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31章 粉红色的智慧&甜蜜的痛苦

    魔药大师的生活平静的过了半年,白天周旋于他的同事,上司和一群该死的活泼小鬼之间,然后花出一小半夜晚协助半巫妖做各种各样的实验,剩下的时间做笔记,研究药剂,准备第二天的教学物品和深度睡眠。(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只在圣诞节的时候发生过一个小插曲,当他带着被粉红色缎带和花边狠狠伤害过的眼睛和心灵从霍格沃兹圣诞晚宴上回到马尔福庄园时收到了礼物。

    两份马尔福的,一份半巫妖的。

    卢修斯和纳西莎每年送的都是书籍或者稀有的材料,可以等下再拆,一边拉开半巫妖小盒子上的黑色缎带,魔药大师一边猜着今年会收到什么书。

    小盒子的盖被打开了,然后魔药大师一脸青紫。

    这是什么……?

    一只羽毛笔和一张颜色很梦幻的羊皮纸安静的躺在小盒子里。

    用两根指头捏出那张粉红刺眼梦幻不可方物的纸,魔药大师一脸唾弃的将它丢在一旁,然后拿出那支做工精良的羽毛笔,仔细检查了一遍以确保它是否正常。

    “斯内普先生?”

    魔药大师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这个声音的确是从手里发出来的……

    “您是斯内普先生吧?”

    羽毛笔一动不动的发出带点不安的声音,就在魔药大师犹豫着要不要做出对一支笔说话这样愚蠢的行为的时候,半巫妖悄无声息的接近了他的后背。

    “觉得怎么样?”

    魔药大师猛然回身,随后被贴得过近的半巫妖吓了一跳。

    半巫妖看看桌子上的羊皮纸疑惑的挑了挑眉毛。

    “怎么,你还没使用么?”他上前一步拿过那张纸递给魔药大师,“试一试?”

    魔药大师瞪着那张纸,有一瞬间想给它个四分五裂——谁让邓布利多今天的袍子是这个颜色呢?

    而已经给过了他的亲亲小龙晚安吻,从寝室回到大厅后的铂金贵族一眼就看见那张纸,随后脸上成熟稳重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崩坏。

    不过很快就复原了。

    “亲爱的希梅内斯,难道就没有我的礼物么?”拖着长腔的声音迅速转移了半巫妖的注意力,半巫妖同样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

    铂金贵族一边感谢一边拆手上的盒子,虽然这不算礼貌,但在场的人都不介意。

    梅林知道他等了这个礼物多久么?

    无数次眼红过魔药大师收到的种种馈赠的铂金贵族在内心哭泣。

    我不奢求可以抵挡阿瓦达索命的护符,也不需要可以增强魔力的挂坠,只要能够超出我的预期值一点点就可以了。

    然后铂金贵族看着盒子里面的东西再次石化。

    一张相同的粉红色纸张。

    随后铂金贵族默默的抬头看了一眼魔药大师的黑眼睛。

    对不起,我不会再试图嘲笑你和少女情怀不搭边了。

    “不满意?”半巫妖观察着面前两个人类的反应。

    “当然不是,希梅内斯,你至少要先告诉我们它的使用方法,”铂金贵族十分虚伪的说,“我只是一时间被震惊了而已。”

    魔药大师跟着圆滑的点头。

    “是我的疏忽,”半巫妖笑了一下,伸手从魔药大师手上拿过那支变得十分安静的羽毛笔,“这只笔记忆了上回的一部分符文制作方法,为了防止外流只能写在这张特定的纸上。而且你尽可放心,这支笔绝不会在平时吵闹。”

    魔药大师脸上的纠结表情可用无与伦比和空前绝后来形容。

    “当然,如果你想用它在别的纸上写也是可以的,只是无法写出那部分内容罢了,”完全没注意学徒表情的半巫妖继续重磅一击,“这张纸是无法被变形和销毁的,别人看不懂上面的内容也无法誊抄。”

    于是我要冒着失明的危险来学习符文的制作么?

    魔药大师绝望的权衡着利弊。

    “卢修斯,我在你的那张上面写了一些基本的知识和要求,如果你能做到又愿意的话就来找我,”半巫妖看着铂金贵族的眼神里充满了别样的意味,“我认为你会在不久的将来需要它们。”

    庆幸自己不用担心被魔法部的官员们发现随身携带粉红色便签的铂金贵族没能管住自己的好奇心多问了一句,虽然为此他后悔得要命。

    “希梅内斯,为什么是粉红色?”

    半巫妖抬头看向他,“这个颜色难道不代表智慧?”

    然后在场的人类们都语言不能。

    专门去霍格沃兹观察了一下发现只有老校长才穿粉红色的半巫妖毫无自觉,既然学校里最富有智慧的灵魂以这种颜色作为代表,那么它应该是智慧的代表色没错了。

    魔药大师第二天回到了霍格沃兹,所有身上带有粉红色的人都遭受了他语言的攻击和敌意的眼神,后果是整整三个月只有邓布利多一个人愿意穿着粉色的袍子晃来晃去。

    做事后调查的半巫妖更加坚信自己的观点了。

    半巫妖在这个位面的第二个春天到了,但是他种下去的种子完全没有长出一个学徒的迹象。

    霍格沃兹里的准学徒心情很烦躁。

    而且程度可以和没了魂器的黑魔王媲美,卢修斯刚刚告诉他一件事,主人派人在找波特一家,隐秘的。

    心情低落的魔药教授边诅咒邓布利多边分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该死,我想应该是那个预言。

    他不情愿的承认。

    特里劳妮家的骗子完全不准备对自己的话负责任,小巴蒂克劳奇那个白痴,居然用这种事情去烦扰主人,而那个该死的波特为什么非得要在七月末生孩子!

    魔药大师一把甩上办公室的门然后怒气冲冲的开始批作业。

    不过三份之后他就泄气地扔掉了羽毛笔,用一只手撑在额头上挡住面容。

    莉莉……

    右手抓住心脏部位的袍子,让那一块布料慢慢的在手里攒成一团,仿佛这样就可以缓解恍惚的痛楚。

    如果我从没遇见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

    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斯莱特林,学习所有能学习的东西,没有惹人厌烦的波特和布莱克,也不会有那么多毫无意义的屈辱……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也就不会这么幸福……

    小花园里的秋千,慢慢绽放的花朵,还有你的笑容。

    其实你就是我的世界。

    从十岁到现在从未改变过。

    我知道我能为你放弃一切,我也知道你从来不会这么想。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付出。

    假如当初我确实没有说出口,你还会不会这么彻底的离开我……

    为什么……你不愿意原谅我一次?

    心脏紧缩似的疼痛,魔药大师无意义的张开嘴,却发不出那两个简单的音节。

    我现在连叫你名字的勇气都没有。

    我……是一个懦夫,加入了食死徒是因为我想得到力量,我想保护你……

    我比波特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更能保护你,尽管你永远不会选择我。

    魔药大师猛地站起来,因为用力过大而摇晃了一下。

    他抽出魔杖走出门去了。

    他表情平静的站在滴水怪兽的面前,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话——

    “邓布利多……校长,我想和你谈谈。”

    地下室里的半巫妖皱起眉头,挥手打发走用冰冷声音向他描述一切的秘偶。

    “继续保护他。”

    秘偶迅速的消失了,半巫妖用食指轻轻的敲击着秘银的台面思考,随后走出了地下室。

    怪兽移开了,麦格教授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用一种令人十分不舒服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面前黑头发的年轻人.

    “校长不方便和你见面,斯内普先生,”她用奇妙的语气说着,“他希望能和你再约个时间,要知道他有许多的事情要忙。”

    魔药大师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向下划出微小的弧度,随后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女巫的脸。

    “那么,我就先不打扰他了,我会在合适的时间向他递交一份正式的邀请函。”他的声音十分低柔,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麦格教授眼神晦涩而惋惜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

    魔药大师走回办公室,像之前他做过的很多遍那样连接上马尔福庄园的壁炉,然后大步的从壁炉穿过去,靴底和青石的地板接触发出响亮悠远的声音。

    “卢修斯,你在么?”低沉的声音在书房门外响起。

    “西弗勒斯?”门打开后现出铂金贵族略带担心的脸,“你来了。”

    然后魔药大师阴沉着脸走到房里坐下,“卢修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主人应该是在三个月前就开始秘密的查证所有七月末有孩子出生的家庭,最后确定了两个。”卢修斯回到书桌后坐下,向魔药大师递过去一张羊皮纸,上面用红色的墨水圈出了两个名字。

    哈利·波特和纳威·隆巴顿。

    魔药大师的手指有一瞬间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脸上的表情在喜悦和绝望之间扭曲复杂的变幻。

    “被选定的是波特家的小崽子?”很久之后魔药大师才用干涩的语气说着,“主人的决定总是正确的。”

    “他在七月三十一号出生,与预言的时间最为符合。”铂金贵族转过脸望着背后高大的窗户,以便给老友留下些喘息的空间。

    “我是从魔法部得到这个消息的,主人并不打算通知我们——不论他的目的是什么,”铂金贵族回忆起自己知道这件事后瞬间的恐慌和释然,“你想做点什么?”

    他身后的魔药大师紧紧的捏住那张纸,仿佛那是他自己的心脏,而他正沉浸在窒息的痛苦中。

    “我会去乞求主人……”魔药大师脆弱的说着。

    “主人很明显,不希望我们知道这件事,”铂金贵族始终没有回头,就像听不见那张羊皮纸被捏碎的声音一样,“你……”

    “我要试一试。”魔药大师站起身来,“我总要试一试。”

    “伊万斯是凤凰社的人。”铂金贵族用冷静到残酷的语气打碎魔药大师最后的侥幸。

    “我……其实我——去找了邓布利多——”他艰难的深呼吸,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脆弱的音节,“他不肯见我,我不明白——如果杀死他们……”

    “你想提醒他么?西弗勒斯,”铂金贵族尖锐的指出,“很明显我们才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人。你打算告诉他什么?”

    然后房间里终于迎来了可怕的安静。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今天去看了哈利波特七……然后我就极度抓狂的想把莉莉拖出来……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感觉么……我觉得莉莉一点也不爱教授,甚至是有点厌烦了……

    而且老d好狠啊……好狠……

    于是附上台词,想看的大人们可以看看~谢谢大人们的看文~这个是刚写好的,可能会有别字之类的,请各位大人帮我挑~~\(≧▽≦)/~啦啦啦

    莉莉和斯内普走在城堡大院里,显然在争吵。哈利急忙追上去听。等他追到跟前,才意识到那两人长高了许多。看来距离分院那个时候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你觉得我们本来应该是朋友?”是斯内普在说话。“最好的朋友?”

    “我们现在也是朋友,西弗,可是我不喜欢你跟着整天鬼混的那群人!对不起,但是我的确很讨厌艾弗里和穆尔塞伯!穆尔塞伯!他是什么人啊,西弗,他是个恶心的虫子!你知道有一天他要对玛丽"麦克唐纳做什么吗?”

    莉莉走到一根柱子前倚在上面,向上看着那张瘦削、菜色的脸。

    “那不算什么的。”斯内普说,“只是个玩笑,就这样……”

    “那是黑魔法,如果你觉得那样好玩的话……”

    “那波特和他几个兄弟的事又算什么呢?”斯内普问道,说话时他的脸又涨红了,看上去简直无法控制内心的憎恶之情。

    “波特做什么了?”莉莉说。

    “他们晚上偷偷摸摸溜出去。那个卢平很怪,他一直出去,到什么地方去?”

    “他病了。”莉莉说,“他们说他病了……”

    “每当满月的时候就病?”斯内普说。

    “我知道你那套理论。”莉莉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为什么你总对他们的事感兴趣,为什么你那么想知道他们晚上在干吗?”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不像所有人说得那么好!”

    他直勾勾盯着莉莉,让她脸红了。

    “至少他们没用黑魔法。”她放低了声音,“你真是太忘恩负义了!我听说那天晚上的事了。你偷着跑进打人柳下面的密道,是詹姆"波特把你从那里面救出来的——”

    斯内普的整个脸都扭曲着,他念叨着:“救了我,救了我,你觉得他是英雄对吧?他是在救他自己的人!你不会——我不让你——”

    “不让我?不让我干什么?”

    莉莉明亮的绿眼睛变得狭长,斯内普不由得退了一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被耍——他喜欢你,詹姆"波特喜欢你!”这些话好像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而且他还……所有人都觉得……魁地奇大英雄——”斯内普的痛苦和憎恨让他语无伦次了,莉莉的眉毛则越挑越高。

    “我知道詹姆"波特是个自大狂。”她打断了斯内普。“不需要你告诉我这个,但是穆尔塞伯和艾弗里的‘幽默’简直就是邪恶,邪恶!西弗,我不明白你怎么和他们成了朋友。”

    哈利怀疑斯内普有没有听见她对穆尔塞伯和艾弗里的指责。反正当莉莉说詹姆"波特不好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他们走开时斯内普的脚步中又充满了活力了……

    然后这个场景消失了……

    哈利又一次看见普通巫师等级测验的黑魔法防御术考试之后的情景了,他看着斯内普走出来,信步走出城堡,坐在了一棵山毛榉附近,没注意到詹姆、天狼星、卢平和小矮星彼得正好就在那树下。但是哈利这次只是远远看着,因为他知道詹姆把西弗勒斯倒挂起来之后会做什么,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了什么话,他不喜欢再听一遍……他看见莉莉走到四人组那里,然后又替斯内普说话,远远的他听见斯内普又羞又怒的冲她喊那个无法原谅的词:“泥巴种!”

    场景转换。

    “对不起。”

    “我不想听。”

    “对不起!”

    “你省省吧!”

    现在是晚上,莉莉穿着睡袍抱着手臂站在格兰芬多塔入口处的胖女士肖像跟前。

    “玛丽说你叫嚣要睡在这儿,我才出来的。”

    “我当时……我真的是……我绝不是故意喊你泥巴种的,我只是……”

    “说溜嘴了!”莉莉的声音没有一点同情,“太晚了。我给你找了好几年借口了。我的朋友们都不明白我怎么会跟你说话。你和你那帮珍贵的小食死徒朋友们——瞧,你都不否认!你也不否认你要干什么了!你等不及要跟着那个人干了,对吧?”

    他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说,又闭紧了。

    “我再也装不下去了,你选了你的路,我也选了我的。”

    “不——听着,我不是故意……”

    “——叫我泥巴种对吧?但是你管我的每个朋友都叫泥巴种,西弗勒斯,那我在你眼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还在拼命找说辞,然而莉莉轻蔑的看了看他,然后就爬回去了……

    走廊消失了,记忆场景这次重组花的时间长了点。哈利觉得自己在许多不断变换的形状和颜色间飞行,直到周围固化下来,他已经站在一座小山山顶,周围一片冷冷的夜色。夜风呼啸着从几乎掉光叶子的树枝间吹过。成年斯内普喘息着站在那里,手里紧紧攥着魔杖,像是在等什么人……即使知道自己不会被怎么样,哈利也被他身上流露出的恐惧感染了,越过斯内普的肩膀望去,哈利在猜测他等的是谁……

    然后一道犀利的眩目白光破空飞来,哈利还以为是闪电。但斯内普双膝跪倒在地,魔杖也脱手飞出。

    “不要杀我!”

    “我并没想那么做。”

    邓不利多移形幻影的声响全都淹没在吹过树枝间的风声中了。他站在斯内普面前,袍子下摆猎猎飘动,他的脸被魔杖发出的光照得发亮。

    “那么,西弗勒斯,伏地魔大人有什么口信带给我吗?”

    “不……没有口信——我是为自己的事来的!”

    斯内普扭搓着双手,散乱的黑发在风中飞舞,他看上去有点癫狂。

    “我,我来是想警告,不,是请求——求您——”

    邓不利多轻弹魔杖,虽然叶子和树枝一直在夜风中作响,但他们面对面站着的那块地方却十分安静。

    “一个食死徒会请求我做什么呢?”

    “那个,那个预言……特里劳妮教授说的那个预言……”

    “啊,对了,”邓不利多说道,“关于那个预言你告诉了伏地魔多少?”

    “所有——我听到的所有!”斯内普说,“这就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个——他想要莉莉"伊万斯!”

    “那个预言没提到女人。”邓不利多说道,“只提到一个生于七月末的男孩——”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他认为那就是她的儿子,他要去抓她了,然后把他们都杀了——”

    “如果她对你来说这么重要,”邓不利多说道,“那伏地魔肯定会饶了她,你能不去为她求情吗,以她的儿子为交换条件?”

    “我做了——我是这么求他的——”

    “你让我恶心,”邓不利多说,哈利从未见过他的声音有那么多憎恶。斯内普好像颤抖了一下。“你不关心她丈夫和儿子的性命吧?他们死了,你就得到你想要的了?”

    斯内普什么也没说,只是直直看着邓不利多。

    “那就把他们藏起来!”他嘶哑着声音说道,“保证她——他们的安全,求您了!”

    “那么作为回报你能为我做些什么呢,西弗勒斯?”

    “回……回报?”斯内普张口结舌的看着邓不利多,哈利本以为他会抗议,然而过了很久之后他说,“我什么都可以做。”

    山顶的景象褪去了,然后哈利站在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里,他听见一种可怕的声音,像是受伤野兽的哀嚎。斯内普深陷在椅子里,邓布利多站在一旁冷冷俯视着他。过了一会儿,斯内普抬起头,看上去像是在痛苦中过了一百多年。

    “我以为……你能……保护她……”

    “她和詹姆信错了人,”邓布利多说道,“比你错得还厉害,西弗勒斯,不能指望着伏地魔能饶了她吧?”

    斯内普的呼吸变得细弱起来。

    “她的儿子幸存下来了。”邓布利多说道。

    斯内普微微抽动了一下,像是赶走了一只恶心的苍蝇。

    “她的儿子还活着。他一双她的眼睛,一模一样的眼睛。你还记得莉莉"伊万斯的眼睛吧?”

    “不要!”斯内普咆哮着,“完了……死了……”

    “你觉得后悔吗,西弗勒斯?”

    “我宁肯……宁肯死的是我……”

    “但是现在你这样有什么用呢?”邓布利多冷冷地说,“如果你爱莉莉"伊万斯,如果你真的爱她,那么你以后该走哪条路就很清楚了。”

    斯内普沉浸在痛苦的阴霾之中,邓布利多的话仿佛经过了很久才传入他耳中。

    “你——你的意思是?”

    “你知道她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别让她白死。帮我保护她的儿子吧。”

    “他不需要保护了,黑魔王已经消失了——”

    “黑魔王会回来的,那时哈利"波特会非常危险。”

    过了很久,斯内普才重新恢复过来,终于,他说道:“好吧,好吧。但是永远……永远不要告诉别人,邓布利多!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我受不了……尤其是波特的儿子……你发誓!”

    “你要我发誓,西弗勒斯,永远不把你最真实的一面告诉他?”邓布利多叹了口气,看了看斯内普那张激动痛苦的脸。“如果你坚持的话……”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砺剑繁华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