥抱结束了这个精彩的圣诞节假期。

    早一步回到学校的半巫妖感受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信息。

    这表现在来往中包含赞叹和好奇的各种目光——也有很明显的敌意。

    卢克伍德同学在图书馆门前堵住了他。

    “嘉兰诺德,你送给我的圣诞礼物——你是认为我会脆弱的在决斗里收到危及生命的重伤么?”

    他尖声质问着,“你竟然看不起我!”

    半巫妖苦恼的看着他——四周有人围上来了。

    “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事实上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他斟酌着语句尽量不伤害到面前的孩子,“我真正的意思是……”

    “我现在就要跟你决斗。”卢克伍德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人后压低了声音,“一对一,不需要助手,只能使用魔咒,谁先丧失行动能力谁就输了。”

    “好。”半巫妖爽快的答应,向平斯夫人打过招呼后抱着一摞书跟卢克伍德向斯莱特林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里的椅子被粗鲁的拉开,腾出一块小小的圆形空地,卢克伍德和半巫妖就站在中间。

    “布雷辛顿学长,请你做我们决斗的见证人。”卢克伍德对一边悄悄出现的级长说,“并在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之前阻止我们。”

    半巫妖没有理会话语当中暗含的挑衅,他友好地向级长打招呼,“布雷辛顿学长,你好。”

    级长把还有点痉挛的右手缓慢的收回袍子里,然后微笑着向半巫妖打招呼,“你好,嘉兰诺德。”

    “那么,注意,我说1、2、3然后就开始,我会在危险的时候及时的阻止你们。”级长抿着嘴唇说,“其他人退开。”

    卢克伍德诧异的看了一眼用左手持魔杖的级长,他是左撇子?

    拼尽全力终于赶在假期结束前将全部书籍抄完以至于右手肌肉疲劳过度的级长忽略了那些好奇的目光,他喊出口,“1—2—3——开始!”

    卢克伍德立刻跳开原地,嘴里清晰快速的念出咒语,“除你武器!”

    为了这场决斗他在家里苦练了整整一个假期,从父亲那里得到了许多经验,当然,身上也加了不少伤痕。

    我跟你是在同一个等级上的,嘉兰诺德。

    他咬着牙想。

    半巫妖迅速让开了这个威力强了不少的咒语,这个假期下来他进步不小,看来那份礼物给了他不小的刺激。

    一个可以称之为优秀的幼年普通操法者到底能够支出多少魔力,现在可以做一个平均对比值了。

    半巫妖总是以很微妙的距离躲开各种各样的咒语,那种悠闲轻松的感觉可以让任何一个对手抛弃所有的修养向他全力进攻。

    级长赞赏的看着这一场决斗,卢克伍德的魔咒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虽然他掌握的咒语还很少,但是组合的次序很值得称道,而嘉兰诺德……

    与其说他是在决斗,倒不如说是在观察和测试。

    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用出一个咒语。

    卢克伍德的眼睛有些泛红,他在一个咒语的间隙中大喊起来。

    “嘉兰诺德,你为什么不攻击我?”

    因为你还没有到极限。

    半巫妖微笑,但不准备说明理由。

    这场单调而残酷的决斗持续了很久,最后精疲力尽的卢克伍德被一道火焰贯穿。

    级长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他的瞳孔微微扩散着看向睁大眼睛倒下的卢克伍德,这场战斗结束的是如此突然,他本以为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情况——两名一年级的新生而已。

    虽然后来卢克伍德使用了一两个杀伤性比较强的黑魔法,但很明显他并不具备击中嘉兰诺德的能力。

    但是……

    卢克伍德茫然的看向天花板,一道火焰穿过了他的身体,强大的冲击力带的他跌倒在地上,奇迹般的并不疼痛,只是一股麻痹的感觉慢慢的传上来。

    半巫妖走过去将他扶起来,说话的语气依旧充满着笑意,“卢克伍德,我说过你会需要我的圣诞礼物的。”

    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安静得吓人,所有人都张口结舌的看向中央。

    级长这才奔过去进行检查,卢克伍德的外表一点伤痕也没有,连袍子上的线头都没有开,但那道火焰确实穿过了他。

    “卢克伍德,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级长和半巫妖一起将他扶起来后焦急的问。

    “我……”卢克伍德张开嘴,突然吐出一口黑色的液体,一股焦糊的味道慢慢的散发出来。

    “布雷辛顿学长,他现在需要去圣芒戈休养一个月,”半巫妖善解人意的解释,“不会有太大的痛苦,只是需要调理一下。我可以……”

    “出什么事了?”魔药大师低沉的声音响起。

    “斯内普教授!”级长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大喊,“卢克伍德和嘉兰诺德决斗时受了伤……”

    魔药大师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无踪,他大步上前检查着卢克伍德的情况,一系列的咒语光晕洒在他身上。

    “教授……咳咳……”卢克伍德每一张嘴就吐出更多的黑色血液,他害怕的眼睛里浮上了一层水光,“我会……死么?”

    “闭嘴,你不会有事。”魔药教授的眉头拢的很紧,他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粗鲁的塞到卢克伍德的嘴里,“喝下去。”

    然后他一把抱起孩子有些瘫软的身躯,从壁炉回到魔药办公室再转到圣芒戈。

    在冲入大厅之前他的袍角被半巫妖拉住了。

    “他忘了拿这个。”半巫妖递过来一张圣芒戈高级病房手续。

    魔药大师冰冷的看了半巫妖一眼,随后拿起那张纸快步离开了。

    半巫妖立在原地笑了一下,这个情绪波动是愤怒?

    晚餐的时候魔药大师回到了地窖。

    圣芒戈的医师告诉他卢克伍德的身体内部有严重的灼伤,许多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是因为处理的及时,只需要在圣芒戈注意个月就可以完全康复,不会有后遗症。

    疲惫的魔药大师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龙舌兰来舒缓一下高度紧张的神经。

    但他的酒杯还没有碰到嘴唇,就被边上的一只手拿走了。

    他转头瞪着造成这一系列事件的罪魁祸首,半巫妖不以为意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今天是怎么回事?他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魔药大师稍微冷静些的情绪又爆发出来,他低声的怒吼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既然答应了要认真对待决斗,这种程度的后果他就应该考虑过,”半巫妖的眼睛挡在水晶杯后面,语气平稳无波,“我已经将咒语的威力降到最低,不然他不可能还活着。”

    “可是他并不知道你是这样的,”魔药大师忍住想要抢过水晶杯狠狠摔碎的冲动,“这对他不公平。”

    “西弗勒斯,力量面前,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半巫妖将水晶杯放在小几上,再加上半杯琥珀色的酒液,手指稳定不带一丝动摇,“我以为你在十年前就能明白,年龄不能构成任何借口。”

    “决斗最差的结果是死亡,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然而认真对待的人付出的代价总是比较小,”半巫妖用三根手指拿着杯子旋转,“这不是责怪我的借口。”

    魔药大师颓丧地低下头,伤害孩子绝对不是正确的行为,但是……

    “而且卢克伍德已经妨碍过我好几次,我不希望以后还会听到有人提出这种请求。”半巫妖喝干酒,将杯子塞到魔药大师的手里,“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状况,在提醒你一点,这次的事件只是个意外。”

    然后他毫无愧疚的离开了。

    魔药大师随手将杯子扔到墙上,从碎裂声中勉强找到了些冷静。

    现在应该去向邓布利多解释了。

    邓布利多在了解到这只是一次决斗失手之后笑眯眯的找来半巫妖谈谈。

    “嘉兰诺德,请坐。”老巫师热情的招呼着,“想要什么甜点?”

    “随便就好,谢谢您,校长。”

    “听说你前天和卢克伍德先生决斗的时候出了一点小事故?”老巫师推过来一碟子星星状的糖果,又倒出两杯热牛奶。

    “是的,由于我的咒语失误伤害到了他,我很抱歉。”半巫妖从黄色星星开始吃,“幸好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能问一下你当时用的是什么咒语么?听说他的威力很强大。”老巫师透过镜片眨眨眼。

    “那是我父亲告诉我的,这个咒语不会破坏外部,只会将内里的东西焚烧一空,”半巫妖也冲他眨眼睛,顺便对比出过了一个圣诞节老巫师的点心甜度又上升了3.1个百分点。

    “你父亲经常使用这类咒语?”老巫师还是挂着笑容,可声音里已经带上了点探究的味道。

    “是的,通常这个咒语用来采集东西的某一部分,比如说外皮。”半巫妖微笑,这是个很常用的咒语,省去了抽掉皮肤的工序,他曾用这个做出三本完美的人皮书和各种卷轴。

    “皮肤?”老巫师问,“你们需要这些皮肤……”

    “用来书写,生物的皮肤含有魔力,这里使用的是羊皮不是么?”半巫妖反问,“您觉得这个咒语很危险?”

    “看起来的确是这样不是么?”老巫师也吃掉一块糖,“我只是希望孩子们不要受到伤害,幸好这回没有出问题。”

    “我的魔力还不足以将他击成重伤,”半巫妖泰然的回答,“他不会有事的。”

    点点头,老巫师不再在这个话题上打转,“我听西弗勒斯说,你的父亲想要做一个大型实验,所以他要请一年的假,你可能也会?”

    “对,但是请不用担心,课程我会补上来的,我愿意在返校的时候接受。试来证明我可以就读原来的年级。”半巫妖有些愉快的回答,本来以为西弗勒斯会因为这件事给他添了麻烦而拒绝帮助实验,但现在显然不是。

    “那很好,那很好,”老巫师笑了,“其实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想要问你,西弗勒斯说他已经找好了接课的人选,是你父亲那介绍来的,他也不知道是谁,那么你知道么?”

    看着老巫师狡黠的眼睛,半巫妖转头瞄了瞄他腿上的金雕,“我记得您说过您的好友和这只鸟儿同名?”

    “对?”

    “那真是巧极了,”半巫妖意味深长的眨眨眼,“接任院长的人,和您现在给它起的名字相同,他也叫做格林。”

    老巫师呆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看向腿上的金雕。

    “而且而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您的宠物可能偶尔会变得有些烦躁,”半巫妖继续说着,“因为他到发情期了,所以有时候会不可理喻。”

    老巫师和金雕的身体都是一僵。

    “如果父亲还有什么要转达的,我会再来找您。”半巫妖敏捷的溜到门口,鞠一躬之后开门溜走。

    此后一个月老魔王都没有对半巫妖说过任何话,只是有些复杂的感情波动不时传过来。

    莱姆斯·卢平在绕了欧洲一圈之后回到了伦敦,随便找了家麻瓜酒店住下,他开始思考今后的去向。

    这七年半中他经历了很多原本完全不了解的事情,同时也清晰的认识到狼人身份给他带来的影响,月圆之后他的身上总是会添上新的伤痕,而且他也明白了当初的自己想法是多么可笑。

    只想到用自己最害怕的东西惩罚自己,却没考虑到这有可能会伤害别人,尤其是人迹罕至的地方逐渐减少的时候……

    而且他一定要去向小天狼星问个清楚,为什么当年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希梅内斯的宝石早就丢掉了……

    狼人有点呆的看着面前的电视机,里面演着一部吸血鬼片子,蝙蝠满天乱飞,吸血鬼的脸色苍白得惨不忍睹。

    蝙蝠……?

    斯内普!

    他们的关系很不错,而且那段时间希梅内斯还和他一起住在马尔福家里,如果去问斯内普应该可以找到希梅内斯的居住地点。

    马尔福在战后申辩的时候脱离了食死徒的身份,那么斯内普应该也没事,走之前他还在霍格沃兹当教授,报纸上也没有看到和他有关的消息。

    狼人站起身来,准备现在赶到霍格莫德通过那里的壁炉前往霍格沃兹。

    晚上九点——虽然时间紧了些,但邓布利多校长应该还没有睡,如果等到白天的话可能就连不上了,只有校长室的壁炉才会连接到猪头酒吧和蜂蜜公爵。

    出门之前狼人又看了一眼墙上的多功能挂钟,惊讶的发现九年前的今天他也是这样赶着去见希梅内斯。

    真是个巧合。

    狼人微笑着出了门。

    “莱姆斯?”老校长惊讶的看着壁炉里的人,“我的孩子,你居然会在这种时刻出现在我面前!”

    他敏捷的将人从壁炉里拉出来,“坐在这儿,要来些点心么?”

    向壁炉那头的人道别后,狼人顺从的坐下,充满怀念的看着这间很久没有来过的办公室。

    “邓布利多校长……”狼人想起了以前到这间办公室来的原因,大多数时候是詹姆斯和西里斯两个人又闯了祸,然后他们四个人一起到这间办公室老老实实的解释原因……

    到了这里,他才有一种真切的‘到家了’的感觉。

    “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搅您,斯内普……还在这里么?”狼人轻声的问着,仿佛不想惊动什么一样,“我想问他一个人的住所。”

    “没有关系,孩子,我这里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老人观察着看起来沧桑了很多的狼人,“他当然还在这里,不过这会儿不太方便去找他,他一定是在做实验……你知道他有时候讨厌被人打扰。”

    “不,我不着急,”狼人慢慢的说,“事实上我还没做好准备。”

    “你看起来经历了很多事——可以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么?”老校长慈爱的看着他,眼神充满鼓励和包容。

    “我想找希梅内斯——他和斯内普的关系好像很不错,”狼人微微的摇了下头,“我本来就准备明天去找他,今晚可以让我在霍格沃兹待着么?”

    “明天……”老校长突然富有深意的笑起来,“霍格沃兹欢迎每个孩子的探访,我想你明天还会见到一些很令人惊讶的东西,请允许我这个老人暂时保有这个小小的秘密吧。”

    他抽出魔杖在墙上点了点,随后一扇门出现了。

    “今晚先在这里休息吧,孩子,”老巫师对狼人说,“你明天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于是有着微微疑惑的狼人带着不多的行李进了房门,虽然仍旧对第二天的会面有些不安,但是却很快就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恩,今天的更新~然后先去吃饭,各位大人的评我稍晚回复~

    希望大人们看得高兴!

    ps:上一章只有feiyewu1982大人注意到了半巫妖的姿势么?

    本来我还想说有没有人会问为什么半巫妖不直接释放静音结界而要捂住l爹的嘴让他释放呢?

    唔……是我写的太隐晦了么?

    对了,(工力)这个字……也被口了……我上章被口了二个……

    倒地不起中……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