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52章 教育方法

    圣诞节当天,半巫妖悠闲的坐在小会客厅中,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盘刚出炉的姜饼,铂金小贵族坐在他的对面,认真严肃的听着每一个字。(下载楼 wwW.xiAZAiLOU.CoM)

    “我见过无数身份高贵,可称之为真正贵族的人,他们都有些共同的特点,”半巫妖靠在扶手椅上慢慢的说,“气质内敛,举止得当,态度谦逊,懂得适时的退避以及一种**的气质。”

    小贵族点了点头,适时的向半巫妖手边送上一杯红茶。

    “身份高人一等就代表着拥有高人一等的能力,他们通常能支付一般人支付不起的代价,想要获得认可,就先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半巫妖满意的点了一下头,“这种信心通常建立在能力上,坚信自己能够处理好所有的考验,面对任何棘手难缠的对手都游刃有余。”

    “他们深信自己一个人就能够代表家族中所有美好的品质,每个成员都是一个姓氏完美的衍生和象征,家族的荣耀终于一切——包括自身的利益。”

    “尽可能的结交更多的朋友,但绝不惧怕与任何人为敌,面对有求于你的人时可以彬彬有礼的高傲,不过小心谨慎的态度绝不会是错误的选择。”

    半巫妖停下来喝了一口手中的红茶,“德拉科,高贵是一种刻骨的气质,不是对语调和神态的简单模仿就可以做到的,它需要时间的积累。”

    小贵族的脸上立刻浮上两朵红云,他略带恼怒的看了半巫妖一眼,随后心虚的别开眼睛点了下头。

    半巫妖装作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继续讲着,“你的父亲做的很好,在面对他人的时候分清必要的界限,有一些话不可能在普通人面前说出口——所以如何选择朋友非常重要。”

    说到这里他突然抬起眼睛看了一下落地窗外的树丛,那里的树叶在微风下簌簌作响,然后半巫妖的嘴角拉出一个弧度。

    德拉科好奇的看着对面的反应,忍不住想回头看看窗外到底有什么。

    “德拉科,今天就先到这里,你可以去找西弗勒斯了。”半巫妖及时的叫住那个小脑袋,将一边的姜饼递过去,“拿上这个。”

    疑惑不解的小贵族乖乖的带着盘子向地下室的方向走去,希梅内斯先生的要求一定要遵守,这是妈妈叮嘱过很多遍的。

    不过那个方向到底有什么呢?

    等到孩子的气息消失在地面上,半巫妖才挥了挥手,一个透明的幽影从窗外毫无阻碍的飘了进来。

    “卢修斯怎么样了?”半巫妖带着些笑意的问,“说说他的行动。”

    如果不移动就无法看出存在的幽影声音像是沙砾摩擦般刺耳,“他在书房里坐着,看起来已经平静下来了,但是仍然不够愉快。”

    “我知道了。”半巫妖示意幽影离开,自己站起来向地下室走去。

    “德拉科,现在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处理雏菊根,长度要控制在均匀的一英寸。”魔药大师一边处理着手上的材料一边吩咐铂金小贵族,“然后注意一下药剂的颜色,当它变成紫罗兰色的时候加入雏菊根。”

    “好的,西弗勒斯叔叔。”站在一个台子上,额头有些渗汗的小贵族回答,手下均匀的将雏菊根分成小段。

    “后面的程序我想你自己可以完成?”魔药大师注意的听着身后的动静,“注意搅拌时的魔力稳定和力度。”

    半巫妖进入地下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场面,黑袍的魔药大师用严厉而带着些欣慰的目光注视着动作生涩的孩子,不时出声指点一两下动作要领。

    西弗勒斯看起来更有做父亲的天分。

    半巫妖微笑着,一味的宠溺是不会促进成长的。

    有时候虽然能认识到,但却下不了手去做,这样可不行,卢修斯。

    晚饭后铂金贵族选择继续窝在书房里独自品味复杂的心情。

    他很清楚,孩子总是会长大的,但是现在小龙才八岁,他需要接触这些东西么?马尔福家的继承人应该享受愉快的童年,等到十一岁进入学校的时候再学习这些也不迟不是么?

    他苦笑了一下,这些理由连自己也无法说服不是么?

    其实就算希梅内斯不提出来,新年之后他也会要求小龙开始学习这些东西,但是经由别人来提醒,总会想要再反驳一下。

    虽然很明白这是正确的选择,但是情感上却没那么快的接受,甚至需要别人来提醒自己这个事实,这几年过得太顺利了……

    他自嘲着倒在椅背上,回忆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父亲也是这样极为严厉的要求着自己,每天里最轻松也最期待的时间就是下午茶的时候父亲为自己讲解的那段时间。

    ——“卢修斯,贵族代表着一个人就可以承担其姓氏的重量,让所有的人看见他都会赞叹这个姓氏的光辉,然后再允许那些被你选择的人进一步了解你,至于其他的人只要看见这一层就足够了。”

    ——“不要让过多的人了解你,这只会削减你的形象,但有时候那些自诩为了解别人的家伙往往会失败于这一点,学会利用人的弱点——怯懦、自大、自卑,这些都是我们有力的武器。”

    ——“我们崇拜力量,但决不在力量面前低头——家族高于一切,任何时间都要维护马尔福的光辉,个人的生命、尊严都只是家族的一小部分而已。”

    ——“你喜欢巫师棋?”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卢修斯。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单纯的将它当作一个游戏,要善于从各种地方学习,高傲只是伪装的表象,面对真正的智慧和能力,任何人都该匍匐。”

    ——“刚开始双方的实力等同,你选择的对手至少要具备这一点,不要降低自己的格调……随后抢先一步控制棋局,判断出对手的意图,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说起来自己一次也没能赢过父亲。

    铂金贵族微笑着想,自己生命中虽然没有纳西莎那样作为‘母亲’的角色,但父亲已经给与了自己足够多的东西,对比一下自己……

    还真是差得很远。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半巫妖推开门安静地走进来。

    “夜安,卢修斯。”他微笑着站在那里,丝毫不为强行抢夺别人作为父亲的权利而羞愧,“今天是我自作主张,但这并非错误的。”

    铂金贵族瞪着他,他从没指望过这个任性干涉他人家务事的雇主来道歉,但是对方那种无奈的语气为什么让他觉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虽然我擅自向你儿子提前灌输了一些观念以至于夺走了少许你的小乐趣,但是这绝对是个好选择,”半巫妖自发的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并示意他拿些饮料过来,“想想你在他心中的形象,他只会对你亲自启蒙感到战战兢兢,然后生搬硬套——我想你已经注意到他对你的模仿了,只有外在是不够的,但是你说不出口。”

    铂金贵族面瘫状唤来家养小精灵要求一瓶龙舌兰,希梅内斯说的没错,自己确实开不了口——本来是准备等到小龙吃了亏再纠正的,而且……

    那孩子这个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自己也很享受那种被全心全意崇拜着的感觉。

    半巫妖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顺利的从眼神中读出铂金贵族已经跑马了的思想。

    “这个假期结束后我就不会再插手了——事实上,我是注意到你的老对头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不斐的成果,韦斯莱家的孩子已经有着进入魔法部的意向了。”

    “韦斯莱?”铂金贵族不屑的轻哼,“这只是因为魔法部有免费的工作制服而已——可以穿着上街出门的那种,况且查理·韦斯莱已经六年级了,有这种想法再正常不过了。”

    “不,是珀西·韦斯莱,现在二年级。”半巫妖平静的说,“他已经很自觉的开始向前人学习经验了,比如说那位有史以来最杰出的魔法部部长。”

    铂金贵族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我和他的关系不错,这次圣诞节他送了我一本手抄书《想象不到的食材》。”半巫妖眨眨眼睛,那本书很薄,出乎意料的是珀西的字写得不错,适合在各种文件上签名——以一个严肃认真的律师身份,相对于华丽过分的卢修斯的字体。

    铂金贵族还在为韦斯莱家族的突破性形象感到震惊,“他们家居然还会有对政治感兴趣的细胞?我以为红头发都是怪胎——比如说想方设法的改造麻瓜物品。”

    上回在魔法部碰面的时候他居然在夸耀自己成功改装了一辆麻瓜汽车,还用得意的眼光到处乱看,根据秘偶的回报,不过是一辆破烂福特而已,自己车库里的一辆保时捷可以换他一百台!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被缓慢麻瓜化的铂金贵族自鸣得意得想,把自己父亲关于对手选择的建议抛在了脑后。

    半巫妖隐秘的弯一弯嘴角,已经习惯使用一些机械或电子产品的卢修斯对普通人类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成见,但他确实很善于学习,也将自己的不屑掩藏的很好。

    有能力就有资格高人一等。

    “好了,我来送你一点额外的圣诞礼物,也算是对你的小小补偿,”半巫妖放下杯子站起身来,“长期有效。”

    他念出一个咒语,面前出现了一面一人多高的镜子,鎏金的边框上刻饰着繁复的花纹,中间是一块巨大的水晶面,现在看起来是透明的。

    “观察者之镜,我自创的法术,”半巫妖让镜子漂浮到铂金贵族面前,“你的魔力不够施展这个法术,但有限制的使用还是可以的,给我一样你的贴身物品,我把这个法术附在上面。”

    铂金贵族狐疑的掏出一块怀表递过去,这看起来是个单纯的观察法术,不过……“有什么限制?”

    “你只能观看到和你有着极为强烈感情联系的人,但我想这应该也够了。”半巫妖开始在怀表上勾画,“想想德拉科?”

    铂金贵族看了下表,九点半,德拉科现在应该刚洗完澡回到卧室准备睡觉了。

    面前透明的水晶突然朦胧起来,然后慢慢的显出一副极为清晰的影像。

    只穿着睡衣的小贵族抱着变形猫宠躺在床上,头发还有一点湿漉漉的感觉,正在亲昵的玩闹。

    铂金贵族立刻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镜子里了,他聚精会神的观察着里面的每一个细节。

    “卢克,我今天成功的做出了增龄药剂,西弗勒斯叔叔说不错呢。”德拉科对着同样小小的猫咪说。

    “主人很有天分,那位先生很高兴,”猫咪伸出小爪子拍拍小贵族的鼻尖,“虽然表面上看不太出来。”

    铂金贵族嫉妒的盯着那只猫——德拉科每晚都抱着它睡!

    不过同时他心里还有一点愉快的感觉,一点点而已,而且绝对不是因为那只猫的名字和他的有那么一些微妙的相似之处。

    卢克,luc……好吧,其实不只是一点相似之处。

    想起自己装作不经意的询问那只猫名字的时候德拉科脸红起来支支吾吾的样子,铂金贵族没注意到自己的嘴唇正在弯成一个向上的弧度。

    “卢克,你说父亲为什么总是对我那么冷淡呢?”小贵族带点苦恼的轻声问着,“他是对我的……模仿感到不悦么?”

    “相信我,他绝对不会这么想的,”猫咪很诡异的做了个笑的表情,“至少现在不会。”

    铂金贵族的眼角一抽。

    “今天希梅内斯先生告诉我,这是父亲希望我快点**的表现,”小贵族闷闷不乐的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和蓝斑小猫鼻尖对着鼻尖,“我有点难过……父亲总是离我很远的感觉,但是我很希望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结果做错了。”

    “哦,主人只是没有注意到,其实你的父亲他是个外表看起来冷淡内心十分火热的……”

    “给我闭嘴!”铂金贵族禁不住低声怒吼,然后再下一秒他发现自己的嘴被一只手捂住了。

    他回了一下头,正对上半巫妖近在咫尺的脸。

    半巫妖右手捂住他的嘴,左手从身后伸过来将怀表放入袍子内侧的衣袋里,然后向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镜子里的小贵族抬起头来张望了一圈儿,疑惑的询问着面前的猫咪,“卢克,我好象听见父亲的声音了,你听见了么?”

    铂金贵族马上明白过来,伸出手释放了一个单向静音结界后向半巫妖示意。

    半巫妖松开了手,微笑起来,“法术的启动咒语是ulier,你可以向镜子对面传递声音,但别的还不行。”

    铂金贵族胡乱的点了下头之后又看向镜子里。

    “可能是我听错了……”德拉科有点安心又稍微有点失望,“你刚刚想说什么,卢克?”

    “哦,我的意思是,很多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猫咪的眼睛不自在的转了下,“假如你每天晚上能忍住不睡着的话就可以看见很多事情了。”

    “忍住不睡?”小贵族好奇的追问。

    “嗯,你的父亲其实很疼爱你,比如说会在晚上过来给你盖个被子什么的。”猫咪如释重负的说着。

    铂金贵族的眉头稍微放下来了点,很好,看来这只猫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知道这件事啊,”德拉科歪了下头,“有时候我半夜会迷迷糊糊的醒一会儿,感觉到有人给我盖被子,还会给我晚安吻,就是睁不开眼睛,但是卢克,那个是妈妈,你记错了吧。”

    “妈妈?”

    “嗯,我第二天早晨去问妈妈的时候她说那是她,”小贵族眨眨眼,“父亲怎么可能半夜到我房间里来呢?”

    铂金贵族在心里泪流满面,纳西莎,你……

    “妈妈说,父亲白天很累,所以一到晚上就睡得很熟,被吵醒以后会很可怕,所以我都不敢去给父亲早安吻了。”小贵族遗憾的说,“我记得以前父亲会很高兴的……可能是不愿意对我发火吧。”

    猫咪在心里向马尔福夫人竖大拇指。

    这个是贵族教育的需要没什么好奇怪的父亲本来就应该十分严厉母亲应该温柔似水我有什么好抱怨的……

    感觉心碎的铂金贵族念叨着安慰自己,但是内心的复杂感情却不断膨胀。

    半巫妖则回忆着见面次数不多的马尔福夫人,并且升起了一点难得的惺惺相惜之感,能发掘到这种乐趣的人实在太少了……

    “那……可能是我看错了,”猫咪企图转移话题,“今天晚上还要么,那个?”

    “嗯!”铂金小贵族的脸颊上迅速窜上一抹红晕,但他仍旧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还?

    铂金贵族立马收回了注意力,这只该死的猫对德拉科做过什么?

    猫咪慵懒的拉了一下腰身,然后迈着轻巧优雅的步伐走到床边跳了下去,就在蓝灰色身影消失在视野中的瞬间,一个卢修斯出现在镜子里。

    铂金贵族瞪大了眼。

    ‘卢修斯’微笑着坐在床边,看起来完全没有平时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他张开双手微笑。

    “小龙?”

    床上的德拉科欢呼一声扑向那个温暖的怀抱,“爸爸!”

    半巫妖略带同情的拍了拍铂金贵族僵硬的肩膀,然后从他身边绕到门口,“卢修斯,你知道么?我在学校的时候有人送了我一包礼物,据他说是英国最普遍的零食之一,叫做比比多味豆。”

    铂金贵族有点茫然的看了他一眼。

    “大概在四年前,我曾说过希望你能带给我一些最基本的巫师食品,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一次也没有。”半巫妖意味深长的微笑,随后关上了书房的门。

    铂金贵族的意识自发的回忆起四年前半巫妖突然喜欢上了试吃奇怪食品的日子,凡是不合他心意的东西统统被丢给自己,后来发展到喜欢看着自己试吃的惨剧……

    像是多味豆这种集运气和挑战一体的物品,铂金贵族绝对不愿意以身试法,隐瞒一下不知道市场行情的半巫妖也是很正常的……

    谁知道他碰上这么一个小心眼儿的家伙呢?

    铂金贵族神色复杂的看着镜子里那一幅父慈子爱的场景,思考着明天是不是向魔药大师要上一瓶脱毛剂。

    ——猫用。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了……今天检查结果出来了,电脑硬盘坏掉了呜呜……

    晚上吃完饭光速跑去买了硬盘,重新做了数据恢复和系统,十点钟才回来

    卡巴斯基更新好慢……先把星期五的那一章发出来,对不起各位大人……

    后面我会补回来的~所以这两天更新可能有点不定时……

    鞠躬,谢谢各位大人!我去下各种东西了……晚些回复大人们的留言~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