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44章 流逝的时间

    半巫妖回到了马尔福庄园,现在是验收追随者能力的时间了。(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

    半巫妖安静的穿过长长地走廊向着唯一还有灯光的书房进发,脚步落在厚厚的地毯上没发出一点声音,现在已经是凌晨了。

    半巫妖想起白天铂金贵族不顾魔法部里的乱摊子和食死徒之间惊慌的询问先去找魔药大师的情形,嘴角慢慢的向上弯起。

    如果你能抓住第一时间处理善后事宜的话,本来不用这么忙碌的。

    但是那种情绪波动令人非常愉悦,温暖柔和。

    半巫妖推开了书房的门,却没看见铂金贵族的身影。

    他有些略微诧异的绕过堆着高高资料的办公桌,然后哑然失笑。

    铂金贵族极为不舒服的蜷缩在临时变成的长沙发上酣然入睡,一侧的脸颊上还有衣袖的折痕。

    半巫妖无声的施放了一个睡眠术,然后弯下腰将铂金贵族快掉到地上的手臂拉回沙发上,造出一条毯子盖在他的身上,看着铂金贵族满足的抓住毯子蹭蹭脸颊后关灯离开了书房。

    回到地下室的半巫妖呼唤了两名秘偶。

    “去帮他处理一些人,拿着这个。”半巫妖拿出几块水晶,“指使术的灵活运用,明白了么?”

    两名秘偶鞠躬后离开了,半巫妖独自呆在地下室里微笑。

    这样的人类……没有能力也没关系,光是看着他的行为就足够有趣了。

    不过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半巫妖哀叹着,又得到处跑了,本来还以为这件事情完了就可以和学徒一起快快乐乐的做实验……

    沮丧下来的半巫妖出现在黑魔王的原根据地里,他在庭院里稍微等候了一下,一条青铜巨蛇分开草丛极为迅速的向他游过来。

    半巫妖将巨蛇收进死灵空间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

    东北方向传来了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

    “隆巴顿!快说,主人到哪里去了?”贝拉特里克斯尖叫着,完全不顾莱斯特兰奇兄弟示意她小声点的眼色,“快说!”

    “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一个女声回答了她,带着倔强和梗咽的意味,“他肯定已经死了!被预言中的男孩儿,伟大的救世主杀死了!”

    “钻心剜骨!钻心剜骨!”贝拉特里克斯愤怒的喊着,“你们是傲罗,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一定被你们秘密的、卑鄙的抓起来了,是不是?”

    “主人曾经觉得你们才是预言里的人——你们,一定为这个怀恨在心是不是?”贝拉特里克斯的情绪开始向着可怕的方向发展,“钻心剜骨,怎么样隆巴顿,你还是不肯说出来在哪里么?看哪,你的丈夫就要被折磨死了,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恩?”

    “放开弗兰克——放开他!”那个女子喊着,“我们真的不知道!”

    半巫妖巧妙的隐藏在阴影里看着面前的一切。

    贝拉特里克斯小姐——不,莱斯特兰奇夫妇和另一个男子站在那里,一名女性五花大绑的趴在地上,而另一边是一个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激烈挣扎着的男子。

    “隆巴顿夫人,你——就这么愿意为邓布利多保守秘密,直到你的丈夫被折磨死么?”贝拉特里克斯的脸上露出一种狰狞残忍的笑意,“钻心剜骨。”

    一道光芒击中了地上的男子,他先是僵直了一下,随后更加剧烈的扭动起来,半巫妖良好的夜视能力帮他看见那个男子混沌的双眼。

    灵魂受到了损害——没有治愈的可能。

    半巫妖不禁颇为佩服的看向那个女性,能保守秘密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强大的意志力了。

    “莱斯特兰奇——我会诅咒你一辈子!”那名女性尖叫着,“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他早就抛弃你们了吧!”

    “你说什么?你竟敢——”贝拉特里克斯手里的魔杖飞出一道道光芒击在那名女性的身上,“谁——都不允许这么说!”

    那名女性尖叫着在地上翻滚,却因为被绑得太紧而无法蜷缩成一团来抵御痛苦,很快她的声音就微弱下来。

    “贝拉,她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主人在哪,”后面的男子之一终于上来抓住了贝拉特里克斯的手臂,“没人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撒谎,你要杀死她了。”

    “她死有余辜!”贝拉特里克斯在魔杖被夺走后拼命的喘息着,“主人……怎么可能丢下食死徒?”

    “我认为主人很可能去了我们都不知道的隐秘地点养伤,”另一名男子也走了上来,“主人是不可能被击败的,退避只是暂时的。”

    贝拉特里克斯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呼吸平复之后她夺回了自己的魔杖插在左臂上,然后一脸高傲冷酷的走到已经没有力气挣动的女性身边。

    “隆巴顿,主人是——绝不可能抛弃食死徒的,”她的语气傲慢而笃定,随后慢慢的俯下去对着女人的耳朵说,“他绝不可能抛弃我,但你是不会懂的,永远。”

    然后她优雅的站直,就像是站在金碧辉煌的舞会大厅里,转头对着两名男子说,“我们走。”

    随后他们离开了。

    半巫妖从墙边的阴影里走出来,他仰起头充分的享受着夜风中憎恨和诅咒的气息。在远处有人赶来的时候干脆的离开了。

    第二天的魔法部庭审马尔福家大获全胜,就连平时看他极为不顺眼的提贝卢斯·奥格登和恨不得当场阿瓦达他的阿米莉亚·博恩斯都举手同意他无罪,事情简单的有些超乎铂金贵族的想象。

    而且是在使用了夺魂咒这种拙劣的借口之下。

    邓布利多富有深意的一眼让他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但想起早上醒来时盖着的奇怪毯子后他决定当做不知道。

    那张毯子的质感好像是在某半巫妖的袍子上感受过。

    半巫妖在天亮的时候找到了已经打包好行李的狼人,他的眼窝深陷,脸色苍白,一夜之间失去所有朋友的事实让他受到了剧烈的打击。

    “圣诞节之前我的城堡可以完工,你可以到我那里住下,”半巫妖看着面前像是被抽干了生气的狼人建议,“这样的话我可以更好的指导你如何利用自己的能力。”

    狼人安静的摇头拒绝了,“对不起,希梅内斯,很对不起——但是这件事给我的打击太大了,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他停顿了一下后才说,“我把狼□□剂都留给了凤凰社——尽管它现在也解散了,我想这是对我懦弱的惩罚。”

    “我会好好的想一想这一切,然后我回去找你,说实话,我现在——”他的语调有一瞬间的走音,“很抱歉——可是我止不住悲伤,希梅内斯,我很感谢你,但是那种痛苦是我该得的,我明明知道西里斯对布莱克家的感情,但我——”

    狼人迅速的揉了一下红彤彤的眼睛。

    “谢谢你,希梅内斯。”他鞠了一躬,“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状态干扰你的研究,这段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很快。”

    半巫妖看着狼人笑了,“当然,我希望能看见状态良好的你,带着这个宝石,它会指引你找到我。”

    “我明白,”狼人接过宝石放进衣袋里,“我还有一个……很无礼的建议,希望你能帮我转达给斯内普。”

    “说吧,我会竭尽全力。”半巫妖点了点头。

    “如果他愿意的话,为什么不公布狼□□剂的制作方法呢?这会给他带来荣誉,也能帮到更多的人——”狼人的耳朵动了动,“这只是基于他个人意愿,现在食死徒的情况不是很好,这会有帮助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半巫妖说,“我会转告他的,还有么?”

    “不,没有了。”狼人看了看旅行箱,“我这就会离开英国了,非常高兴能在这段时间里认识你,希梅内斯,再见。”

    ,莱斯特兰奇夫妇被捕,不经审判直接送入阿兹卡班,在进入阿兹卡班之前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宣称神秘人还会回来。

    半巫妖看着报纸上的大幅照片,黑发女子的神情倨傲冷静,她不断的重复着一个口型。

    “他会回来的。”

    我是时间拼命飞奔的分割线

    阳光明媚,花朵芬芳,人逢喜事精神爽。

    铂金贵族今天完全处于一种极为幸福的状态中,他的宝贝小龙八岁生日到了,啊啊,长大的小龙也很可爱,完全不输小时候,看他故作成熟的样子……

    “卢修斯,卢修斯?”

    被从美好幻想里拉回来的铂金贵族循声看去,纳西莎穿着全套正式的礼服长裙向他微笑,“祝贺你升任魔法部法律执行司的副司长,有一位神秘的客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见你了。”

    对了……今天还是成为副司长的晚宴,本来想去逗逗宝贝小龙看他喜不喜欢自己给他精心准备的礼物……

    沮丧下来的铂金贵族向大厅的方向挪动,神秘的客人?肯定是希梅内斯,因为对马尔福庄园来说神秘的永远只有一个人。

    半巫妖自在的坐在小会客室里,最近卢修斯的表现非常好,几年的时间已经成了法律执行司副司长,并成功的做到了一切要求——偶尔去麻瓜世界帮他打理金融资产,顺便向自己回报学徒的失常动向,迄今为止还没发生过什么大事。

    斯内普也会在假期的第一天里准时的到实验室报到,现在他的法术水平已经算是不错,半巫妖得意的想,不愧是我看上的学徒啊。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在要求抄写法术和冥想的时候他情绪波动总是很混乱,不过很快就会恢复,难道是在学校太累了?

    关心学徒身体状况的半巫妖忘记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给过魔药大师一个明确的答复,弄得魔药大师每回都很纠结的看着他又没办法开口问是否真的当他是正式的学徒。

    很可惜的是狼人一直没有音信,不是追踪魔法的话还以为他死在旅途上了,半巫妖遗憾的叹气,倔强的孩子。

    (六年前的远方,狼人垂头丧气的站在街边,刚被小偷光顾过的他全部财产只剩了一箱子被翻得极为零乱的衣服。半巫妖的宝石在经过无数道手续后安身在一位贵妇人的脖子上。)

    半巫妖突然看见门框上露出的半边小脸。

    卢修斯的儿子……上回还见过一面,看起来他已经习惯我的气息了。

    半巫妖笑眯眯的向小小的德拉科招手。

    德拉科偷偷的看向小会客室里的人,他很早以前就发现了,父亲总是通过一个秘密的通道或者一块宝石去不知名的地方,回来的时候总是一脸的纠结,于是七岁的孩子终于找到了父母都不在的空隙想去偷偷的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拿着宝石的德拉科被传送到了半巫妖的地下室……经过无数次扩展改良大的像个小城镇的地下室……

    沿着黑暗的通道走了很久后在尽头出现了一座大厅,然后他看见了一头美丽的生物。

    一只绿色的龙。

    长长地脖颈和巨大的翅膀,毫不累赘的肌肉,深绿色的瞳仁。

    小小的德拉科在龙头转过来的时候根本动弹不得,很美丽,但是很可怕。

    我会被吃掉么?

    这就是他全部的记忆,醒来以后是父亲面无表情的脸,为此他抄写了十遍厚厚的马尔福家规来加深不随便使用魔法物品的记忆。

    后来母亲悄悄的告诉他,那个地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的住所,只有父亲和西弗勒斯叔叔可以去。

    但是德拉科从此开始收集各种各样跟龙有关的东西,那天那个强大美丽充满力量的身影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不小的影响。

    于是龙成了继父亲之后第二个强大的代表。

    能够饲养那样一头龙的人应该很厉害吧……和父亲一样厉害。

    半巫妖看着慢吞吞走过来的小孩子忍不住想笑,这样子和卢修斯一模一样,除了脸上那点红晕——卢修斯在魔法部如鱼得水之后就很少能看见他脸红的样子了。

    上次自己正在试验化龙术的时候这孩子溜了进来,然后被龙威弄得晕倒了,估计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先生,您好。”小德拉科拖长了音自我介绍,“我是德拉科·马尔福,马尔福家的继承人。”

    “我是希梅内斯,很高兴认识你。”半巫妖饶有趣味的打量着面前明明很紧张却尽量装着自然的孩子。

    “希梅内斯先生是来见我父亲的么?”小贵族战战兢兢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倒不是他不想更优雅一点,而是面前这个人身上压迫感太重。

    “非常正确,”半巫妖觉得心情很不错,要是霍格沃兹里都是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就好了,“你的父亲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小贵族一下子骄傲起来,亮闪闪的眼睛和圆圆的脸让半巫妖有掐一下的**。

    “希梅内斯,”大号铂金贵族无奈的出现在门边,“谢谢你的称赞,德拉科,先回房间。”

    于是小贵族低着头从房间里走出去,不过身后半巫妖加了一句“我会在这里待到晚宴结束”又让他精神起来。

    “果然还是你了解我,卢修斯。”半巫妖微笑。

    铂金贵族悄悄地翻白眼,我的儿子只有我能欺负。

    “这回又有什么要我效劳的?”是要买国债还是要甩日元?招厨师还是订机票?还是说要我去做西弗勒斯心理观察日记?

    半巫妖看着铂金贵族眼睛里无声的抗议很有笑出来的冲动,“好了,卢修斯,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些事情顺便祝贺的。”

    他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封信,“我接到了这个。”

    铂金贵族向他手上看去随后大大的惊讶了。

    淡黄色的羊皮纸上印着霍格沃兹的校徽,翠绿色的墨水书写出地址。

    一份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

    作者有话要说:  前天忘记了……铂金贵族睡着的样子请参考这只猫~

    入v的三章完成!

    谢谢支持我的大人们!

    鞠躬——我以后一定会保证质量速度!

    如果写得不好还请大人们抽打我~

    谢谢~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王熙凤重生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