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

第17章 隐藏的秘密一

    正当魔药大师考虑写一篇猫头鹰的药用价值的论文的时候,吃饱喝足睡够的半巫妖抻了抻骨头架子。(本书由www.xiazailou.com(下载楼)整理发布)

    “真是舒服。”半巫妖心满意足。

    观察一下实验室,恩?自家学徒看样子很久没来了,啊啊糟糕,忘了多加两层结界,怪不得没人愿意过来。

    为毁灭痕迹而心不在焉的抛洒出一把净化术,半巫妖考虑着要如何处理他最美味的食物。

    灵魂可不是红酒,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愈发香醇。

    ……不过看他的状态,保持个两三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自家学徒现在还是属于他的。

    一般人在吃饱之后就不会再有想吃的**了,即使那食物真的十分美味。

    半巫妖也一样,于是他最后决定先放一放,免得吓跑了自家学徒和未来的追随者。

    所谓挖墙角,都是建立在墙还没倒的基础上。

    没有墙挖墙角还有什么意思?

    性格恶劣的半巫妖遥想当年挖各位善良阵营神祗墙角的过程,很轻很轻的笑了一声。

    ************************************只是分割线**********************************

    勤劳的家养小精灵比利再次出现在铂金贵族面前。

    “主人,尊贵的客人,地下室那里现在感觉好了很多,需要比利去问候一下慷慨仁慈的希梅内斯先生么?”

    铂金贵族抽搐嘴角,家养小精灵原来是这么热心的生物么?

    不过这帮助他拯救下了在魔药大师面前一动不敢动的猫头鹰,铂金贵族抓住鸟儿,招呼魔药大师一起去地下室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地下室里的空气特别清新……

    铂金贵族拎着猫头鹰边走边思考。

    “卢修斯,斯内普。”半巫妖向他面前出现的两人点头示意,接着发现铂金贵族比上个星期憔悴了很多,难道是他的主人为难他了?

    那可真是又把他向我这边推进了一步啊。

    完全不理解什么叫做关心的半巫妖窃喜。

    “你看起来不太好,发生了什么事?”

    发现自己竟然有幸成为被关心的第一个对象的铂金贵族怨念了,就是因为你……我才一天到晚的无比担忧连美容魔药的使用时间都错过了,这样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到处操心的日子过一个星期谁都会这样的,不过……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铂金贵族试图用一个假笑让人产生他容光焕发的错觉,不过很可惜,没起作用,“希梅内斯,这里有一封你的信。”

    半巫妖接过猫头鹰翅膀,打量了一下这只小型魔宠后解下它脚上的信件。

    (终于有人记得把信拿下来而不是提着我了——猫头鹰心声)

    普通羊皮纸,上面是蓝黑色的笔迹。

    希梅内斯先生:

    我有些事情想和您谈一下,秘密的,希望您能抽出时间来。

    如果您答应的话,请让罗斯菲尔——这只猫头鹰通知我时间以及地点。

    期待您的回信。

    莱姆斯卢平

    2.13

    半巫妖想了想,卢平?那个狼天使。看来最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去见见他吧。

    铂金贵族看着半巫妖拆下信纸后沉默了一下,转头问他:“卢修斯,能帮我推荐个好的谈话地点么?隐秘一些。”

    “霍格莫德的三把扫帚酒吧,罗斯默塔女士在那儿有专门的小包间可以提供。”铂金贵族简洁的回答,其实心里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奇思妙想包围了。

    隐秘的……隐秘的?

    关于一个隐秘的地点可以做的所有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海里翻腾。

    不过半巫妖没心情去管他脑子里面各种惊悚的画面,他掏出一支笔飞速的写下了回信。

    亲爱的卢平先生:

    很高兴受到这个邀请,卢修斯推荐我去霍格莫德的三把扫帚酒吧,那里有一切我们所需要的。

    至于时间,也许今天下午三点比较合适?

    希梅内斯

    2.13

    魔药大师挑高下巴看着这封回信,带些暴躁的波涛在眼里翻涌。

    莱姆斯卢平!哈,没有月亮所以就肆无忌惮的在大街上闲逛么?也许神奇动物保护司应该加大监管力度,譬如说把所有的狼人都投进阿兹卡班?

    魔药大师拒绝承认这种愤怒的来源地是那个在实验台上分析到一半就不得不放回瓶子里的亚马尼触须。

    铂金贵族则是足够高深莫测的抚摸手杖,对于好友的愤怒表示理解,好不容易从主人的任务里脱身,结果又被天敌之一抢走合作者的心情必然不会好到哪去,不过……

    希梅内斯什么时候开始直接称他斯内普的?我只有一小会儿不和他们在一起而已。

    半巫妖照原样把信纸绑在鸟儿腿上,接着小猫头鹰歪歪斜斜的从地下室里飞走了。

    “斯内普,我下午要去一趟霍格莫德,关于亚马尼触须的分析你可以按照上回的解说继续分析,我很期待看到你的成品。”半巫妖走到实验台边上用指尖压压在抑制剂里安静沉睡的小东西,微笑着看向他俩,“在架子上取用你觉得合适的工具,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接着他就消失在一个疑似卧室的区域里了。

    魔药大师一脸狰狞……严肃的走向放着各种工具的架子。

    铂金贵族跟上,用种调侃的语气说:“西弗勒斯,怎么了?他去见卢平让你这么不高兴么?”

    魔药大师麻利的取下两个盒子,掀开盖子倒在桌子上,“该死——他说过要告诉我架子上各种标示的意义!现在倒好,我没办法分出到底什么样的东西才是我需要的!”

    铂金贵族在身后诧异,“他居然允许你随意使用这些东西?什么时候?”

    “就在他去见主人的那天,”魔药大师一把捞起抑制剂里的亚马尼触须,把它放在台面上开始挥刀,“他说让我考虑做他的学徒。”

    “你答应了?”铂金贵族不可置信的按住他的肩膀。

    “还没有——他给了我考虑的时间,”魔药大师转过头盯着好友的眼睛:“那么,你有什么建议么,我最亲爱的老友?”

    “当然!不是现在,西弗勒斯,现在还不是时候!”铂金贵族的手力度更重了,一想到主人对待叛徒的态度发生在西弗勒斯身上他就不寒而栗。

    “只不过是做一名学徒,卢修斯,冷静下来,”魔药大师丢下手中解剖刀转身扶住铂金贵族的双肩,“这没什么——”

    “不,这是一样的,西弗勒斯,这是一样的,对主人来说。”铂金贵族喃喃的说。

    这就是背叛。

    他把这句话放在心里慢慢咀嚼,直到恐惧和苦涩填满整个心脏。

    这句话是他最深的秘密,在父亲葬礼的那一天,轻轻落在主人黑色袍子的身后。

    除了他没有人听得见,一个人也没有。

    发现手下的肩膀有着轻微的颤动,魔药大师保持了沉默,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他想。

    然后地下室陷入寂静之中。

    “你们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挥霍,”低沉清晰的声音突然响起,“所以不必如此苦恼——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

    两个人回头,看见隐藏在深深兜帽下的半巫妖转过墙不见了。

    *******************************地下室之外的分割线*******************************

    考虑到这是本位面第一次单独出门,对一些生活常识还不太了解的半巫妖招来了家养小精灵仔细询问各项出门注意事项。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询问,聆听,追问后,半巫妖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关于到达方式,半巫妖选了个他看起来最有乐趣的——飞路网。

    “只要清楚的念出要去的地名就可以到任何地方么?”半巫妖看着银色的飞路粉从指尖簌簌而下。

    家养小精灵大声的回答:“是的!慷慨仁慈的希梅内斯先生,不过这只对联通了飞路网的地点有效,还是让比利为您准备一辆马车吧,第一次使用飞路网很容易岔路。”

    “多嘴的仆人可不是好仆人。”半巫妖轻轻的笑了一下,将银色的粉末撒入壁炉后迈步而入,清晰的念出地名,完全不理会壁炉外哐哐的撞击声。

    任何一个胆敢质疑一名法师发音的生物都为此付出过合适的代价。

    我放过你了,小家伙,不过别再有下次。

    我行我素的半巫妖不关心时根本就不管对方的出发点是好还是坏,当这任性家伙的仆人最安全的生活方式就是闭嘴。

    平稳落地的半巫妖整理下脖颈上的搭扣,拉好兜帽才走出来,坦然自若的迎接形形□□的目光。

    “罗斯默塔女士?”半巫妖友好的向着吧台后面的美丽女士打招呼,“我在这儿约了人,不知道还有没有空闲的小包间?”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轻轻弹动了一下酒杯,发出清脆的一声。

    “您的运气很好,今天还没有人预定包间。”愣了一下的罗斯默塔女士立刻再次展开笑容。

    “非常感谢,”半巫妖说,“假如有一位莱姆斯·卢平先生到的话——哦,我想不用了,因为他似乎已经来了。”

    年轻的狼人推开了酒吧的门,他也带着兜帽,看来是不想被人注意到。

    半巫妖站在吧台边向他轻轻的招了招手。

    罗斯默塔女士抿抿嘴唇,拿出一串钥匙带着他们两个上了楼梯,把大厅里的热闹抛在身后。

    小包间布置得很简单,一张红木小几,几把扶手椅,地上铺着绣金线的蓝色地毯,半巫妖点头表示满意,叫了一瓶这里闻名遐迩的蜂蜜酒后,罗斯默塔女士安静的退下去,把空间留给这两位客人。

    摘下兜帽后略显拘谨的狼人不安的摆弄了下杯子,随后开口:“希梅内斯先生,今天约您出来,是因为上次的事情……”

    他抬头发现半巫妖一脸鼓励的笑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不过倒是镇定多了。

    “上回您曾向我提到,可以帮我控制……变身,”卢平把酒杯握在手里慢慢转动,“所以……希望没有打扰您。”

    “你害怕这种力量么?”半巫妖轻轻的啜一口琥珀色的液体,看着外交词句明显还很生涩的男子。

    “害怕?不,是厌恶。”旋转的酒杯停下来,男子飞快的抬高了头,“这就像是一个诅咒。”

    接着他又重新去看着酒面上自己倒映出来的瞳仁,“我甚至不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的生活,其实我只要这一点就足够了。只要像正常人一样……”

    他的声音慢慢的沙哑下去。

    半巫妖轻轻的点了下头,放柔语气询问,“可以给我说说是什么导致了你这种样子么?”

    “在我八岁的时候,一个满月的夜晚……”

    卢平慢慢的说着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夜晚,母亲抱着他缩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吼叫和咒语的声音,直到房门被粗暴的撞开,一个丑恶的狼头出现在他面前,身边母亲的尖叫和外面父亲焦急的声音都像是一场噩梦般苍白。

    我会死么……

    狼人的嚎叫在他的耳边响起“卢平,这是报复!你的儿子会和我一样!”

    伴随之后的是肩膀上的剧痛。

    年轻的狼人下意识的按住了自己的肩膀。

    芬里尔……他近乎诅咒的将这个名字刻在心里。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我来更新了~~

    明天年三十……现在是今天年三十了……

    祝各位春节快乐~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带着豌豆荚称霸宇宙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妖孽神探专情首席,前任请稍息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铁血蛮王倾世陌言之一世繁华末路情途虐死那个人渣三十二号避难所修仙之造物系统回到农村当土豪七代目火影流光入画(系统)大师兄从不动手奥术构装另一个人的世界大娱乐年代TFBOYS柠青陌上极品妖孽之妻主你太冷砺剑繁华
  作者:夕烟唱晚所写的[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